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有個青年大聲喝道,手中拿出一杆長槍,直指古羲,凌厲之氣沖天而起。

“有點意思。”

古羲冷笑一聲,將呆愣中的朱巧推開,大戟一揮,向着三人衝了過去。

“不知死活!”

長槍青年譏笑一聲,速度更快的衝向古羲,槍身一抖,宛如毒蛟出洞,襲殺古羲頭顱。

“這麼想死就送你一程吧!”

古羲臉色不變,大戟橫掃,將長槍劈開,同時手臂一震,大戟對着步步後退的長槍青年砸了過去。

“該死!”

長槍青年臉色大變,這大戟給他的感覺像是一座山一樣,迫人的氣息讓他感覺到窒息,當下衍力從丹田瘋狂的涌出,舉起長槍迎擊大戟。

“擋的住嗎?”

古羲身體一陣,手臂膨脹一圈,大戟一迅猛無匹速度落了下去。

鏘!

長槍崩碎,化爲鐵錠掉落在地,在青年驚恐的眼神中,大戟餘威不減的繼續向下壓來。

嘭!

血霧瀰漫,青年身體寸寸崩碎隨後炸成一團血霧。

“怎麼可能!”

這一切都不過須彌之間,另外兩個青年還沒有反映過來,長槍青年就已經死了,這讓他們驚恐了,與秒殺沒有任何區別!

“該你們了!”

古羲冷笑一聲,施展瞬字訣展開,揮舞大戟將兩人籠罩在內…… 震天梭內,朱巧臉色發白的看着古羲,除了震驚還是震驚,短短瞬息時間,圍殺他的三個人就被古羲以狂暴姿態擊殺,這超出了她的預想。

“我長的有那麼好看嗎?要看到什麼時候?”

古羲靠在椅子上,喝着小酒,眼神戲虐的看着朱巧。

“沒,不是,我……”

在古羲的調侃之下,朱巧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之前那副傲態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怕什麼,又不會吃了你……什麼人!”

突然古羲厲聲喝道,眼神精光爆閃,在剛纔,感受到一股強勁的氣勢透進震天梭。

“你就呆在這裏,我出去……”

古羲話還沒有說完,震天梭一顫,緊接着眼前就多了十幾個人影,站在正前方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渾身氣息冰冷異常,整個震天梭溫度驟降,像是寒冬臘月,冷到了骨髓裏面。

在大漢的身後站着的十幾個人臉色比大漢還要冷,都能夠刮下一層寒霜來,均是一個表情。

“你們是什麼人?”

古羲頭上冷汗淋漓,十多個人突然出現震天梭裏面,這讓他有種恍惚,是不是今天被鬼摸了頭。

領頭大漢默不作聲,看了看古羲,又看了看身後的朱巧,臉色寒光更甚,手指一點,朱巧就已經昏了過去。

“小子,倒是很會享福,竟然在這裏泡妞!”

大漢拳頭緊握,冰冷的氣息瞬間爆體而出。

一霎那,古羲有種掉入紫寧淵的感覺,死亡氣息濃烈無比。“你……你究竟是誰……”

“哼!我是誰對你來說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做了一件錯事,給我帶走!”

大漢冷哼一聲,緊接着拳頭一握,古羲就失去了知覺昏了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古羲幽幽醒來,身子僵硬無比,像是冰凍了一般,腦子更是渾渾噩噩,閉上眼睛,緊接着豁然睜開雙眼,想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看,竟然發現自己被懸掛起來了。

“小子,醒過來了。”

一聲冷寒的聲音穿了過來,古羲一看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大廳之中,在大廳的兩邊還站着兩排跟雕像一樣,毫無表情的人,而正中間的龍頭大椅上面坐着的赫然是將他弄昏的大漢。

“說吧,抓我來做什麼。”

古羲冷靜了下來,這大漢不是他這個層次可以撼動的,又沒有殺他,自然是有話與他說。

“心性倒是不錯,可惜就是太花心了,來,切了他。”

大漢揮了揮手,一個雕像一般的男子走了出來,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唰的一聲將古羲的褲子退了下來。

“我草!切了我,總的給我一個理由吧!”

古羲瞳孔一縮,掙扎起來,可惜難以擺脫鐵鏈的舒服,頓時急的滿頭大漢。

“先停一下。”

大漢將那男子揮退,走上前來臉上冷笑一片:“理由?哼!你就老實的給我說,你有沒有做過虧心事情!”

“虧心事?”

古羲一愣腦子急速轉動,在想着得罪過什麼人,想來想去得罪過最牛的就是鬼小蘇了,不過這件事肯定不是鬼小蘇做的。

在想,就只有袁少峯了,當下瞭然,眼中閃過寒光說道:“你是袁少峯派來的?”

啪!

古羲被一巴掌拍翻了幾個跟斗,身體直接被砸在地上。

“哼!就那小子還能夠指揮老子,老子一個手指頭就能夠戳死他!”

古羲雖然被拍的七葷八素,但聽見大漢的話也知道不是袁少峯所爲,不由的再想。

“我好像,好像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吧?”

古羲小聲的嘟嚷了一句,下一刻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個人。

“楊月珊,恐怕這人就是楊月珊的父親了,也不知道她和她父親囉嗦了什麼,把我抓了過來。”

古羲越想,越有可能,不然的話,哪裏會有抓到人切雞雞的。

“楊主任,我和你女兒楊月珊根本就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這一切都是誤會。”

古羲甩了甩頭,清醒了一下說道。

“楊主任?楊月珊?草!你小子和跟楊月珊有關係!”大漢一愣,旋即一巴掌再次將古羲拍翻,指着古羲怒罵。

щшш✿ ttκǎ n✿ C O

古羲臉色一僵,知道誤會了,在一想,心中一突,小心翼翼的問道:“敢問這裏是?”

“殺手聯盟!”

“完了!完了……”

古羲已經知道是誰了,也只有皇甫蘭這狠心的婆娘會切他雞雞了。

看到古羲失魂落魄的模樣,大漢冷笑道:“小子,這次知道招惹誰了吧,哼哼!說吧,這件事情怎麼解決。”

“你是誰?”古羲雖然問,但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皇甫重!”

嘶!

古羲倒吸一口涼氣,此刻好像死過去,皇甫重是誰?

那可是殺手聯盟的的扛把子,絕對是東部勢力頂尖的那一層,一手暗殺神術驚天動地,人稱伐天殺神!

“來頭這麼大,完了,完了。”

古羲吞了吞口水,穩了穩心神,道:“殺神大人,當初與您女兒被困,雙休屬於無奈之事,出來後……”

古羲發現自己說不下去了,怎麼說也是把人給睡了,這些都是事實,說什麼都無用。

“怎麼,繼續說啊。”皇甫重戲虐的看着古羲。

“要殺就殺吧,的確是我對不起皇甫蘭。”古羲脖子一伸,旋即又縮了起來,補充道:“三年後再殺!”

“殺你?殺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我女兒清白之身已經被你糟蹋了,你就說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

“解決?”古羲有些茫然的看着皇甫重。

“不知道是吧,沒事,我給你出個注意,我看你天賦不錯,是個潛力股,這樣吧,你就和我女兒成婚吧。”

“成婚!”古羲目瞪口呆的看着皇甫重

“怎麼?你不樂意?”皇甫重虎軀一震,眼睛一瞪,漫天殺氣逼得古羲趴在地上,接着說道:“我知道你女人有那麼兩三個,但我告訴你,你今生只能夠娶我女兒,不然的話,嘿嘿,你就多預定幾幅上好棺木,等着收屍吧。”

古羲嘴角抽搐,父女兩個都這麼喜歡殺,怪不得弄了個殺手聯盟,不過要他放棄秋若水、柳飄飄那也絕對不可能的。

“殺神大人,你要殺人,我阻擋不了,不過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即使你殺了所有人,我也辦不到。”古羲索性一副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的樣子,全部豁出去了。

“小子,真是有種啊,我女兒配不上你?!”皇甫重眼中殺機凜冽。

“我配不上她!”

“配不上她你他孃的睡了她十年!配不上她你他孃的把他肚子弄大了!去,給我把蘭蘭叫出來!”

皇甫蘭一拍龍頭大椅,暴戾氣息肆虐。

妖夫,別纏我 而古羲聽見後,臉色一呆,肚子大了?肚子大了!

不一會兒,皇甫蘭來了,挺着一個大肚子,臉上寒冷,毫無表情,看見被綁住的古羲閃過一道驚訝之色,旋即快步走到皇甫重面前,冷聲說道:“你怎麼把他抓來了,放了他!”

“唉喲,乖女兒,別生氣,別生氣,小心我的小外孫。”

皇甫重急忙將皇甫蘭扶到座位上,自己起身,看了看皇甫蘭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乖女兒,我這不是爲了你好嗎,你都挺着個大肚子,總的給孩子找個父親吧。”

回過身來,對着古羲怒斥道:“小子,看見了吧,你成婚也得成,不成婚也得成,由不得你!”

古羲呆若木雞,心頭一跳一跳,像是要蹦出來,眼睛直盯盯的看着皇甫蘭的大肚子。

“這……這……這……這真的是我的?”

一問出這話,古羲就想一巴掌拍死自己,這不是找抽嘛!

“混賬!”

果然,不僅皇甫重大怒一巴掌將古羲拍翻,就連皇甫蘭也是蹭的一下起身,來到古羲身邊,目光凌厲的看着古羲,一巴掌甩到古羲頭上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