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剛睜眼,一道思念已久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莫瑾軒怔怔地望著少女,還以為自己正身處夢中。

「多謝小姐出手!」

就在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時,一旁的莫子坤見他恢復過來,連忙躬身向少女施了一禮。

聽到這聲音,莫瑾軒終於回過了神來。

「小姐!」

他心神一顫,當即就跳了起來。

小姐!她回來了!

莫瑾軒定定的望著少女,內心激動不已。

蘇魅掃了他一眼,向他點了點頭。

五年多不見,當初的少年已經成長了許多。不但容貌氣質變得越來越成熟,實力也飛升到了皇階。

二十二歲的皇階,這資質,即使在宗門也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不僅是莫瑾軒,莫家兩兄弟的實力也提升了不少。莫子坤為初階靈王,莫子濤為中階靈王。

「莫叔,瑾軒,我回來了。」面對幾人灼灼的眼眸,蘇魅這才正式的打了聲招呼。

聽到這句話,莫家幾人的眼眶都有些微濕起來。

五年多了!沒想到上次一別,她竟離開了這麼長時間。

「回來了就好!」莫子坤有些哽咽的答道。

其他人聞言,皆頗為激動。

就在這時,老鎮長走上前來。

「蘇小姐可是知道青陽鎮出了事?對了,門外那些魔物,您可見到了?」他滿臉急切的開口道。

其他人聞言,紛紛焦急地朝她看了過去。

「那些魔物已經被清除掉了。」蘇魅平靜的回答道。

清除掉了——

眾人聞言,頓時又驚又喜。

「太好了!難怪沒有再聽到動靜,原來已經被殺死了么!」

「蘇小姐是雷系靈修,那些魔物定不是她的對手。」

「有蘇小姐在,我們就不會有事了!」

消息傳開,眾人驚喜萬分,只是一想到這段時間的遭遇,還有已經死去的親人同胞,便又露出了悲痛之色。 「蘇小姐回來得真是太及時了,若是再晚上幾日,只怕這裡也要保不住了。」老鎮長望著少女,滿眼複雜的感嘆道。

其他人聞言,紛紛沉默了下來。

「莫叔,這裡可是有魔氣爆發?」聽到這番話,蘇魅雙眼微眯,當即開口問道。

「不止是青陽鎮,聽說很多地方都被魔物攻擊了。瑾軒正是得到消息,這才趕了回來。」莫子坤凝重的回答道。

「若不是有莫公子在,咱們這些人只怕都已經命喪於魔物之手了。」老鎮長跟著感嘆道。

很多地方——

聽到莫子坤的話,蘇魅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瑾軒,你知道些什麼?」抬眼看向莫瑾軒,她蹙眉問道。

莫瑾軒聞言,當即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知道的消息再次公布了出來。

「小姐,我聽宗門的人說,龍騰與鳳天交界的地方有魔氣爆發,且蔓延得十分迅速,那些魔物和受到魔氣侵蝕的人、獸,皆向兩國邊境沖了過去。

由於數量不少,魔物已然闖入了人類的城池。神殿雖已派使者前往,但短時間內很難將其全部剿滅。我擔心大家,便向宗門請示,趕了回來,沒想到正好就趕上了魔物襲鎮。」莫瑾軒仔細的解釋道。

果然有魔氣爆發,而且看這動靜,顯然還不小!

聽到這消息,蘇魅不禁蹙起了眉來。

西大陸有魔氣爆發,沒想到東大陸也有,而且動靜都不小。

雙眼微眯,蘇魅沉默了片刻后,抬眼朝廳外看了過去。

大廳外,數百人全都擠在了門外。眾人身形狼狽,神色或驚恐、或悲痛,或絕望,總而言之,看起來很是凄慘。

看見這一幕,蘇魅再次蹙了蹙眉。

青陽鎮本有數十萬人口,沒想到眼下只剩下了這區區幾百人。

想到門外的死氣和這些人身上的絕望,蘇魅的胸口忽然生出了一股沉甸甸的感覺。

她不是善人,從來都不是,但是看見這一幕,她的內心還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抬腳走向大門,她掃了眾人一眼后,突然飛身而起,浮在了半空。

眾人見此,當即疑惑地朝她看了過去。

蘇魅沒有解釋什麼。她抬眼看向四周,忽然揚起了一隻手。頃刻間,一道白芒如旭日初升,瞬間便朝四面八方籠罩而去。

白芒速度極快,眨眼間便擴散到了數百里之外。而白芒所到之處,死氣與魔氣皆消散一空。

那是光系靈力!

地面上,莫家幾人看見這一幕,臉上皆現出了一抹驚訝來。

小姐不是雷系屬性么,怎會施展出光系靈力?難道小姐使用了什麼靈寶?一定是這樣的!

幾人先是一驚,接著又如此猜測到。

蘇魅這次沒有隱藏自己的屬性,而是直接施展了光系靈力。

相較於雷系,光系能夠更加柔和有效的清除掉空氣中的死氣與魔氣。

考慮到這一點,她便沒再隱藏。反正這裡沒有別人,不過就算有,她也已經不在乎了。

又不是使用了黑暗之力,而且以她現在的實力,又何須再特意隱瞞。

片刻后,方圓數百里內的死氣魔氣,皆被她清除一空。

素手輕揮,她在青陽鎮的四周布下了一道隔絕魔氣的結界。

只要是魔氣魔物,皆休想進入鎮內,除非實力在她之上。 設下結界后,她回到了地面。

「我已在城牆處布下結界,只要不出鎮子便無事,他們可以回去了。」蘇魅下來后,朝一旁的莫子坤吩咐道。

莫子坤聞言,當即點了點頭。

「這裡就交給你了,爹爹的身體已拖不得,需及時治療。」蘇魅再次開口道。

「小姐放心,這裡交給我們處理就是。」莫子坤連忙答道。

蘇魅額了額首,朝大廳走了過去。

素手輕揮,蘇暮白連人帶塌一起消失在了大廳中。

見兩人一榻竟憑空消失,廳內眾人皆吃了一驚。

怎麼不見了?!

「瑾軒公子,蘇小姐跟蘇家主怎麼憑空消失了?」 何如當初莫相識 老鎮長驚愕的看向莫瑾軒,一臉驚疑的詢問道。

莫瑾軒聞言,緩緩吐了一口氣。

「小姐的實力,早已超越了你我的想象。」他目光灼灼的回答道。

青陽鎮是個小地方,眾人尚未聽說過蘇魅的事迹。但莫瑾軒已加入宗門,且還是精英弟子,早已經聽宗門的長輩說到過她在西大陸聖靈幻境爭奪賽上發生的事。

眼下東大陸幾乎所有的宗門世家都已經聽說了她的大名,知道東大陸再次出現了一位絕世奇才,甚至比風家少主還要妖孽。

剛聽到這消息時,他震撼不已。縱使早已知道她資質不凡,可也沒料到她的晉陞速度會如此之快。不過沒一會,他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沒辦法,之前已經被她震撼過太多次,讓他生出了對方無論變得多強,都是理所當然的感覺。

聽到莫瑾軒的話,廳內眾人先是一怔,接著露出了極為複雜的表情。

他們雖然沒有聽說過蘇魅在西大陸的事迹,但是五年前的龍騰學院排名賽,他們卻是聽過的。

知道蘇家又誕生了一名絕世奇才,青陽鎮的百姓是既激動又羞慚。

這樣的絕世奇才,怎麼就被他們當成了妖魔呢?!

關於眾人的心情,已回到房間的蘇魅並不知道。不過就算知道,她也不會在意。

處理了外面的事後,她將蘇暮白帶回了他自己的房間。

將人放在床上,她在一旁坐了下來。

垂眸望著床上的身影,蘇魅雙眉微蹙,開始檢查起來。

蘇暮白的身體極為破敗,猶如油盡燈枯一般,了無生機。

他本就遭遇過重創,是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身體原本就虛弱至極,再加上突成廢人,唯一的女兒五年來又沒有任何消息,巨大的心理壓力早已掏空了他的身子。

若不是因為有女兒在,他只怕早就熬不過去了。

蘇魅為他檢查了一番后,沉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還好,她回來了。若是再晚上一年,只怕他已經撐不下去了。

從空間內拿出一小杯靈泉,她喂他服了下去。蘇暮白的身體太過虛弱,得一步步調養才行。

服下靈泉后,他的臉色明顯好了不少。

空間內的靈泉蘊含了濃郁的鴻蒙之力,用來蘊養身體,效果難以想象。

這不,蘇暮白頭上的白髮,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回了黑色。不僅如此,他枯槁的面容此刻也漸漸恢復了正常。

不得不說,這靈泉的效果當真神奇。 第926章、犯我逆鱗!

「去龍息。」秦洛說道。大頭受傷,耶穌就成了秦洛的全職保鏢和兼職司機。

因為他不是第一次跟著秦洛去龍息了,所以對那兒也是輕車熟路。

其實龍息並不難找,不在深山老林,也不在懸崖絕壁,只是找到了是一回事兒,能不能進去又是另外一碼事了。

到了龍息后,仍然和以前一樣,耶穌在外面等,秦洛自己往戒備更加森嚴的內院跑去。

「秦洛。」喬木站在白色小樓門口向秦洛招手。

「離呢?」秦洛問道。「她讓我過來的。」

「她在化驗科。讓你來了直接過去。」喬木說道。

「謝謝。」秦洛笑著說道。

他來到昨天送毒藥過來化驗的地方,通過檢查後走進裡屋,看到離和眼鏡男還有另外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在裡面。

「發現什麼了?」秦洛問道。

離掃了秦洛一眼,沒有說話。

倒是眼鏡男扶了扶眼鏡,笑著說道:「我們在死者牙齒里找到的毒牙應該是最新研製的產品,因為化驗室做過實驗,對現有的我們所知道的這種性質的毒藥進行過對比,發現沒有任何一種毒藥和這種葯的藥性是重合的。」

「而且,這種葯的毒性是直接促使腦死亡。有的人死後,他的大腦潛意識還存在,通過一些波段方式有可能破譯他大腦裡面儲存的秘密。如果腦死亡的話,即便你有再先進的儀器,也休想從死人的大腦裡面得到什麼信息——現在有不少基因研究室能夠做到這一點兒,我們在這方面也——」

「哼哼——」老者突然間咳嗽了起來,並且瞪著眼鏡男不讓他多講。這樣的信息顯然還處於封鎖狀態,是不可能讓外人知道的。

「自己人。」離說道。

老者這才恢復了平靜,詫異地看了秦洛一眼,說道:「其它的毒藥大多是促使心臟停止跳動,他們將目標放在大腦上,是為了防備有什麼秘密被泄露出去。」

「這種葯最奇妙的一點兒就是進入血液后就和血液融合在一起,屍檢或者檢測血液的時候都很難發現。其它的毒藥損害人體器官后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殘留,這種葯不會有任何有殘留物體。女性死者的屍體裡面就沒有發現任何用藥痕迹,如果不是有完整的藥丸來做實驗的話,我們也不可能發現這種特性——」

「越是這樣,越是證明他們心中有鬼。」秦洛恨恨地說道。要是讓他找到幕後真兇,一定不會輕易饒恕。這些人應該凌遲應該車裂應該千刀萬剮——還應該在他們腦袋裡注射蜂蝶卵。

秦洛想到自己埋在院子里的半瓶蜂蝶卵,他只用過一次,雖然沒有親眼見過蟲卵長成幼蟲破腦而出時的恐怖場景,但是,有時候做噩夢卻會夢到——

可以想象,那樣的殺人手段真的會讓人一輩子記憶深刻。

只是,真的不希望再用它們了。

「知道是什麼研究室的產品嗎?」秦洛問道。

「和我們合作的研究室應該沒有這樣的產品。國內的研究室也基本上可以全部排除——如果有的話,他們早就向上面報備了。當然,也不排除有研究員自己研究出新葯拿出去賣錢——只不過這種可能性極低,一旦發現後果十分嚴重。」老人說道。

「那就是說是國外的研究室?」

「這個我們就不得而知了。」眼鏡男搖頭。

「除了這個——就沒有其它的發現?」秦洛無奈的問道。好像尋凶之路還遙遙無期。

「有。」白髮老人說道。「我們從這兩顆藥丸中發現了一種微量元素,這種元素和你上次送過來的樣品中的一種元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

前夫你滾:總裁的七日離婚契約 「我上次送過來的樣品?」秦洛愣了一下,然後滿臉驚喜的看著離,問道:「是不是去年送過來的迷藥?」

離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