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4 日 0 Comments

可惜他剛一動手,就把另外一雙手,更快,准,狠地死死拿住了他的手腕。

八爪魚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聽見咔嚓一聲,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旁邊的十五和初一露出了同情的臉色。

這個八爪魚真是嫌命長,居然敢在慕少面前動手。

他不知道,慕少之所以是黑鷹的老大,除了慕少本來就英俊瀟灑,器宇不凡,頭腦聰慧以外。

黑鷹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服,打到服為止。

之前慕少接手黑鷹的時候,確實有很多黑鷹里的老骨幹不服氣,覺得慕少太過年輕,憑什麼讓一個二十歲都不到的毛頭小子,接手黑鷹這麼龐大的雇傭兵組織。

很多人都以為是老大老糊塗了,還有人甚至以為,慕斯爵是上任老大的私生子。

反正那個時候,就是很多人不服。

慕斯爵也不跟他們廢話,不服的,打到服。

不過作為黑鷹老大,慕少平時,是很少親自動手的。

偏偏八爪魚這隻不長眼睛的章魚,居然敢當着慕少的面,想要傷害他們家少奶奶,這不是自尋死路,是什麼。

「疼,疼,疼,快鬆開,斷了。」

八爪魚比曾阿牛要男子漢一點,至少沒哭,沒求饒,只是臉已經疼得變形罷了。

「斷了就對了。不然怎麼長記性呢?」

慕斯爵面帶微笑地鬆開了手。

任何敢要冒犯他的女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八爪魚疼得姿只呲牙,不過還是敢怒不敢言。

這個慕斯爵是怪物嗎,看上去這麼斯文,怎麼動起手來,下手這麼狠的,吃大力丸長大的?

明明之前根據招財貓調查所得的資料,並沒有寫過慕斯爵的身手這麼好。

所以八爪魚才想破釜沉舟,想拿住宋九月作為人質,逃跑再說。

「老公,你這是做什麼,我還想被他抓住,順便去看看招財貓的窩點在哪裏呢。」

宋九月不滿地朝慕斯爵抗議道。

「老婆,何必這麼麻煩,不是已經放了一隻老鼠,跟着它,不就能找到招財貓其他人的落腳點。尤其是圖謀的老大,龍貓。」

一聽這話,八爪魚都忘記疼痛,瞪大眼睛看着慕斯爵:「你們怎麼知道,龍貓的?他們兩個招了?」

外人眼中,招財貓是一個人。

而實際上,招財貓作為一個組織,每個人的開頭,都是招財貓的前綴。

只不過他們的老大,就是招財貓裏面的龍貓! 白金漢宮盛大的宴會,其實吃的並不咋地,不過來這裡的人,也沒幾個為了吃東西。

宴會結束後繼續舞會。

樂隊演奏舞曲,有人進入舞池,有人坐在一起聊天,瑪格麗特從小在宮廷學習,精通鋼琴和芭蕾,尤其是雲英未嫁之身,引得很多年輕貴族男子注目。

有人上前邀請瑪格麗特公主跳舞,不過這個妞總是板著臉,全都搖頭拒絕了。

她剛剛被哈迪氣到了。

竟然敢凶自己,這麼大還從沒人敢這樣對待她。

伊麗莎白公主陪客人跳了兩段舞,看妹妹的樣子有些無奈,坐在妹妹旁邊小聲道:「瑪格麗特,為什麼不去跳舞?」

「今天沒興趣。」瑪格麗特道。

「你是大英公主,應該展現公主禮儀,不要耍小性子,去跳兩段。」伊麗莎白公主勸道。

瑪格麗特側過臉去。

伊麗莎白公主很無奈,這個妹妹被寵壞了,誰的話也不聽。

就在這時有人過來請伊麗莎白跳舞,伊麗莎白公主笑著站起來,瑪格麗特看看姐姐,眼珠一轉有了主意。

她招呼旁邊女侍者,「你去告訴那邊那位喬恩哈迪先生,就說瑪格麗特公主請他跳舞,對了,一定要悄悄告訴他。」

女侍者微微一愣,隨即站直身子走向哈迪那邊,此刻哈迪正端著酒杯和一位英國官員聊天。

女侍者走到哈迪身邊,對著哈迪行了一禮,官員一看拾趣的去和其他人聊天,女侍者對哈迪小聲道:「哈迪先生,瑪格麗特公主說邀請您跳舞。」

哈迪有些詫異。

那個妞怎麼會主動邀請自己?

轉頭看向瑪格麗特公主那邊,就發現瑪格麗特公主正看向這邊,見哈迪看過來,沖他露出一個微笑。

哈迪想了想,把酒杯遞給女侍者,向著瑪格麗特那邊走去,瑪格麗特看到哈迪往這邊走過來,把頭扭向旁邊。

哈迪站在瑪格麗特面前。

「美麗的瑪格麗特公主,能請你跳一支舞嗎?」哈迪是男人,主動請女人跳舞是禮儀。

瑪格麗特看向哈迪,眼中閃過狡黠和得意,說道:「我不想和你跳!」

你沖我呲牙凶我,我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狠狠拒絕你。

這就是瑪格麗特的小心思。

想讓哈迪難堪。

哈迪聽到瑪格麗特的回答就是一愣,靠,不是你讓女侍者來告訴我,要邀請我跳舞的嗎,怎麼弄這一出。

不過下一瞬哈迪就明白了。

這個妞在耍自己,估計是在報復,要不然等宴會結束,自己和她沒有任何交集,她這個仇恐怕一輩子都別想報了。

還真是小孩子心性。

你耍性子,真以為沒人能治的了你。

哈迪臉上帶著微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瑪格麗特公主的手腕,他的力氣是瑪格麗特的好幾倍,輕輕一提就把瑪格麗特公主從椅子上提了起來。

另一隻手快速握住公主的小蠻腰。

腳下一轉。

瑪格麗特公主就被哈迪帶著進了舞池。

瑪格麗特眼睛瞪大,一臉的不敢置信,她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強行拉自己跳舞。

在短暫失神兩秒鐘后,瑪格麗特惱怒起來,從沒人敢這樣對她,沒有人。

當下開始掙扎。

哈迪手上用力,把瑪格麗特抱得更緊,瑪格麗特扭了幾下根本無法掙脫。

這小腰還真細。

就在瑪格麗特公主要發飆時,哈迪的臉貼在瑪格麗特公主臉龐,嘴對著公主的耳朵小聲道:「別動,這可是你們王室的舞會,如果你大吵大鬧,丟人的可是你們王室。」

瑪格麗特身子一僵。

她雖然任性,可十幾年的王室教育,已經深入骨子裡,她知道如果自己和這個男人鬧起來,破壞了舞會,那丟人的是王室。

「動起來。」

哈迪再次說道。

隨後拖著瑪格麗特公主隨著樂曲跳舞,瑪格麗特公主無奈,只能機械性的跟著一起跳。

瑪格麗特公主經過嚴格的宮廷舞蹈教育,舞步早已經成為本能,即便再生氣舞步也不會亂。

哈迪支起身子,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看向瑪格麗特公主,公主卻是一臉寒霜,眼神惡狠狠的盯著哈迪,似乎下一秒就要撲上來咬他。

哈迪不以為意。

「公主殿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喬恩哈迪。」哈迪笑著道。

「哼~!」

哈迪只收穫了公主一聲冷哼。

「在宴會上,公主殿下為什麼那樣看著我,似乎我惹惱了公主一樣,可我明明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哈迪開口問道。

瑪格麗特公主咬咬牙。

又哼了一聲,根本沒回答問題的興趣。

忽然間。

哈迪只覺腳上一疼。

瑪格麗特一隻腳狠狠踩在哈迪腳面上。

哈迪看向公主,就見女孩臉上露出報仇后的得意。

這妞故意的。

此時兩人旁邊正好有兩對人轉過去,他們的身子被人擋住,哈迪握著公主腰的那隻手,快速下移對著公主的屁股狠狠拍了一下,等擋住他們的人離開,哈迪的手已經回到瑪格麗特公主的腰上。

瑪格麗特公主被驚到了。

她萬萬沒想到。

這個可惡的男人。

粗俗的美國佬。

竟然敢動手打自己。

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打的還是自己屁股。

雖然不是很痛,可卻讓瑪格麗特公主感覺到極大的羞辱,她的臉一下子漲紅,呼吸都急促了,看向哈迪的眼神從厭惡變成了兇狠,就像要咬人的柯基。

為什麼是柯基?

瑪格麗特公主又要掙扎,可再次被哈迪控制住,這次他的語氣變得嚴厲了很多,「別動,如果咱們兩個在這裡打起來,我相信明天一定會成為全世界報紙的頭條。」

兩個人打起來?

瑪格麗特公主聽出來了,如果自己敢咬這個男人,他絕對不會讓著自己,會狠狠反擊。

然後兩個人就在白金漢宮宴會大廳展開一場搏鬥。

想想那個畫面。

英國皇室、大英貴族、首相極內閣成員、美國援助團和考察團,兩百多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起用震驚的眼神,看著舞池中央英國公主和美國超級富豪撕扯頭髮互毆。

天啊。

想到這裡瑪格麗特公主身子不自覺的一顫。

如果真發生那種事情。

真的會轟動全世界。

「呼呼呼呼~~~!」

瑪格麗特不敢亂來了,可卻氣的鼻子噴著熱氣,就像一頭髮怒的小柯基。

「你不是男人!」瑪格麗特壓低聲音惡狠狠的罵道。

一遍罵腳下還不停跟隨腳步。

「呵呵,我是不是男人你可以試試。」哈迪一點不讓著。

瑪格麗特快要瘋了。

這個男人竟然和自己說黃腔。

「你你你,你真是個無恥的無賴!」

「呵呵,這是你今天晚上說的最對的一句話,我承認我是無賴。」

天啊。

天啊啊啊~!

瑪格麗特一輩子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人,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可以無賴到這種地步。

敗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