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正好這時候老羅也被夥計帶著上來,便讓夥計去通知另一個夥計,不用準備飯菜和熱水,然後五個人就一起出門。

幾人逛了一會,便進了府城一家據說是排名前三甲的酒樓,不過這會不是飯點,所以酒樓里沒什麼人在用餐,但卻也還算熱鬧,因為這會正好是『午夜場』開始。

所謂的『午夜場』其實就是酒樓的節目之一,有歌舞獻藝等,而這會是午夜場是說書講古。

兩個小孩還從沒聽過說書的,坐下后眼睛就一直盯著空蕩蕩的檯子,不過說書先生這會還沒出來。

陸錦依看著菜單,點了幾道比較清淡好消化的菜,轉頭掃了一眼,發現酒樓的裝修和榆陽縣那些酒樓也有很大的出入,檔次高了許多,結構上也不是那麼千篇一律的樣子,而是有些新意。

伍元也不是第一次來過府城,可以說前後來過好幾次,不過都沒來過這些地方,但也都習慣性的了解了不少,這會便和陸錦依說起來,尤其是酒樓飯館方面的。

兩人聊著,就聽隔壁桌有人聊起了今晚說書的主題。

「也不知道還有幾場,希望老張能趕緊把這鸞鳳盟給講完,每天吊著難受死了。」

「是啊,不過也不知道說的是不是。」

「嗨,肯定是真假參半,這皇家的事他哪能真知道那麼多。」

「嘿,就塗個樂呵就得勒,管她真真假假的。」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位太子爺應該真的挺痴情的。」

「嘿嘿,能不痴情么,畢竟是把京城第一美人兼才女娶到手了,才貌雙全,不痴情的話還不擔心被搶了啊。」

「你這嘴,小聲點,小心被咔嚓了。」

「去去去,別唬人,現在誰不這麼說的。」

聽到太子爺的時候陸錦依還沒怎麼注意,但聽到京城第一美人,兩個稱呼搭上,陸錦依餘光就斜了過去。

如果她沒記錯,京城第一美不就是陸錦瑟么。

其實這第一美也含著許多水分的,都是上邊那些公子哥小姐們弄個聚會什麼,隨口評選出來的。

而陸錦瑟作為定遠將軍的女兒,母家還是侯門世家,與皇家關係很好,所以都會給個面子。

所以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就是這麼來的。 這段時間太忙,她都快忘記將軍府那些事情了,現在再回想這些人,感覺還挺遙遠的。

這時,銅鑼聲響起,伍家兄妹立刻激動的扯她袖子,抬頭望去,就見說書先生拿著扇子緩緩走出,站在台上中間。

幾句開場語之後,就進入了說書主題。

原來近期說的《鸞鳳盟》是說太子和太子妃的故事。

今天說的故事,是講太子為討太子妃開心,辦賞秋花會,結果引得後院起火,側妃爭風吃醋害得太子妃差點小產。

陸錦依聽到這裡的時候還挺詫異的,不過算下時間,自己離開將軍府也已有半年多了,這個時間陸錦瑟成親了也很正常,只是竟然沒收到一絲消息。

不過轉念一想,也是正常的,榆陽縣在原理京城的偏遠之地,不過只是個小地方,交通不便,又不是什麼攸關民生的大事情,所以沒人知道或者不曾談起也正常。

不過聽到這故事,她卻是想到了慕容珏。

她是帶著陸錦依的記憶,知道慕容珏和陸錦瑟之間是真的有很深的感情,如今新娘嫁人了,新郎卻不是我……

陸錦依挑挑眉,覺得有些幸災樂禍,也有些同情,畢竟之間的未婚妻不止飛了,還飛到了自己侄子的嘴裡,成了侄媳婦。

以後免不了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聽說皇家還經常有家宴,這同桌吃飯也不知道尷不尷尬。

再想想那位痴心的太子爺,還真不知道該可憐誰,這複雜的三角線啊,好大一個瓜。

陸錦依一邊暗自嘖嘖吐槽,一邊手撐著下額聽得津津有味,反正現在這些事情已經和她無關了,就純粹當娛樂新聞來聽聽。

聽完說書,幾人就在伍元的勒令下乖乖回了客棧。

不過兩個小傢伙也的確累了,要回客棧的時候還戀戀不捨,結果在路上就昏昏欲睡了,好不容易撐到客棧,倒床上閉眼就睡著了。

陸錦依和伍元分開各自照料一個,老羅自己一間房。

給伍茵茵蓋好被子,陸錦依拿了衣服去澡堂沐浴。

這裡的澡堂不是一群人一起洗的澡堂,有點類似獨立的洗手間,不過裡邊都放置著沐浴的物品,只要提前告知一聲,夥計就會去吩咐準備熱水,拿了牌子就可以過去沐浴了。

伍元不太放心她一個人,便跟著過去,在外邊等著她出來。

陸錦依沐浴完,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捏著肩膀出來,就見伍元斜靠在廊柱下,逼著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因為她走過去對方都沒動靜。

她湊近去看,見他還是沒動靜,便想叫一下,結果下一刻就見對方睜開眼睛。

四目相對,嚇得她一個趔趄,身子一歪,踩著階梯落空,差點就要摔下去。

伍元連忙伸手抱住她,結果陸錦依直接趴他身上了。

聞著皂角淡淡的香味,鬢髮之間似乎還帶著些許水汽,伍元連忙扶著她站好,道:「好了便回吧。」說著就先走下去。

陸錦依站好,隴了隴外袍,這個時候有點冷,凍得她哆嗦了下,趕緊追上去。

「走慢點。」

伍元放緩腳步,不過沒停。

陸錦依追上,疑惑的看了他側臉一眼,突然道:「你今晚怎麼了?」

「什麼?」

「好像從茶樓回來時就不太對……」陸錦依瞅瞅他。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反正在茶樓里聽書的時候,就覺得伍元的情緒似乎有點奇怪,明明進茶樓的時候還好,但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得有些沉悶了,好像在生悶氣一樣。

不過她回憶了下,也沒發現有什麼能讓他生氣的,所以覺得不是。

「沒有。」伍元眼眸閃爍了幾下,幾息后淡淡道。

「明明就有。」陸錦依眯眼,相處那麼久,她對他一些秉性還是挺了解的,剛剛或許還不確定,不過現在聽著就能確定了,不管是什麼情緒,總之對方現在肯定是處於不高興的狀態。

伍元乾脆不回答。

陸錦依皺眉抓著他的胳膊,道:「到底怎麼了?之前還好好的啊,好像在酒樓里你就……」

「行了,不早了,趕緊休息,明天還要早起。」伍元轉手抓住她的手腕,拉著她加快速度。

「喂,你別拉我,我自己走啊,慢點。」陸錦依被他拉著幾乎是小跑起來,進了樓里時也不敢太大聲,怕打擾到屋子裡睡著的人,只能磨著牙想著明天再和他算賬。

伍元把人送回房間,讓她早點休息便也回了房間。

關上門,後背靠著門,重重的吐出口氣。

王者榮耀之西行 他今晚的確不高興,因為那段說書不止在提醒著他和陸錦依一直都存在的,哪怕現在看不到,卻依然無法抹去的天塹,而且慕容珏這個人也一直是他心裡的一個疙瘩。

雖然今晚說書沒有提過他,可是這個人的存在同樣抹不掉。

簡而言之,就是他又吃醋又焦慮了,就算陸錦依說她和慕容珏沒什麼感情,但兩人畢竟有婚姻聯繫著,這層關係沒有斬斷前,他都無法安心。

他一直在擔心,擔心哪一天陸錦依會被找回去,然後按部就班的和慕容珏成婚。

這邊伍元幾乎一夜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隔壁陸錦依卻睡得香甜,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

不過客棧這邊,牧良也一早就派人過來等他們起身,然後接他們過去魚陽樓那邊。

幾人簡單用了早餐,就隨著牧良派來的人過去魚陽樓,還把賬都給結了。

現在還早,所以魚陽樓外還沒什麼人,不過已經有夥計在外邊擺放東西做準備了。

牧良和李明夫婦這會則都在後院廚房這邊忙著。

當然,牧良也幫不上忙,只是在和他們對今日的菜和食材採買等情況。

海鮮一早就送到了,其餘食材也陸續送到,確定都沒問題后才鬆了口氣。

朕的寵妃是皇上 「阿錦,阿元,你們來了。」李荷花見兩人過來,立刻和他們打招呼。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牧良也是眼睛一亮,笑著過來,道:「你們兩也是,都說過來就直接去我家,竟還住客棧,若不是太晚了,定要把你們給拉過來。」

「也就是住一晚,都一樣,現在怎麼樣了?」陸錦依笑笑。

「在準備呢,應該沒什麼問題了。」牧良道。

陸錦依開始挽袖子,道:「我也來幫忙。」 魚陽樓這天的開業可真是熱鬧,而且這種熱鬧可不是像陸錦依那些店開業時搞活動吸引來的熱鬧。

或者說大部分人來圍觀不是好奇魚陽樓,而是來看人的。

臨近中午開始,一輛輛精緻豪華的馬車、轎子、馬匹先後在門口停下,牧良親自在門口迎接客人,這些人有的是府城的名人,有的是從其他地方趕來的,其中最令圍觀群眾樂道的是連知府都親自過來慶賀,看來牧良和知府大人的關係果然非常好。

除此之外,還有府城的一些官員也都一一前來慶賀,許多有名的商賈名人也過來,可真可以說是富貴一堂。

顯然,大家會來都是因為牧良的關係,對於魚陽樓裡邊的菜大家都沒什麼觀念,就和其他酒樓的打了個平。

倒是也有傳言說牧良的魚陽樓不一樣,似乎是找到什麼厲害的廚師,做出的菜肴都非常的美味。

但大家都只把這個當成牧良的宣傳手段而已,對魚陽樓的出品完全不在意,即便是前來的這些客人,除了一部分知根知底的有些期待外,其餘都是沖著牧良的關係來的。

想著接著牧良這個契機,來這裡結交更多的人,尤其知府大人也來了,很多人就是確定知府會來,所以也都收了邀請函過來,也想攀升知府大人這條線。

秦川幾人這會也霸佔了一個豪華包廂,裡邊一張八人位的桌子都做滿了,除了去榆陽縣的無人,這會多出三個都是年輕的女子,顯然是其中三人的親眷。

不過她們爭取名額過來,顯然目的不是牧良或者吃飯,而是秦川和陸亦書。

從落座開始,就時不時的找話題,弄得秦川都有些不耐煩了,好歹陸亦書在前面擋著,拉走三位姑娘的注意力。

帶著妹妹過來的兩個男子也一臉尷尬,著實在家人硬性要求,他們也沒辦法,而且秦川和陸亦書也應允了,他們才敢帶著妹妹一起來。

他們自然清楚老爹和妹妹們打的什麼主意,路上也叮囑她們不要做得太明顯,只是她們還是太心急了。

秦川也不是個真蠻橫不講理的二世祖,雖然明白對方的打算,不過近來一直住在人家家中,只要要求不過火,一般都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就是覺得有點煩。

當然,這個煩中也有因為菜遲遲沒上,有點等不急了,要知道他早餐可都沒吃,現在正餓著,從牧良那確定陸錦依今天會在廚房幫忙,正期待呢。

廚房這邊正熱火朝天,牧良和陸錦依他們這些要人沒人要背景沒背景的畢竟不一樣,他混跡多年,多的是關係,人脈也不少,所以可信的人也不少,而且還能從廚師界里找。

這些人他都是可信的,所以也在廚房裡幫忙,因此這會廚房裡的人也不少,人手還算是夠的,但即便夠,也是忙個人仰馬翻的。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終於,門口銅鑼一敲,一群等候許久的夥計連忙魚貫而入,到長桌上端起擺滿的一盤盤菜。

魚陽樓有三層,從包廂到大堂,基本都是桌滿了,滿打滿算近三百桌。

也就是說,雖然只是九菜一湯,但是每道菜要做三百份左右。

這樣的量如果像味滿齋那樣單靠陸錦依一個人主廚和幾個輔助的肯定扛不住,索性人夠多。

而且陸錦依來廚房坐鎮,有她幫著李荷花做最關鍵的步驟,她便也沒那麼緊張了。

陸錦依一來直接接過了調製各種醬料任何和烹飪監督指導,所以眾人個速度也都提高。

魚陽樓主攻魚,招聘菜更是全魚宴,不過今天不全都是魚,除了全魚宴外還多了幾道別的海鮮。

第一道是蜜汁魚下巴,鯛魚下巴洗凈,用蔥姜蒜先泡一個小時,隨後熱鍋,倒入油,將魚下巴煎至兩面焦黃色取出,再放入蔥姜蒜、料酒、醬油、冰糖等調料熬煮,隨後再放入魚下巴中火翻炒,待收汁即可出鍋。

這樣的魚下巴外酥里嫩,筷子夾起,醬汁滴落,非常濃稠咸香,看著挺結實,但咬下去骨肉分離,魚肉雪白嫩滑,咸香滿口。

這道才上的時候,眾人正在互相敬酒聊天,也沒怎麼注意,就覺得挺香的。

牧良敬了一杯酒,便招呼大家嘗嘗菜肴。

眾人也給了面子,放下酒杯,拿起筷子,開始夾菜。

不過挺多人對海鮮不感興趣,尤其是帶刺還腥味的魚,雖然這魚聞著米腥味,但也只當是下了重醬濃料,吃著就跟吃醬料差不多,一些偏淡口的人筷子都不動,只是和身邊的人聊天,或者繼續喝酒。

不過很快,隨著食物入口,讚歎聲開始出現了。

而聽著許多人讚歎起來,一些人也好奇,開始落筷嘗試,結果也是稱讚一片。

就連那些偏清淡口味的,也忍不住先拿筷子點了下醬,嘗了嘗覺得似乎不錯,才重新拿了公筷夾菜。

廂房裡,三個女子看著已經開始埋頭苦吃的男人,面面相覷,看著那盤黑乎乎的魚下巴,有點嫌棄。

陸亦書還能得空招呼她們一起吃,但三人都訕笑稱說吃素。

其餘人,哪怕是自家哥哥的都不開口,他們恨不得少個人來分,要知道這些可都是按照人頭,這一盤魚下巴,其實就只有八塊,每人一塊剛剛好,現在她們三個不吃了,那就多出三塊了。

秦川和陸亦書一人一塊,另外一塊三個人搶著吃,看著還挺熱鬧的。

三位妙齡少女看著餐桌上的風度全無,嘴角抽了抽。

第二道菜是清蒸八寶魚,臉盆般大的八寶魚,底下的盤子也是定做的。

不過魚雖大,但因為八寶魚扁平,肉不多,所以也不那麼占肚子。

夥計放下盤子,拿起盤子上的兩支勺子,輕巧的把肉和骨分離出來放兩邊,隨後請眾人慢用。

四碟紅褐色清透的醬汁放在四個角,眾人許多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扁平的魚,不由都好奇詢問起來。

夥計便和眾人解釋,說這種魚叫八寶魚,肉質細嫩鮮美,沾醬汁更為美味。

眾人聽著這名字,覺得還不錯,再看那雪白的肉,便也夾著沾醬食用,結果下一刻下筷的頻率就高起來。 秦川拿著勺子,毫不客氣的直接撥了一大勺進碗里,又拿了一疊醬料到旁邊。

陸亦書有樣學樣,兩人就盤去了一大半。

餘下三個人也紛紛拿起勺子開槍。

三位全程觀看的少女們笑容都有些僵了,這魚名字取得俗氣不說,外形也不好看,也不知道他們怎麼都爭著搶,真有那麼好吃么。

甚至有少女還偷偷在底下踹了下自家兄長一腳,可惜對方就跟幾十年沒吃飽飯的餓死鬼似的,只顧著搶吃的,簡直丟死人。

讓她們不可思議的是,平時溫雅的陸亦書和好像什麼都不放在眼裡的秦川也是如此,著實讓她們不解。

第三道菜是椒鹽石板深海八爪魚片,三指大小的八爪魚爪取根部切成大小相同的片狀,放在石板上煎烤。

端上來的時候還地步的油還滋滋響著,夥計均勻的把椒鹽灑上去。

一口下去,肉質Q彈卻不韌,椒鹽的味道是一種新的體驗,類似燒烤又像煎炒,配著一口酒下去,別有風味。

三個少女原本看著他們吃得那麼津津有味,還想著下一道菜也嘗一嘗,但是在看到那石板上還跳動的油時,臉都綠了,更不可能動筷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