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主人!」

白貂吱的一聲慘叫,一道銀光閃過,已經落在了展牧風身上!

看著臉色蒼白如紙的展牧風,白貂無語凝噎,幾乎難以自以!

「主人,你為何這麼傻!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你不知道,這樣你自己就沒人救得了了么…」

白貂痛徹心扉地嘶吼道。

不多時,楚菲兒緩緩醒轉過來,感受著體內正逐漸恢復的澎湃力量,似乎比中毒之前的修為還要厲害,正好奇為何無緣無故這無解之毒忽然蹤影全無的時候。

一陣花香襲來。

「這是哪兒啊,好美啊,好香啊…」

忽然,楚菲兒還未說完,發現自己竟然是躺在一張鋪著虎皮的床上,雖然到處是花香四溢,但卻是白霧繚繞,看不清方向。

猛然間,楚菲兒看到一個男人睡在自己床上,嘴角竟然還帶著笑。

「可惡!該死!」

那一瞬間,楚菲兒臉上恢復了一慣的冰冷,一聲嬌斥,就要勃然出手!

白貂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那種壓力,幾乎讓它透不過氣來!

面對靈皇境三重修為的楚菲兒暴怒一擊,只有靈皇境一重修為的白貂幾乎無法招架!

但是,即便如此,白貂還是強忍著嘴角的血跡,硬撐了下來,硬生生地抗住了楚菲兒的威壓。

就在楚菲兒攻擊即將要轟擊在身中意毒昏死過去的展牧風身上的時候,白貂強行頂住幾乎要將它壓碎的恐怖氣息,撕心裂肺地叫道:「住手啊!是我主人救的你啊!你不能恩將仇報啊!」

話聲甫落,白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眼看著就要昏死過去。

楚菲兒一見白貂,立馬想起了昏迷之前的場景,特別是那個少年敢以靈皇境一重境界修為,就硬抗連自己都毫無辦法的南宮羅傲的畫面。

瞬息之間,楚菲兒將威壓和靈力全部收回。

再一看,楚菲兒臉上不由一紅,臉上寒冰猶如春風拂過,再也不見蹤影。

仔細凝視了展牧風英俊卻虛弱的臉龐,想起這少年為了她不受南宮羅傲侮辱時說的那句「她是我的未婚妻」,楚菲兒內心被一種難以言明的莫名情緒深深觸動了。

特別是和陰邪狂傲的南宮羅傲兩相對比,楚菲兒更覺展牧風的好,無與倫比的好。

「我身上的毒素竟然清除了!難以置信!是你的主人救的我?」楚菲兒知道,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用問。

或者說,根本就是明知故問。

白貂點點頭,兩行清淚再也止不住地流下下來,嗚咽地說道:「主人為了救你,耗盡了全部精元!你活過來了! 婚婚欲寵 主人自己卻中毒了!現在是生死難料!你可不能恩將仇報啊!」

待白貂將展牧風不顧走火入魔經脈盡廢的危險,強行突破自身靈力極限,咬緊牙關為楚菲兒清除毒素,甚至將他的一身修為全部抽空,幾次三番差點昏死過去,卻依舊硬生生堅持了將近二十天,一時一刻也沒有休息,最終全部清除楚菲兒體內劇毒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楚菲兒時候,楚菲兒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展牧風身上,香肩聳動,無助地抽泣。

「你這個大笨蛋!為什麼這麼傻!我們倆不過是萍水相逢,你甚至連我是誰都不認識,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難道你不知道,這意毒是根本無解的么…」

那一刻,楚菲兒芳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被深深的觸動了。

自打出生以來,高貴而又孤傲的楚菲兒,幾乎視整個九離部洲的青年才俊於無物,幾乎沒人入得了她的眼。

甚至,可以說,在整個九離部洲,楚菲兒想要誰去為她死,都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但是,她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捨身為她的溫情,從來沒有過這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白貂無言,意毒根本不是它能夠清除的。

現在,它能做的,就只有靜靜的陪在展牧風的身邊,默默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年,它的主人,祈禱著奇迹的出現。

「主人,你快醒醒啊,小白不能沒有你啊!」 從第一次的衝突到現在,往事歷歷在目,卻是無能為力。

忽然,白貂靈光一動,大聲說道:「我或許有一個辦法!」

楚菲兒猛然抬起頭,淚眼婆娑,本來無助的眼神之中,忽然閃出了無盡的希望和堅毅。

楚菲兒滿是希冀的眼神看著白貂,柔柔的說道:「小白,你說,只要能救你家主人,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辦到!」

白貂看了看楚菲兒,饒是它只是一隻白貂,仍舊再一次被楚菲兒那驚艷絕倫的美驚呆了。

但是,白貂馬上回過神來,正色說道:「能量,只要有足夠的精純的能量,我相信,主人一定能自行將毒素除去的!」

「能量?你們不是有木之精元么?我從來沒見過如此精純的能量!」楚菲兒一愣,不知道白貂所言何意。

「難道說,小白你把木之精元藏在了什麼地方,要我一起去幫你找,走,現在就去…」楚菲兒著急地說道。

「木之精元是只有主人才能召喚出來的,別人根本不會召喚之法。」白貂無助地說道,卻也絲毫不泄露展牧風懂得青木化氣術神功的秘密,擔心給展牧風引來殺身之禍。

雖然,白貂方才已經明顯感覺到了,展牧風會的靈力功法,比青木化氣術還要高深莫測無數倍,甚至散發著神性的光輝,又夾雜著魔鬼的呼號。

楚菲兒微一沉吟,正色說道:「小白,你照顧好展公子。我回去家裡取寶丹,我太祖爺爺最疼我,我找他去,拿到寶丹后,我一定立刻馬上趕回來。如果,我是說如果,萬一展公子——萬一你的主人死了,我也絕不獨活,我也一定回來給他陪葬!」

說著,轉身就要離去。

白貂見狀,欲言又止,心下一想:「不管怎樣,主人就她是主人自願。她修為比我高,她要走,我也攔不住,隨她去吧。再說,看樣子,也不像是騙人,估計她確實是去為了救主人!」

下定決心,白貂鄭重地點了點頭,隨即頭也不回,只是靜靜的看著臉白如紙身軀若隱若現黑色毒素的展牧風。

楚菲兒緊咬雙唇,飛身而去。

不一會兒,又飛了回來。

「這麼快!」白貂驚喜地說道,隨即,發現楚菲兒依舊是兩手空空,不由得,又有些失落。

楚菲兒並不理會白貂,看了看展牧風,又看了看白貂,楚菲兒猶豫了片刻,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忽然低下頭,輕輕的在展牧風俊俏卻又蒼白虛弱的臉上香了一下。

「我知道,意毒無解,我此去找太祖爺爺,相隔千里萬里,人形真氣根本難以支撐來回,只得親身前去。若蒼天有眼,我定及時取回寶丹相救於你;如蒼天無眼,你我無緣,我也定當回到此處,給你陪葬,從此地獄黃泉永相伴!」

楚菲兒含情脈脈地看著展牧風,淚眼婆娑地說道。

楚菲兒說完,頭也不回,身形飛起,白裙飄飄,宛若仙子,閃電般消失在茫茫林海。

白貂一愣,忽然從悲傷之中醒悟過來,似乎想到了什麼,前爪輕輕揮動,劃出一道道弧線。

只見一波波氣流緩緩鋪開,一張氣墊托起展牧風,連帶著虎皮褥子,閃電般飛走,消失在了鬼木林海的最深處。

原地只留下一道貂形靈氣,活靈活現。

白貂帶著展牧風,來到了一個極其陌生的所在。

「這裡,是整個鬼木林海天地靈氣最為充裕的地方了,主人,你可要儘快醒來!」白貂眼角流淚,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展牧風,愣愣地說道。

偌大的氣墊上,展牧風依舊是昏迷不醒,只是,氣色比起方才卻是好了一些些,臉上也多少紅潤了些。

此處的天地靈氣,比起其他地方確實是充裕的多,源源不斷的彙集向展牧風。

特別是在白貂的全力操控下,天地靈氣湧入展牧風身軀之中的速度不斷加快。

一開始,白貂還不知道天地靈氣究竟對展牧風清除意毒有沒有效果,畢竟,意毒遠非尋常之毒可比,極難清除,特別是意毒頑固,稍有不慎就會反噬,進而造成更大的傷害。

這也是整個部洲所有高手談起意毒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

天地靈氣夾雜在俗世尋常空氣之中,但含量極低極微,更是極其珍貴。

而且,天地靈氣極有靈性,甚至有自己的傲性,尋常人等根本難以馴服。

這也就是為什麼只有修為進入靈王境以上的強者,才算一步步掌握了認知熟悉掌控天地靈氣的秘訣。

但是,天地靈氣畢竟太過稀缺,想要匯聚與一滴木之精元相當能量的天地靈氣,如若尋常之地,起碼得集齊數千公里方圓內的幾乎所有靈氣。

除非是天地靈氣極其充沛之所在,才能在更小的方位集聚更多的靈氣。

靈氣極其充沛之地,又稱靈脈。

而靈脈,往往都被各路高手據為己有,比如刀瓜男佔據的地脈。

尋常空間之中,只剩下稀薄靈氣。

所以,在這短短時間內,天地靈氣與木之精元相比,卻又是遠遠不及。

換者說,如果僅憑天地靈氣就能夠清除意毒的話,那意毒宗也就沒資格在這個部洲橫行無忌了,那一尊靈皇境不是天地靈氣的寵兒。

是以,白貂也沒有底。

但是,在白貂見識了展牧風能夠同時施展數種高深莫測的靈力功法,並且能夠憑藉靈力修為就將意毒清除之後——雖然費時長久,但畢竟成功了——白貂內心隱隱之間似乎摸到了一絲希冀。

對,就是希冀。

「主人既然能夠用靈力幫仙女姐姐解毒,那麼,很可能主人的靈力之中,本身就帶有對意毒的剋制作用…」

但是,白貂也沒底,卻也是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見展牧風面色稍緩,白貂知道,充沛的天地靈氣,即使不能幫助清除主人體內的毒素,至少能夠保證主人中毒不再加深。

雖然是極其緩慢,但是,展牧風的神色卻是在一點一滴一絲一毫之間,逐漸好轉。

白貂心裡逐漸有了自信,不斷加大天地靈氣引入展牧風身軀的引導力度。

好在,此處是鬼木林海天地靈氣最為充裕之所在,再加上白貂的全力施為,效果開始顯現。

展牧風蒼白如紙的臉色也開始有了血色,全身元氣運轉開始加速。

白貂暗暗驚嘆展牧風修為的強橫,即便是在身中意毒,全身修為耗費在救人的情況之下,體內元氣的運轉氣勢,也是依舊猶如長江大河,奔涌不息。

漫長的一夜,終於過去了。

令白貂欣慰的是,展牧風氣色在逐漸好轉,雖然,過程極慢。

「應該不需要半日,主人就能夠蘇醒過來了。」此時此刻,白貂心中才真正大定。

忽然,展牧風身軀一震劇烈的顫動,身軀之上,一股黑氣若隱若現。

但是,在黑氣之下,展牧風的身軀卻是泛著一股淡淡的不朽的金光。

對,就是不朽的金光。

白貂張大了嘴,難以相信,更是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打了個措手不及,呆立當場。

忽然,展牧風身軀急速旋轉,以他為中心,憑空之間,一股旋風颳起,風暴來臨。

展牧風就出現在風暴之中。

白貂飛身撲上,想要將展牧風從風暴之中拉出,剛要動手,卻見一道黑氣從風暴之中狂飆而出,閃電般消失了。

而後,風暴也忽然消失,展牧風傲然站立在原來的風暴之眼的位置。

「小白,辛苦了!」展牧風微微一笑,說道:「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白貂雙目含淚,展牧風的這一句謝謝,讓它感慨萬千。

「不辛苦! 網游之洪荒戰紀 不辛苦!主人,你的意毒全部解除了?」白貂驚喜地說道。

「恩,多虧了你,小白,跟我一起來。」展牧風微微一笑,足踏天空,任腳下靈氣呼嘯,全身氣息運轉起來。 綿延的氣息散發開來,以展牧風為中心,潮水一般迅速湧向遠方。

這一次,展牧風將方圓近百里的樹木全數包裹。

然後空開了最裡層的千步範圍。

總裁的神祕少奶奶 白貂還未來得及說什麼,一道神識飄入,竟然是青木化氣術靈力功法!

「這!」白貂震驚當場!

「主人…」白貂再也止不住淚水,任由感動浸濕它胸前最喜歡的兩捋灰色毫毛。

「別說話,靜氣凝神,跟我一起運轉靈力。」展牧風微微一笑,打斷了白貂的話。

白貂輕輕一點頭,按照展牧風的指示,運息調勻,心中的驚駭感動欣喜難以言表。

要知道,這是鬼木最為得意神功之一,要是以前,別說學習靈力,就是木之精元的味道也別想聞的到。

現如今,自己竟然能夠有機會擁有這門聖級甚至是准天級的靈力功法,白貂心內的想法,簡直是無語言表。

不過,白貂知道,現在,它要做的,就是全心跟著展牧風運轉氣息。

越是運轉,白貂越是心驚。

同樣是靈皇境一重境界修為,白貂比展牧風還要先一步晉陞,但是,同一門靈力施展開來,展牧風已經能夠在輕鬆寫意之間抽取方圓百里古木之精元。

而白貂,在歷經無數次失敗,在展牧風的幫助之下,總算勉強掌握法門之後,卻只能夠將方圓六七十步——即使算上氣息觸延不能吸取的範圍——依舊是勉強將不足百步的樹木包裹!

百步與百里,差距何其巨大。

即便是與展牧風第一次施展,差距也不是一般的大,因為越往外延生,範圍將爆髮式增大,難度也爆髮式增大。

白貂在震驚的同時,也是暗暗自豪,有如此強悍的主人,貂復何求!

正當白貂沉浸在莫名激動震撼感嘆等複雜情緒時,展牧風已經開始抽取木之精元了。

青翠欲滴的純凈能量,匯成一大一小兩道弧線,分別飛向展牧風和白貂。

「小白,盡量將這些能量消化,提升修為!」展牧風全身舒展,以一種奇怪的身法快速旋轉飛掠,源源不斷的木之精元匯入展牧風體內。

「好,就是這個時候!」展牧風一聲清嘯,一個極其細微的聲音——啵的一聲響起。

展牧風體內第二個坑胞微粒形成!不過,只是一個虛影!

雖然,展牧風並沒有突破靈皇境二重境界,但是,修為比起之前,已經是強悍了將近一倍不止。

白貂這一次只抽取到不到三滴木之精元,還好有展牧風抽取的數量眾多。

充沛的能量直將白貂撐的鼓脹鼓脹的,像一大朵毛茸茸的雪團。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