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勉強從眼睛的縫隙裏,我看見,一個小孩子的臉,正在盯着我。

潛意識告訴我這人好眼熟,但我腦漿都凍幹了,根本想不起來。

就這樣朦朧着,徘徊在生死邊緣的體驗很痛苦。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感覺被人大卸八塊,手啊腳啊,都不是自己的。

過了多久,我毫無度量的概念,只是臉一陣陣的痛,我心說死神是這樣來接人的?是看我長得醜嗎?先打一頓?還是我太帥?死神怕我去陰間勾引他的後宮,先毀了容再說。

我被打得精氣神都回來了,從喉嚨裏胡亂說出個字:“別…別打了,還有人等着我呢!”

緊接着,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誰它娘在等你?閻王嗎?”

想了好一會兒,我才記起來,這不是矮子嗎?

我一下睜開眼睛,就看見那張中學生般的臉。

“你也死了?”我囫圇說道。

“死你妹啊,老子來救你了!”矮子道,聲音大幾乎要震聾我。

我的嘴脣上很快傳來熱度,然後就是嗓子,胸口,直到胃裏。

我意識到是熱水,一下子抓着矮子的手,大口地吞嚥。

矮子充當了一回熱水男,笑道:“你丫真是屬小強的,被凍了兩天還活着。”

我被人扶了起來,仔細一看,眼前只有花七,白復和正雄。

他們告訴我,暴風雪中,所有人都走散了,只剩下他們幾個。他們本來沒有看見這裏有洞,剛路過,就聽見這個積雪後面,有音樂聲。

“音樂聲?”我覺得奇怪,我怎麼沒聽見,而且,這裏什麼也沒有,只有我一個人啊!

“那是什麼樣的音樂?”

矮子想了想,“超級瑪麗!”

我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地上的畫筒,隨即明白了,原來是那個小鬼,他一直都待在我的旁邊,還在玩畫裏的psp…

我也沒跟他們解釋,音樂聲從哪裏來的。等我恢復了一段時間,白複檢查了我的後背,說只是有些皮外傷,沒有傷到內臟。

接着,花七告訴我,他們找到了封鬼殿的入口。就在這裏的不遠處。

跟着他們來到那個入口,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

這是一個地上的天然石坑,不大,和一口井差不多,旁邊都是厚厚的雪層,裏面卻十分乾燥。

只是這個地方太不起眼,在一個山棱腳下,從遠處看,視線全部被雪擋住。

我們跳了下去,底下也不深,兩米不到。

確實如他們所猜測的,這個標記真的是很明顯,一看就知道,是花家所造。

地上有一塊冰面,圓形,如果打開,剛好可以容一個成年人過去。冰面的正中央,凍着一朵鮮紅色的彼岸花。細細的花瓣散開,彷彿剛剛纔綻放。

冰面和地上連接的縫隙非常非常小,也沒有任何把手之類的東西。也就是說,要啓動它,肯定需要機關。

仔細看了一下,這個冰面的左側邊緣,有一個小小的洞。

我趴下去看,洞只有小拇指粗細,直通入冰面裏層。我還注意到,在豎直插入冰面的洞口內壁上,有一輪一輪的奇異條紋。

條紋沒有規律可言,完全是凌亂的。

我問花七:“這是什麼東西?”

花七也露出一副不解的樣子,他說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機關的記載。

就在這時,我發現,白復的臉色很難看。

他一直都是胸有成竹的樣子,我從來沒見過他這樣驚慌的表情。

花七也注意到了,眉頭一皺,道:“怎麼了?你知道這是什麼?”

白復點點頭,隔了幾秒,纔回答:“這是指紋。”

“這麼高科技?你們花家在幾千年前就有指紋技術了?那不是現在有宇宙飛船了?你丫是來自星星?”矮子一臉不可思異地對花七道。

花七沒理他,剛想把手指伸進去,白復一把抓住他的手,厲聲喝道:“別碰!這個指紋,不是你的!”

花七驚愕地啊了一聲,“不是我的,難道是你的?”

白復不置可否。他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這個指紋,要一直連續的伸到冰層最下面,如果中間有一處沒有摸到,這個冰層,就再也打不開了。”

“這個冰層有多厚?”我心裏產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不詳預感。

“也就一米吧。”白復低聲道。

“怎麼才能把小拇指伸進去一米?”矮子疑惑:“又不是橡皮人!”

這話一出,花七和我同時明白過來,花七一把攔住白復:“不行!你…你瘋了?”

白復嘆了口氣,“有什麼不行?又死不了,白家人算自己家人的命算的可準了,我就是爲了這個存在的。”

花七根本沒打算讓開,繼續吼道:“肯定有別的辦法!”

白復從後腰抽出一把匕首,遞到花七手裏:“我要你來動手。” 進行了短暫的休息后,接下來就是交流會第二輪比賽的最終對決。

張毅心中有些緊張,畢竟許曜手上的那條大怪物實在是過於可怕,擁有那麼強大的實力,想要戰勝何其困難。

而且天狼似乎在戰鬥完之後也有些疲倦,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繼續戰鬥下去。

想到這裡他心中就浮現出了一絲怒意,他覺得自己被針對慘了。

許曜的對手是侯家的金剛號,而自己的對手卻是寒冰龍蛟。這兩場對決,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

「如果我們的對手是金剛號而不是寒冰龍蛟,那麼我們必定可以取勝!可惡啊,為什麼我們會遇到這種對手!」

想到這裡張毅就覺得有些厭煩,他打心底里看不起許曜這個散修,看不起一個外姓族人居然也有資格與他們十二家族相抗衡。

然而讓他最惱火的是,偏偏這個外姓族人實力還特彆強,原本以為這是他們張家的對手只有一個林家,而此刻居然又跳出了一個許曜!

雖然他們確實看不起千秋家族,因為千秋家族的功法大多是為了自保,為了將自己的家族千秋萬代的傳承下去,而沿用的一種逃避戰鬥的方法。

明明被列為十二氏族中的下位家族,卻在暗中操縱著整個比賽,先是打假賽故意將唐家的排名拉上來,隨後踩著別人的屍體一步步的往上爬。

隨後又拿出如此犯規的東西,身高近乎六十米的巨獸,就算是自己現在所處的這個大酒店,在那沙漠死亡蠕蟲面前,也只不過是幾口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好在他並不擔心這次的勝負,一個是他已經擊敗了林家的林雲嘯,第二個是晉級到了半決賽后他的積分也會有所增加,這樣一來,在這一輪過後他們的分數就會拉開林家許多。

只要這一輪努力一下,交流會的第三輪活動中,他們張家只要有人拿到前十的成績,他們張家就會再度坐上龍頭的地位。

所以他已經計劃好了如何取得優勢,此刻千秋的積分漸漸的開始漲到了中下游的位置,如果不是第一輪讓給了唐家太多的積分,也許現在他們的成績排在第一位。

想到這裡張毅就有些心驚,他承認自己確實有些小看許曜,但他並不覺得許曜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危險。

因為不管接下來的戰鬥到底是誰贏,只要他們張家的積分保持在第一就足夠了。

張毅看了一眼時間,此刻已經快要到晚餐時間,但是所有人都沒有一點要進食的胃口,就連楊家和朱家的人都沒有打算去廚房動手。

因為他們正等著看一出世紀大戰的上演,死亡蠕蟲與天狼的對決。

一個是未知的巨大古老生物,另一個則是上古時期的神獸種族。

當張毅看到許曜的時候,他又忍不住的走過去對許曜說道:「沒想到我決賽的對手居然會是你,不過這場決賽對我來說輸贏已經無所謂了,因為即使是排名第二也能夠擁有八十積分的獎勵。你所說的個人碾壓完全不存在,因為擁有了這八十積分,就意味著最後一場里,只要我能拿到前十的名次就能夠成為積分最多的家族!」

他原本以為這句話能夠讓許曜稍微的緊張一下,然而許曜的臉上仍舊是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許曜笑了笑對他說道:「沒想到第二名居然還能得到八十積分,如果沒了這八十積分你們豈不是要跌入谷底?」

「不可能的!只要我站在這個台上,就說明我已經成功的到達了決賽,所以我也理所應當的會得到如此多的積分!光憑你一個許曜,不可能是我們張家的對手!雖然知道你手上的蟲子很強,但我們也不打算放棄!」

留下了這句話后,張毅轉過身來走到了電梯所在的地方等待著電梯。

「我家的那條狗應該已經休息夠了,是時候讓他出來繼續進行戰鬥!」

留下這句話后,張毅提前一步的上了電梯,並且還暗中打電話聯繫讓張芸將狗帶過來。

原本張芸正在抱著天狼休息,此刻天狼非常的頹廢,彷彿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技能,渾身軟趴趴的倒在了張芸的腿上。

「是因為與林家的戰鬥過於勞累了嗎?聽說下一場你就要對上你的舊主人了,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計劃……」

一想到許曜,張芸的心中既有一些著急又有一些擔心,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天狼與許曜互相殘殺,但是自己表哥的話又無法不聽從。

而且家族有著許多老怪物,張芸親眼看到,自己父親的戒指中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

只要張狂瀾輕輕的動一動手上的戒指,張家那幾位閉關的長老就會破關而出。

雖然這種底牌張狂瀾不會隨便的暴露出來,而且也從來沒有見他使用過,不確定這個消息是真是假。

但如果真的會有一些百年不出世的老前輩出來教訓許曜,那麼以許曜現在的實力,對付那些老怪物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越是心急越是想的多,等到他接到張毅的通知后,張芸才帶著天狼來到了對決所在的房間。

「一會在戰鬥的時候不要勉強,如果對手實在太強的話就直接投降,可以裝死糊弄過去,撐到裁判讀秒比賽就結束了,不要太過於勉強自己。」

張芸在進門前先低下身來對著天狼嘮叨了幾句,隨後才輕輕地打開了門,帶著天狼進門。

當張芸進到房間里的門時,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間里,正在召喚陣上的的許曜。

許曜也注意到了張芸,心下一陣顫抖,勉強的剋制住自己的衝動。

這時一道金光從他們腳底下亮去,隨後裁判主持人攝像師以及張毅都被傳送到了另一方,所有人里只有許曜還站在原地沒有動。

張芸有些驚訝的看著許曜,他沒想到許曜居然用這種方法,來贏得與自己單獨共處的方式。

「沒想到這裡可以遇到你,這次我已經決定了,不會再猶豫,也不會再次放開你!」

許曜昂首闊步的向前走去,他意氣風發的走到了張芸的面前,隨後在張芸猝不及防之下,一把就將她摟在了懷裡低頭便吻了上去。

張芸一開始因為驚嚇而下意識的想要反抗,最後卻是在許曜的吻下慢慢的變得順從了起來。

「好了,你們在這裡好好的等我,張家所欠我的債我要慢慢的討還回來!」

留下這句話后,許曜再次站到了傳送陣之中,隨著一陣金光亮起,他也消失在了張芸的面前。 花七一把抓過匕首刀刃,看也沒看一眼,直接甩了出去。

匕首撞到旁邊的冰壁,反彈了幾下,梆鐺一聲,落在了我們腳邊。矮子想撿,我把他拉住。“花七沒動,你別找抽。”

白復嘖了一聲,彎腰準備去撿。花七反手抓住他,大吼道:“你特媽不準撿!”

矮子是個不會看狀況的直男癌,立刻道:“丫的七爺你別這麼大聲,雪崩了咱們都得陪葬!”

我一把把矮子拖過來,花七正發飆,看他打羽毛球時的那精準度,煩起來撿起匕首隨便一丟就能扎死我。我剛活過來,還不想那麼快死。

況且,白復說的方法,往往就是最後的選擇,反對也沒用。

就在我愣神的幾秒鐘,白複本來沒動。突然地,他哎了一句,緊接着,就是一霎,我幾乎沒有看清楚白復手上的動作,就見他已經轉身,手指之間夾着一張符咒,符咒變了,是張黑色的紙,他的手一抖,符咒燃燒起來。他直接貼在了花七手上,花七被燙得條件反射地縮手。

白復不跟花七硬碰,他身子一低,貓腰就從他臂下穿過。

輕鬆撿起匕首,回身之間,已經鮮血四濺。花七衝過去搶他的匕首,爭奪中,白復的手背,又多劃了一道。花七這才停了下來。

矮子和正雄看愣了,手指掉落在地上,滾到腳邊。矮子縮了縮脖子,小聲嘟囔:“小樑啊,這六門裏頭,就咱倆是正常人,咱們以後得抱團取暖!”

我看了就覺得疼,白復卻只是挑了挑眉,然後撿起手指,走到僵硬在原地的花七身邊,道:“我早就教過你,凡事只能看利弊。”

花七低着頭,不再說話。 你與時光皆情長 接着白復把手指斷處往冰上一按。溫度太低,血液馬上就凝固了。

我被凍麻過,知道這樣最能減緩疼痛。

矮子被招呼過去進行縫針作業,一邊縫,白復一邊道:“這座封鬼殿,是花家經歷過幾代人的努力,花費最大的手筆建成的。它犧牲了很多人。”

“那個,打斷一下,我有一個問題。” 婚後試愛 我看了花七一眼,繼續道:“花家的事,你爲什麼這麼清楚?”

白復看也沒看我:“關你什麼事?”

我被這話噎成啞巴,轉頭看了看花七陰着一張臉,感覺不能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我看到花七嘴巴動了動,想說什麼,又憋了回去,他啐了一口,走過去,對白復伸出手,“給我,我來!”

白復細長的眼睛眯了眯,然後把手指遞給了他。

花七用一根細長的雕刻刀,那是他隨身攜帶的,可以收縮到差不多一個指甲刀的長度,過安檢很方便。

現在他把雕刻刀伸長到了原來的幾倍,將近一米。

手指像穿羊肉串一樣,被串在了雕刻刀的頂部。

手指被豎直深入冰層中,指腹部份緊貼有紋路的凹槽。慢慢向下探去。

像是一把極長的鑰匙。就在雕刻刀幾乎全部沒入冰層時,我聽見嘎達一聲,機關響動。

冰層並沒開裂,或者移動出一條隧道。

我們都有些緊張,白復臉色也不好,斷了手指還開不開門兒,也是悲劇。

湊過去看,又不敢貼得太近,花家機關都帶有坑孩子屬性,防不勝防。

“這玩意兒會不會是壞了?還是白大哥您的指紋不對?”矮子心急道。

“等等…”我喃喃,“看這裏!”

我指着冰面裏凍結的那朵花,只見它本來是綻放的狀態,慢慢地,纖細的花瓣尖端,開始滲出一些紅色透明的液體。

液體積蓄越多,我發覺,冰開始從內部融化。

大概過了兩分鐘,整個冰層從內部被花朵的汁液融成了一個冰疙瘩,在低溫環境下,發出絲絲蒸汽。

最後,只剩下花的那一圈冰,猛地一下,砰一聲,嚇得我一個激靈,冰疙瘩碎成了渣渣。

冰層原來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洞。

矮子問正雄要來手電,因爲聽不懂我們說話,矮子就趁機把所有的重物都讓他揹着,他的意思是,出不了腦力,總得出點體力。

手電一照,我就看見,在洞下兩米不到的位置上,出現了屋頂。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