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等一下。」

聽到這無比熟悉的聲音,秦浩天皺了皺眉頭,禁不住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去。果然,叫住秦浩天的正是他最好的朋友,葉武城。只是此時葉武城看著他的目光充滿了敵意。

秦浩天看著葉武城那有些不善的目光,聳了聳肩膀,苦笑著說道:「呵呵,兄弟,我們似乎沒有過節。」

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葉武城有些不滿的對他問道:「為什麼,你要讓我?」

秦浩天撓了撓頭,對著葉武城訕訕的說道:「我沒有讓你啊!我不是讓南宮影說了,我只是因為拉肚子才不去的?」

「拉肚子?哼,這個答案只能拿來去偏偏一些三歲小孩。我們再比劃一次,這一次,如果我輸了,這個名額仍然是你的。」葉武城冷然的對著秦浩天說。

「呵呵,不用了,學院已有第六個名額了,所以不論如何,我們兩人都能入選。」秦浩天說完和南宮影轉身而去。

「第六個名額?」葉武城喃喃的道。他的臉色有些的古怪。

這一天,正是蒼龍學院參加整個玄武大陸學院賽小組啟程的日子。

燕飛凌、雷霸,藍可欣、葉武城,就連許久未見的夢依然都回來了。

「呵呵,都來了?我們可是好久沒見了。只是可惜月靈那個小妮子回族裡了。」燕飛凌在這個小組中倒是蠻活躍的。

「哎,只是可惜物是人非。當初一起參加東大陸學院賽的,只剩下我們三個了。」雷霸的神色有些黯然。

秦浩天一直就是五人當中的靈魂人物。現在秦浩天不在了,雷霸總是覺的似乎是少了什麼一般。

「我說你這個人能不能別這麼掃興?」燕飛凌有些無奈的看著雷霸。

「都到齊了,副院長怎麼沒來,不是讓我們在他辦公室聚合的么?」燕飛凌看著五人都到齊了,有些的迷惑。

「不……還有第六個……」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夢依然突然說道。

女配她成了大佬 「第六人?」現場的幾人都有些的迷惑了起來。

就連葉武城如果不是起先聽了秦浩天說過,恐怕也不會相信。 兩天的風塵僕僕,連眼都沒有閉一下,一直在跟時間賽跑,讓她看起來有些憔悴。

「怎麼不先睡一覺?」陳青雲看到顧沉魚的模樣,還真是有些心疼。

「這才兩天,變化居然這麼大。看來我帶回來的人有些多餘了。」顧沉魚說道。

陳青雲笑著說道:「當然不是了。我們總不能聽信亞姆察的片面之詞,有了自己人,終歸多了一份保障。人在什麼地方了?」

「就在接待室,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正在填肚子。走吧!我帶你過去。不過我可事先給你提個醒,看到她可不要話,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她請來的。」

「好的,放心吧!我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三頭六臂的角色?」陳青雲笑著說道。

既然顧沉魚都說了請來很費勁,而且現在也是心翼翼的模樣。可見請來這個人一定費了好大的功夫。不然以顧沉魚的xìng格是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跟隨著顧沉魚來到了接待室的門前,顧沉魚再次警告道:「記住我剛剛說什麼了嗎?」

陳青雲點頭,說道:「我像是記xìng不好的人嗎?」

修真大工業時代 「那就好。我擔心你驚訝得忘記了。因為我當初就是犯了這個錯誤,差點沒有把她請來。」顧沉魚說道。

被顧沉魚這麼一說,陳青雲想看看這個蠱術高手到底是什麼模樣了。

推開了房門,陳青雲走了進去。當看到沙上坐著的人時,立刻就傻了,無語的指著沙上的人問道:「不會吧?」

沙上坐著一個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女孩,手中正拿著一個整的燒jī在猛啃,衣襟上都弄得都是幼稚。

皮膚很嫩,有著跟冉甜甜一樣的彎月牙眼睛,十分的好看。粉嫩的臉頰,水靈靈的勾引人上前捏一把。這就是蠱術高手,恐怕說給任何一個人聽都不相信吧?

「魚,你沒跟我開玩笑吧?從哪裡弄來一個幼兒園的朋友啊!」如果不是對方穿著苗族的民族服飾,陳青雲真不敢相信這孩是顧沉魚千里迢迢領回來幫忙的。

「喂,子,這麼指著老人家可是沒有禮貌的行為。看到奶奶,還不過來下跪請安?」女孩一邊啃著燒jī一邊說道。

陳青雲滿腦袋黑線,這女孩夠牛的啊!上來就讓人叫奶奶。

「怎麼地,我讓你叫你還不高興啊!在我們寨子裡面有多少人想叫我,我還不樂意呢?」女孩狠狠的用眼神挖了陳青雲一眼,讓後者十分的無語。

顧沉魚倒是沒有覺得什麼,笑著走上前,抽出了一張面巾紙來到女孩近前幫著對方擦了擦嘴角,微笑著說道:「婆婆,別跟這孩子一般見識。您也知道您的容貌實在容易讓人誤會。」

「還是你這丫頭懂事。要是不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沖著這子的態度,我轉身就走了。」女孩繼續啃著燒jī,似乎對這玩意很中意。

「謝謝婆婆了。等您一會吃完了,就幫他瞧瞧。事情辦完了,我帶您在中海轉一轉,多吃些美味,也不枉來這一趟。」顧沉魚笑呵呵的說道。

「好。等我吃完就去。一天沒吃東西了,實在是太餓了。」女孩繼續吃著東西。

最後的尾音 顧沉魚什麼時候對人如此陪著笑臉,可真是讓陳青雲大感意外。居然還自願叫對方婆婆。對顧沉魚使了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

「婆婆,你先吃,我替你教訓那子一頓,讓他也懂得點規矩。」顧沉魚說道。

「你的嘴最甜了。去跟你情郎說說話吧,也好多天沒見了。」女孩頭也不抬的說道。

女孩說話的語氣沉穩大氣,還真不像是七八歲孩子說出的話。顧沉魚點了點頭起身拉著陳青雲走出了房間。

「喂,不是都提醒過你了,怎麼見到蠱王還傻了吧唧的?這要是把她氣走了怎麼辦?」顧沉魚埋怨道。

「姐姐,你也總該給我個心理準備啊!誰會想到蠱王是這麼一個女孩,而且脾氣還是這麼古怪的。你確定沒有請錯人?」陳青雲問道。

「當然沒有,你還不相信我的辦事能力?我算是領會到了什麼叫做人不可貌相啊!別看她外表只有七八歲的模樣,實際上已經是123歲的老人了。」顧沉魚的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神情。永葆青,哪個女人會不嚮往?就算是不善於打扮的顧沉魚也避免不了。

陳青雲長大了嘴巴,驚訝道:「不會吧!」他倒是挺說過一些深山居住的人因為懂得點養生之道,可以獲得歲數大一些,容貌方面也會顯得異常的年輕。但是蠱王的外表徹底顛覆了他的觀念。

「那還有假,當初我也不相信。可是看到苗寨裡面那些七老八十的人都叫她婆婆,我才不得不相信。」顧沉魚說道。

「雖說是這樣,但我可從來沒有見到你對一個人的語氣這麼好。感覺有些怪怪的,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什麼事情?」陳青雲詢問道。

顧沉魚立刻搖頭道:「沒有啊!怎麼會呢?現在是為了救你老婆,我費了這麼大勁把蠱王給請了回來,你居然還疑神疑鬼的,真是不識好人心啊!」

「呵呵,我就,不要生氣嘛!」陳青雲眼珠轉了轉,現在可以非常肯定顧沉魚隱瞞了什麼,他實在是太了解對方了。如果說錯了,對方一般時候立刻就怒了,可是現在卻狡辯,這就證明的確有鬼。

不管怎麼樣,顧沉魚不會害水晶這點是肯定的。既然對方不願意說,陳青雲也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蠱王還在拚命的消滅燒jī,兩人也不急於一時,就站在門口等待。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蠱王開門走了出來,一直粉嫩的手還拍了拍肚子,滿足的說道:「吃飽了,可以幹活了。走吧!帶我降頭術的人吧!」

陳青雲開著車載著兩人趕往醫院。在車上,顧沉魚一改常態,在車上指指點點一路充當導遊的角色為蠱王講解這講解那的,十分的熱心。

這妞難道轉xìng了嗎?真是太奇怪了,陳青雲心中悶悶的想道。

不知不覺來到了醫院,三人走進了水晶的病房。翟靈薇正在為水晶用溫水擦臉,看到陳青雲帶著人來了,說了一下水晶今天的情況后就走出了房間。

「婆婆,您趕緊給!」顧沉魚說道。

蠱王點了點頭,走上前按住了水晶的手腕片刻,嘴中說道:「恩,沒有中毒。也就的不是葯將。」

隨後又拿出一個類似口哨的東西放入嘴中,吹出了一串稀奇古怪的樂曲。樂曲結束后,水晶沒有任何反應。

「也沒有中蟲降。看來是中了最難解的靈將。」

現在陳青雲才算徹底的折服了。正所謂隔行如隔山,人家高手一到場,立刻就分辨出了水晶中了什麼降頭。

「婆婆,那有沒有破解的方法?」陳青雲這次學乖了,主動叫婆婆。

蠱王白了陳青雲一眼,說道:「廢話。我可是蠱王,又我解不開的蠱術嗎?不然你請我來做什麼?靈降雖然看起來邪門,不過只要找對方法了,其實也很好解開。這個女孩昏迷不醒,應該只是暫時的。對方的降頭還沒有完成,一旦完成了,她應該會清醒過來。不過到那個時候,就得完全聽從人家指揮了。這是一種精神上共鳴的降頭。只要出去了源頭,降頭自然就破解了。」

陳青雲在心中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高手。雖然從字面上有些字眼與亞姆察所說的不同,但意思絕對是一樣的。雖然被噎了一下,心裡還是挺開心,看來水晶早日醒來不是什麼難事了。

「既然你已經抓到了下降頭的人,直接殺了了事。」蠱王說道。

陳青雲吃驚道:「您怎麼知道我抓到人了?」

「我聞到了你身上特殊的味道。這說明在看到我之前,你短時間內接觸過懂得下降頭的人。在你們的地盤,那麼肯定就是被你抓到了。不然就是你也懂得下降頭。可你顯然不會,這麼點事情想我活了這麼多年還看不透嗎?」

「婆婆,你太牛逼了!」陳青雲豎起大拇指。

「牛逼是什麼意思?」蠱王對這個詞不明白。

「…………」陳青雲啞口無言,這個婆婆看來也不是萬能的嘛!

顧沉魚白了陳青雲一眼,只得幫忙解釋道:「婆婆,就是很厲害的意思。」

蠱王點點頭,說道:「原來如此。原來你們夸人還有這樣的方式。你子長得很像牛逼,你的功夫也一定很牛逼吧?」

陳青雲吐血,差點當場膜拜。老人家,現學現賣沒有這麼乾的。

「過獎了。婆婆,我抓到的人告訴我。破解這個降頭還需要百年的紫色靈芝,這個是真是假?」

「應該是真的。靈芝有補充人精氣的作用。沒有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降頭術居然先進了不少。帶我去見見這個人。」蠱王說道。

再次回到了龍衛總部,炎黃的頂級蠱王見到了泰國最厲害的降頭師,將會是怎樣一副場面,陳青雲有些期待。

看看炎黃,多牛逼,一個孩就已經這麼厲害了,你們有什麼可比的。陳青雲心中想著亞姆察見到蠱王時的模樣。

然而真的見到了,卻生了更加邪門的事情。 亞姆察看到了蠱王,眼睛瞪得老大,臉上都是驚恐的表情,嘴中嘰里咕嚕說的不知道是什麼?最後,還居然跪倒在蠱王的面前,一個勁的磕頭,腦袋很快就流出血來。

蠱王的表情很平靜,面對亞姆察的大禮也沒有任何反應,任憑對方一個勁的磕頭。

「什麼情況?」陳青雲問道。

在門口的風也是一臉的奇怪,剛剛還在奇怪陳青雲怎麼帶過來一個孩。現在就更加奇怪了,亞姆察居然給女孩磕頭,而且嘴中還一個勁的喊『師傅』。

陳青雲得知了消息也是震驚不已,沒有想到炎黃的蠱王竟然是泰國降頭王的師傅,這也太搞了。如果被媒體看到這副場面,一定很有趣吧!

「我真是沒有想到,下降頭的人居然是你。看來這些年你的成就不,靈降居然都被你研究成功了。」蠱王很平淡的說道。

亞姆察額頭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跪在地上不敢起來,膽怯道:「師傅,多年不見,您的容貌一點都沒有變,您的身體還好吧?我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師傅教導的功勞,徒弟不敢忘記。」

蠱王嘆了口氣,不知道現在用什麼語言來描述現在的心情。看到徒弟有所成就,這恐怕是每個師傅都想看到的場面,可是對方偏偏用所學到的能耐去做壞事,這又是讓人心寒的地方。

「難為你有這個孝心,還惦記著為師的身體。不過,你好像忘記了當初答應過我什麼?」蠱王說道。

亞姆察趕緊說道:「師傅,都是徒兒的錯。當初輕信了別人的讒言,誤以為他們是壞人,這才跟著朱利來到了炎黃。請師傅饒恕我這一回吧!」

「你明明記得卻怎麼又干這種糊塗事。我雖然在偏遠地區,但也能了解到當今的情況。你身處大城市,又怎麼不會知道他們是好人。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打算繼續欺瞞我嗎?」蠱王的語氣中帶了一絲怒火。

亞姆察再次磕頭起來,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師傅,徒兒知錯了。一時貪財忘義,干出了這種事情。請師傅寬恕,以後再也不敢了。」

「當初我傳授你蠱術的時候,你曾經下過毒誓。如果幹出了喪天害理的事情,就會遭受到最殘酷的懲罰,你應該沒有忘記吧?」

亞姆察身子一顫,蠱王的懲罰是那麼容易接下來的嗎?哪怕他是泰國最厲害的降頭師,可在蠱王的面前,他就是一個孩子。跟對方是沒法比的。一想到蠱王要收拾他,驚嚇的磕頭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

高人就是高人啊!說幾句話就把對方嚇得屁滾niao流的。

蠱王抬起右手,打了個響指,亞姆察跪在地上一個勁的求饒。

然而,蠱王並沒有下手,站在陳青雲身邊的顧沉魚走上前,從兜中掏出了一根gg糖,去除了糖紙后交到了蠱王的手上。接過了糖紙,蠱王將gg糖放進了嘴中。

「你是個男人,做錯了事終歸是要受到懲罰的。這個世界上講究因果循環,自尋死路不可救了。」蠱王搖了搖頭,轉身走出了房間,臨出門之際,對陳青雲說道:「子,交給你了。」

顧沉魚也跟著蠱王走出了房間,房間裡面就剩下三個男人了。

「看來這次蠱王要欠我一個人情了。」陳青雲淡笑道。

「嘿嘿,那我來吧!你再欠我一個人情。」風掰了掰手指頭,出嘎嘣嘎嘣的聲音。

亞姆察神情立刻緊張起來,從了起來,一個勁的往後腿,說道:「你們不能傷害我。我一旦有點什麼事,就沒有人可以救那個女人了。」

「是嗎?難道你的師傅也不可能嗎?你臨死還可以幫我老大買個人情,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留著你這種壞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會害更多的人。哥們,你安息吧!」風的眼神中殺機猛增。

處理好亞姆察的事情,陳青雲來到蠱王。

蠱王似乎對這裡的食物很滿意,特別是零食。坐在房間的沙上,面前擺放了一對食品。顧沉魚自然笑呵呵的陪坐在身邊,看來這些零食都是她賄賂蠱王用的道具了。

「婆婆,都搞定了。」陳青雲一進來就報喜道。

「搞定什麼了?」蠱王奇怪的問道。

「我幫你清理門戶了啊!婆婆,你可欠了我一個人情。你可得一定幫我把水晶救醒啊!」陳青雲說道。

蠱王一拍腦袋,無語道:「我說子,你腦袋裡面都想什麼呢?你把亞姆察給殺了,誰幫你解除降頭啊!」

陳青雲瞪大了眼睛,難道自己領會錯了對方的意圖,不可能啊!他明明感覺多對方就是想讓他幫忙清理門戶,怎麼現在不認賬了?

「婆婆,你不會是開玩笑吧?殺了他,不也是破除靈降的一種方法嗎?」陳青雲問道。

「你子記xìng倒是不錯。只不過你找得到百年的紫靈芝嗎?如果你不殺他,也許他還能告訴你另外一種方法。」

陳青雲差點吐血,這話怎麼不早點說,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啊!想了想,不對啊!要是有別的方法,剛剛跟蠱王探討的時候,她應該早就說了。

嘿嘿,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一定是蠱王不願意欠別人人情,所以想把事情說得嚴重一些。這樣她救了水晶之後就可以兩清了。畢竟現在他已經知道了解救的方法,雖說困難了點,但並不是無計可施。所以,蠱王到來的作用就大大的降低了。

「我想婆婆一定還有更厲害的招數破解降頭。你可是亞姆察的師傅啊!」陳青雲拍馬屁道。

「那是自然,我是誰?炎黃的蠱王,如果我都救不了水晶,還有誰能救得了。好吧!我把水晶救醒,我們之間的帳就兩清了。」蠱王說道。

陳青雲心道:果然是這樣。這些高人都有些清高,不喜歡欠別人的情。既然是這樣,那就更得讓對方欠下人情了。要知道這個容貌像女孩的蠱王,一身都是寶貝。而且她手中的那些絕活,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學習到了。如果不從對方身上剝削點東西,實在是太不符合陳青雲的風格了。

「走吧,我們去醫院救那女孩。」蠱王說道,她口中的女孩自然就是水晶了。原本她只想來看看泰國的這個降頭師到底是誰。沒有想到這一看不要緊,反倒欠了陳青雲一個人情。

亞姆察一死,那麼解救水晶就是時間的問題了。只要找到了百年的野生紫色靈芝,一切都不是問題。也就不必浪費她的氣力來救了。沒有想到卻是這種結果,欠了陳青雲人情,想不救水晶都不行了。

陳青雲暗喜,就知道蠱王厲害,肯定會有其他的辦法。

來到醫院,蠱王讓顧沉魚把窗帘都拉上了。然後讓兩人守住門口,不讓任何人進來。

摘掉身上一直佩戴的刺繡包,從裡面拿出了一些陳青雲都叫不出名字的器具。將這些東西都擺放在水晶的頭頂,然後口中念念有詞,不過陳青雲一句都聽不懂。

過了一會,蠱王直接咬破了食指,滴出血液在水晶的口中,然後再次念叨起什麼。

時間不大,蠱王的臉色變得不好看,有些白,腳步頓了一下,然後這才站穩。

「好了。她已經沒事了。」蠱王有些虛弱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