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6 日 0 Comments

畢竟,真要計較起來,暹羅國的那些人妖,還有做皮肉生意的女性,本來就是讓人玩的,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有收入。

「明白!」

龍文南幾人嚴肅道。

「老闆,我覺得,要不咱們還是擴充點人手吧,這樣才能更好保證您的安全。」

龍文南提出了建議。

「增加人手過於招搖。」

江山否決了這個建議。

增加人手,安全是安全了,但帶著一大堆人,過於惹眼,不利於江山辦事。

尤其,江山做的事,還都帶有保密性質。

過於惹眼,只會讓敵人更加關注他,徒增麻煩。

「準備好了的話,明天一早就動身!」

機票已經買好了,明天早上的機票。

「好了,今天都好好休息,養足精神好辦事。」

說完,江山便離開了。

……

第二天一早。

國際機場。

江山帶著龍文南幾人坐上了前往暹羅國的飛機。

亞洲金融風暴,現在已經初顯端倪,不用想也知道,索羅斯和華爾街的金融資本,早已經開始行動了。

這意味著,江山他們一落地,就要和以索羅斯為代表的華爾街的金融資本進行交鋒。

索羅斯以操控金融聞名,但碰上了江山,他註定要折戟。 方思遠一看,果然有人在對著他招手。

那個人是方思遠以前的同學,應該是叫他過去想說說話。

方思遠本來不怎麼想過去,他更想和展顏待在一起。

可展顏都這麼說了,他只好不情不願的走了過去。

待方思遠一走,展顏看向了蘇陌辰。

「蘇先生能讓我和喬安單獨說兩句話嗎?」

蘇陌辰看向喬安。

喬安朝他微微點頭。

得到喬安的同意,他這才放下香檳和餐盤離開。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喬安晃了晃手中的香檳。

「我們去花園走走吧。」展顏提議。

「行,你的婚禮,你做主。」喬安對此沒有意見。

兩個多年未見的老同學,緩緩的走在酒店的花園裡。

「我沒有想到你真的會來參加我的婚禮。」走了一會兒之後,展顏突然開口說道。

「我本來也不想來的,不過……唉……不提也罷。」她能說是為了躲她老媽躲到這兒來的嗎!

「你能來我真的很開心,你或許不知道我一直很羨慕你,你一直那麼漂亮成績也好。

班裡暗戀你的男生有很多,女生們嘴上說著你不好,其實她們都很羨慕你,都想成為像你這樣優秀的人。」

「我知道啊,她們疏遠我不想和我一起玩兒,都是因為她們嫉妒嘛,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原身又不傻,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和你本來可以一直是好朋友,偏偏思遠喜歡你,我一時想不通,才會在學校說了你許多壞話。

其實這些年,你一直很內疚,我不該說那些話來傷害你,好在你現在過得很好,也交了一個這麼優秀的男朋友,看到你現在過得這麼幸福,我就放心了。」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方思遠喜歡的是我嗎,當年你裝做一副被背叛的樣子不算,現在又來裝白蓮花,你還真是裝上癮了。」喬安呵呵一笑說道。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閑話,我當年真的只是太氣憤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說那些話來傷害你的。」展顏眼眶微紅,一臉委屈。

「知道方思遠為什麼不喜歡你嗎?因為你這個人假,真的假。」喬安懶得陪她演什麼世紀大和解戲碼。

「你什麼意思!思遠有多愛我,你自己也看到了,你憑什麼說思遠不愛我!你憑什麼這麼說!」

展顏這下真的被激怒了,她最受不了別人說方思遠不愛她這種話。

以前不是沒人勸過展顏放棄方思遠,畢竟這麼辛苦的去愛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這到底是圖什麼。

可展顏一但認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來,那些勸她方棄的人,不是被展顏單方面拉黑,就是雙方老死不相往來。

「方思遠根本不愛你,要是他愛你,你就不用在他身上中下情絲了,你也真厲害,連情絲都能搞到,雖然不知道是誰給你的這東西,不過那人對你倒是真的用心了。」

所謂的情絲,是那些一輩子愛而不得的女子,轉世之時所流下的最後一滴真情之淚所形成的。

情絲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被種下情絲的人,會一輩子只愛著為他種下情絲的女人。

這情絲是那些愛而不得的女人最後的執念,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與這樣強大的執念抗衡。

所以古往今來這些被種下情絲的男人,一輩子都會只愛那位替他們種下情絲的女人。

哪怕到死亡也不會改變。

「你在胡說些什麼!什麼情絲,我根本聽不懂,既然你不想和我說話,那就算了,我要回去招呼賓客了。」說完就想回到宴會廳。

喬安卻把人給叫住了。

「我看得出來,你是真的很愛方思遠,愛他愛到願意為他做一切。

在這裡我最後勸你一句,情絲雖好,但這種用手段得來的愛情,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一但有一天他掙脫了情絲,你覺得他會不會恨你。」喬安言盡於此。

展顏沒有說話,停頓幾秒之後,接著往回走去。

等到午餐過後,喬安沒有繼續留在酒店和其他人一起玩,而是在吃飽喝足之後,帶著蘇陌辰離開了酒店。

二人到附近的公園小坐了一會兒,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二人同時抬頭看著天空。

嗯……今天的天好白。

「我還以為你會出手替方思遠解開情絲。」

蘇陌辰本來一直是這麼以為的,沒想到喬安不按牌理出牌,壓根兒沒想要多管閑事。

「我為什麼要幫他,那個方思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兩個人一樣愛裝模作樣,倒也算是天生一對,讓他們兩個綁在一起,總比讓他們出去禍害別人強。」

喬安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幫方思遠。

當年原身被展顏潑髒水,原身解釋過自己沒有和方思遠在一起,可方思遠卻表現得態度曖昧。

方思遠這曖昧的態度還真讓那些同學以為原身在和方思遠偷偷交往。

展顏又一個勁兒的在那兒賣慘。

就有不少可憐展顏的站在她那一頭,說原身不講道義,背著閨蜜勾引閨蜜喜歡的人。

把原身說成了極品綠茶,一級茶藝大師。

哪怕後來流言淡了下去,也有人在說她是因為被方思遠發現了綠茶的真面目,而被方思遠給甩了。

不少人都在笑話原身罪有應得,這是遭了報應了。

天知道原身和方思遠根本屁關係沒有,可惜在這兩個真茶藝大師的表演之下,原主倒被貼上了茶藝大師的標籤。

好在到了高三,學生的心思大多都方在了學習上,沒有心思再去傳八卦,這才讓原身終於耳根子清凈了。

那倆個傢伙這麼坑原身,喬安怎麼可能會這麼好心去幫方思遠。

當然她也不會這麼便宜展顏,方思遠身上的情絲解是要解的,要是不解展顏還不樂開了花。

她會讓展顏好過嗎?

答案是當然不可能!

展顏想和方思遠過上幸福快樂的小日子,那就是在做夢。

等過段時間她就會知道,現在站得有多高,摔下來的時候就會有多慘!

她儘管拭目以待就是。。 南木臉色不斷的變換,心中的念頭急轉,卻一時間沒有了更好的辦法,他只能臉色鐵青的看着這一觸即發的大戰。

然而,就在這時。

「我看誰敢欺辱我林玄小友!」

一道強橫的氣勢猛然衝破了兩人的對峙之勢,有了這股氣勢加入,黃黎一面倒地壓向童極。

隨着這聲音傳來,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身影在空中浮現出來。

童極瞳孔狠狠地收縮,臉色無比的難看,「魏囚,這趟渾水你聚寶閣也要插一腳不成?」

來人正是聚寶閣的三閣主,在卧龍城坐鎮聚寶閣的三長老,同樣是臨仙境的超級高手。

今日,南疆國四大臨仙境高手竟然全部出現,而且還都是為了林玄而來。

在場的眾人面色大變,深深的看了一眼全程沒有說一句話的林玄,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充滿了不可思議。

不是說這個傢伙是被廢了丹田的散修嗎,沒有什麼身份背景,怎麼,今天竟然引來了四大巔峰高手?

「這等熱鬧,當然不能少了我魏囚。」

三長老大笑着說道,隨後目光落在林玄的身上,眉毛一挑,「林玄小友,別來無恙啊!」

「林玄見過三閣主前輩。」

林玄急忙躬身行禮,他沒有想到,這三閣主竟然會為了他出頭,看來師父給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啊。

魏囚笑着點點頭,看着林玄更加的順眼,這個小傢伙一直這樣有禮貌,與林玄打過招呼之後,他目光凌厲地盯上童極,「林玄是我忘年小友,誰敢為難他就是與聚寶閣為敵,難道你皇家學院想要與我聚寶閣開戰嗎?」

嘶!

在場眾人聽到這句話,皆是倒吸一口冷氣,這話的分量實在太重了,這相當於將整個聚寶閣都綁在了林玄的身上,以後這個傢伙橫著走都可以了。

童極臉色鐵青,警惕地看了一眼魏囚,心中滿是凝重,看來今天這個林玄是弄不死了,他想不明白林玄怎麼會與魏囚有如此深的關係。

這麼多年,可從未聽說過,他為了誰出頭,林玄到底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竟然值得魏囚這個唯利是圖的傢伙如此?

南木見到魏囚出現,此事已經出現了轉機,目光一閃笑着說道,「大家不必動氣,都是多年的老友了,說到底這都是小輩之間的事情,不如放手讓這些小輩繼續爭鬥,我們老一輩都不插手,這樣也不傷和氣,你們覺得如何?」

黃黎點點頭,「我沒有意見。」

魏囚笑着說道,「我自然也沒意見。」

他們相信以林玄的實力,同輩中沒有人是他的對手,這樣的結局他們當然可以接受。

三人的目光落在了童極的身上,童極臉色大變,他就算不同意也得同意了,有聚寶閣和黃黎保林玄,已經沒有殺他的可能了。

「我沒意見。」

童極陰沉地說了一句。

南木笑着點點頭,「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為了公平起見,在此立下規矩,兩方小輩之間的爭鬥年齡限制在二十五歲之下,如果那方違規,我們三方聯手絞殺,你們覺得如何?」

「可以!」三人同時說道。

聽到童極如此痛快的同意,黃黎的眼神微眯起來。

這很不正常,

照目前來看,皇家學院已經沒有人能夠鎮壓林玄了,可是這個時候童極卻欣然同意,雖然有着時勢的逼迫在其中,但是答應得這樣利落,其中一定有他的算計。

「既然規矩定下了,那大家都散了吧,別讓人看笑話了。」

南木說着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魏囚沖着林玄點點頭,身影同樣消失不見。

童極帶着皇家學院的眾人離開了蒼穹學院,在路上,狄培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童極陰沉的目光嚇得憋了回去。

「這都是你乾的好事!」

童極冷冷的掃了一眼狄培,周圍的那些破空境的長老同樣面色不善的看着狄培。

今天來蒼穹學院都是狄培主張的,而且林玄一步步成為皇家學院的勁敵,狄培的功勞可是不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