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飛行的速度很快,蟋蟀大約在飛了一柱香的時間,終於發現了一件奇怪的神器,一個鉞行神器。

處於好奇,蟋蟀用神識探過,當他的神識掃過之後,頓時就從鉞上傳來一道信息,這是一把品質不錯的神器。

左右看了看,蟋蟀又飛了一柱香的時間,當他發現這兒什麼都沒有了時,他才不甘心的向回飛去。

很快,當蟋蟀飛出神塔時,他發現,外面竟然沒有任何反應,小赤帶著正在慢慢恢復的青元看著此塔,而黑龍則繼續煉化著他的仙嬰。

「怎麼外面的那群仙人竟然一個都沒有進來?」心中有些好奇,但蟋蟀並沒有說出來,只是隨意的交代一聲,又向二層飛去。

當蟋蟀再次來到塔門前,花費了比下一層更多的時間才進入,而這次進入的蟋蟀,並沒有像剛才一樣尋找了什麼長距離才發現一件神器,而這裡則要讓蟋蟀說的話,這裡就是玉簡與竹札之地。

看著漫天飛舞的遇見和竹札,蟋蟀隨意的收取一個看了看。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頓時就嚇了蟋蟀一跳,這裡面的玉簡和竹札竟然全都是各種修鍊功法,在仙界所有能夠修鍊的種類這都有,其中甚至還有修佛的,靈體修鍊在這兒也是非常多見,至於靈仙等失去仙體才能修鍊的則也有部分。

而讓蟋蟀大喜的,他在這兒竟然發現了仙魔同體的最高法門,裡面記載的功法可比自己給青雷的好太多了,讓蟋蟀有些自愧不如。

看著這些修鍊功法,蟋蟀一一撿了數十部頂級功法收了起來,之後才向塔外飛去。

當蟋蟀來到塔外時,他依舊沒有發現有什麼危險之處,但也在這時,他的內心開始出現危險的訊號了,每當這種訊號出現時,蟋蟀總會發生一些這樣那樣的事故,可是現在看來,外面那群仙人並沒有衝進來的跡象,可為什麼蟋蟀會出現這種訊號呢?

想了想,蟋蟀重新將目光瑣定了這隻神塔,口中喃喃說道:「難道是這個塔中有危險?」

當蟋蟀說出這話時,他頓時就來了興趣。

蟋蟀清晰的記得,每一次,只要自己進入危險之地,在回來時總能有不少收穫,而現在……

蟋蟀微微一笑,平息了一下心情,向第三層塔飛去。

這第三層的塔門禁止幾乎花費了蟋蟀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將它破解,而當他破解之後即將進入塔之中時,蟋蟀明顯的感覺到這塔竟然開始震動起來,似乎裡面有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並且從其中還傳來了一陣陣吼聲。

聽到這一切,蟋蟀暗暗吞了吞口水,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塔內,可惜此塔非常古怪,你不進入塔內,就無法得到塔中的具體情況,這讓蟋蟀很是糾結。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稍微一想,蟋蟀一咬牙,還是進入了這第三層之中。

而當蟋蟀剛進入之時,他的雙眼頓時就瞪的牛大,瞳孔也在這時急速收縮,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塔中的情景。

萬字終於爆發了,另外五千字發到昨天最後的那章節之中了. 放眼望去,這塔中全都是各種仙獸與神獸,就見仙獸與神獸各分一個陣營,正在進行激烈的交鋒,而這些仙獸與神獸之間竟然也打的難解難分,兩方竟然是以仙獸佔據上風,而神獸卻被壓著打,這完全顛覆了蟋蟀對仙獸和神獸的認知。

看著爭鬥的雙方,蟋蟀馬上就發現其中的端倪了,就見在它們爭鬥的另外一方則各站幾名更高等級的仙獸與神獸,看它們的樣子似乎在指揮著兩軍交戰,似乎是用來練習對方的爭鬥技巧而來的。

只不過這雙方都是以成年仙獸和未完全成熟的神獸而組成,之所以神獸打不過仙獸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可是,當蟋蟀出現之後,那些原本還在交戰的兩種獸類竟然同時停手,有些不太友善的看著蟋蟀,表情之中更是充滿了敵意。

面對如此大軍,蟋蟀並沒有慌亂,目前的他對自身的實力多少有些了解,這些傢伙們很明顯的沒有黑龍厲害,即使是仙獸一方,最多也只能和外面的那群仙君比拼一把。

而那些神獸從表面上看去,除開之前站著的三名神獸和四名仙獸以外,蟋蟀有自信幹掉任何一方的獸群勢力,當然,如果他們敢動身的話。

果然,那七名仙獸與神獸在仔細打量了蟋蟀一段時間之後,就各自沉默了起來,他們清楚,如果真的拼上所有實力應該是能夠打贏這名外人的,只是拼上那麼多勢力它們誰都有些無法承受,畢竟獸類雖然實力強大,但是修鍊的速度卻非常緩慢,如果一次性損失掉那麼多仙獸神獸,他們誰也不會願意的。

想到這裡,其中領頭之人有些好奇的打量著蟋蟀:「既然敢闖天神塔,並且還如此湊巧的遇上我等,看來也是一種緣分,如果仙友能夠打贏我等七人,那這第三層塔內的寶貝隨你收取,但若敗了……那就該你倒霉吧。」

「看來若贏不了你們,我就活該倒霉了?」看著對方,蟋蟀嗤笑一聲問道。

「那是自然,原本進來的仙人我們都會派出一名高手,讓他打贏之後落點仙器材料什麼的就可以離開,可是這一次,卻並非如此,這一切源於你的身份。」看了蟋蟀一眼,那名領頭的神獸再次說道。

「又是因為身份,不過也好,正好在這裡可以驗證一下我的實力究竟到了什麼層次。」心中暗想著,蟋蟀豪氣的看了對方一眼道:「哼,放馬過來吧。」

隨著蟋蟀的這一聲豪情之後,那名領頭的傢伙一揮手,將兩陣相對的仙獸神獸揮退,接著便領著身旁的另外六人突然變化成本體,遙遙對著蟋蟀,一副隨時攻擊的架勢。

而蟋蟀在看到這七隻仙獸神獸的本體時心中一愣,他清楚,今天若不施展絕招,很有可能會在一擊之下被對方打傷,畢竟對方可是集合了力量、速度、攻擊、防禦為一體的七種獸類。

至於那七隻獸形的本體,蟋蟀已經不多做關心了,目前重要的自然是打贏對方再說。

雙肩一晃,蟋蟀的身邊猛然又出現三名和他一樣的分身,隨著蟋蟀的分身出現,蟋蟀將神甲和神劍全部都用了出來,淚月墜隨時準備出擊,分身的天雷動和兩種火焰的特性也在身上浮現出來。一對七,蟋蟀可沒有把握全部對付。

很快,當對方看到蟋蟀準備好后,全都向蟋蟀的本體衝來。

蟋蟀在見到對方攻擊時,他的三名分身各自亮著本體屬性,向七獸攻去,而蟋蟀本人則是劍訣一變,猛然喝道:「九變神劍訣之——神滅。」

隨著蟋蟀的這一聲大喝之後,蟋蟀手中的神劍突然分為七把,夾雜著毀滅一切的氣勢刺向七名獸體,無匹的神劍威力在劃過之後,甚至將這塔內的空間都刺出一道道裂縫。

當蟋蟀將神劍釋放之後,雙手神訣依舊沒有停頓,就見他將淚月墜再次化作一道道撕裂一切的角片沖向那些仙獸和神獸。

當做完這一切之後,蟋蟀又開始釋放神訣,他自己清楚,別看這些傢伙們表面上還沒有攻擊自己,可若等到他們真的攻到自己身前時,恐怕那時就已經晚了。

對方的那些仙獸神獸在見到蟋蟀的攻擊時,個個施展手段,就見一個類似白色天馬狀的神獸猛然噴出一股白色物質抵制著蟋蟀所發的神劍,同時它的一隻翅膀猛然將自己保護在內,而另一隻翅膀則急速的扇動著,並釋放出一根根白色羽翼打向蟋蟀所打來的角片,化解著蟋蟀的淚月墜攻擊。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其他神獸也如這白色天馬一般,努力的抵消蟋蟀打來的兩道攻擊並伺機準備反擊。

很快,當蟋蟀的幾道攻擊打過,被仙獸和神獸共同抵消之後,蟋蟀的衍天神訣也在這時釋放出來,強大的衝擊波讓七隻仙獸神獸也為之嘆息,他們的手段暫時性的根本就無法對付這麼強大的攻擊神訣。

無奈,七獸只好各採取防禦措施,各自抵擋著這道神訣的衝擊。

而蟋蟀見七獸防禦,當下心中一喜,心念微動,三個分身立即就開始釋放著自己的本身力量,紫紅色天火夾雜強烈的高溫火焰肆無忌憚的燒向七獸。

而天雷動的陣陣天雷彷彿如同雷劫一般,發揮著它對仙獸及神獸的最高傷害,畢竟凡是獸類,都會對雷劫擁有一定的恐懼之心的。

至於擁有冥火的那個分身,則依靠冥火冰寒的特性,一個接一個的燒向七獸,它的目的很簡單,只是希望冥火能夠粘上七獸身上,那怕是一點點,便以足夠,畢竟這東西粘身既燃,根本不給任何人說話的機會。

「九變神劍訣之——誅天。」當七獸以為蟋蟀的攻擊結束時,他們突然又聽到蟋蟀的這一聲大喝,頓時個個都面無血色,他們清楚,自己從一開始等待蟋蟀的攻擊結束就是個錯誤的選擇,因為誰能想到,一個修鍊者竟然能夠釋放出如此強大而犀利的各種屬性攻擊,這本就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範圍之內。

看著蟋蟀的這道攻擊,七獸的內心個個驚恐,它們從字裡行間里就不難理解這招誅天到底有多麼強大的威力。 誅天所發出的威力連蟋蟀也沒有想過,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七獸,就見他們原本是準備硬抗這一記攻擊的,可是等到蟋蟀的這一擊打過之後,他所產生的爆炸,將七獸完全淹沒,等到這爆炸過後,七獸已經在這爆炸之內被耗盡功力,渾身傷痕纍纍的躺在地上。

看著躺了一地的高手,蟋蟀微微一笑,他雖然對自己的手段感到震驚,但也非常滿意。同時蟋蟀還想弄明白九變神劍訣的最後一招究竟都有多大的威力。

「怎樣,現在我可以隨意收取這裡的寶貝了嗎?」看了看最先說話的那個神駿,蟋蟀不懷好意道。

「請隨吧。」有些虛弱,這位是神駿本體的神獸對蟋蟀的實力算是徹底佩服了,只是這一招的威力就能將七獸完全制服,恐怕有這一招實力的人在整個仙界也不多見。

「哼,我對你這兒的寶貝可沒多少興趣,不過卻對你們這些神獸和仙獸很感興趣,我想你們應該會不介意我的邀請吧?」微微的笑了笑,蟋蟀盡量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笑容,或許讓他們對自己擁有一些好感。

「啊……你……」

「放心,我並沒有想如何,只是邀請你們而已。」打斷對方的談話,蟋蟀一招手,將自己的混元鼎釋放了出來,而當他的混元鼎一現之後,立即就釋放出一層層神光,強大的吸引力頓時就將眼前的七獸吸進混元鼎中。

而外層那些一直瞪大了雙眼看著七獸之地的神獸和仙獸在見到蟋蟀釋放混元鼎時,頓時就渾身發抖,想組織對蟋蟀進行攻擊。

可是它們卻沒有想到,蟋蟀根本就沒有放過他們的想法,見到它們個個怒火直冒,蟋蟀混元鼎的神光猛然大增,將它們完全籠罩其中,指訣變化之間,已經將他們收進了混元鼎中。

當蟋蟀將這一切全部做完之時,他突然發現眼眼前這個三層塔內竟然有崩潰的跡象,嚇的他慌忙將混元鼎和分身收掉,向塔外竄去。

很快,蟋蟀來到塔外時,他發現黑龍已經修鍊完畢,小赤和青元則呆在一旁,好奇的看著天神塔。而當蟋蟀出現之後半,立即就鎮定下來。

「陸遠,怎麼剛才這塔震動的厲害……」

「沒事,只是收取了一些非常有用的資源而已。」看著小赤,蟋蟀面露溫柔且輕鬆的說道。

對於小赤的恩情,蟋蟀不知該如何報答,他只是希望以後能夠對她更好一些,當然,在沒事的時候。

「看來四層之上會更危險,但越是危險,裡面就越有更好的東西,看好此塔。」重新轉頭看了一眼,蟋蟀飛身而上,繼續探索。

可是沒等他繼續向上時,黑龍就突然擋在了蟋蟀身前,有嘴唇嗡動,似乎在述說著什麼。

當黑龍的述說完畢之時,蟋蟀滿面震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天神塔。

用黑龍的話說,他發現這座天神塔竟然可以收取,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塔里的東西?

一想到這裡,蟋蟀就立即開始對這天神塔感興趣起來,他知道,收取這件塔並非易事,必須要找到最有效而直接的方法。一般的收取手段肯定不行。

想了想,蟋蟀決定還是用收取混元鼎的手段試試,畢竟這東西可是連天帝也無法掌握的,而現在拿來收取這神塔應該不成問題。

收取混元鼎的手訣並不是很多,只有三段,複雜程度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唯一要說的就是神訣的運用,不過這對蟋蟀來說並非難事。

很快,當蟋蟀的神訣打出之後,那天神塔便開始動搖起來,與此同時天神塔的頂部也開始發亮,發出一道道五色神光,照向大殿。

見此,蟋蟀明白這神訣是用對了,而後蟋蟀又加快了釋放神訣的速度,可是,沒等蟋蟀將神訣完全打完時,他猛然發現大殿門口的那群仙人竟然陸續的進入大殿,並向這邊看來。

遺愛 黑龍和小赤青元原本是在一旁護法,可一見到這一幕時,立即就一字排開,當在蟋蟀身前,面色冷漠的看著趕來的仙人,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之勢。

而蟋蟀也在這時到了關鍵時刻,如果有人出手將他打斷,恐怕他根本就無法收取這天神塔,畢竟有那麼多仙人都在虎視眈眈,誰有會讓寶貝白白的被別人奪去。

「是那個奇怪的少年,他正在收取神塔。」後面來的仙人都不笨,他們一眼就看出蟋蟀收取的天神塔是神器,有些氣急敗壞的吼道。

「快阻止他,各位仙友一起上,阻止他,否則神塔被收走,我們可就沒有任何機會了。」一聲接一聲的煽動,終於有人頂不住,向蟋蟀出手了。

可是,當他們向蟋蟀出手時,擋在最前面的三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留情,而黑龍在煉化掉十一名仙人的仙嬰之後就功力大漲。只見他變回本體,成為一條半銀半黑的怪龍,龍首一張,一口龍息就噴了出去,根本就不在乎對方人多勢眾。

而這時的小赤則也恢復了朱雀的身份,火焰一噴,層層疊疊的湧向那些敢於沖向前來的仙人。而青元則是釋放出天雷動最強的招式,配合著小赤和黑龍一起攻擊著那些仙人。

一仙兩神獸的同時攻擊,頓時就讓衝來的仙人大亂,他們一開始也明白黑龍和小赤是神獸,應該很厲害,可是一交手馬上就明白了黑龍的不凡。

就見黑龍的一柄屠神槍不時的被他噴了出來,狠狠的打在被攻擊者的身上,而當對方只要被這屠神碰到,那基本上就是一個重傷的下場。

而當黑龍將那些敢於靠近的仙人打傷時,立即就將他們的仙嬰也收取了,存放在他新收取的神器瓶中,畢竟煉化別人直接形成的能量要比自己修鍊來的更快,更方便。

就這樣,場上一時間大亂起來,仙人們一邊著急蟋蟀對神塔的收取,一邊在攻擊時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們沒有人願意將自己的真實實力拿出來,而一個這樣兩個這樣,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如此一來,願意出真正實力攻擊的人反倒沒有,就這樣拖延著。

也就在這時候,蟋蟀突然發出一聲大吼,接著就見那神塔突然變幻,形成一個小型的迷你玉塔出現在蟋蟀手中,散發著道道神光,顯得非常精緻可愛。

很快,當蟋蟀成功將此塔收好時,他並沒有對眼前的這些傢伙進行攻擊,只是釋放出一道神雷,當神雷炸過,蟋蟀和黑龍等人全數消息不見,人影皆無,只留下那些仙人高手帶帶著滿臉悔恨,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道神光閃過,蟋蟀帶著三人出現在大殿的最深處,一個長長的走道之上。

「看來雲翼的玉簡裡面還是有一些信息可以用的。」稍微讚歎了一聲,蟋蟀帶著三人向通道走去。

「那雲翼……究竟和主人說了些什麼,還有,他給的東西既然是假的,可為什麼主人你一點都沒有生氣呢?」黑龍似乎認為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了,所以向蟋蟀問話竟也缺少了他曾經的那種恭謹。

「雲翼也是有著他自己的苦衷的,不過至於是什麼,卻不方便告訴你們,否則他的小命可就難保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很有可能會再回來。」一邊想通道內走去,蟋蟀拉著小赤一邊不在意的說道。

「那神塔之中又有些什麼?」看了蟋蟀一眼,青元緊跟幾步,追上蟋蟀問道。

「不知道,更難的地方還沒有探察,必須要等探察之後才能明白。」看了青元一眼,蟋蟀繼續像通道內走去。

很快,當蟋蟀順著這通道走完之後,他就發現眼前竟然是一個像山谷之地的地方,一條不大的紅色湖泊旁邊長著幾棵不知名的大樹,樹的樣子也奇怪,葉子竟然是藍色的,而樹榦確實綠色的,一綠到底,看上去非常古怪。

這種大數大約有四五顆,而在大樹的下面則是一排排奇形怪狀的植物,看上去倒很像仙草之類的東西,但卻又少了些什麼。

至於湖泊邊還有很多建築,這些建築看上去竟好像是某個城市一般,但仔細一看,又和某個村莊比較像,讓人疑惑。

帶著三人,蟋蟀一邊向湖泊走去,一邊留意這四周,當他確定沒有什麼危險時才帶著三人走到那幾棵古怪的大樹旁,看著這無法解釋的大樹。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陸遠,總覺得這兒有些不對,給我一種很熟悉且火爆的感覺,就好像將身體里的火焰全數引燃了一般,讓它們發起爆動。」左右看了一眼,小赤彷彿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情況一般,向蟋蟀說道。

「別說是你,就是連我也有一樣的感覺,黑龍,有什麼發現嗎?」看了看那個紅色小湖泊,蟋蟀覺得這兒的一切根本就是無法解釋的地方。

「沒發現,一切正常。」很明顯,黑龍對此根本沒有任何反應,有不對情況的也只有蟋蟀和小赤了。

看了看青元,蟋蟀發現他和黑龍一樣,沒有任何不適應的地方。

「快看……」

「啊……火血獅?烈焰神駿……還有火龜……糟糕,這裡是萬載火焰池。」當小赤發現從這湖泊內一個個爬出的怪物時,她的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很顯然對這地方非常懼怕。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萬載火焰池?這就是傳說中的萬載火焰池?」黑龍明顯的對這地方有些恐懼,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同時也開始為蟋蟀解釋這萬載火焰池的恐懼之處。

傳說中萬載火焰池是仙界火屬性仙獸、神獸的樂園,能夠出現在萬載火焰池之地的獸類全部屬於仙界頂級的仙獸和神獸,由於這裡是火屬性仙獸和神獸的樂園,所以來到這裡的獸類都會選擇留下,常年累月的積累,這裡的頂級獸類便越聚越多。

不過讓黑龍都感到恐懼的並非是因為這越來越多的火屬於仙獸和神獸,而是因為這些仙獸和神獸常年居於此地,會對外來的其他屬性的修鍊者發動瘋狂的攻擊。

畢竟獸類的規則很簡單,弱肉強食,然而在這裡,火屬性仙獸或者是火屬性神獸,他們根本就沒辦法打贏對方,雙方都是火攻,又都是在這萬載火焰池裡,爭鬥起來,根本無法分出勝負。

一旦這裡來了其他修鍊者,這樣的平靜就會被立即打破,誰不想證明自己是強者?但證明強者的方法除了幹掉後來者,似乎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這個萬載火焰池裡的獸類,都會有很強的攻擊意識,不管來人是誰,它們都一定會自發的攻擊來人的。

而當蟋蟀聽完黑龍的敘述之後,突然就感覺自己是來到了一個令他不敢想象的地方了,而導致體自己和小赤體內的火焰爆動的直接關係應該就是眼前的這個綠色湖泊了。

一想到如此,蟋蟀馬上就對這綠色湖泊里鑽出來的仙獸神獸多注意了幾眼。

就見小赤所說的火血獅、烈焰神駿、火龜這三隻神獸都各自緩慢的爬出水面,不過這邊的獸類並不多,只有這三隻。神獸們似乎並沒有對蟋蟀和小赤感興趣,就見他們出現的時候一致將矛頭指向了青元和黑龍。

錦衣血途 見此,蟋蟀略有所悟,他知道,自己體內有兩種火焰,或許就是因為這個才導致它們忽略自己的重要原因。

「青元,退後些,你不是它們的對手。」看著對黑龍和青元虎視眈眈的三神獸,蟋蟀一邊和青元說道,一邊閃身出現在青元身前,擋住準備衝過來的三神獸。

一旁的小赤見此,也是一閃身,出現在那匹神駿面前,表情不善的看著對方。

如此一來,三神獸本想要對付黑龍和青元的,而當它們看到蟋蟀和小赤擋在身前時,立即就對這兩個新來的傢伙新生不滿,試想,一個新來的一出現就想挑戰它們這些身處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傢伙,這怎麼會被允許。

當下,三神獸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就發動了攻擊,它們要將眼前這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給幹掉。

見攻擊而來,黑龍的屠神槍沒有絲毫猶豫,對著那火血獅就砸了過去,狂暴的勁氣夾雜著滾滾熱浪,立即就將蟋蟀三人頂開一段距離,成了兩個獨立的戰場。

而小赤眼前的烈焰神駿則和小赤一樣,同時噴出一股火流直攻對方,可兩者的火流根本無法對對方造成傷害,戰鬥就僵在了一起。

至於蟋蟀對上的火龜則更加厲害,就見它龜殼下面的兩條尾巴彷彿兩條火蛇,肆無忌憚的攻向蟋蟀,同時它尖尖的嘴吧還噴射出一道道火焰標槍攻向蟋蟀。

後者只是單手一揮,打出一面藍黑色的冥火盾擋在身前,抵擋著火龜打來的火焰標槍,隨後他單手掐訣,他想試試最新領悟的神訣究竟都有些什麼效果。

可是,沒等蟋蟀的指訣形成,他身前的火龜突然發出一聲激烈的尖叫,而後龜身竟然燃起熊熊大火,猛的撲向蟋蟀打出的冥火盾,它似乎對蟋蟀的冥火產生了某種抵觸心理,就彷彿這東西是它的殺父仇人一般。

很快,當他撞向蟋蟀的時候,突然加大火焰威力,瘋狂的利用自己的身軀來撞向那冥火,與此同時,火龜的身上還起了某種波動充斥著蟋蟀的大腦,這感覺就好像是某種以精神力為主的神沒識攻擊,但卻又和神識不太一樣。

感受著這詭異的攻擊,蟋蟀立即用神識清除這道波動攻擊。

「這火龜果然詭異。」連連閃避火龜打來的標槍,蟋蟀揮手一道神光將它們化解,立即/就想試試新神訣的威力。

沒等蟋蟀要掐訣之時,他才發現這火龜並不是和冥火有仇,而是在吸收冥火的威力為己有。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蟋蟀立即就聯想到自己的特殊體質,當下他就將自己想要幹掉火龜的念頭給熄滅,換成了收復它,畢竟能夠吸收物質的神獸並不多見,而且能夠吸收物質的神獸嗯。都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進化神獸,也就是擁有可以升級的能力。

有了這樣一個神獸擺在面前,恐怕稍有實力的高手都會想收復它的,畢竟這東西只要能夠收復,那就相當於自己又增加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助力在身邊,這對以後實現目標是非常有幫助的。

一想到這裡,蟋蟀掐著神訣的手勢立即變幻,隨著蟋蟀的一聲一大喝,他的禁錮神訣衍生也在這時被釋放了出來。

隨著強大的神訣蔓延,原本還在爭鬥中的火龜、火血獅和烈焰神駿全被禁錮了起來,就見它們各自擺著奇怪的姿勢,有些不甘的掙扎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