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想到這些,我只覺得一股正氣在自己的身體里凜然而生,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都似乎長高了一些。

李直和明王坐在我的身邊,他們兩個好像也感覺到了我的變化一樣,一起轉過頭來看向我,李直伸手輕輕捏了一下我的手背,俯身過來輕聲問我:「若離,你沒事吧?」

我回握了他一下輕聲笑道:「沒事。」然後轉向龍騰雲道:「我很想知道,你和麗平的事,是李家先提出來的,還是你們龍家先提出來的?據我所知,你們兩個以前並不認識是吧?你總不能說是你們兩個相互愛慕吧?」

龍騰雲一直緊緊盯著我的眼,在我說話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先是皺了一下眉頭,然後看著我,舉起雙手在自己胸前輕輕一握道:「莫小姐,我相信你和李直先生之間的感情是真摯的,你在和他走到一起以前,並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說,我一直很羨慕你們這樣的感情,也一直夢想自己能有這樣一個愛人,和自己攜相扶走完一生。可是我們這些人,和你們是不一樣的。」

聽到他後面這句話,我差點氣得打斷他的話。

什麼叫你們和我們是不一樣的?

你們這種生在大家族的人,難道就比我們高上一等嗎?

你們是吃肥料長大的,我們是吃土長大的?

如果真說到身份的話,李直還是冥府的王子呢,我可沒見他在任何人的面前擺過什麼架子!

就在我氣不順的時候,旁邊的玉真人突然輕咳了一聲,然後用手輕輕敲了一下桌子,堆起笑容對李直道:「李直,騰雲只是無心之言,你千萬不要介意。他是說……其實很多事他也是不得不為之,畢竟龍家主一直對他的管束甚嚴,把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龍騰雲見玉真人這麼和李直說話,似乎感到有些難以理解。畢竟玉真人可是天師,李直的實力雖然也不錯,他卻並不認為李直能和玉真人相比。

雖然在酒店的時候,錢南松曾經說過冥府王子的話,相信龍騰雲也並不會當真,只把那當成錢南松找理由針對我們。畢竟後來李正他媽還打來電話,好像也證實李直就是李正,龍騰雲自然也把他當成一個來自偏僻山村的普通人。

龍騰雲還想張口說話,玉真人搶先道:「其實這話我們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我替騰雲如實相告好了。是李麗平的父親主動找到龍家,要把她嫁給騰雲,條件是他們李家要和龍家分享同一條龍脈。」 分享同一條龍脈?

聽到玉真人的話我們都是不由一愣,連林隊長似乎也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玉真人看了我們一眼接著道:「相信你們應該也聽說過二十四條龍脈和九門十八家之間的關係,九門十八家加在一起是二十七家,龍脈只有二十四條,你是不是也想過這根本就不夠分的?」

當時在苑清平告訴我們這些的時候,我確實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又覺得無足輕重便沒有多問。現在聽玉真人又提起來,我便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李家當初沒有搶到龍脈,所以現在才會想和龍家搞好關係?」

玉真人點了點頭,看了我和林隊長一眼道:「當時沒有搶到龍脈的一共有三家,除了李家,還有另外兩家是……常家和莫家。」

常家和莫家?

我聽到他的話心頭一震,難道說……我們家和常明登家原來也屬於九門十八家?

聽苑清平說,尋龍宗雖然不屬於九門十八家,但是當初可是領導過他們的。現在玉真人又說我們莫家也屬於十八家中的一家,那我豈不是雙重身份了?

不知道常明登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會是什麼表情,反正我是感到震撼無比。

玉真人看了一眼李直又道:「其實說起來,李麗平他們家和李正家算得上是本家。李家因為當初沒有搶到龍脈,所以便一直在尋機依附於別的家族。李正的祖父當初便入贅到了十八家裡的秦家,據我所知,李正他爸當初的名字叫秦李華。後來秦家敗落,他才又改回李華這個名字。」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才隱約想起李正以前好像確實提過這件事,不過我並沒有往心裡去。現在李家已經沒有什麼人了,李直雖然是李正他媽生的,但是畢竟只能算是奪舍,龍脈最終也沒能保護他們家。

怪不得李麗平他爸非要她嫁給龍騰雲,原來是為了龍家的龍脈!這和古代那些賣掉自己女兒的父母又有什麼區別?

「哦?你們龍家有那麼好心嗎?會把龍脈和李家分享?難道你們就不怕最後落得秦家那樣的下場?」我看著龍騰雲撇嘴道。

龍騰雲微微一笑:「和秦家一樣的下場?如果他們李家真的有那個本事,把我們龍家的龍脈氣運奪走,那我們也就認了,只怕他們李家未必能做到這點吧?至於我們龍家為什麼願意把龍脈和李家分享……」

說到這裡龍騰雲頓了一下,坐在他和明王中間的龍巧兒搶話道:「若離姐姐,李家的人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卻會一種特殊的本事。以前李家被稱為機關李家,他們精於各種機關消息,特別是對古墓的結構布置更是熟悉。若離姐姐,你是不是知道李家很有錢?李麗平她爸現在雖然在做地產生意,可是以前卻是……」

「巧兒,不要胡說八道!」

龍巧兒小嘴「叭叭」的十分利索,竹筒倒豆子似地連氣也不用換就給我們說了一大通,還想往下講卻被龍騰雲給喝住了。

龍巧兒後面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我們都明白她的意思。也就是說,李麗平她們家以前可能就是倒斗的,也就是我們說的下墓。

看來龍家要和李家分享自己家的龍脈也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看上了李家的機關術,至於他們要用來做什麼,那隻怕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被自己的哥哥打斷了沒說完的話,龍巧兒不服氣地「哼」了一聲,不滿地道:「不說就不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前年爹還去過蒼嶺縣……」

「龍巧兒,你越來越不像話了!」

這次龍巧兒的話還是沒能說完,又被龍騰雲給打斷了,而且還叫了她的全名,很顯然是氣憤已極。

看到龍騰雲生氣,心姑忙打圓場道:「大家都吃完了吧?那我們收拾一下吧。騰雲,你帶客人到旁邊的房間里去喝茶吧,我剛做了新茶。巧兒你不要去了,留下來幫我收拾一下碗筷吧。」

龍巧兒雖然不情願,但是還是被心姑留了下來,嘟嘟囔囔地去收拾桌子,明王也跟在她身邊幫她,我們卻是被龍騰雲帶著走向了旁邊的側室。

龍巧兒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我們都聽到了「蒼嶺縣」幾個名字,那正是我們縣。

難道說龍家當初是去我們家提親?

我剛想到這點便忙否定了自己,以前我可從來沒聽爸媽他們說過這事。那個時候家裡還不知道我和李正在一起,如果真有這事的話,他們不可能瞞著我的。

側室沿牆擺著幾個大木架子,上面放著很多瓶瓶罐罐,有一些是透明的玻璃瓶,裡面放著各種藥材,應該都是心姑所藏。

房間正中間是一張桌子,上面放著茶海,龍騰雲熟練地沏好茶以後,給我們倒了幾杯,自己也端起一杯來緩緩飲盡,然後看著李直道:「李直,我們知道先前你們是和苑家合作的,準確點說是和苑青峰合作的。但是現在苑家基本上已經可以說是不存在了,剛才我接到情報稱,我們龍家在整個晉中市都展開了調查,包括任何和苑家有生意來往的夥伴,以及在苑家工作的員工的家庭,沒有任何人知道苑家三百六十五個人的下落。沒有人看過苑家的人離開他們家的院子,沒有人聽到過裡面有什麼奇怪的響聲,沒有人接到過苑家人任何方式的求救,他們就這麼消失了,不是失蹤,是消失!」

說完這些話,龍騰雲故事停了一下,似乎在等我們消化他提供的信息。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我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在林隊長發給我的苑家人的資料中看到的一句話:「幻清,年齡不祥,據說是幻門傳人,可信……每月初一、十五兩天夜裡,幻清都會離開晉中市區,第二天早晨才會再次回到苑家,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當時我看到這些信息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可是現在卻覺得幻清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所有人,只怕連苑青峰也不知道。

想想她在苑清平那個小屋裡的表現,不但前後矛盾,而且讓人很是難以理解。

李直他們去到那個小屋的時候,苑家的人都還在,等我們出來時卻一個人也沒有了,而在那之前幻清先提前出來了,因為她的孩子餓了。

當時林隊長便懷疑苑家的人消失和幻清有關,可是我們卻有些懷疑他的話,看來只怕林隊長還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

還好幻嬈和她們的師父幻歆還在我們這裡,說不定通過她們能找到幻清。

苑家三百多個人當中,大部分其實並不姓苑,是受雇於他們家族的。三百人可不是個小數目,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必須把他們救回來。

「這件事我們知道,當時我們還在苑家找了個遍,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你們龍家勢力強大,一定知道他們是怎麼失蹤……消失的吧?」李直問道。

「不知道!不但我們不知道,只怕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消失的。」回答李直的是玉真人,「其實這次我們請林隊把你們帶過來,本來就是要和你們談談這件事的,卻被那伙傢伙給攪亂了。加上苑家,已經有五個家族消失了。」

有五個家族消失了?

聽到玉真人的話我們不由都愣住了。

如果那幾個家族的人也像苑家這麼多,那有多少人?最少也有一千五百個!

我記得以前曾經看過一個說法,在我們國家如果有三十人以上的死亡事件,那就算是特大事故。這麼多人消失,那得算是什麼?

一千五百人呀,就這麼消失了,如果這消息傳出去,只怕會舉世震驚吧?

玉真人停了一下接著道:「那四個家族居住的地方相對較為偏遠,可是人數卻比苑家只多不少。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消失的,而且這事都是被附近村莊的村民發現以後報警我們才知道的,所以等我們趕去的時候現場幾乎已經查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了。」

玉真人告訴我們,其實他們調查這件事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只是一直都是暗中進行的,所以先前並沒有對我們說明。

第一個被發現消失的家族是臨山鎮丁家,當時玉真人接到消息趕到的時候,發現整個村子空無一人,可是每家飼養的家畜家禽都還在,只是全都餓得雞飛狗跳,據推測最少也應該有十幾天沒有人給它們餵食了,也就是說村子里的人應該已經離開了十幾天。

然後被發現的分別是齊家、毛家和魏家,每一個家族所住的地方也都像丁家一樣偏僻,被發現的時間雖然有長有短,但是無一例外,全是所有人都不見了,而家畜和家禽卻是安然無恙。

後面玉真人說的話我並沒有聽進去,因為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地名,臨山鎮。

我接觸到道術以後,處理的第一件事就是小河崖村那件,也正是那次我們遇到了關大兄弟三個還有如心和寧德,還有凌皓然。我記得很清楚,小河崖村就屬於臨山鎮。

當時我們遇到凌皓然的時候,他就說自己的師父在另外一個村子里處理事,至於是什麼事當時他沒有提起,我們也沒有問,現在想來只怕應該就是丁家全族消失了。

不知道這兩件事有沒有什麼關聯?

至於另外三家,一個是在陝省,一個是在豫省,另外一個卻是遠在關外的遼省,倒是和我們沒有什麼交集。

「丁家的人全部消失以後,因為他們地處偏遠,我們的猜測是他們被仇家滅族了,並沒有往更深的方面去想。作為長輩我也不用瞞你們,其實當時我們也曾懷疑這事和你們有關,畢竟事有湊巧,你們也正好去調查小河崖村的事。特別是從那裡回來以後,我們便著手調查你們幾個的背景,然後發現當時去小河崖村的幾個人竟然全部來自九門十八家,便感覺這事絕非偶然。」玉真人看著我們真誠地道。

何止是他這麼想?

以前我對九門十八家知之甚少,今天聽到這些秘密,再看看自己周圍的人,何嘗不也都和九門十八家有關?

現在想來,只怕後來凌皓然跑來說要和我們一起歷練,只怕也是玉真人安排的,目的是為了調查我們幾個。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就算是常明登經常和凌皓然對著干,可是我們卻從來也沒有懷疑過他,想不到他竟然是玉真人這些人安插在我們身邊的眼線。

「我知道你們聽到自己被調查心裡一定不舒服,但是我們也是不得已。其實不但是你們幾個,整個九門十八家,就連我們這些參與這件事的人,沒有一個不被調查的,但是我們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反而又有一個接一個的家族同樣消失。」

玉真人嘆了口氣,一臉的愁容。

「玉真人,從你的講述來看,那四家消失的時候你們提前應該沒有任何消息,而是在其後很長時間才知道。那這次苑家的事你們為什麼能提前知曉的?」李直突然開口問道。

對呀,在服務區里玉真人告訴龍騰雲他已經把東西交給苑秉正了,他們應該早就料到苑家會發生大事,利用那塊信玉來追蹤。

「這次並不是我們提前得到消息,而是苑秉正主動找上我們的。」玉真人解釋道,「三天前,苑秉正突然給錢南松打電話,告訴他如果想要追查那些家族消失的真相,那就在昨天趕來晉中市,如果晚了那就見不到他們苑家的人了。」

三天前,正是我收到裝著苑秉正屍體的箱子的時間。

時間上似乎有些不對,那個時候苑秉正應該還沒有偷跑出來,他是怎麼給錢南松打電話的? 「玉真人,你知不知道苑秉正給錢南松打電話是幾點?」李直突然開口問道。

玉真人雖然不知道李直這樣問他是什麼意思,想了一下還是告訴我們,當時錢南松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話,還把手機拿給他看了,通話時間好像是下午一點多鐘。

下午一點多鐘?聽到玉真人這麼說,我和李直都看了一眼林隊長。

我們是早晨收到的快遞,看到手機上的圖片和日程提醒以後就出發了,中午就已經開出了明川市,下午一點苑秉正的屍體應該在林隊長那裡。

「沒錯,當時苑秉正確實已經從箱子里醒過來了。但是我可以保證,打電話的絕對不是他!你們收到快遞的時候不是檢查過了嗎?他的身上只有一個舊手機,還被你們帶走了。」林隊長解釋道。

「呵呵,那個破手機是被我們帶走了,難道你們就不能再給他另外一個手機?再說了,你那時候不是和苑秉正一夥的嗎?他的手機不能提前放到你那裡嗎?你給我們看的那個視頻說不定也是假的,反正現在做個這樣的視頻也不是難事。林隊長,你和苑秉正在絕戶村裡對我們做的事還沒有給我們個說法呢!」

女人是記仇的,先前我們和林隊長一起並肩作戰,我便沒有好意思提起當時他和苑秉正偷襲我們的事。對了,在路上他還說如果我敢叫的話,他就告訴別人我是他抓到的小姐!這是最讓我難以忍受的!

現在林隊長提起這事,那些一下湧上了我的心頭,我忍不住沖林隊長大聲質問。

「對不起,當時確實是我騙了你們,但是……我當時也是被苑秉正這個王八蛋給矇騙了!」林隊長看著我和李直,真誠地道。

因為常明登的關係,我們都把林隊長當成自己的父執輩,他也一直把我們當成子侄看待,所以說大家平時的關係還不錯。

此時林隊長一臉的歉疚,很顯然在為自己這兩天的行為感到對不起我們。

李直搖頭道:「林隊,你沒有必要給我們道歉。其實不只是你,我們也被苑秉正那傢伙給騙了。現在想想,說到底騙我們的也不能說是苑秉正,而是控制了他的靈魂的苑清平。苑秉正在不被控制的時候,便想方設法向我們求救,希望我們能救他和整個苑家。但是在被苑清平控制以後,又會做出和自己意願完全相反的舉動。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是被苑清平控制的,什麼時候是憑著自己的意志行事的,真的是難以防備。電話的事也許是苑清平控制苑家其他人做的,這對他應該不算難事。不管怎麼說,苑家都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再說這些也沒有什麼用了,最重要的是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李直一席話說得其他人都是連連點頭,但是林隊長的臉上還是一片凝重。

玉真人點頭道:「李直說的沒錯,這件事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其實我們大家都對彼此存著極大的誤會,就是因為先前沒有互通有無,把自己了解的事告訴對方。我希望今天坐在一起的幾位都能拋開成見,大家同心協力,共同面對接下來可能遇到的困難。」

李直笑著點頭道:「同心協力?我們是沒有意見的,反正這裡就我和離離的實力最低,人數最少。」

先前我們還以為玉真人是和錢南松一夥的,從他的表現來看又好像不是。

十八家當中第一個消失的家族是丁家,當時玉真人就去參加調查了,看來他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隱居心中的世外高人,只怕還有其他官方身份,更何況現在他也和龍家走得這麼近,就算李直是冥府王子,在人間也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我們怎麼和他相比?

至於林隊長,現在我們也知道他並非只是明川市警察隊長這麼簡單了,否則他也不可能有那種特製的手槍,現在林家有意要請他回家族去,不知道和幾個家族的消失有沒有關係。

錢南松也代表著官方的某個勢力,玉真人拋開他要和我們合作,只怕是因為玉真人同樣知道了李直的真實身份。

對於這一點我是十分擔心的,怕李直因此遇到什麼危險。

「王子這麼說那就太過自謙了!」玉真人微微一笑,伸手從桌上端起了一杯茶,輕輕啜了一口道,「不知道王子來到人間多久了?來前可去冥河谷看過紅葉?不過說起來,冥河紅葉與關山落雪相比,卻又是遜色不少。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墨龍山下的冰掛奇景,千里如簾,真的是人間萬水千山也無法與之比擬的絕妙景緻!」

玉真人接連提到了三個地名,除去墨龍山我是第一次聽到,冥河谷和關山卻是從那個來自冥府的李正和崔雨菲的嘴裡聽到過,都是冥府的地名。

李直聽到他的話雙眼一下眯了起來,拉著我的手輕輕鬆開,在桌子下面捏著拳頭,我能看到一道紫光在他的手指間流動,一股凜然的氣勢在李直身上慢慢升騰而起,他並沒有刻意壓制那股氣勢,坐在他旁邊的林隊長臉色一變,忙向旁邊移動了一點。

「你去過冥府?」李直冷聲沖玉真人道。

「呵呵,王子不用這麼緊張,我也算是冥府舊客了!那還是我剛晉陞為天師實力的時候,終於有了可以穿梭各界的能力,難免心癢,好奇心作祟,便進入了陰間,從那裡又去了冥府。說起來,那應該是我這輩子最值得回憶的一段時光,在冥府里我不但欣賞到了無數美景,也見識到了和人間完全不同的風土人情。」

玉真人變得有些激動,目光似乎已經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我聽李直說他們從冥府來到人間經歷了很多危險,想要回去甚至只有像朱紫蕈和崔雨菲那樣在這個世界里死掉,玉真人又是怎麼做到穿梭於三界之中的? 聽到玉真人說自己曾經去過冥府,不但是我們幾個感到十分吃驚,我注意到就連龍騰雲和心姑也是面露驚色,很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

心姑和龍騰雲悄悄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輕聲道:「真人,難道傳說中的那些世界真的存在?我還以為只是神話而已。」

龍巧兒卻是一驚一乍地道:「玉真人,你是怎麼去陰間和那個什麼……嗯冥府的?是不是坐著宇宙飛船那一直向前開呀開呀開,找到黑洞,穿過去就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那些科學家都找不到的地方,你老人家竟然找到了,你太厲害了!」

一邊說著,一邊還衝玉真人豎起了大拇指,如果不是我們都知道她的脾性,只怕大家一定會把她這話當成對玉真人的諷刺。

玉真人是怎麼去到冥府的,我們也很想知道,便希望他能回答龍巧兒的問題,可是他卻是搖了搖頭道:「天地之間的世界,遠遠超出我們平時所說的天地人三界。人間的修道者實力達到天師就可以進入到陰間,這其實很簡單的,只要用陣法就可以實現。大家一定聽說過宋朝的那個大清官包公白天在人間審案,夜間到陰間判鬼的故事,因為他的實力就達到了天師水平。至於是怎麼從陰間到冥府的……不瞞你們說,連我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甚至當時是怎麼從冥府回到人間的,我現在想來也是沒有一點頭緒,只能說是機緣巧合吧。」

玉真人嘴裡說是機緣巧合,但是我可以看出他的眼光有些閃爍,很顯然他是知道自己怎麼去到冥府的,但是卻有一些顧慮,不敢向我們提起。

玉真人雖然沒有向我們解釋清楚,可是他的說法也算是勉強可以接受,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李直的情緒變得似乎更加憤怒了,紫光在他的指光已經變得有些耀眼,把手按在換日劍的劍柄上,壓著聲音問玉真人:「不知道你當時去冥府的時間,在冥府是哪一年?」

李直的聲音雖然很低,可是我們都能聽出來他的情緒已經到了臨界點,只要玉真人的回答不能讓他滿意,只怕他就爆發了。

心姑和龍騰雲對視了一眼,然後我便看到心姑的手伸到了腰間,似乎握住了自己的法器,龍騰雲的臉上雖然是一臉的為難,可是他也同樣把手放到了桌子下面。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只有龍巧兒還是好像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好奇地對李直道:「李直哥哥,玉真人哪一年去到冥府的很重要嗎?對了對了,你是冥府的王子對嗎?那若離姐姐豈不就是王妃了?要是我去冥府的話,你會不會給我個郡主什麼的噹噹呀?我可羨慕電視劇里的那些郡主公主了,出門一大夥隨從,還有很多帥哥美女的爭著和我接近,想想都美!」

好吧,她完全看不出來屋子裡的氣氛已經緊張到了極點,還在那裡設想自己能當上郡主的場景呢。這丫頭完全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主,一邊和明王靠得這麼緊,一邊還想著要和別的帥哥美女的發生點什麼。

如果真的打起來,明王和林隊長毫無疑問會站在我們這邊,我倒是沒有什麼擔心。

可是我最怕的還是心姑這個葯門的女人,我們在人家的地盤上,不知道這裡有多少毒藥,萬一中了毒就算是要解毒也需要時間,那可就是對方的可趁之機了。

李直看著龍巧兒點頭道:「是的巧兒,真人哪一年去到冥府的,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因為在我離開冥府前一年發生過一件事,正是那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

玉真人看著李直微微一笑,手一翻,手心裡多了一塊青色玉牌,輕輕把它放在桌上道:「李直你看看這是什麼?」

李直看了一眼那玉牌,渾身一顫道:「冥王牌?它怎麼會在你這裡?」

玉真人笑道:「看到冥王牌,你應該不會再對我有什麼懷疑了吧?我告訴過你們,去陰間和冥府的時候我剛晉陞到天師實力,那好像應該是……嗯,時間太久了,我有些記不得了……一百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當時我剛滿十六歲。用冥府的時間說的話,是三十六世冥王歷第八百四十七年,當時冥府王子直二百歲整,正在舉行他的成年宴會。」

玉真人的這番話說出來,屋子裡所有的人,除了他和李直都是如同被驚雷打了一記一樣,都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玉真人說的王子直應該就是李直了,一百二十年前,他二百歲了?那才是他的成年?還有冥王歷第八百四十七年,即使我早就知道冥府的人壽命極長,可是再次聽玉真人說出來還是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

千年的壽命呀!一千年前,我們這時還是宋朝吧?如果突然有一個人告訴我們是從宋朝活過來的,那得多讓人吃驚?

總裁,養女成妻 看起來玉真人也就是六七十歲的樣子,他竟然也活了一百多年了,雖然與李直他們相比起來倒不是特別長,可是讓我們震驚的是他晉陞到天師的年紀。

十六歲!

我剛學習修道時間不長,實力不高還算是有原因的,像龍騰雲這種大家族的子弟,只怕從小便開始修道,現在也不過比我強不了多少,要知道他可是快三十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