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8 日 0 Comments

朴世勛搖頭道:「不行,我這次來華夏就是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橫掃你們華夏棋壇,另外一個目的是要宣傳,圍棋是我們國家發明的。」

「你要讓我從台上下來也可以,你們親口承認,圍棋是我們國家發明的!」

洪文傑也是被氣得不輕,但礙於身份不能發作。

現場上千名觀眾,罵聲更加激烈,甚至有人想要衝破朴世勛的保鏢防線,上去毆打朴世勛。

朴世勛望著憤怒的人們,居高臨下的傲然道:「無能狂怒,如果圍棋是你們發明的,為什麼你們會下不過我?」

「誰有本事的話,就上台來跟我對弈呀!」

「不過如果輸了的話,要當眾承認圍棋是我們大韓發明的!」

「誰敢上來?」

朴世勛看似狂妄,但實則陰險。

如果現場有人被他激怒,上台跟他博弈,最後輸給他的話,那就要履行賭約承認圍棋是大韓發明的。

那時候,恐怕全世界的新聞報紙,都會爭先報道。

彼時,大韓就會更加瘋狂的叫囂,說圍棋是他們發明的了。

「跳樑小丑,我來跟你下一局!」

一個響亮有力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現場所有人都忍不住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發現說話的是一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的男子,正是陳寧。

大家都驚訝的望著陳寧,將信將疑的說:「小子,你要跟這棒子對弈,你行不行呀?」

確實,就連中海市第一圍棋高手朱立峰都敗給了朴世勛。

大家難免擔心陳寧實力不濟。

陳寧自己輸了是小事,但是被迫說圍棋是大韓發明的,造成不好的影響,那就是大事了。

就連宋娉婷也驚訝的望著陳寧,小聲的問:「陳寧,你會下圍棋?」

陳寧微微一笑:「略懂,不過要贏這跳樑小丑,舉手之勞。」

千千 宋家人目瞪口呆。

他們可不會認為夏少爺的這句話是真的在怪罪楚塵,只有將楚塵當成是自己人,才會用這般碎碎念的語氣說這樣的話。

蘇月嫻很快反應過來,拱起了笑容,「夏少爺大駕光臨,快請進。」

看著夏北走進去的背影,宋家人也都紛紛回過神來,急忙往裡面走去。

「三小姐,葉少爺來了。」一棟別墅外,一名宋家的保鏢急匆匆地趕來,他在夏北沒下車之前,就轉身走來。

宋顏眉頭輕擰。

葉少皇,竟然來了?

這出乎她的意料。

半會,宋顏坐下,安靜看書。

她已經明確表態,葉少皇,與她無關。

楚塵的房間門打開。

宋顏看了一眼,這傢伙已經將自己關在房間里整整一個上午了,看樣子也不像是收拾行李。

「老婆。」楚塵覺得自己越叫越順口了,含笑走了過來,他的手中赫然拿著一個香囊,「送給你的。」

宋顏怔住,接過了香囊,「手工倒是挺精緻,楚塵,你以前該不會是天天干針線活吧。」宋顏抬頭看著楚塵,不得不承認,這張臉適合吃軟飯。

「香囊裡面有我親手給你製作的護身符。」楚塵微笑,如果說練習九玄門的千針纏絲絕技是針線活的話,楚塵下山之前,還確實是每天都練習。「你戴在身上,任何鬼魅魍魎,都近不了你的身。」

宋顏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隨即揚了一下身上的玉佩,「這塊玉佩是張道長為宋家每一個人都求的護身符,你的護身符比張道長的還要厲害嗎?」

楚塵看了一眼,有些不屑,「這是我六歲時候的水平。」

宋顏忍不住,再翻白眼。

不過,宋顏還是將楚塵的香囊收起來,「葉少皇來了,你暫時躲一下,今晚小秋會送你走……」宋顏頓了一下,看著楚塵,道,「男人還是要以事業為重。」

楚塵汗顏,連連點頭。

「我們去湖邊散散步吧。」楚塵主動開口,「不然的話,等會又有人催你過去了。」

宋顏遲疑了下,站起來。

至少,眼前這位,今天還是她名義上的丈夫。

宋顏對楚塵並不討厭。

而葉少皇,宋顏昨晚已經見過他那猶如野獸般的眼神了。

既然宋家惹不起葉少皇,那麼,敬而遠之。

兩人走出去,並沒有前往代表著家主身份的中心別墅,而是沿著宋湖散步。

「楚塵,你家在哪裡?」宋顏突然好奇問。

楚塵停下腳步,神色流露出思念,「我家在京城,是華夏第一家族楚家的少爺,從小……哎,老婆,你怎麼走了。」

楚塵追上了幾步。

宋顏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究竟翻了多少次白眼。

突然覺得楚塵保持著傻子的狀態也不錯,至少不會這麼吹牛。

連華夏第一家族都說出來了。

宋顏也從沒聽過,京城的豪門世家中,有楚家。

兩人沿著湖泊一路走,時不時地說著幾句話。

雖是朝夕相處了五年,可這五年,楚塵都是以傻子的形象出現在宋顏的面前,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共同的話題。

「三小姐。」身後傳來了祥嫂的聲音,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終於找到你們了。」

「他們又派人來催了吧。」楚塵道,「讓他們回去告訴葉少皇,別打擾我們夫妻散步了。」

「不是。」祥嫂搖頭,「來拜訪的人,不是葉少皇,是夏家少爺。」

楚塵兩人相視了一眼。

很快,兩人並肩走近了別墅大廳。

宋家的人都在,連宋斜陽也外出回來了,從宋斜陽的面容神色看的出來,這一趟出去,顯然沒有什麼收穫。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楚塵的身上,神色複雜,帶著難以置信。

夏家少爺從一進門開始,已經提過好幾次楚塵的名字。

如果不是老爺子親自過來,接待夏少爺,夏少爺都想直接去找楚塵了。

「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巴結上了夏少爺。」宋芸看著楚塵,嘀咕了起來,「難不成是夏少爺平時沒見過傻子,覺得這傻子挺有趣?」

宋芸滿腹怨氣。

她的丈夫本家林氏,主要經營的就是製藥生意。

本該是眼下宋家人中,最有資格和夏少爺商談的人選,可夏少爺,偏偏選中了傻子上門女婿,楚塵。

「你跟我來。」宋斜陽帶著楚塵走了出去。

宋顏神色疑惑。

蘇月嫻道,「夏少爺和你爺爺去了書房,不過,夏少爺特地叮囑,楚塵來了,就帶他過去。」

宋顏瞠目結舌。

難怪剛進來的時候,宋家人看著楚塵的眼神,在不屑中,帶著羨慕了。

這份待遇,宋家沒有第二個人能享有。

書房前。

宋斜陽見宋長青站在書房外,不由得怔住。

宋長青面容含笑,心情似乎不錯,「小北說,他寫字的時候習慣一個人安靜,你們稍等片刻。」

這時,書房裡面,立即傳出了夏北的聲音,「是楚塵來了嗎?讓楚塵進來給我磨墨。」

宋長青看了一眼楚塵。

這個宋家的上門女婿,他也就在楚塵和宋顏結婚當天見過,之後,楚塵從來沒有進入過宋長青的視線範圍內。

書房大門打開。

楚塵邁步走進去,抬頭看去,見夏北正坐在椅子上,垂頭喪氣,手中拿著一支毛筆。

「夏少爺還挺有雅興。」楚塵微笑著走上前,「竟然來宋家寫字。」

「少廢話,趕緊來幫我想想辦法。」夏北揉了下自己的太陽穴,愁眉苦臉。

「想什麼辦法?」楚塵疑問。

夏北的神色有些尷尬,壓低著聲音,「剛才在大廳跟宋老爺子聊天,他問我平時有什麼興趣愛好,我就說,我喜歡看看書,寫寫字,陶冶情操,結果,老爺子說想看看我的丹青功力,還說五天後是什麼金灘城的開業盛典,有個面向全城的集青活動,讓我,寫個青。」

楚塵更加不明白了,迷糊地看著夏北,「那你寫不就行了嗎?」

夏北哭了,「可我……他媽的只是在吹牛逼啊。」

楚塵,「……」

夏北再解釋了一遍后,楚塵總算明白了。

簡單概況,這傢伙在老爺子面前裝逼,結果現在騎虎難下。

「別說寫青,這玩意……我基本上都沒碰過。」夏北揮了一下手中的毛筆,隨即看著楚塵,愁眉不展,「你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先過了這關再說,要不,我假裝中暑昏迷?」

楚塵見夏北似乎馬上就想昏倒,搖搖頭,輕鬆道,「不就是寫個青,你來給我磨墨。」 一覺醒來,打開窗帘,陽光照進屋子,秋歌心中感嘆:青島你好。

秋歌捏捏雷大鵬的臉,雷大鵬才醒過來。不知道是真的吃生蚝的作用,還是換個新鮮的地方,昨夜的雷大鵬剛猛如虎,秋歌幾次求饒才作罷。

酒店有免費的早餐,兩人到三樓餐廳,餐廳佈置得豪華乾淨,頂部是紅木裝飾,餐桌上鋪着雪白的餐布,雷大鵬幫秋歌選了幾樣清淡的小菜:菠菜拌毛蚶、銀魚煎蛋、炒花蛤、紅油青筍、鹽水蝦、醉泥螺、生腌小螃蟹,主食是炒米飯、小饅頭、煎蛋。

秋歌盛了半碗南瓜粥,拿了兩個紅土豆,夾了一點兒蚝油生菜,看着擺滿一桌子的菜,秋歌笑道:「一看我們就是東北來的,能吃這麼多東西,東北人在外省人眼裏叫東北虎,就是能吃的意思。」

雷大鵬見多識廣,笑着說道:「這些帶殼的東西不抗吃,就是吃味道,我們生活在北方的人,有時候還吃不慣這裏的東西,你先適應一下,要是沒問題,晚上我帶你去雲霄路,那裏有好吃的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