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位交州的土皇帝,把交州上下盡數掌控在自己的掌控中,年過半百的他,硬生生的活成了一隻老狐狸。

「威彥公請坐。」

竹屋內,一壺清茶煮著,茶香四溢散的整間屋子都是,水是取自山泉水,茶則是自己炒的茶,一時間內,屋內飄逸著茶香。

縱然從交州一路趕來的士燮,心中本焦慮急躁,此時此刻,卻難得的靜下心來,待陳歡為士燮倒了一杯七分滿的茶后,輕呡一口,沁人的茶香從口腔自五臟六腑間走了一圈,士燮不由的眼前一亮。

「叔弼,你現在和令夫人過著神仙眷侶的生活倒是令人羨慕,但你卻把老夫害的不輕。」

「哦!」往自己的茶杯上倒滿一杯,陳歡輕咦了一聲,旋即端起茶杯,輕呡一口,面容上帶著戲謔。

咳咳咳~~~~

見狀,士燮老臉一紅,卻是有些不好意,不過人既然已經從交州前來南陽,士燮就不打算顧忌這點臉面。

「叔弼,你真的打算歸隱山林?」

「不然?」

陳歡臉上笑意不變,卻看的士燮心底一陣直犯嘀咕,他心裡似乎有聲音在告訴他,這是假的。

士燮這幾年下來,算是閱人無數。

陳歡何等人,士燮大概有數,他自認為自己的這雙眼睛不會走眼。

越是如此,士燮就越是犯嘀咕。

「威彥公,歡應允你之事可違諾了?」

「未曾。」

「既然如此,何來坑害你之言?」

聞言,士燮輕咳一聲,正襟危坐時,神色不改一點被揭破的尷尬都沒有,反而怡然自得的坐在那邊喝著茶。

到了他這年紀,該放下的東西,都已經捨得放下。

「威彥公,永寧事如今是威彥公在處理,還是?」

「哎….」

後繼無人時,才深感擔憂。

被陳歡提及時,士燮已經稍微發白的頭髮,整個人更愁了。

永寧之事,陳歡未曾違諾。

只是,當日士燮之所以助孫策一臂之力,永寧是一方面,同時他看重的是陳歡這個人。

下注在孫策身上,不如說是下注在陳歡身上。

如今陳歡欲要歸隱山林,瞬間讓士燮有一種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感覺。

「威彥公,為何不讓士廞(xin)試試。」

「他?」

士廞做為他的大兒子,士燮自然知道士廞的性格。

宅心仁厚!

但正是因為這宅心仁厚,士燮到了這一把歲數了,還不斷的操勞著的根結所在。

並非他貪戀權勢,而是士廞宅心仁厚並無錯,但在這樣的世道中,宅心仁厚就是一個錯。

四子雖殺伐果斷,但野心和實力不匹配,稍有不慎,交州士家就有可能在他的手上變成歷史塵埃中的一員。

倖幸苦苦才打下偌大的基業,士燮可不希望自己這一輩子的努力到頭來只是黃粱一夢。

「假手於外人也終究不是辦法。」

陳歡倒是知道士燮此時此刻的癥結在何處,望著士燮良久后,笑道:「我有一計,只是不知威彥公同意與否?」

ps:推薦一本書《我的諸天輪迴者》,作者有百萬字的老書做底,信譽可是比嘟嘟好多的,新書很粉嫩,字數不多不少正好十萬字,正好適合開宰,趁著粉嫩的時候開宰吧!! 口?7年開始。世界局勢進入了一個相對穩固和毛翹!

神秘老公惹不起 英法兩國已經從戰爭中擺脫出來,經濟運行平穩;德國方面。由於實行了貨幣改革,加上大量中美兩國資本的流入,經濟得到迅速恢復和發展。

而在美國方面,儘管經過了佛羅里達地產恐慌,但總體經濟局勢還是相對良好。

但在平穩的表面下,卻有著更大的暗流在那流淌。

在此之前,一場蕭天在國內指示,蕭志遠親自指揮的金融好戲開始上演……

在這場好戲開演之前,蕭天曾經笑著對即將回到美國的蕭志遠說道:「這次,我決定當一個騙子小大騙子,颳走美國人口袋裡的最後一個美分,拿走美國人餐桌上的最後一塊麵包。然後,還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卻到美國政府身上」

蕭志遠完全不知道大總統是怎麼想到的這場巨大騙局的。可是一旦能夠成九…成功?可怕的成功威爾卡羅斯里失業已經兩個月了。這個猶太人之前是名地產經紀人,在佛羅里達忽如其來的破產風暴中,威爾卡羅斯里從一個中產階級,一下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

妻子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卡羅斯里,房子也被拍賣抵債了。卡羅斯里被迫流宿在公園之中,而現在,他的身上甚至連買塊麵包的錢都沒有了。

坐在公園的長凳上,威爾卡羅斯里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幾分鐘前,自己趁著別人不注意偷偷在垃圾筒里揀了小半個蘋果,囫圇塞進了嘴裡,而這,也是自己一天唯一的食物了」一

淪落到這個地步,卡羅斯里甚至想到了死一…

「嘿,年輕人,天黑了,難道你想在這裡過夜嗎?」

一個聲音在卡羅斯里的耳邊響起,讓卡羅斯里不耐煩地說道:「別煩我,這是我的事情!」

那人並沒有因為卡羅斯里無理的話而感到生氣,相反還在他的邊上坐了下來:「嘿,你好,我是一名來自東方的占卜師。年輕人,看的出來,你遇到了很大的麻煩,怎麼樣,有興趣讓我為你占卜一下嗎?」

該死的江湖騙子!威爾卡羅斯里抬起了頭,很想狠狠地罵上這個騙子幾句。可是當他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罵人的話卻又咽回到了肚子里…一

這個人大約在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穿著做工考究的衣服,胸口那別著一枚胸針,上面由一顆鑽石構成。卡羅斯里發誓,這顆鑽石是真的,足夠在自己最風光的時候小做上整整一年才能買的起了。

這樣的人,絕對不會來騙上那麼幾美分的……

「年輕,我叫卡卡王。」有著古怪名字的卡卡王微笑著看向卡羅斯里:「你可以叫我王,遇到麻煩的年輕人,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威爾卡羅斯里」卡羅斯里無精打采地說道。

「好吧,威爾,我的朋友,請把你的右手伸出來。

王的話好像充滿了魔力,讓卡羅斯里不由自主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

略略觀看了一下,王說道:「你遇到了很大的麻煩,之前你雖然不是個富人,但卻衣食無憂,事業上小有成就,還有一個美麗的妻子和一雙可愛的兒女。可是在隨後一場災難中,你卻失去了這一切。事業、妻子、孩子特

卡羅斯里完全震驚了,這人就好像知道自己的過去一樣,說的一點也都不差。

王微笑著說道:「但是,年輕人,不要因為這些而沮喪,一切的成功,都是從可怕的磨難開始的。我可以給你一個忠告,七天之內,你的運勢將會得到扭轉,一個無意中的廣告,將會把一切可怕的災難結束…」

一個無意中的廣告?卡羅斯里並不能理算話里的意思。

「好吧,我能說的只有這些了一,王說完,掏出皮夾子,從裡面拿出了一百美金,放到了長凳上:

「威爾,我無意挫傷你的自尊,但以你現在的窘迫,這些錢或許能夠給你帶來一些幫助,請接受我的這點心意。」

卡羅斯里很想抓住王的手,告訴這個神秘的占卜師自己心中的感激。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是這個人無私的幫助了自己

「對了,如果我的靈驗的話,那麼在七天之後,我會在公園外的那個咖啡館里等著你。」王起身的時候,最後說了這麼一句。

在隨後的日子裡,卡羅斯里靠著王給自己留下的錢,住進了一個廉價的小旅館中,天天買來大量的報紙,如饑似渴地看著,任何一個微的廣告他都不想漏過。但是令他失望的是,上面卻沒有自己任何想要的東西。

裁員,到處都在裁員,即便偶爾出現的一些招聘,等卡羅斯里興沖沖

騁場所看,才發現倉是一此騙人的公司

卡羅斯里對王的話開始產生了懷疑,見鬼,根本沒有什麼占卜,全都是騙人的!可是,王為什麼要來騙自己這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還慷慨的給了自己一百美金?

我在路邊撿了個藝人 在第七天,也就是卡羅斯里徹底絕望的時候,《紐約時報》上的一則巨大的招騁廣告。卻幾乎讓卡羅斯里一下蹦了起來。

著名的「6福斯特風險投資公司」招聘五名投資顧問。

這是一個在美國各個產業都有投資的大型風投公司,在那裡工作的員工待遇良好,每年都有一個月的帶薪假期,在那裡工作完全是讓人

「七天之內,你的運勢將會得到扭轉。 獨家寵婚:最強腹黑夫妻 一個無意中的廣告,將會

上帝,真的靈驗了,機會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卡羅斯里衝出了旅館,興沖沖的來到了王所說的那個咖啡館里,一進去,就看到王正在那裡悠閑地品嘗著一杯咖啡。

卡羅斯里沖了上去,用無限感激的語氣說了全部經過,並且懇求王能再為自己占卜一次。

王微笑著讓卡羅斯里伸出手來,看了一會:「從你的手相上我給你一個忠告,在招聘的那一天,沒有頭髮的束緣,將會讓你得到夢寐以

沒有頭髮的束縛?卡羅斯里根本不明白這其中的含義,但是王只把話說到了這裡」

隨後,卡羅斯里寄出了自己的簡歷,在忐忑不安中,他等到了福斯特公司的信,信上中尊敬的威爾卡羅斯里先生遞交的簡歷已經被審核通過,福斯特公司榮幸的邀請威爾卡羅斯里先生在周二進行面試

卡羅斯里幾於要高興的發瘋了。靈驗了,真的靈驗了!

隨即,卡羅斯里想到了王的忠告,在經過長久的考慮之後,一咬牙,卡羅斯里剃去了自己全部的頭髮,變成了一個大禿子」

好容易等到了周二,當卡羅斯里踏入「6福斯特。公司的時候,發現人山人海,差不多有七、八百人在競爭那可憐的五個職位。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這個剃著個大光頭的年輕人身上,帶著好奇、嘲諷的眼神,這讓卡羅斯里幾乎無地自容」

好容易在異樣的目光中輪到了自己,忐忑不安的進入了面試室。裡面的幾位考官張大了嘴,驚訝地看著這個奇怪的年輕人。

硬著頭皮回答完了考官的全部問題,主考官亨特爾先生站了起來,走到豐羅斯里的面前,語氣平淡但卻非常有禮貌:

「威爾先生,您的一些問題回答的非常棒。但是您之前是從事地產行業的。和風險投資並不一樣,而且,本公司是一個非常注重形象的公司

卡羅斯里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大光頭上冰涼冰涼,就和自己的心情一樣。該死的王,什麼剃去全部的頭髮,讓自己非但沒有得到一個工作機會,反而還如同一個小丑一般在幾百人的面前出了那麼大的洋相。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匆匆走了進來。在亨特爾的耳朵邊說了幾句話,亨特爾的臉色迅速變得激動起來:「先生們,特勞茨先生來了!」

轟的一下,卡羅斯里的腦袋幾乎要炸開了。

杰特勞茨先生。美國商業界的傳奇人物!在短短的十年時間裡,一手締造了輝煌無比的福斯特風投公司!

門被推開了,杰特勞茨先生出現了在面試室里,一瞬間,所有人都用力鼓起了掌,卡羅斯里也帶著激動的心情不斷拍著自己的巴掌

五十多歲的特勞茨先生,眼光第一眼就落到了最引人注目的卡羅斯

「小年輕人,告訴我,為什麼你會這個樣子?」特勞茨先生的話里竟然帶著激動。

卡羅斯里硬頭頭皮編造出了一個故事,特勞茨先生聽完了這個虛構的故事,聲音卻變得更加激動起來:

「這是上帝的旨意,就在昨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裡一個長著翅膀的天使告訴我,將會有一個沒有頭髮的年輕人來到福斯特公司,然後為福斯特創造出最大的輝煌」。

卡羅斯里和所有的考官都徹底震驚在了那裡,特勞茨先生轉向了亨特爾。表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亨特爾先生,這位年輕人被錄用了,他將成為你的特別助理」

完全就如同在夢境之中一般小卡羅斯里根本讓自己清醒過來。

靈驗了,完全徹底的靈驗了!這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奇迹!

眼看這個年輕人傻愣愣的樣子,特勞茨先生微笑著拍了拍卡羅斯里

在無

妒嫉的眼米中,威爾卡羅斯里生生成為了福斯珊公司的一員,並且讓人不可思議的,才一進公司就成為了投資總經理亨」

卡羅斯里從美夢中醒來之後,對指引自己,並帶給自己這一切的王充滿了崇拜和感激。每個周末下午,他總會去王總會去的那家咖啡店陪著王喝上一杯咖啡,並且聽從王的一些新的建議,

此後,一份對卡羅斯里來說意義重大的挑戰到了

一家規模甚至比「6福斯特風險投資公司」規模更大的「新墨西哥投資公司」將對外招標一份高到九百萬美元左右的業務。

九百萬美元,一個龐大的數字,這對於任何風投公司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負責制定計發書的任務,交給了威爾卡羅斯里先生的手上。

對於這份任務,威爾卡羅斯里先生是忐忑不安的,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這份工作。於是,卡羅斯里先生又找到了自己最為信任的王跚

「不要擔心,威爾先生。」 豪門占卜妻 王微笑著說道:「我幫你看了手相,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一定會有一個貴人出現在你的面前」

卡羅斯里充滿信心地離開了這裡,他不僅對自己有了信心,而且王的話,也正是這份信心最大的來源一

當走出咖啡屋的時候,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摔倒在了地上,發出了痛苦的呼聲。

卡羅斯里想也未想,趕緊上前扶起了老人,關切的問老人有沒有什麼問題,需不需要上醫院去看一下心

老人帶著欣賞的眼神看著卡羅斯里先生:「孩子,在這個時代,如你這般誠實正直的孩子真的是太不多見了,願上帝保佑你,並帶給你好運」

計戈書很快做好了,卡羅斯里為福斯特公司出的報價是九百八十萬美元,這讓亨特爾先生有些擔心,但是卡羅斯里卻自信地說道:

「請相信我,亨特爾先生!」

亨特爾點了點頭,絕對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機會,畢竟,這是特勞茨先生親自選定的人。

當到了競標的那一天,有六家公司來到了「新墨西哥投資公司」負責這次競標的是新墨西哥投資公司的總經理助理德類思先生。

一家接著一家的公司走了上去,說出了自己的計發,以及最後的競爭價格。

每聽一家,卡羅斯里的心裡都緊了一下,幾乎所有公司的報價都低於自己。最低的一家,甚至報出了九百萬美元這一價格!

完了,一切都完了!

卡羅斯里的心跌落到了谷底,而在一邊的亨特爾,臉上也露出了絕望的神蕊

輪到福斯特公司的時候,卡羅斯里走了上去,用絕望的語氣艱難的說完了自己的計戎小書,然後用更加絕望的口氣報出了福斯特公司的價格:

九百八十萬美有!

台下頓時一片鬨笑,卡羅斯里無地自容的走了下來在休息的半個小時里,亨特爾和卡羅斯里誰也沒有說話,但是卡羅斯里心裡非常清楚,等這次回去之後,自己在福斯特公司的事業也算是走到了盡頭」一

「先生們,我們的決議已經有了,這次中標,將成為新墨西哥投資公司新的合作夥伴的公司是」德類思先生停頓了下,目光從所有人的臉上緩緩掃過:

「6福斯特公時!」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