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一道無形的意識來自於地底深處,是其中一位腦主釋放出來的意識。

即使是腦主的意識,因為距離太過於遙遠,也無法查探的太過仔細,不過它們又有其他的手段。

這腦主的意識確定了「標本」的方位后,很快就遁入了羅征所在的納荒洞中,就在羅征的正對面,牆壁上的骨縫之上凝出了一個小小的種子,這種子只有針尖一般大小,但是眨眼之間迅速的擴張起來,很快就化為黃豆一般大小。

當這個小小的黃豆從中裂開后,自黃豆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眼睛!

「看到了……」

「就是這個人!」

「他並不是流放者,而且還很年輕!」

地底深處,混沌古神的腦海世界中,那些腦主們通過這個小小的眼睛打量著羅征。

「他在渡肉身劫。」

「這個世界的荒神,都想要渡肉身劫,可是第三道真理更改后,以肉身渡彼岸已是不可能了……」

「這傢伙憑什麼能通過檢測?」

腦主們十分疑惑。

曾經那麼多優秀的流放者,都無法通過檢測,眼前這年輕人應該是蚩尤一族中流放者的後代,即使血脈發生變異,也很難比流放者們更加優秀。

可是通過就是通過了,現在腦主們只能密切的觀察,希望能從中找到答案。

「大家聽我說,我有一個建議,」一位腦主突發奇想了,這些腦主們掌控著混沌古神的思維,他們都擁有極為聰慧的思維,「反正他已經通過了檢測,這傢伙既然在渡肉身劫,我們也可以借用這個機會注入一些血脈之力給他如何?」

渡肉身劫的時候,注入蘊藏血脈的荒神之力,若是順利渡劫,就能萌發血脈荒體……

這是通行的做法。

混沌古神比流放者們更加了解這一套。

然而……羅征的血脈與混沌古神並不相同。 「不行,他只是蚩尤族人,擁有蚩尤族的血脈,如何能承受我們的血脈中的力量?」

「蠢貨!能夠通過測試的人選,會是一般人嗎?」

「若是他真的能依靠肉身到達彼岸,取回本主所需的東西,我們可是立了大功了,冒個險怎麼了?」

腦主們圍繞著這一點爭論起來。

其實無論是這些體型龐大的腦主,還是像九五二七這樣小的精神體,它們都代表著混沌古神自身,混沌古神的本主意識早已經陷入了沉睡,維繫著這片腦海運作的都是這些分裂出來的精神體。

腦主們運用意識交流,速度非常快,僅僅百分之一個呼吸的時間,它們之間的爭論就停止了。

以投票的形式,它們的意見迅速統一,大部分腦主都決定冒這個險!

於是腦主們的命令順著那個光環傳遞出去……

這尊巨大的混沌古神的屍骸中的皮肉筋脈,早已經腐朽一空,但它的大部分血髓藏在堅固的骨骼之中。

即使是最強大的流放者們,也無法破開骨骼,自然也沒人能夠汲取到混沌古神的血髓。

當腦主們的命令釋放出來后,第六根肋骨,也就是蚩尤一族的蚩靈骨塔中的血髓開始緩緩地流轉起來……

每一座骨塔都是流放者們的庇護之所。

骨塔中的裂縫是曾經遺留下來的,不是流放者們鑿刻出來的,流放者們也沒這個本事。

就像蚩靈骨塔的裂縫主要集中在底部,所以蚩尤一族都居住在骨塔的底部。@^^$

而蠻水骨塔的裂縫主要集中在中段,所有女媧一族也只能居住在骨塔的中段。

蚩靈骨塔的上端不曾受到破壞,留存在其中的血髓也得以完整的保留,現在其中一部分血髓也在骨骼的縫隙之中迅速的流動,直奔羅征所在的方位而去!

「第十份血脈荒骨!應該沒什麼問題了,這小子的生機不僅沒有衰敗,反而越來越強勢!」

刁遠將最後一份血脈荒骨提煉出來,灌入納荒洞,整個人也是深深地鬆了一口氣。

儘管他一直擔憂羅征,但這小子終於還是熬到了最後一劫,只要熬過這傷髓劫后,他的肉身就能化出蚩尤荒體。!$*!

此刻的他隱隱有了一絲期待,這小子的血脈既然能達到王品,那他的蚩尤荒體又能達到什麼程度?

「嗯,十份血脈荒骨他都能承受,早知道多賜予他幾份才對,」紫玉淡淡一笑道。

刁遠翻了翻白眼,十份血脈荒骨已經是極限了,再多一份,說不定羅征的身體直接就垮了,大長老未免也太貪心了……

就在這時候,紫玉忽然抬頭望著天空,白凈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奇怪的表情。

「怎麼了?大長老?」刁遠問道。

「骨塔,在震動,」紫玉喃喃說道。

「什麼?」刁遠一愣,他也專註的感知起來,很快發現腳下傳來細微的震顫。

骨塔是這個世界中最龐大的東西。

每一根獸骨的長度,堪比神域由東自西的長度。

就算荒神們能化為數千里高大,可對比一下獸骨萬億里的長度,依舊渺小的可以被忽略掉。

如此龐然大物,又是如此的堅固,很少有東西能夠撼動這些骨塔,即使是流放者們也做不到。

現在骨塔忽然發出一絲絲震顫,自然讓紫玉和刁遠倍感奇怪!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那震顫引起的波動越來越強烈了,而且還在遊走,」紫玉蹲在了地上,頎長的手指輕輕按在了骨質的地面,那雙略帶媚態的雙目凝視著前方,「而且朝著我們這邊而來!」

刁遠對外界的感知遠遠不如紫玉那麼敏銳,但也大抵感受到了,他也察覺到有一些說不明道不清的東西,直奔他們這邊而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刁遠一臉莫名其妙。

這麼多年來,他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情,這骨塔是他們的庇護之所,一向也是死寂一般的存在,怎麼今天忽然活躍起來?

紫玉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將羅征帶出納荒洞,那股波動的力量是針對羅征而來!」

刁遠吸了一口涼氣,就要朝著納荒洞中一躍而下。

只是他剛剛有所動作,兩人腳下的納荒洞上端的裂縫。

「轟隆」一聲,合攏在了一起,將羅征完完全全的關在了其中……

如此大的動靜,已經引來許多人的注意。

卯雪,澄蔚等人從納荒洞中沖了出來,當他們看到羅征的那個納荒洞關閉后,一個個嘴巴張的老大。

「納荒洞,居然會閉合?」衛聰一雙眼睛瞪大如銅鈴,傻傻的看著這一幕。

衛聰的職責就是負責指揮人提煉荒神之力,然後灌注在納荒洞中,他對這些納荒洞再熟悉不過,萬年以來這些納荒洞中孕育了不少蚩尤族的天才。

這納荒洞說是洞穴,不過是一道道長達十多丈的骨頭裂縫罷了,怎麼就在今天會忽然閉合?而且澄蔚,卯雪他們的納荒洞沒有閉合,唯獨羅征所在的納荒洞閉合了?

「轟隆隆……」

骨塔中的震顫在持續著。

「嗖,嗖,嗖……」

幾道身影迅速聚集在了此地。

正是蚩尤族中的那幾名流放者,他們和紫玉一樣,察覺到那股力量不斷地湧向納荒洞。

名偵探柯南之緋色奇迹 「發生了什麼事情,紫玉,」符二盯著自己的女兒問道。

「這納荒洞,竟然自行閉合……」池義吸了一口涼氣。

蒼老之人皺眉盯著納荒洞閉合的裂縫,臉色有些陰沉的說道,「我感覺到蚩靈骨塔中有一股獨特的力量在流淌,這些力量都是朝著這座納荒洞中匯聚!」

聽到蒼老之人的這話,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

這骨塔中還存在其他的力量?他們根本聞所未聞!

「大哥,你說骨塔中的力量,是這尊混沌古神所擁有的力量嗎?」符二開口問道。

蒼老之人看著閉合的納荒洞也是一臉的糾結。

他只是察覺到有這麼一股力量,可即使是他也不了解混沌古神是死是活,這樣的生命層次不是他一個五星蚩尤衛可以揣摩的。 對於蚩尤族人而言,這完全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

「羅,羅征會死在裡面嗎?」衛聰小聲問道。

這裂縫堅固無比,別說羅征了,再厲害的人也會被擠成碎片。

衛聰的聲音雖然小,但蒼老之人還是聽的清清楚楚,他臉上流露出忌諱之色說道:「沒有,納荒洞的裂縫只是上端閉合了,下端還有縫隙,羅征的體內生機尚存,並沒有死。」

雖然蒼老之人這麼說,可大家的臉上依舊滿是擔憂之色。

……

……

納荒洞內部……

儘管現在的羅征無法動彈絲毫,但他依舊能察覺到外部的動靜,也能捕捉到納荒洞外傳遞而來的聲音。

「納荒洞,關閉了?」

骨塔中的骨骼來自於混沌古神,無法破壞絲毫,誰能關閉它?

他閉目沉思著,同時第十份荒神之力也被羅征緩緩吸收。

當他將蚩尤血脈的荒神之力吸收后,自他的耳邊再度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

「什麼聲音?」

羅征心中微微一驚,旋即釋放出神念,在這個狹小的洞穴內部掃蕩著。

雙目無法視物,但周圍的一切已映射在他的腦海。

「血?」

他注意到這牆壁上那些骨紋之中,沁出了一滴一滴的血液,這些血液彷彿從牆壁里鑽出的蟲子一樣,相互之間匯聚后,就朝著洞穴的底部滴落下來。

「嘀嗒,嘀嗒,嘀嗒……」

這些血液的腥味比羅征的腥味強大了無數倍,且粘稠如油。

這邊是骨塔中存留的血髓。

實際上無論是蚩尤一族還是軒轅一族,移植血脈,就是流放者們將血髓之力移植到其他荒神體內。

不過這些血髓,來自於混沌古神!

粘稠的血髓不斷地滴落之下,漸漸地,整個納荒洞底部都是這種血髓,羅征整個人則完全浸泡在了其中。

以羅征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動彈,自然也無法逃避。

那些血髓順著羅征的傷口繼續滲入他的皮,肉,骨,筋,髓中。

原本,只要羅征度過傷髓劫后,他的肉身就會立即脫胎換骨,同時蚩尤荒體則會在他那具嶄新的肉身中萌發而出。

可是隨著這些血髓加入其中后,羅征很快發現,自己的皮肉再度開始崩裂,而且這一次崩潰的力量更是大了何時十倍!

也就是說,整個肉身劫將會……重演一遍!

「這到底是為什麼……」羅征欲哭無淚。

納荒洞外,蒼老之人臉上流露出從未有過的焦急之色,竟是圍繞著閉合的納荒洞走來走去。

包括符二,池義等人,臉色也相當難看。

相反,紫玉,刁遠等人雖然也很鬱悶,但終究不會像流放者們那麼難過。

紫玉他們畢竟是出生在這個世界的人,他們知曉蚩尤的偉大,可對於母世界他們有一種天生的疏離感。

若是羅征出了什麼意外,紫玉碰到最大的問題,就是與軒轅族的約戰有可能要戰敗,這是一大損失,但紫玉能夠接受。

而蒼老之人,符二,池義他們通過羅征知道了母世界的一些動靜,更加知道神域的處境,更因為羅征的身份使然,容不得有一絲一毫的意外!

他可能是唯一的希望!

https://tw.95zongcai.com/zc/963/ 可意外就是來的這麼莫名其妙。

就當那些血髓湧入納荒洞后,羅征體內的生機一下子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符二和池義紛紛望向蒼老之人,符二說道:「大哥,羅征的生機削弱了許多!」

「他的生機在迅速消散!」另外一名流放者擔憂的說道。

這些流放者們的感知之力比羅征還要強大,即使納荒洞封閉了,也擋不住他們的神念,所以對於羅征身體的變化他們可以做到明察秋毫。

「嗒!」

蒼老之人一腳踩在納荒洞的裂縫上,那張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股不屈之色,只聽到他淡淡的說道:「你們,都讓開!」

「大哥,你想要打開納荒洞?」符二問道。

「羅征不能死,」蒼老之人目光中精光一閃,「都給我讓開!」

「呼啦!」

他這咆哮之下,恐怖的靈魂威壓朝著四面八方滾滾而去。

蒼老之人是五星蚩尤衛,是蚩尤衛中的頂尖人物,是僅次於蚩尤一族八十一魔神的存在,他釋放的威壓又是何等的恐怖?

流放者們,紫玉,刁遠,還有眾多荒神都是一鬨而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