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那人身形驀的一顫,吱吱唔唔的道:「我,我……」

「再看,挖了你的狗眼!」

小蘋果聲音像是完全一個似的,聽起來威嚴無比,讓葯魂聽來都是心中微微一顫,這小妮子,跟在唐絲絲身邊,好的沒有學到,把小辣椒的脾氣倒是學了七八成。

兩個護衛不敢再作停留,抱了一下手中的刀,道:「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

剛走出兩步,小蘋果忽然道:「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最先開始詢問的護院家丁問道。

小蘋果面色肅然,一字一頓的道:「小蘋果不是你們叫的!」

兩人面色凜然,隨即退走。

小蘋果走到屋外,望見兩人已經走出了迴廊,卻看不見葯魂身影,手捎著頭上小髻,臉色惘然。

「小蘋果,怎麼還不進來,人呢?」屋內響起唐絲絲那聽起來略微有些急促的聲音。

小蘋果還來不及搭話,屋檐之上,跳下一道黑色身影,身軀挺拔如槍,這人影正是葯魂,他用手輕撫著小蘋果的圓圓的頭,輕聲道:「火氣挺大的嘛……」

小蘋果輕哼一聲,嘟著小嘴,埋怨道:「還不都是你,讓我被小姐罵了。」

兩人面面相覷,小蘋果閃身進房,輕聲道:「快點進來。」

葯魂閃身而入,小蘋果在他身後把門關上。

屋內蒸汽瀰漫,不過由於之前開門時放出了不少,葯魂隱約能看清屋內的環境,他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卧房的外室,這裡有檀香做成的木桌和椅凳,其餘地方放著諸物傢具,牆面貼著各色光彩丹藥的壁畫,一看便是出自高人手筆。

牆角等處點著熏香,葯魂輕吸了一口,之前由於兩個護院家丁帶來的微微不安心境即刻緩和下來,葯魂目光微凜,視線轉向內室,那裡正是蒸汽傳出的地方。

「不讓你看。」小蘋果兩手抱著葯魂大腿,俏生生的道,「小姐在裡面沐浴呢,你怎麼來得這麼遲,她都等得有些急了,找不到事做所以才想泡泡澡,結果才剛進木桶,你就來了……」

「好,好,我不看,」葯魂用一隻手輕撫小蘋果的頭,一隻手把臉捂了起來,不過卻留有一道指縫。

前方不遠處掛著粉紅玉石做成的珠簾,再前面是一道白絲織成的屏風,屏風上搭有黑色紗衣,白色屏風綉有兩個紅衣仕女,正手持圓扇相互追打著,白絲極其透明,葯魂透過屏風隱約能見到屏風后的大木桶內正有一人用手輕撫香肩。

青絲如瀑,散披在香肩一側,木桶內的玉人正側過半邊臉斜瞥著白皙藕臂,葯魂看了過去,那絕美容顏正是唐絲絲。

葯魂胸膛微微挺伏,呼吸不覺沉重起來,面龐變得潮紅,竟不自覺的向前走了兩步。

小蘋果兩手摟抱著葯魂大腿,抬頭面色迷惘的盯著高出她近一丈的奇怪哥哥。

直到這時葯魂方才聽見潺潺水聲從木桶之中傳來,由於走近了兩步,這時他彷彿能看見沒過唐絲絲酥胸的水面之上飄有星星點點的紅玫瑰。

「哥哥……」小蘋果紅著臉撒嬌道,「姐姐在洗澡呢,你等等吧。」

唐絲絲彷彿聽到了外間的談話聲,輕輕轉頭,臉噙薄怒對著葯魂道:「再等一等,馬上好了。」

葯魂點著頭,口中喃喃道:「好……」

沒過多久,木桶中竟響起嘩響之聲,

唐絲絲驀的從木桶里站了起來,背對著葯魂,雖然霧氣蒸騰,但葯魂卻能隱約見到起身之人身材圓潤挺翹,曼妙多姿,黑色影子映在白色屏風之上。

突然,那道身影竟然轉過身來,跨步而出,水液落地,葯魂呼吸急促,竟能聽到他的嘭嘭心跳之聲。

屏風上的人影越來越大,但那屏風上的兩個仕女刺繡卻恰恰將那曼妙身影最重要部位遮擋而去,只能在白色汽霧之中見到點點如玉膚色。

唐絲絲從屏風上取下黑色紗衣,一件件的套在身上,方才從屏風后閃身而出,面色紅暈,沖著葯魂瞪了一眼,嗔道:「怎麼現在才來,等得無聊了,我閑著沒事泡泡玫瑰浴。」

「怎麼連飯都沒有吃?」葯魂突兀的問了一句。

唐絲絲俏臉嫣紅,白了他一眼,抱怨道:「還不是因為要等你,所以才沒有心思吃飯。」 這時小蘋果突然插話道:「小姐,你真的要出去獵殺妖獸么?」

唐絲絲點點頭,小蘋果衝到她身旁,眼裡含著一抹晶瑩,抱著唐絲絲的大退,「我不想讓你走,沒有你,我晚上睡不著。」

一身黑衣的唐絲絲顯得幹練正氣,她兩腿*輕輕蹲下,玉手輕輕拉扯著小蘋果肥嘟嘟的圓臉,柔聲道:「小蘋果,聽話,姐姐出去一兩天就回來,你就假裝姐姐在屋裡一樣,別讓別人看出端倪,正常睡覺好么?」

小蘋果傻傻的點著頭,眼裡的晶瑩少了一些。

唐絲絲臉上露出欣慰的笑,把小蘋果抱在懷裡,朝內室走去,輕聲道:「這才是聽話的小蘋果嘛,好好休息,別把我出去的事告訴別人,知道么。」

小蘋果被唐絲絲塞進了被窩裡,臉上有著不快,嘟囔道:「沒有人給我暖被窩了,晚上好冷的……」

唐絲絲面露不舍,正轉身想走,小蘋果卻突然道:「小姐,親我一下。」

唐絲絲緩緩吸了一口氣,眼眸微閃,心有不忍,「小東西……」俯下如玉般的脖頸,在小蘋果寬寬的額頭留下了一個吻。

「小姐,要平安回家……」小蘋果輕輕的呼喚著。

唐絲絲走到外室,瞥了一眼藥魂,輕嘆一口氣,「小蘋果跟我在一起的這兩年,每天晚上都要我講一兩個故事哄著她入睡才睡得著,今晚離開了,真不知道她能否適應?」

葯魂輕笑一聲,道:「到底你是小姐還是她是小姐。」

唐絲絲面噙笑意,「我一直把她當我的妹妹來看,準確的來說,她是我的小蘋果,」望著笑意正濃的葯魂,她嗔道,「笑什麼笑,這個綽號可是你給她取的。」

「我們走吧,我可是特別來找你這引路人的呢,我把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你可別讓我失望。」剛沐浴完的唐絲絲身上帶有濃郁的玫瑰香氣,香氣襲人,讓葯魂忍不住吸了一口,他心裡驀的一盪,趕緊把視線轉開,走到門前,把頭貼近木門,傾聽屋外的動靜。

唐絲絲把屋內的燈全都熄滅,走到門前,同樣是把頭貼在門上聽外面的動靜,一陣腳步聲快速走過,兩人轉頭互相對視一眼,都知道到了最佳的出門時機。

葯魂把門打開,兩人瞬間閃出門外。

「你帶路,走最快的捷徑,把那些護衛全都閃避掉。」

唐絲絲輕嗯了一聲,帶頭向前跑去,葯魂緊跟上去。

黑夜裡,兩個身穿黑衣的人一路閃避著護衛,也曾被護衛聽到聲響,不過都被兩人有驚無險的躲過去了。

……

啪啪兩聲響后,兩個黑衣人從空中落到後門牆外,這兩人正是從唐絲絲卧房裡走出一路閃避護衛到達後門的唐絲絲和葯魂。

兩人相視一笑,葯魂輕嘆:「你們家的護院家丁可真夠警惕的,差一點就把我們倆兒給發現了。」

「是呀……」唐絲絲巧笑一聲,伸了一個懶腰,接著道,「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晚跑出家,心裡還真有些局促不安呢。」

「不用不安,」葯魂打趣著道,「下了山我會保護你的,不會讓那些妖獸傷著你。」

唐絲絲輕哼一聲,臉上掛著不置可否的笑,她走到小山坡后,指著一條小路,「這就是我說的那條捷徑,從這裡下去,就離那個峽谷不遠了。」

葯魂點點頭,「從這裡到藥王峰下要用多少時間?」

「不太清楚,」聞言,唐絲絲俏臉頓時浮現一縷疑惑,「白天也許會快一些,不過現在是晚上,可能行走速度會受到限制。」

葯魂抬頭看了一眼夜空,「今晚的月亮倒是挺亮的,不過……」

忽然眼角亮起一陣白光,葯魂扭頭一看,「這是——月光石?」

「嗯,」唐絲絲輕輕點點頭,「我早就把該帶的東西都給準備齊全了,你以為像你一樣,什麼都沒有帶,當我的甩手掌柜?」

葯魂舔了舔嘴唇,「我倒還真沒有想到要帶這些東西,還是你心細,不過你別忘了我手上的紫戒。」

「嗯哼,那你帶了什麼嗎?」唐絲絲哼了一聲,臉上噙有一絲傲嬌之色。

葯魂搔了搔頭,尷尬的道:「這個——我還真的什麼都沒有帶。」

「哼,」唐絲絲撇著嘴,「我就知道,所以早就準備了你的那一份。」她在腰間一摸,手上又亮了起來,「接著,你的月光石,我已經把元氣注入裡面了,不用之時把元氣抽出來,月光石自然就不發光了。」

葯魂眼前一亮,把空中的月光石接在手中,又望了一眼唐絲絲纖細的腰肢,那裡綁著一個黑色的布袋,看起來普普通通,卻是有著一股隱晦的元氣波動從裡面傳了,告示別人這不是普通的布袋,而是一個擁有儲物空間的乾坤袋。

「這是——乾坤袋?」葯魂也只是在葯族收藏的典籍里見過乾坤袋的樣子,還從未見過實物。

「嗯,是的。雖然沒有你的紫戒那麼高級稀少,不過它的存儲空間也是極大,把我房間里的東西全放進去都綽綽有餘,」唐絲絲解釋道,「雖然空間不如你的那般大,不過我在裡面放了不少我們這一次出去歷練會用到的工具,我的這個乾坤袋可比你的紫戒有用多了。」

葯魂咧咧嘴,「好吧,我又沒有說我的紫戒有用,你也不用持續的炫耀吧……」

唐絲絲玉手輕拍在葯魂健壯如虎的肩膀,邁步向前走去,葯魂卻是一把拉住了他,唐絲絲扭頭不解的看著他,葯魂手向後輕輕一指,不苟言笑的道:「你——走後面。」

月光石探路,葯魂走到小山坡后,低頭看了一眼羊腸小徑,眼中有凜然之色閃過:這不是探險,從把唐絲絲帶出唐家大宅時開始,她的安全就由我來掌握了!

向前邁出自信的步伐,葯魂向山道上走去。

唐絲絲靜立於小山坡后,如玉般絕美臉頰上浮現出一抹滿意欣慰的笑,喃喃道:「還真是像模像樣的……」旋即邁開蓮步,追上藥魂。

山道上,兩人時不時的拉扯一下,唐絲絲抱怨道:「葯魂,你可不可以走快一點,不用照顧我,我的元氣境界可還在你之上。」

「是嗎?」葯魂聲音低沉的問了一句。

「哼——」唐絲絲輕哼一聲,聰明如她,哪裡會聽不出葯魂語氣里的質疑,「不是嗎,我淬體境三重大成,過一段時間圓滿之後,很快就能突破到時淬體境四重,而你,才剛剛晉入淬體境三重吧。」

「是嗎?」葯魂驀的轉頭,唐絲絲一時沒有止住腳步,人向前沖,山道崎嶇,又不敢用手去推葯魂,只得張開雙臂,湧進了葯魂的懷抱。

葯魂緊急後退一步,為了卸掉唐絲絲帶來的衝勁,雙手張開把唐絲絲死死的抱入懷中,頓時便有一股玫瑰清香撲鼻而來,而他的脖頸處有兩團*如潮水般的壓來,竟讓他的嘴也壓在了一團如海綿般的*之上。

葯魂雙手用力,把唐絲絲緊緊抱住,嘴邊的那團*雖彈綿,卻也擋不住葯魂死死的抱著唐絲絲力所用出來的力。 如果葯魂不用力把唐絲絲抱住,兩個人都會向後倒,到時,即便兩人都是武者,傷筋動骨卻也是再所難免的。

畢竟,他們倆才淬體境三重,只處在煉皮的高階,還沒有開始煉骨,身體的抵抗力自然是不強。

所以一起出門執行任務時隊員的選擇很重要,如果唐絲絲反應不夠快,思考不夠機敏,或是有「男女授受不親」的保守觀念,那葯魂就得摔個半死——而且這才剛剛出門……

唐絲絲原本就與葯魂差不多高,加上山路陡峭,她僅僅靠著葯魂也要比葯魂高出大半個頭,因此胸口的重量全都壓在葯魂下巴和脖頸處。

那一刻,葯魂心臟嘭嘭亂顫,面色赤紅,就似不能呼吸了一樣,他整個僵在了原地,像個呆板的殭屍。

唐絲絲穩下身形,退後一步,胸脯挺伏,剛才葯魂的嘴壓在她豐挺的胸上,她幾乎能感覺葯魂的鼻息在灼燒著她嬌嫩的肌膚,唐絲絲呼吸也變得急促,嬌喝了一聲道:「葯魂你幹什麼!怎麼突然停下來了……」

兩塊月光石把這兩丈之內照得透亮,葯魂和唐絲絲互相都能看到對方的臉變得火紅。

葯魂慢慢的恢復了呼吸,「還不都是因為你,說什麼實力差不多,我想轉身給你解釋一下,你卻——卻壓了上來。」

唐絲絲呼吸和悸動的心臟稍稍平復,俏臉微寒,「喲,說得好像是我想要抱著你一樣,剛才,也不知道是誰趁機把我抱得死死的,是早就有這種衝動了吧。告訴你,剛才那麼危險,我若是推你一下,你就會滾下山去,有可能就會粉身碎骨。」

「衝動?!難道是因為在屏風外看了你沐浴?」葯魂誇張的冷笑兩聲,「那你幹嘛不推那麼一下,你以為我是誰?葯肥,就沒個反應,憑我葯魂的身法,身子在空中盪個幾圈,還不是得停停當當的落在地上……」葯魂嗆聲道。

「戚,」唐絲絲冷著臉撇著嘴,「前兩天贏了葯劍可真漲了你不少的底氣,把自己當個什麼是的……」

剪水雙瞳輕轉了一下,唐絲絲啐道:「好,我說我元氣修為在你之上,你偏不承認,你是覺得你元氣修為已經比我高了?也太尊重事實了吧,你不是才剛剛升上淬體境三重嗎?」

葯魂冷哼一聲,「我已經淬體境三重大成了,那天在你家喝完果子釀后回家便突破了。」

「突破了?」唐絲絲臉上的怒氣降了下來,「小成,大成,你竟然直接突破了兩個小階段,行啊你,葯魂,竟然還敢瞞著我。」

葯魂也沒了什麼火氣,從他站在比唐絲絲矮了一截的地方向唐絲絲望去,唐絲絲豐滿雙峰更顯得澎湃雄偉,身體血液又有些發熱發燙了,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淡淡的道:「是啊,這還要多謝了你的果子釀。」

「那果子釀竟然有那麼厲害,」唐絲絲輕聲喃喃道,「回去我也得多喝一點,我晉入淬體境三重大成也有半年了,一直都無法突破。」

路旁,涼風拂過,吹得山路小徑兩旁的小樹沙沙直響。

唐絲絲和葯魂多年的朋友,互相關心著對方,在剛才的那種緊急情形下,兩人都是知道互相抱住對方是最穩妥的做法,只是嘴上卻沒有半點溫柔,這種互相發泄小情緒的爭吵一年也會有那麼一兩次——就好像小情*人的鬥嘴,生澀卻又滋味綿長……

其實葯魂知道,唐絲絲有一些怒氣完全是因為他去約定地點的時間晚了一些,唐絲絲不但等得吃不下飯,而且心情焦急之下竟是用沐浴來打發時間。

葯魂雖然是在練武場多呆了一會,不過也只是為了等夜再深一點,出門避免被外人看見,另外他也沒有料到唐絲絲家守衛森嚴,為了避開耳目浪費了不少時間。

唐絲絲髮火,也並不是因為自已抱了她,而是借著那小小擁抱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