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再一次躲過古蟾蜍的攻擊,李逸眼睛突然一亮,他發現每次古蟾蜍攻擊到巨樹的時候,都會有一個短暫的停頓。

雖然這個停頓極其短暫,卻讓李逸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當即,李逸便專往巨樹的方向躲避,那古蟾蜍不疑有他,恐怖的舌頭猶如利箭一般直衝而出。

轟隆聲不斷響起,周圍的巨樹紛紛遭殃,被古蟾蜍徹底泯滅。

而李逸仍舊往巨樹上跳躍躲避,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李逸並不是在胡亂躲閃,他每一次選擇的巨樹都會離古蟾蜍越來越近。

“砰!”

當古蟾蜍再一次摧毀身後的巨樹時,李逸一個加速,直接向着古蟾蜍衝了過去。

在距離古蟾蜍十米之處,猛地騰空而起,人在半空,並指點出。

“幽冥洞天指。”

一股純白色的雷元力化作一道細小的光束,閃電般衝入古蟾蜍的口中。

“咕!”

古蟾蜍迅速收回舌頭,發出了一聲慘叫,那一道雷光束直接射入它體內,擊傷了它的內臟。

“凍!”

李逸低喝一聲,一層玄冰之力迅速將古蟾蜍凍住。

“嗤嗤!”

古蟾蜍全身的疙瘩開始噴射出濃稠的綠色液體,堅硬的玄冰之力一接觸到這綠色液體便被快速腐蝕。

眨眼間,便聽轟隆一聲,玄冰之力被粉碎。古蟾蜍陰冷地瞪着李逸,猩紅的眸子中充滿了怒氣。

“這大癩蛤蟆的毒還真是恐怖,不知道跟我的噬靈蠱毒相比如何。”

李逸自從將噬靈蠱毒轉化爲毒元力以來,從未對人施展過,就是怕成爲大陸公敵。

不過,到了這太古遺址,他就沒那麼多顧忌了,更何況對方還是一頭太古兇獸。

這時,古蟾蜍“咕咕”怒叫,整個身軀猛地躍起數十丈,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向着李逸壓迫而來。

“好恐怖的彈跳力。”

雖然之前已經見識過,但輪到自己,李逸還是忍不住被驚了一下。

古蟾蜍的速度雖然不快,但這瞬間的爆發力堪稱恐怖。

風雷步連連使出,快速後撤十數丈。

轟隆!

古蟾蜍落地,地面都在劇烈震動。

李逸腳一跺,身形爆閃而出,同時手中地階寶刀用力投擲出去。

當!

一聲清響,地階寶刀被強行擊斷,古蟾蜍的舌頭也被阻隔。

就在這瞬間,李逸再次一指點出,不過,這一次不再是純白色的雷元力,而是黑色的毒元力。

漆黑的光束直射入古蟾蜍的大嘴中,古蟾蜍再次痛叫一聲,隨即便再次向李逸發動了更加瘋狂的攻擊。

受傷越重,兇獸就會變得越加瘋狂,這是它們有別於妖獸的地方。

砰!

古蟾蜍一個騰躍,衝上了高空,然而,不等它發出攻擊,龐大的身軀便無力的掉了下來,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望着古蟾蜍的屍體,李逸得意的一笑:“哈哈,還是本少爺的毒厲害。”

這古蟾蜍一生用毒殺了不少兇獸,沒想到最終卻死在了另一種劇毒之下,這不得不說是一個諷刺。

李逸的噬靈蠱毒是作用在靈魂之上,兇獸沒有靈魂,而兇獸精魄隱藏在兇獸肉身之中,噬靈蠱毒本來起不了作用。

不過,李逸的噬靈蠱毒融合了凝血奇毒,可以在瞬間凍結敵人的血液,兇獸一身精華都在精血之中,血液被凍結,古蟾蜍必然活不了。

迅速走上前去,雙手結印,很快,一頭龐大的古蟾蜍虛影從那龐大的屍體中被拉扯出來,融入了李逸的身體之中。

本命金丹之中盤坐的小人快速動了起來,仔細看去,竟也是在結印。

古蟾蜍虛影被吸入本命金丹之中,融入了小人之中,李逸能感覺到自己的神魔法相又精進了些許。

“這太古遺址,將是我的崛起之地。” 吸收完古蟾蜍的兇獸精魄,李逸望着這龐大的蟾蜍屍體,猶豫起來。

兇獸肉是大補之物,食之能增長元力,可這古蟾蜍的恐怖模樣,李逸實在是下不了口,最終只得無奈放棄。

低下頭,李逸發現腰間的人王令,不知何時已經開始劇烈的閃爍,紅光極其濃郁。

“有人,而且不止一個,先隱藏起來。”

李逸瞬間便想好了對策,在這詭異的太古遺址,坐收漁翁之利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還不等李逸移動腳步,便見到兩人快速地跑來。

一名俊秀少年,破破爛爛的衣服看上去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戰鬥。唯一完好的胸口上還繡着一輪黑色圓月,即便是落難,少年仍舊神情高傲。

另一人是一名魁梧少年,長相粗狂,面容卻白皙勝過女子,目光有些陰柔,捏着一手梅花指,跑起來屁股還一搖一擺的,看着就讓人噁心。

兩人見到李逸也是一愣,那名魁梧少年看了看一旁的古蟾蜍屍體,眼中精光一閃,大聲喊道:“哈哈,你來的正好,一起上,殺了他們。”

這少年身材足有兩米多,但聲音卻極其尖細刺耳,這視覺與聽覺上帶來的巨大差異,讓李逸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全身直起雞皮疙瘩。

“直爽豪氣之形,卻有陰柔女子之姿,真是奇葩。”

“跑啊,你們怎麼不跑了?”

這時,再次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李逸擡頭看去,這才發現兩人身後還追來了五名少年。

五人俱都中等身材,衣着華貴,目光冰冷,他們靜靜站在那裏,散發着強大的殺氣,顯然是殺了不少人。

“跑?我們的隊員來了,爲什麼要跑?”俊秀少年轉身,冷笑道。

經他一說,那五人才發現了李逸,不禁都面色不善地看着李逸。

李逸眉頭一皺,殺機隱現,這兩人心思太過惡毒,竟然想要拉他下水。

不過,李逸並沒有解釋,進入這裏的人,都是爲了爭奪那十個名額,凡是阻擋在前之人,都要統統殺掉。

“殺!”

那五人齊齊冷喝一聲,提劍衝來,強大的氣勢透體而出,修爲最低的都是將本命金丹壓縮了七次的人丹極限強者,其中還有一個壓縮了八次的強者。

“這運氣也太好了。”

李逸嘀咕了一句,看着衝向自己的兩名黑衣人,面色平靜,他已經將本命金丹壓縮了八次,兩人只是壓縮了七次,還不放在他的眼裏。

兩名少年人未到,便同時一劍劈出,炙熱的劍氣與冰冷的劍氣一起撲面而來。

李逸冷冷一笑,身形一晃,瞬間越過劍氣,出現在其中一名少年面前,握拳擊出。

砰!

七殺拳擊打在那人的胸口,七道爆裂的氣勁透過肉身,強行震碎了少年的心臟。

“呃……”

少年驚愕地望着李逸,眼眸中神光淡去,砰地一聲倒在地上。

一把抄起少年的長劍,對着另外一位驚愕的少年投擲而去。

那少年聽到急速而來的破空聲,本能地揮劍劈出,就在這時,一道猩紅的光束閃過,少年動作一滯,艱難的低頭看了胸前的血洞一眼,而後無力倒地。

“吱吱!”小猴子莫名地搖了搖頭,似乎在嘆息那人的無知。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李逸將兩人的人王令撿了起來,與自己的人王令融合,外界人榜頓時金光閃爍,李逸的名字從再次閃現而出。

“慕容城李逸,一千名。”

這也讓一直提心吊膽的某些人放下心來,雖然名次不高,但至少證明了李逸還活着。

在李逸與古蟾蜍戰鬥的這段時間,其他地方已經進行了慘烈的殺戮,他的名次早就從一開始的第一名,掉到了一千名之外。

對於外界的一切,李逸自然不知道,他此時正仔細關注着兩大戰團。

俊秀少年獨戰兩人,竟是絲毫不落下風,長劍吞吐着淡紅色光芒,一身修爲穩壓兩人。

不過,更讓李逸驚異的是那位妖異的少年,竟是壓着那名壓縮了八次的人丹極限強者打,手中長劍白芒吞吐,散發着銳利之氣,是一名金系丹武者。

金系丹武者攻擊雖沒有雷系強,但在五行屬性中,算是攻擊最銳利的。

“銀月破天。”

陰柔的聲音驚醒沉思中的李逸,凝神看去,場中戰鬥已然發生了變化。

原來與妖異少年對戰之人,突然發現一旁靜立的李逸,和身死的兩名同伴,心神頓時一亂。

雖然只是很短暫的時間,但顯然那妖異少年對敵經驗極其豐富,抓住這短暫的機會,使出了絕殺。

只見妖異少年身前憑空出現一輪銀色的水盆大的圓月,銀月一出,鋒芒畢露,瞬間便消失不見。

“噗嗤。”

彷彿利劍入體,銀月穿胸而過,那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裏有一道極細的血痕。數秒之後黑衣人砰然倒地,整個身體竟然從胸口處斷裂成兩截,鮮血染紅了大地。

李逸臉色凝重,這妖異少年的實力極強。

妖異少年將對手的人王令融合,而後淡淡地望了李逸一眼,便加入了俊秀少年的戰場。

有了妖異少年的加入,剩下的兩名對手很快就被解決。

解決了敵人,俊秀少年融合了兩枚人王令,轉過身來看向李逸,眼神有些驚異。

他沒想到李逸實力竟然這麼強,幾乎是瞬間就解決了敵人。

看着比他還要年輕的李逸,俊秀少年心中妒忌恆生,傲聲說道:“小子,我是銀月王城的王子納蘭破軍,看你修爲不錯,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加入我們銀月小隊。”

對於納蘭破軍的威脅,李逸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奇怪地問道:“什麼銀月小隊?”

“參加人榜爭奪戰總共有三千人,卻只有十個名額,你以爲你獨自一人能走多遠?”妖異少年用他那尖細刺耳的聲音說道,“所以,只有聯合,組成小隊,才能走的更遠,纔有機會奪得名額活下來。”

“組隊?”

李逸眼中精光一閃,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不過,這兩人如此陰險,李逸可不會跟他們組隊,當即便淡淡地道:“不好意思,沒興趣。”

“沒興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