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0 日 0 Comments

老和尚眉頭微微一皺,有些奇怪的看向了東方,

「真是奇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啊!」

想不通什麼原因,索性也沒有繼續去想,老和尚看了看破敗的寺廟,以及四處飄落的樹葉,

擦了擦額頭上浸出的細汗,又重新開始掃起地來。

當然,這些楚行都是不知道的。

【叮!掃描完畢!】

【叮!雲洲勢力榜自動排序完成!】

系統電子音響起,隨即一副巨大無比的字幕憑空出現在楚行眼前,

字幕之大甚至都遮擋住了半邊星河,

對此楚行自然是滿意之極,如今系統可算是會理解他了,這都自動開啟服務了,

針不戳啊!

系統老哥可真是個好人!

【第一名:西極寺,信息未知!(許可權不足!)】

【第二名:十萬大山,由雲洲古老人族部落聯盟組建而成,千萬年來一直處於避世狀態!最高戰力為一位合體初期!另有十八位化神!……】

【第三名:倉落海,上古時代雲洲人族北渡遷徙聚集而成,一直以來最大的願望便是回歸雲洲,但一直被雲洲幾大頂尖勢力阻攔,雙方甚至一度發生連番大戰!最高戰力為一位合體初期!另有十五位化神!……】

【第四名:雙極樓,為古代雲洲聯盟後期分裂三分產生,由兩脈勢力組成,壟斷雲洲煉器!不久前發生內亂,實力大損,但高端力量並無多大損傷,目前最高戰力為一位化神後期!另有六位化神!(兩位被囚禁中)……】

【第五名:紫雲谷,古代雲洲聯盟三分后形成的頂尖勢力,壟斷了雲洲所有煉丹丹方!最高戰力為一位化神後期!另有四位化神!……】

【第六名:雲洲府,古代雲洲聯盟主導勢力,聯盟解體三分后壟斷了雲洲所有的陣法技術!最高戰力為一位化神後期!另有四位化神!……】

……

【第十名:六合門,古代雲洲邊疆六位化神大將所創勢力!最高戰力為一位化神初期!另有十位半步化神!……】

……

【第二十名:道圖書院,古代雲洲化神大修所創!最高戰力為半步化神!】

榜單並不算長,很快幾個呼吸間,楚行便看完了,

對於後面的勢力排名,楚行並沒有太過關注,

因為此時他幾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榜單上第一的西極寺所吸引了,

西極寺!許可權不足!

這還是楚行第二次遇到許可權不足的情況!

之前那雲苓是因為天道下了封印,屏蔽了所有的信息,

那麼這個神秘的西極寺到底又是憑藉什麼穩居榜一呢? 唉,這又是何苦呢?

陸凡輕嘆了口氣,因為身邊美女太多,他突然想和男的玩耍了。

還是牧羽好啊。

陸凡遙望四周,可惜沒有牧羽的身影,倒是有些男的,他不感興趣。

「你們在這幹嘛?還不趕快回去修行,正事可耽擱不得。」陸凡道。

他其實不想以這種口吻跟女孩子說話的,但是他現在是真的煩。

赤魅卻笑道:「是是是,祖爺爺教訓的是,可是魅兒修行上遇到了瓶頸,祖爺爺可否為魅兒指點迷津?」

魅兒?

三美心中鄙夷,尋思著這赤魅可真會玩,也太沒有淑女形象了吧。

好吧,我也不淑女了。

檀香兜了兜清水般的袖口,主動道:「祖爺爺還沒蒞臨過我川龍一脈,檀香想請您過去看看。」

水龍一脈,又稱川龍一脈,水龍一脈的王也是一為仙尊,名為川王。

陸凡對這個川王有所耳聞,好像是龍族龍王中唯一一個女龍王。

「有機會,一定回去貴寶地坐坐,可是今日不太行,我還有些事。」

陸凡推脫道,他今天狀態不佳,對女孩子不太感興趣,所以不想去。

倒是遲遲沒說話的琉夢道,她甩了甩那頭金髮,別有一番異域風情。

「你們都別纏着祖爺爺了,後天就是聖祭大殿,祖爺爺怕是忙得很哩。」

呸!裝!繼續裝!

然而琉夢貼心的言辭,正好博得了陸凡的好感,陸凡對她微微一笑。

天吶!祖爺爺對我笑了,好開心!

三女羨慕不已,也想要得到陸凡的臨幸,但是她們又不知怎麼做。

底下的人更是飲恨不止。

「這就是長得帥的優待嗎?我族四大美女,竟都這般趨之若附。」

「不!這不只是帥的問題了,而是帥得一塌糊塗,無人能及那種。」

不然的話,像他這種一等一的大帥比,為何赤魅她們卻看不上他?

「好了好了,都回去先吧,待大典結束,我自會一一拜訪。」陸凡無奈道。

四美沉疑片刻之後,這才放過了陸凡,但是赤魅那眼神,不太正經。

哼哼哼,祖爺爺一定是我的。

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可是抱着祖爺爺睡了一晚呢,還落下了一根毛髮。

只是那根毛髮卻怎麼也找不到了。

回到赤王宮后,陸凡免不了又跟冷月她們解釋一通,這才閑下來。

夜裏!

「你們先睡吧,為夫還想修鍊一陣子,鞏固一下修為。」陸凡笑道。

雪娘猶疑道:「不能一起修鍊嗎?夫君不睡,我們又怎可能有睡意。」

陸凡坐在床上,束了束頭髮后,就在屋中里三層外三層施了十層禁制。

這下應該沒人能進來了吧?

「也罷,以後這種事你們要自覺,不然為夫可猜不透你們的心思。」

說完帘子自動掀落,徹底形成了一個封閉的小世界,空氣也在升溫。

「夫君,你可要輕點,今時不同往日,我和小雪身子骨弱,經不起……」

冷月狐幽幽的道。

哦……這都什麼虎狼之詞,本來好好的修行,感覺好像變了味似的。

陸凡點了頭,笑道:「放心吧,我會輕點的,放輕鬆,我要開始了。」

話音剛落,神威漸起。

還是熟悉的金色真氣,卻參雜了渾厚的仙道氣韻,顯得異常強悍。

「心境歸一,拋開一切雜念,細細感悟我的法。」陸凡一本正經的道。

他的左右手,分別抵在二女白皙皙的後背上,然後緩緩發力。

「啊!」

二女忍不住叫了聲,因為陸凡的真氣實在太澎湃了,猶如深淵巨龍。

「夫君您再輕點,我疼……」冷月狐可憐兮兮的道,一下子就撐了。

「哦。」

陸凡已將內力稀釋了上萬倍,可沒想到還是這麼強,弄疼她們了。

不得不說,自從陸凡突破至尊后,二女的修行就懈怠了許多。

因為至尊境的陸凡再也不需要她們保護,所以修行也就沒啥意義了。

除非是那種陰陽調和式的修行。

但是陸凡這次很正經,專心致志的給二女灌輸真氣,洗滌身心。

冷月狐心裏犯起了嘀咕:不會吧,夫君該不會就這麼「修鍊」下去吧?

這壓根就不是她們想要的修鍊!

雪娘忍不住了提了句:「夫君,我們要不換個姿勢?或換個方式?」

嗯?

陸凡閉着的眼,緩緩睜開了,他知道雪娘在想什麼,不禁舒心笑了。

「我看你們根本就不是想修鍊,都老夫老妻的,有啥事就直說嘛。」

陸凡淺笑過後,立馬收住了真氣,然後一手一個將二女抱在懷裏。

「哼,你還說,夫君這些時日都不在閨中,叫我和小雪多麼難過。」

冷月狐撇了撇嘴,滿滿的不高興,眼底卻是透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其實她非常不自信。

從真武界一路走來,曾經的絕世大佬,在仙域變得一文不值。

如果夫君遇到更強大的女人,會不會喜新厭舊,而冷落了她們。

陸凡神情突然一滯。

「怪我,可是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為夫容不得半點懈怠啊,」

他努力變強的目的,還不是為了能夠更好的保護他想保護的人。

冷月狐心頭一甜,又問了句。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