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段醫生驚訝的看著江念,問:「他,他喜歡你?」

江念溫柔的笑著:「也許吧!」

燦如驕陽的笑讓段醫生晃了下眼,可還是有些擔心的開口:「這個人不簡單,還很兇?你會喜歡他嗎?」

江念此時開心,說話也都溫柔了幾分,沒有一開始那麼的冰冷,可是此時聽到段醫生的話,表情還是僵硬了一下。

她微微回頭,看了一眼段醫生,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點,說:「段醫生,這是我的私事。」

言外之意,你管的太多了。

「昨個晚上江醫生去哪裡了?我半夜醒來看到江醫生的床上沒人,江醫生能不能解釋一下?」

蘇可的聲音忽然在身後響起,女孩扎著馬尾,看著江念的目光有些憤恨。

先不說程燃的身份如何強大,但是那張臉,就生的極為好看,眉目如畫,清雋淡雅,怎麼也是看不膩的,雖說是當兵的,卻並不像別的兵那樣黑黝黝的,依舊白的讓她作為一個女生都嫉妒。

這麼一副驚為天人的容顏,娛樂圈裡的男人沒幾個可以比得上的。

那天她給程燃包紮的時候,男人卻冷的像塊冰,還出言諷刺她的學識。

是,她就是走後門了那又怎樣!

總比某些人是爬上別人的床才能來的好吧?

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夜不歸宿。

不說她是爬別人的床她都不信!

「你一不是我的上司,二不是我的誰,我憑什麼給你解釋?」

江念覓了她一眼,神色淡然。

蘇可冷哼一聲,說出的話更加的惡毒,「哼,誰還不知道個誰,那你說說你脖子上的掐痕是怎麼來的?莫不是想爬別人的床,沒爬上,然後差點被人掐死吧?」

她這麼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江念的脖子。

確實,那上面的掐痕還是很明顯的。

由此可見,那人掐的是有多重了。

段醫生這時開口了,「江醫生,這,可是真的?」

「你真的爬上了男人的床?」

「太有傷風化了!軍隊是一個有規矩的地方,你這樣做,太侮辱這個神聖的地方了!」

段醫生說的陣陣有詞,彷彿是佔了天大的理一樣。

而且,那痛心的模樣,真是夠做作的!

江念看了他一眼,眼底閃過一抹冷郁的光。

像是瞧不起,像是蔑視。

讓段傑瞬間覺得自己的人格都受到了侮辱。

不就是一個爬上男人的床才能來到軍隊的賤貨嗎?

真是當了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

呵……

有幾個醫生替江念說話。

「不是,那天晚上江醫生她——」在給病人做手術啊!

「她什麼!」段傑瞪了那名女醫生一眼,眼中帶著一絲威脅。

江念雙手還胸,看著他們兩人一唱一和的配合的是極好。

「是嗎?」

「那我請問,段醫生,你給小兵取子彈的那台手術做的怎麼樣?知不知道那晚你的病人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當時你人在哪裡?」

「蘇同學,我聽不少病人反應你的縫合術,最基本的傷口你都縫合不了,亂七八糟的,多少人感染了?」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你們還真的誤人誤己。」

江念輕蔑的看著他們兩人,有些居高臨下的感覺。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

畢竟,當時那台手術卻是有很大的風險,子彈剛卡在了大動脈附近,對手術的精準度要求極高,而段傑根本就沒有把病人的子彈完全取出來,傷口也沒有處理乾淨,病人都是直接送去了重症監護室。

說不上是任由其自生自滅,可是她要是做手術在晚一點,那人就真的命喪黃泉了。

當時和她做手術的,還有其餘幾名醫生,那台手術,幾乎做了一晚上。

「你——」段傑驚訝的看著江念。

他沒想到她會知道這件事。

「段醫生,平時看你挺老實的一個人,怎麼做事如此不靠譜。」

「我們昨晚要是去晚一點,那個人就真的會死。」

「你不說感謝江醫生就算了,竟然還倒打一耙。」

「江醫生可是真真的做了一晚上的手術,眼都沒闔一下。」那幾位和江念搭檔的醫生都在為江念抱不平。

一人一句,段傑頓時覺得臉面全無。

這些年在軍隊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威信彷彿就在這頃刻間化為烏有。

他呆坐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倒是周圍遞到他身上的眼神,刺的他渾身難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心裡此刻更是恨透了江念。

「江念,你說誰連最基本的縫合都不會的!你不過是一個連大學都沒有上過的人,一點文憑都沒有,誰知道你是怎麼來到部隊的?」

「醫術也不知道是不是哄人的!」

「你們都不要被她騙了,她連大學都沒有上過,醫術能有多好!」

蘇可看著江念,神色都有些猙獰,而且底氣十足。

在宿舍里,她可是親耳聽到她自己說的她大學都沒有畢業的。

江念微微挑眉,問:「蘇可,我說的是誰你自己心裡沒數嗎?」

醫術上的事,江念不想和她爭論,因為沒有意義,但這不代表她就真的那麼好拿捏。

「我不是你們學校的老師,我不會給你留情面的,你的醫術是什麼水平,我想在坐的人都很清楚,你自己也清楚。」

「不要鬧到最後,誰的面子都不好看!」

「你不想好好待在部隊,自有人願意頂替你的位置。」

這句話一出,威脅的意味就很明顯了。

「江念,你,你敢!」

她挑眉反問,「我為什麼不敢?」

「我是被特聘過來專門訓練你們的,我難不成連這點權利都沒有了?」

蘇可雙手緊緊的握拳,看著江念的目光充滿了恨意。

可是她不否認,江念真的威脅到了她的軟肋。

她能來到部隊,確實是家裡人託了關係進來的,那人也告誡她不要惹事,好好在部隊里待著。

晚會很快散場,江念直接去了醫療部。

推開門看到程燃,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程燃黑著臉轉身,三步並兩步走到她跟前,直接將人抱在懷裡。

「你還笑?」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好啦,好啦。」她安撫性的揉了揉程燃的頭,板寸的頭,揉起來還挺扎手的。

「還是想要你把頭髮留的稍微長一點。」揉起來舒服嘛。 對於幽影玄狼的固執,夜千羽簡直無力,毫無逃跑的機會有木有?

一時半會兒是出不去了,她清點了一下兩天的戰果。

高階妖獸十幾頭,珍稀藥草一堆,可以說是收穫頗豐,當然,身上捲軸也用掉了二十幾張,技能基本沒學會,畢竟殺完妖獸她得馬上收拾收拾走人,沒空抓住使用技能的感覺站在那練技能,以免血腥味引來其他妖獸。

只有火球術摸到了一點門道,大約是煉過幾次葯的關係,她對火系玄氣的使用要比其他系趁手很多。

因為身上玄石用光了,還沒補充,也不能修鍊,夜千羽就進九重高塔翻起了那些醫書。

好在吃的喝的都有,餓不死渴不死。

她時不時的就會出去看上一眼。

幽影玄狼因為定顏果被偷變得異常暴躁,帶回來食物后,又是撕又是咬的,弄得滿地都是血,視覺效果相當嚇人。

能不暴躁嗎?幽影玄狼一直住在這山洞裡,定顏果是它守護了好幾百年的寶貝,每次定顏果成熟之際,附近不長眼的妖獸都會被定顏果散發的異香吸引過來,盡數被它打敗。

這一次,它正準備大幹一場呢,結果還沒等到成熟,定顏果就被夜千羽給偷了。

夜千羽第二天被困,很快到了第五天,也就是說,這一困就是三天。

生活上倒是沒有多少不便,吃的喝的可以維持上一段時間,還能燒熱水洗澡,就是越等越心焦,幽影玄狼一根筋,死都不肯放開血玉鐲子。

雖然等得心焦,夜千羽是不敢出去的,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幽影玄狼的速度太快了,很可能一個照面就被撕成兩半。

又一次出去看過外面的情況后,夜千羽回來九重高塔陸續翻醫書,卻有些翻不下去。

她進山已經五天了,有點太久了,師父大人大概已經做任務回來了。知道她進山的事後,會不會來找她呢?就算來找她,真的能找到她嗎?畢竟這處山洞太隱蔽了,她是為了采一株藥草才會來到這附近的。

正這般想著,腦海里突然響起白沉的聲音:「你師父來了!」

這叫什麼?說曹操曹操就到?

山洞裡的光線稍微有點昏暗,但是北流殤還是一眼就看見了被幽影玄狼按在爪子底下的血玉鐲子,以及滿地的血跡。

徹骨的寒意一下子將他侵襲。

小野貓……該不會被這頭畜牲給吃了吧?

北流殤閉了閉眸,一雙鳳眸驀地變得猩紅,身上駭人可怕的殺氣猶如實質般傾瀉而出,就連好戰的幽影玄狼都有些汗毛倒豎的感覺。

不過幽影玄狼沒有退縮,而是齜著牙站起來,撲向北流殤,卻被北流殤一拳砸飛出去,重重撞在牆上。

摔落地面后,幽影玄狼掙扎著要爬起來,北流殤拳頭再到。

一拳接著一拳,實力其實很不錯的幽影玄狼竟被北流殤打得毫無還手之地,身上骨頭斷了一根又一根。

夜千羽出去九重高塔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師父大人好兇殘,只不過師父大人的眼睛是怎麼回事?就好像突然發狂病的那夜,血一般的紅。

師父大人該不會以為她死掉瞭然后發狂了吧?

夜千羽反應過來,連忙出去,喊了他一聲:「師父……」 江念在程燃的房間洗澡。

程燃坐在外面,女人的貼身衣物就放在外面,淺藍色的,看的他心血上涌。

他強逼著自己壓下心中的悸動。

這是在部隊,不能禽獸,不能禽獸!

他一把拉過了江念的外罩,將那些衣物蓋住。

眼不見,心為——靜?

靜?

呵呵,不存在的。

耳邊傳來浴室的水流聲,腦中不由的浮現出女人妖嬈的身段。

他躺倒床上,捂住臉,遮住了眼底的那抹似有似無的慾望。

倏然,耳邊的水流聲停了。

半天後,女人裹著浴袍從裡面走了出來。

因為穿的是他的,本就嬌小的身體就顯得更為嬌軟,被水汽氤氳的身體正泛著一層粉意,如星空般璀璨的眸底水蒙蒙的,像是蒙上了一層紗,縹緲似幻。

她正拿著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歪著頭時,優美的脖頸露出來,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啃上一口。

程燃看著,舌尖下意識的劃過唇角。

他從床上站起,走到她跟前,很自然的拿過了她手中的毛巾,替她擦著頭髮。

目光幽幽的落在了她的胸口。

對著自己喜歡的女人,他要是真的還能忍住,那他就不是男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