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小開其實本來沒準備多理會這位大美女了,畢竟人家早已名花有主,就這樣悄悄看下養養眼甚至意淫一下是可以的,但奪人所愛,他還是不宵去做的……不過此時,人家美女都打招呼了,他也只得露出笑容,說道:“我專程過來你們!看你們在大明工作、生活的如意不如意!還有什麼需要?”

“哦,太好了!皇帝陛下,您待我們真是太好了,就象是我的情郎一般!”這話把小開給嚇了一跳,可辛迪絲毫沒有發覺她的比喻很不恰當,更象是在調戲小開,小開看她那認真的臉色,只得收下這份善良的調戲,轉過窗戶,隨着辛迪兩口子的熱情招呼進了屋。

屋裏十分的雜亂,辛迪也略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皇帝陛下能來看她們兩口子,那可是無上的榮光,被辛迪“拋棄”在一邊的喬治對小開笑笑,忙着去現磨咖啡豆、煮咖啡以招呼客人,小開進屋後掃了幾眼,原本是想重新感受下辛迪所帶來的異樣感覺,但感覺沒找到,卻被工作臺上幾本筆記吸引了。

密密麻麻的小字和公式寫滿了整本本子,其中大都是一些化學公式,雖然他前世學的是機械,不過畢竟是學過化學的人,但一些簡單化學公式還是能看懂的,加上也想看看這年代化學水平發展到那一步了,不知不覺便翻看了起來。

“親愛的陛下,難道你能看懂這些?”辛迪見到小開盯着她的筆記發呆,美目也不禁微微凝滯,她不相信小開能看懂這麼深奧的化學公式,所以驚訝的問了一句。

小開點點頭,用手指了指正在看的公式,實話實說:“只能看懂一點,這一段似乎和某種藥劑有關!”

“天啊,你還懂藥劑學?難道你也是位藥劑師?”辛迪捂着小嘴,驚愕的看着小開。

“藥劑師?還魔法鍊金呢現代三界之戰最新章節!”小開笑道,“我也只是曉得一點皮毛而已!”其實,小開之所以知道這些化學式與藥劑有關,這還是得益於那個歷史裏他曾經的那個藥劑師的前女友,全是被她給潛移默化了……

“辛迪?你在英國主修的是化學或者說藥劑嗎?”小開隨口問道。

“是的,事實上我的導師纔是一位天才的藥劑師,所以我也懂一些製藥!”

“製藥?你懂得製藥?”辛迪的話還沒說完,小開就已經拽住了她的手。

“陛下,你弄疼我了!”辛迪白了眼小開,撒嬌似的嘟起了小嘴,一雙妙目眼波四射。

“太好了!”小開卻沒看到那道魅力四射的眼波,直接跳了起來,連忙喊道:“快,拿紙筆來。”

小開接過小丫頭遞來的幾張紙和筆,隨手便在紙一刷刷的寫着,看得大美女更是妙目波光盈盈,小開寫罷,交給辛迪道:“你看看,能不能幫我生產出這種藥?”

“藥?”辛迪接過紙後,立即查看起來,不過很快就皺起了眉頭,說道:“似乎少了點什麼!”

“不愧是藥劑師!”小開心裏讚歎,嘴上說道:“是的,具體的我忘記了,只知道他的名字叫阿司匹林,大概的成分和配製過程我已經寫在了上面,不過還缺一些,我記不起來了。”

“阿司匹林?”辛迪很好奇這個名字。

小開點點頭,繼續說道:”這是一種非常好的解熱鎮痛的藥,上次福伯說冬天總是頭疼,我纔想起研究它,可惜我的化學知識太差了,所以希望你能幫助我,這樣就可以緩解福伯的頭疼了!”

辛迪佩服的看着小開,沒想到這皇上還真的是很細心,也還真懂得拉攏人心,他爲了治療自己老管家的頭痛,居然準備研究一種專門的藥劑,光是這點就足以讓她佩服了。

只不過辛迪有點不明白,她也算是爲非常好的化學師了,爲什麼就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呢?而且藥還沒研究出來,居然就先知道了藥效,這是什麼道理?

帶着疑惑,辛迪擡起了頭,還沒等她開口問,就聽到小開說道:“這是我……”

“哦!上帝啊!”辛迪一拍腦袋,代替小開說道:“我知道,我知道,這是你老師說的,對不對?”辛迪眨眨眼睛,調皮的笑道:“親愛的,我真想見見你那位老師!”

“可惜!他已經在幾年前故去了!”小開直接無視辛迪的目光,拉起小丫頭的手把玩着。

“能做出來嗎?”當着辛迪的面,被小開無恥的抓着小手亂摸,小丫頭雖然大方但畢竟丈夫就在跟前,她也給羞得臉紅耳赤,不過想起福伯的頭疼,也非常擔心,畢竟,她們夫妻倆能有今天,這福伯可是引見人,人家可算是對她們有恩,眼看着那種難以忍受的疼痛就要隨着冬季一起來臨,所以她比小開還心急。

“我試試看吧,不過我想還是先去問問我的導師,聽聽他的意見!”看了小開的配方,辛迪點了點頭。

拿到新型藥劑資料的辛迪,立刻向旁邊她導師的實驗室走去,看着那具婉婉翹翹的背影,在夕陽的映照下搖曳生姿,跟在後面的小開同志直吞口水,“我不是色狼,要淡定,要淡定!”小開心下道。

不過心下另一個聲音卻冒了出來:“這蘇格蘭大美女,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個性獨立,對事業還非常狂熱,我小開是羨慕的口水都掉在地上了,嫉妒啊!喬治那個混蛋大鬍子,真他孃的是撿到寶貝了。”

“阿嚏!”喬治送小開出來時不由打了個大噴嚏,嚇得小開心下一驚,自己纔剛剛私下裏惦記一會兒別人媳婦,看來人家丈夫就已經有了預感啊,罪過啊罪過。

本章節是第一六八章 阿斯匹林的曙光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頭一回覺得有點做賊心虛的小開同志離開這些住着西洋人的科學院,一個侍衛過來悄悄用手勢問道:“皇上,去哪兒?”小開想想,用手勢說了個地名,不一會兒,一輛豪華馬車便來到了小開同志的面前,小開上車後,在一衆不知從何處轉來的羽林騎兵的護衛向向城外而去。

北京西山,這是一處遠離城市與村莊的地方,前幾年剛剛被劃爲了軍事禁區,別說是一般百姓、官員,便是低級別的軍官,都無權靠近,小開等人來到位於大山之中的實驗工廠後,只有黑衣衛被允許隨同進入,那些羽林騎兵則留在了山下,一到試驗場,別說跟隨的黑衣衛了,就連小開此時都瞪大了眼睛,只見寬闊的草地上,並排擺放着十多個巨大的白色怪物,望着這些龐然大物豁然出現在眼前,每個人都感覺到一種震撼。

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的年代,飛艇並不是什麼新鮮貨,但這還只是十七世紀啊!如此巨大的燃氣飛艇竟然已經超越時空出現在了人類歷史上。

軍事科學院院長吳鋒、副院長陳平這時也匆匆趕到,一衆人看着停靠在遠處的飛艇,不由感慨萬千,說實話當時皇上下令組建飛艇研究團隊時,特別是陳平還是有些猶豫的,尤其是後來聽說建設氦氣提煉光試驗除了需要耗費天文數字般的經費,而且氦氣提煉在目前的技術條件下甚至面臨許多幾乎難以克服的困難,如果全部使用氦氣,那麼每艘飛艇的價格將高得無法想象!

大家爭論到最後,就連小開都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不得不使用危險的且效率很低的燃氣製作熱氣飛艇,但分離燃氣需要用到電、建燃氣分離廠,還要原油,所以還特意在這裏建設了一所小電廠、一座燃氣工廠,代價不可謂不大。

雖說每種武器造價都會把研製經費平攤進去,而且隨着採購量加大造價也會降低很多,但這飛艇卻並不爲人們所看好,因爲在這個時代,除了海軍上次用過一次滑翔翼之外,對於看得見摸不着的空中,人們顯然還無法認識到它的價值,而在小開同志的心中,其實最想要的東西是飛機,但在這個時代,飛機連理論都還沒有,雖然小開同志心中早有預案,但受到發動機的限制,他也不得不暫時依靠這些大危險的傢伙。

即使最後努力降低了造價,但如果把實驗和建廠經費都算進去,也需要每艘二萬新幣,要不是小開同志最後乾綱獨斷,執拗的一定要搞出飛艇,並自己掏錢作爲研發和建造費用,或許這個計劃早被到處開工處處要錢、缺少資金的唐文紹給砍掉了。

也正是因爲皇上當時的決斷,纔有了今天的這艘長三十三米,直徑十三米的大傢伙誕生,看看光是它那個巨大的身軀,恐怕就會讓見到的人興奮不已了。

不過有一點陳平還是有些疑惑,這種東西真的能如皇上所說,在這次戰爭中起到關鍵作用?就算可以搭載幾百公斤貨物,也最多載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而已,在一場大規模戰役中,幾個人又能幹什麼呢?只怕還不夠別人塞牙縫的吧!難道說要弄個一千架、一萬架?那恐怕還不如多建造幾艘鐵甲艦呢!況且從皇上今天再次特意來這裏查看進度,他明顯是想把飛艇用在今後的戰爭中,這玩意能有什麼用?

小開默眨眨眼睛,沒理會陳平的疑惑,在飛艇實驗室負責人西洋人謝爾泰的帶領下,參觀起了並不算大的實驗工廠深淵魔神TXT下載。

謝爾泰紅光滿面,作爲飛艇實驗室的負責人,他如今最大的願望已經不是上天,而是何時能將這些祕密建造的飛艇投入使用。

工廠裏,幾幅巨大的輕木骨架已經顯現,這些輕木,是大明花大代價從南美一個叫厄瓜多爾的地方採購回來的,是世界上最輕的樹木,據說這輕木每立方米僅重115公斤,一個正常的成年人可以擡起約等於自身體積8倍的輕木甚至更多!作爲穿越者,小開同志自然不願用後世歐洲的軟式艇身,但全硬殼艇身卻又受限於材料,所以才搞了這種半硬式飛艇。

除了輕木骨架外,骨架之間還佈設了大量的縱向和橫向鋼絲拉線,以增強艇身結構強度,等到骨架完成後,就要加上填充的氣囊。

三個獨立氣囊,可以讓飛艇擁有超過七百公斤總浮力,而且獨立氣囊還可以像艦船隔艙那樣,大大減少氣囊被刺穿後危險性,使飛行更加安全。

完成了這些後,骨架就要開始蒙皮,外部蒙皮是用經過特殊處理的防水布做成的,縫合處也必須經過封膠處理,等到全部蒙皮完成後,還必須刷上一層厚厚的樹膠,用於防止遇上積雨雲後遭遇電流引發燃燒。

吊艙也是用木材製作的,方向舵和人力驅動雙葉螺旋槳懸掛於左右兩側,可惜沒有發動機配合,這人力驅動的飛艇還飛不遠。

小開聽着謝爾泰興奮地介紹,心下卻在嘆息,發動機啊,發動機,我何時才能見到你可愛的模樣?

從進度來看,如今走上正軌的飛艇工廠每月可以建造出兩艘飛艇,幾個月後,當這些飛艇配屬到艦隊、要塞等之後,一種新的作戰樣式便誕生了。

小開同志摸着下巴琢磨着要如何使用這些剛剛誕生的飛艇時,遠處的草地中央,一艘出場不久的飛艇開始了測試,在一陣燃氣的呼呼聲後,飛艇的氣囊開始變得飽滿,飛艇漸漸的直立了起來,兩名試飛艇員在小開同志的注視下激動地鑽入了吊艙,隨着地面工作人員舉起了一個紅色的小旗子,捆綁飛艇的八根纜繩被解開,飛艇在衆人的視線中開始緩緩升高。

不過由於是試飛,而且爲了讓少爺和參謀長都能看得清楚,所以飛艇並沒有爬到很高,只保持了距離地面兩百米左右,便開始左右機動測試飛行能力,雖然地面上其他人興奮不已,不過小開看來,這所謂的“機動”,哦,應當是“人動”,只只能勉強算得上“爬行!”這還是在無風的條件下……這現實與小開心中真正的機動,相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隨着飛艇忽然遮蔽了太陽,在地面上投下一個巨大的陰影,小開同志豪氣頓起,只要人們瞭解了空中,或許幾年,或許二十年,這天空中飛翔的將不僅僅是飛艇了……

“皇上,給起個名字吧。”聽聞謝爾泰說這種飛艇還沒有正式命名,吳鋒連忙提議道。

大少爺望着頭頂上圓圓滾滾,正在測試方向舵忽左忽右的飛艇,眼睛忽然一亮:“就叫——河馬吧!”

“河馬?”吳鋒只覺得是一頭霧水,這名字,怎麼那麼怪異呢?再說了,這河馬是什麼東東?

謝爾泰納悶的搖了搖頭,只有到過歐洲的陳平偶然聽說過非洲有種動物叫河馬,他不由暗歎道:“難道說皇上的目光投向非洲了?”

小開在沒有解答陳平心中的疑問,他滿面笑容的與飛艇試驗場上的每一個人握手向他們表示祝賀,臨走,他忽然對謝爾泰道:“這飛艇的載重量還是小了點,你還要考慮如何讓它能載的更多,飛的更快,如果有了一種輕便的發動機,該怎麼裝……”

聽得那原來滿心歡喜的謝爾泰一時間竟然愣在了當場,是啊,皇上提的意見無疑給他潑了瓢冷水,他一下子從沾沾自喜中清醒了過來,不由再次陷入了沉思……

本章節是第一六九章 飛艇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夜晚的朴茨茅斯港寧靜美麗,街道兩旁的瓦斯燈點綴着城市,街角酒吧裏樂隊開始演奏,悠揚的樂曲隨着海風盪漾飄散,無數身着英國皇家海軍制服的官兵們徜徉其中,組成了這座城市最獨特的風景線。

誰也想不到,作爲英國海軍重要基地的朴茨茅斯,居然有這麼一家原汁原味的西班牙餐廳。

餐廳內,進進出出的大都是海軍軍官和衣冠楚楚的商人們,三個身着黑色東裝的華人的到來也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最多隻是看上兩眼,便立即扭開了目光,在這個時代,由於大明帝國的橫空出世,以無經倫比的強大實力,讓華人事實上在歐洲取得了與白種人相同的地位,此時大明朝和歐洲的聯繫日益緊密,民間來往也比較多,很多大明南方富商甚至將子女送到英國來讀書,所以華人出入頂級餐廳的事不算稀奇。

三個黑衣人找了個臨窗的位子坐下,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很喜歡這樣的環境,是的,吃西班牙大餐,享受雪莉酒的芬芳,放下身上的閒事,聽婉轉悠揚的樂曲,邂逅美麗的女人……這便是很多歐洲富家翁們的夢想。

牛排送了上來,其中兩個人正熟練的使用着刀叉,只有那個叫杜建軍的人對着盤子發呆!這是貓食還是鳥餐?昨天吃的牛排好歹也有手指頭那麼厚,可這裏……

“這麼點分量那夠吃的?”他略有點鄙視的看着眼前盤中可憐的牛排道。

見到杜建軍彆扭的舉着刀叉不知如何下口,那個被稱爲李大少爺的人終於忍不住笑了,連忙招呼來侍者,他還未及開言,杜建軍便已經吩咐上了:“再來五份牛排,七分熟,淋上黑胡椒和洋蔥汁,蓋在米飯上。”

侍者眼睛眨巴眨巴,牛排和米飯都沒問題,但這傢伙吃的完?世上有這吃法?這裏是英國最好的西班牙餐廳,吃的便是那個文明範兒與氣氛,這裏是高級社交場所,可不是貧民窟那些黑臭的小飯館就一個填肚子的功能!他剛要搖頭說話時,杜建軍隨手丟在面前幾張花花綠綠的大明新幣讓他立刻改住了主意,在歐洲,此時最受歡迎的,不是英鎊而是大明帝國的新幣!畢竟,人家實力擺在那兒!當今世界的老大!用新幣找大明的商人買絲綢、茶葉等奢侈品,人家還能給折扣呢!

“顧客是上帝,我可不想和上帝過不去!”那個侍者接過鈔票,心裏嘀咕了一句,屁顛屁顛跑進廚房報上了這種從未見過的主餐。

“黑胡椒牛排蓋澆飯也不知道,什麼狗屁高檔餐廳!”杜建軍的話讓李大少爺兩人笑得只打跌!這傢伙竟然以無限智慧創造出了一份中西合璧美味,那可是人生一大創舉啊!難得,難得!

時間過得很快,看着似乎仍然在緬懷剛纔的美味一臉傻呆相的杜大壯,李大少爺眯起眼睛,啜了一口雪莉,醇正芬芳!

“少爺,福伯不讓你喝酒!”看到少爺一臉陶醉,那個一直沒說話的人滿頭黑線,由於年紀還小,所以福大總管在有些方面對李大少管得很嚴,還叮囑了下面人嚴格監視,不過,除了福伯,事實上又有誰真的去管大少爺的事?

“行了,行了,福伯又不在這裏,他早回國去見父皇去了,別囉嗦了。”李大少爺低聲有些不快的道,原來這李大少爺不是別人,竟然是小開同志的次子朱念鵬,爲了一件祕密使命,化名爲李默,來到這萬里之外的歐洲,爲安全起見,被一衆人尊稱爲李大少爺……李大少爺又抿了一口酒後,才放下杯子,那餐巾擦擦嘴巴,把十七世紀歐洲貴族們的動作學了個通透,才說道:“要找的那幾個人怎麼樣了?”

聽到李大少爺問起,杜建軍頓時垮下了臉,苦笑搖頭先說道:“沒有成功,很多人都不願意,特別是那個叫狄更斯的傢伙,更是過份深淵魔神TXT下載。”隨後他又把見到派人去見狄更斯,卻被趕出來的事情說了一遍,看得出他對沒招攬成這位少爺非常看重,還重點關照過的人非常在意。

李默的臉也沉了下來,雖然已經有了幾十位從英法等國招攬來的人才已經到了大明,但大都是奧地利、西班牙、瑞典這些小國的人才,英法普(指普魯士,當時德國尚未完成統一,筆者注。)等強國少得可憐,可偏偏這位狄更斯就是普魯士人,是當時歐洲著名的天才機械師,還是他科技招攬計劃中重要一環。

只要握住他,再加上大明自身的科研能力,大明所急需的發動機便能在較短的時間內取得實質性突破。但現在,這一環居然出問題了!雖然李默相信只要大明持之以恆的努力,不依靠外人,只要時間足夠,也能依靠自己在動力方面的知識和積累,組建一支內燃機研究團隊,但問題是,難道把狄更斯留給這些西洋人?給大明以後找個對手?!

“不合作?本少爺招攬他是他面子!”李默冷冷一笑,問道:“那你就沒有用點別的手段?”

杜建軍擺弄着酒杯苦笑:“我是什麼招式都用上了,給錢,給名,給女人!我最後還拿出了少爺您帶來的一些研究給他看,希望他去大明一起研究,但他就是不點頭!”

“固執死板的鬼佬!”李大少爺暗罵一聲,搖頭說道:“你們啊,有時也太死板了,你就不回來點陰的?還黑衣衛呢?”

“陰的?”杜建軍不由一呆:“少爺,不是你說要善待這些人嗎?”

“善待優待怎麼待都是對的,但那也要看對方合不合作,用錢砸,用技術吸引都是好辦法,但是,對於那些頑固不合作的份子!”李大少爺語重心長,一邊想是不是讓段飛弄點小藥丸來給那些不給少爺面子的大頭怪物們下點藥,一邊說道:“加點別的手段也不是不可以的,比如綁票、放賭逼債這種歷史悠久的良好傳統手段,總不能白擱着生鏽吧!”

“綁票?!放賭逼債?!!”

杜建軍聽得眼都直了,這事也能叫好手段?一想到堂堂大明皇子竟然要自己這黑依衛參謀去放賭逼債,要是皇上知道了,還不把自己給罵死?更別說綁票了……想到這,他臉都紅了,一個勁直搖頭:“少爺,那狄更斯經濟狀況不錯,爲人又古板,也沒什麼不良嗜好,更不喜歡賭,這招只怕行不通吧。”

“什麼?沒有不良嗜好?你真是笨死了,你就不會動下腦筋,給他創造個嗜好啊?”李大少爺一臉氣急敗壞:“孃的,真不知你這脖子上頂的是腦袋還是夜壺啊!”

婚前婚後II “靠,虧他還經常說俺粗魯,這堂堂皇子殿下,說起粗話來一樣俗不可耐!這是在逼本參謀用絕招?”杜大壯將又要來的一塊牛排殘餘狠狠的一口吞下,心下也放開了,得,少爺不是要只達目的不擇手段是吧?咱黑衣衛乾的就是這個,咱怕個球?他頓時眼睛中寒光一閃,那樣子,哪還有半分剛纔的那份憨熊模樣?杜建軍摸摸下巴,奸奸一笑:“陳華,你等會去找兩個老妓女,要越老越好,越醜越好,咱要用絕招了。”

“找妓女?還要越老越醜!”一直在旁邊服侍少爺的陳平笑又不敢笑,忍的端着酒杯的手都開始發抖了,臉漲得通紅,少爺和這傢伙這是要給人家挖坑栽刺啊!

“不給面子!”李大少爺咬牙切齒:“建軍你儘管放手去幹,本少爺支持你,實在不行就用逍遙散!嘿嘿,這狄更斯要是抱着兩個又老又醜的妓女,被擺出各種姿式,要是再讓他那母老虎似的老婆抓住……”

“撲哧!”陳華剛喝下的一口雪莉酒全噴到了杜建軍臉上,這也叫絕招!“這純粹是流氓手段,簡直是逼良爲娼啊!等等,不對,上學文化課時,先生好像說這詞應該是用來說女人的吧?”

本章節是第一七零章 流氓手段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巴西利亞市中心一棟別墅的寬敞辦公室內,斯文洛對着桌上那個皮箱的銘牌哈了口氣,又從抽屜裏掏出白布小心翼翼的擦拭起來,直到鑲嵌在銀質銘牌上“大明北方貿易公司”幾個銅字光可鑑人,才滿意的停下了手,他輕輕打開皮箱,裏面竟然是一整箱嶄新的大明新幣——這個時代世界的硬通貨!他仔細聞了會那在他聞來美妙無比的墨香之後,才小心翼翼的將皮箱收好。

斯文洛隨手從桌上的雪茄盒裏摸出一支雪茄,又抽出一根火柴在鞋底上一劃,“哧”的一聲,火柴燃起,當火苗點上雪茄的那一刻,他的眼光瞄到雪茄上那幾個“北美菸草公司”幾個漢字時,手卻莫名其妙的哆嗦起來,最後好不容易纔點燃了雪茄。

他深吸了一口,隨着煙霧在嘴巴里轉動幾圈,這才讓他稍稍安定下來,雖然明知道這些雪茄是自己親手挑選,絕對不會有問題,但每次只要點起雪茄,都會讓他感覺驚恐。

厚厚的窗簾遮住了外面的陽光,斯文洛看着室內全套紅木的雕花傢俱,價值連城的油畫,又看看手指上那顆足夠晃暈大多數人的特大號寶石戒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剛纔那一刻升起的短暫驚恐霎時煙消雲散。

斯文洛很清楚自己這個後遺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自從身爲法蘭西央行行長的叔叔被那種特製雪茄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後,他就知道這輩子都擺脫不了那位自稱是他學生的東方人了,尤其是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巴黎城市銀行竟然成功控股法蘭西中央銀行的消息傳來時,更讓他明白他把他叔叔給害慘了,甚至把法蘭西都給害了。

這些年,他實際上是一事無成,不過是靠一張能說會道的嘴皮子他混跡於各國上層社會,對於一個長期靠坑蒙拐騙維持生計的人來說,掌握最準確的消息無疑是他的生存之道網遊之倒行逆施!這段時間下來,有些事情沒人比他更敏感了,他比誰都清楚那個如今的歐洲正在發生什麼,在大明那溫情脈脈的笑容之下,英國、西班牙,現在又加上了法蘭西,正快速的淪爲它的玩偶!

在大明已經奪得了全球近四分之一的土地,它現在想要的已經不是土地了,他的野心是經濟,是徹底掌控全球的經濟!

上帝!寬恕我吧!

不過他雖然知道自己在擔當什麼角色,不過對於對這樣的重量級結手,斯文洛覺得,自己還是選擇合作遠比選擇對抗更好,所以當那個叫李萬軍的人讓他出任這家在巴西祕密開設的公司老闆時,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他當然知道爲什麼會選擇自己,就因爲身上法蘭西央行行長侄子這個頭銜,並且這個身份也的確發揮了它的作用,通過他,那個叫李萬軍的人成功控制了他的叔叔,並聯合了英國、普魯士、西班牙甚至還有荷蘭的財團,在一場針對法國法郎的黃金阻擊戰中再次將西班牙的經歷重演了一遍,最後,雖然在法國國王路易十三的強力干預下,各國金融大鱷最後都不得不選擇撤退,損失慘重,表面上法國完勝!不過斯文洛卻知道,這事顯然並沒有那麼簡單!爲彌補巨大的央行黃金虧空,恢復法郎的信譽,法蘭西央行不得不在債券發行失敗後出售股份,這讓一家叫巴黎城市銀行的法國銀行撿了大便宜,成功控股法蘭西央行!斯文洛早就知道,這巴黎城市銀行便是李萬軍早就佈下的子!這手段,可比強行收購礦山、種植園,甚至強行霸佔別人的工廠要高明的多,人家是真正的殺人不見血,劫財不動刀!

當初的他來不及有半點思考和猶豫,人家也沒有告訴他運作的流程,只是利用他接近他的叔叔,但現在他卻根本不想去猶豫,因爲今天的斯文洛,不僅成爲了真正的上流人士,而且用超級富豪來形容都不爲過,就連現在的法國各地總督們見到他,都是客客氣氣的!

現在在他名下雲集了包括數個大礦廠,幾十個大型種植園和十幾家工廠,一些他名義下的資產甚至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他只知道,在一些人或者神祕勢力的協助下,這家掛在自己名下的貿易公司,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擴張,前不久更是徹底壟斷了西南非洲的鐵礦,控制了大大小小不下百餘座種植園,觸角更是伸到了中非、甚至南美等法國剛剛控制土地上。

雖然自己的每次出入、甚至在家,他的身邊都會有一些人在暗中監視着自己,連保鏢都是特意安排的,但自己只要忠於李萬軍,那麼這些人和擺設沒什麼兩樣,反而是讓他看起來更有超級富豪的派頭。

說實話,和以前朝不保夕、終日惶恐不安的日子相比,他喜歡現在的這種生活,雖然這一切都是拿他的叔叔換來的,不過能儘量滿足叔叔那不小心惹上的一點不良“愛好”,並給嬸嬸及侄女們一份體面的生活,他也覺得心中略安!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另外,這李萬軍對自己也不錯,每個月都會給上一筆數額巨大,足夠讓很多國內貴族都嫉妒的分紅!

當雪茄即將洛也漸漸收回了思緒,不管是爲了那個深不可測的特殊集團,還是爲了自己越來越鼓的腰包,他都必須努力工作,就讓以前那位混跡於街頭的騙子消失吧!

斯文洛抓起了桌上擺放整齊的文件,這是一份關於擴大巴西橡膠種植園的計劃,和公司遠期規劃數字相比,目前的橡膠種植業規模實在是太小了,看來是有必要再次拜訪一下那位總督先生,從當地人手中再搶一些土地了!

想到這裏,斯文洛笑得更爽快了,有了強大的後臺,似乎這種欺男霸女奪人財產的事情才能讓他找回當年行騙街頭的樂趣,不,應該說比那個時候更加有趣。

在心裏構思了一下見到總督後,該送什麼禮物,又該如何開口後,斯文洛立刻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忽然,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請進!”隨着斯文洛的話,一位戴着眼鏡的華人年輕人走進了房間。

“哦,是你,親愛的江,有什麼事嗎?我正要去找你,關於公司擴大種植園,我有一個新的想法!”斯文洛微笑的看着青年詢問道,他可不敢小視這個傢伙,不僅因爲對方是李萬軍派來監督自己的人,更是自己生意上的助手,幫自己出謀劃策功不可沒重生之分身神話最新章節。

不得不說,這斯文洛還真的是能說會道,真不愧是個職業騙子,僅僅與那葡萄牙駐巴西總督見過幾面,竟然讓這傢伙連總督的衛兵都弄得那跟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冷眼看着這斯文洛的表演,江明浩的嘴角不禁有些彎曲,露出了笑容……當幾個人搬進來一對白胎青花,造型古樸精美絕倫的瓷花瓶,巴西總督瑪格拉斯還給嚇了一跳。

“親愛的總督先生,這是我帶給您的禮物,另外這些是給您私人的補償金。”斯文洛送上花瓶的同時,還遞上了一張大額支票!

“十萬新幣!”望着支票上一連串的零,和如羊脂白玉般的花瓶,瑪格拉斯猛地嚥了咽口水,眼睛一下子變得雪亮雪亮。

在這裏,雖然他號稱是總督,但這裏除了種植園、黑奴和前來淘金的歐洲冒險家外,沒有美酒,沒有女人也沒有美味的食物,更沒有寬廣的天地,這裏簡直就是一個大囚牢!

幸好,現在有人看上了這裏,雖然他曾經使得自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但在龐大資金的推動下,巴西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而事實上,他並沒有爲此做些什麼,但現在手裏捏着的一連串零的支票,和擺放在眼前一看就價值連城的花瓶,着實讓他眼紅不已,他知道只要自己點點頭,這些東西都將完全屬於自己!

“哦,親愛的斯文洛先生,又讓您破費了,不知您這次來?”在這位總督看來,只要不是公然背叛自己的國家,替面前這位金主辦點事那是天經地義,否則,那不是跟自己的鈔票過不去?

一邊是富足的生活和,一邊是沒有任何代價的小小方便當然包括私下裏的小小背叛,對一位在國內遭受排擠,已經淪爲三流家族,僅僅依靠着和皇后的一點關係,花費了最後一個比索,才混上這個被人總督職位的他來說,瑪格拉斯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點了點頭。

“親愛的公爵殿下,我以上帝的名義保證,在您直接統治這裏之時,我絕對不會讓您有一絲的爲難,我只是想擴大一些種植園,並修建一座貨運碼頭而已!”斯文洛道。

“這有什麼問題,小事一樁!”瑪格拉斯大聲道,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瑪格拉斯與斯文洛哈哈一笑,兩人熱情的擁抱在了一起,瑪格拉斯笑道:“親愛的斯文洛先生,您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我可以向您保證,在巴西,您和您的家族、公司將會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見瑪格拉斯緊盯着那花瓶,斯文洛連忙過去小心的說道:“瑪格拉斯先生,這對花瓶可是我託人從大明帝國皇室貢品裏找來的,您可要小心別碰壞了。”

“大明皇室貢品?!”瑪格拉斯眼睛更亮了,連忙將斯文洛遞過來的文件簽字蓋章,然後抱起花瓶,躡手躡腳的便走了出去。

看到瑪格拉斯那副小心的模樣,斯文洛離開總督府後嘟嚷道:“江,把皇宮的寶貝送給這傢伙,又只爲了這麼一點利益,是不是太貴重了?”

“呵呵……”見到左右沒人,江明浩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放心,那是少爺關照我特意在北京琉璃坊找人仿造的”

“你要是喜歡的話,我那裏還有一大堆,不過樣式不同而已。”

假的?!

一大堆?!

這也太卑鄙,太無恥了吧!

更重要的是,接受禮物的人,還絲毫不敢去質疑,哪怕以後知道是假貨,也還得當寶貝般供奉起來!人家這纔是真正的大騙子,自己,顯然還要加強學習啊!斯文洛不由心道。

本章節是第一七一章 大騙子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一連幾天,小開同志都到軍事科學院各個實驗室去視察,與那些從世界各地來的科學怪人們一起同吃同住,利用他後天的優勢,分析、解決問題,這天,當他回到京城,竟然已經到處是華燈初上,小開在馬車中忽然瞥到一個衚衕的牆上掛着一個個紅色的燈籠,遠遠望去竟然有點像是後世的霓虹燈,一下子便勾起了小開同志後世的記憶,小開便道:“去那邊看看!”小開不知道那是北京城的大柵欄,有名的花柳街,妓院一條街的地方,可惜小開光顧着回憶了,根本沒有注意到便裝侍衛們那奇異的表情。

走的近了些,夜空裏瀰漫着女人的嬌笑聲和香粉味,偶爾還有男人的汗臭味,小開看着那紅燈,忽然想起,自己竟然來到了紅燈區,後世的紅燈區,該不是這麼來的吧?

“是來找姑娘的嗎?”一個三十來歲的腿腳不太好的男人突然滿臉堆笑跑過來對一個便裝侍衛說道,“我們家的姑娘漂亮的很,跟我來吧!”

那侍衛的臉頓時通紅,也不怪那人沒眼力,全都是因爲小開喜歡低調,這次出行,又是便裝,如同一個富家公子一般,那侍衛看看馬車裏的小開同志,想說些什麼,偏偏不知道該說什麼,真是快被憋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