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所以道子並不是一種實力,代表著一種資格!

眼下寰宇中擁有這種資格的人,就站在這些天尊的面前。

「這十分矛盾,」有天尊繼續說道,「既然我們屬於某位大聖的體內世界,那麼這位大聖如何允許其他天道的人過來?」

風老頭點點頭,臉上的表情慎重無比,「說的很對,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之前我也想不明白,但是華天命小朋友找到了答案。」

話音一落,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華天命身上。

這麼多天尊注視之下,即便是華天命都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壓力,他朝著諸人微微點頭,開口道:「如果那位聖人……已處於垂死的邊緣呢?」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聽到華天命的話,台上的諸多天尊都沉默好一會兒。

神域對於他們來說,乃是幻想中的世界,迄今為止他們也知道成就真神,才能晉入神域。

但並不知道這一輪寰宇,竟然是某位聖人的體內世界,而且這位聖人已經是垂死的狀態?

真神能逃脫天人五衰,壽元已失去了限制,那誰能讓這位聖人垂死?

即便他們是天尊,忽然聽到這種消息,也需要時間來消化。

「因為聖人垂死,這寰宇中出現了一些破綻,」華天命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相信諸位見識過輕語的手段,她突破了寰宇最頂層的規則,掌握了第十層法則力量,而她並非天尊。」

許多天尊下意識的點點頭。

情若初見時 輕語與羅征一戰的時候,的確展現了這一手段。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那些天尊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輕語能做到這一步,她憑什麼能掌握第十層法則之力。

「原因就是輕語找到了這個破綻,而這個破綻同樣也被另外一道寰宇的人所捕捉到,他們正在想辦法通過造化之壁……」華天命說道。

話說到這裡,情景稍微明了了一些。

其實這些天尊還有不少疑問,入侵者是誰,他們也是人族?又或者是其他種族……倘若有真神存在,他們又如何抵禦?

「既然對方有真神相助,我們如何抵抗?」魔始天尊冷笑道。

「哼,你們魔族不是一向以戰死為榮耀!堂堂魔始天尊現在就怕了?」一位天尊譏諷道。

「說得輕巧,我就問,我們拿什麼去對抗真神?」魔始天尊盯著那天尊質問道。

這般質問之下,所有的人都保持著沉默。

寰宇雖大,天才雖然無數,天尊也擁有不少,但真神終究是規則之上的存在,凌駕在天道上的強者,他們的確難以對抗。

「我們還有機會的,」華天命眨巴了眼睛,臉上浮現出和煦的笑容,他心中也是納悶,這幫天尊終究是寰宇中的牛人,沒想到碰到危機一個個也會慌亂,此刻倒是要他來掌控局面。

原罪天尊,神諭天尊以及風老頭都十分欣賞的望了華天命一眼,流露出細微的欣賞之意,原罪天尊率先開口說道:「對,我們並不是沒有機會,我們還有他們……」

說著他伸手指了指羅征這十人。

「他們?就靠這些小傢伙們去對抗真神?原罪……你是不是活糊塗了?他們固然是有潛力不假,可別說對方的真神和天尊了,隨便一位界主就能將這些小傢伙一隻手捏死!」一位天尊說道。

風老頭卻是搖搖頭,「我們還有時間,他們還可以成長,而且那位聖人雖然已是垂死的狀態,但體內世界依舊會排斥那些真神,他們的實力不會太強。」

「對,時間,太重要了,」神諭天尊也開口說道。

這九人加上駱惜萱都是寰宇中天賦最強的道子,他們是天道在危機感中催生的幸運兒,而這一次危機生死攸關,催生出來的這些道子天賦也會格外強大,成長的速度也會相當驚人!

一些武者修鍊到界主,消耗的時間都要用數百萬年衡量。

但這十人卻完全突破了修鍊的速度,所以曾經衡量天才的「神級天賦」在他們身上已經無法適用!他們修鍊的速度,比尋常武者快了萬倍,十萬倍之多!

其實這一點不僅僅體現在羅征等人的身上,更是體現在每一位武者的身上,曾經的神級天才相對而言,已經不是那麼「天才」了,因為太多了……

整個寰宇的速度加快了許多,這也是那位「聖人」在垂死之前,爆發出的一種危機感,加快了自己體內世界的演化,將更多的資源釋放出來!

看到下方的十多位天尊臉上依舊流露出擔憂之色,風老頭繼續說道:「我們不僅僅有時間……同樣也會有真神相助。」

「我們也會有真神相助?」

「是出自於本寰宇的真神?」

「他是誰?」

風老頭淡淡一笑,「諸位太小看我們天位一族了,我們天位一族,乃是聖人的門徒所創造,在寰宇中的使命就是維繫寰宇,有些手段現在不適合向諸位揭開,只希望諸位不要失去信心,與我們一力抗敵!」

天位一族在寰宇中的確屬於比較特殊的種族,在其他族群看來,天位一族出現的莫名其妙,而且對擴張勢力完全沒有絲毫興趣,相反經常會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風老頭的解釋,倒是說得過去。

當他剛剛說完,在洞穴中的空氣之中,驟然出現了一道黑黝黝的裂縫!

「咔咔咔……」

一片空間驟然被撕裂!

整個洞穴的空間都開始波動起來,所有的人都隨著空間的波動飄舞,身形扭曲……

那巨大的裂縫之中,赫然伸出一隻布滿了嶙峋的裂紋的利爪!

空間撕裂到利爪探出,整個過程發生的極為倉促!

「後退!」

「閃開!」

羅征身形一飄之下,順手也將溪幼琴一把拽了起來,而那利爪也從溪幼琴的腳下滑了過去,若再慢上一個眨眼的功法,溪幼琴恐怕就在劫難逃。

「絕步一閃!」

華天命腳下光芒泛起,也是踏光飄離!

「啪!」

駱惜萱則更加乾脆,直接化為一道閃電打在了洞穴的頂端,洞穴頂端焦糊一片,她則像是一隻蝙蝠一般,倒立在上方,望著那利爪眼中也流露出惶恐之色。

軒轅晨風,裂千寒,姬落雪等人則是各施手段……

唯獨江正義卻躲閃不及!

江正義原本就不是以速度見長,他擅長的是絕對的防禦與破壞之力。

可是他終究修為尚淺,卻是一把被這利爪握在了手中!

「咔嚓!」

江正義體表的金光應聲而碎,那利爪恐怕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凶獸,實力怕是在界主之上,這一捏之下,不僅捏碎了江正義的護體金光,更是將他的肉身捏的稀爛!

看到這一幕,羅征等人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

方才他們都陷入了那種危機的氛圍之中,沉重的讓人難以呼吸,可是……

不是說還有時間么?為何頃刻之間,對方就能殺到天位一族的老巢來了?

「轟!」

那利爪將江正義抓爛之後,一刻也不曾停留,徑自朝著上方的羅征拍過來。

羅征的目光一沉,渾身的力量狂涌而起,就想要跨越空間望天尊逃開,但這利爪的速度奇快無比,眨眼的時間就已到了羅征跟前,眼看就要將他捏在其中。

這裡可是有二十多位天尊在場。

方才他們只是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在這裡動手,才會讓這隻利爪得逞!

「孽畜!」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神諭天尊一步邁出。

手中一把長劍出鞘,一道犀利的劍光頃刻而至!

「唰!」

這劍光拿捏的力量十分微妙,那隻利爪的手腕處出現了一道細線后,整個爪部便從手腕上齊刷刷的掉了下來,切口光可鑒人。

「上古巫族,好大的膽子!」原罪天尊的臉上也呈現出一抹怒意,一個轉身之下,就遁入了空間的背面!

風老頭則冷聲一笑,雙眼中也是狂怒之色,江正義的重要性雖然不如駱惜萱,但終究也是十位道子之一,沒想到被那利爪捏死在了這裡,他雙手化爪,朝著那裂縫猛然一抓,對著虛空向後一陣拉扯!

那隻被神諭天尊切斷的手腕,原本想要縮回那裂縫之中。

一股無形的拉扯之力,卻硬生生的從裂縫中將那斷腕和那斷腕的主人給扯了出來。

「轟隆!」

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通過那裂縫,被直接砸進了這寬闊的洞穴中。 在場的天尊們臉色都不太好看。

他們未曾想到,天位一族的核心區域中竟然會遭遇上古巫族的襲擊。

風老頭的臉色更加難看了,這種紕漏幾乎不可原諒!

那隻巨獸長達十丈有餘,渾身上下都是烏黑一片,布滿了嶙峋的裂縫。

這巨獸兇悍無比,即便是被風老頭拉出空間裂縫,依舊在地上瘋狂的掙扎著,目標自然就是剩餘的九位道子!

但這巨獸雖然厲害,終究不可能從風老頭的手中掙脫。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巨獸掙扎一番后,龐大的身軀驟然顫抖起來,瞬息之間,又從它渾身上下的裂縫中,飛射出無數個細小的黑點!

那些細小的黑點赫然便是無數毒蟲!

「小心!」

「是毒橡蟲!」

「我來吧……」

站在台階之上觀望的諸多天尊們,此前並未出手,既然神域,無罪以及老族長三大天尊都出手了,他們的確沒有動手的必要。

飛舞而起的毒橡蟲傷不到他們,但毒殺這些小輩卻是十分容易。

這幫生存在世界背面的傢伙,最為擅長的便是巫術、詛咒和毒……

不得不說,上古巫族策劃的這一次襲擊十分緊湊,一環扣住一環。

這些毒橡蟲的數量雖然多,但幾位天尊的聯手之下,如何逃得掉一隻?

那靈火天尊手指輕彈之下凡是飛躍而起的毒橡蟲體內,都自行爆出一團小小的火焰,化為灰燼散落在地上。

將這些毒蟲清理掉后,旁邊的空間之中,再度裂開,便是原罪天尊自其中跨越出來,在他的手中還抓著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從外形上看,能勉強分辨出人形。

這黑乎乎的「人」岣嶁著身體,手腳宛若麻桿一般細,手掌卻出奇的大,在他的手中還拿著一根骷髏木杖,一雙瞳孔黑乎乎一片,分不清眼瞳眼白,面孔宛若惡鬼。

「噗通,」原罪天尊隨手就將這「人」扔在了地上,他也不擔心這傢伙跑了,實際上也沒有人能從原罪天尊手中逃脫。

「巫族只有這一人?」神諭天尊問道。

原罪天尊點點頭,「準確的說,就是這傢伙騎著呲咧獸過來襲擊此處,」正說著,他目光落在江正義那宛若揉碎的麻袋一般的屍體身上,眉頭一皺,剛剛想要指望這十位道子,現在就隕落了一個,雖然不是四大家族的人,但這終究不是什麼好兆頭,「能復活嗎?」

以這些天尊的手段,只要不死,再嚴重的傷,再厲害的毒也能救回來。

不過江正義整個人都被捏碎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只能用復活的手段,讓其復生了……

「我現在讓林素過來!」風老頭陰沉著臉說道,很少能夠在風老頭臉上看到如此表情,看樣子他的確是憤怒了。

林素天尊,便是天位一族中非常重要的一位天尊,也是寰宇中唯一一位承載了復活天命的天尊,他有手段能讓人死而復生。

原罪天尊點點頭,目光隨即落在了那個黑乎乎的人身上。

那人蜷縮在一起,看到眾人的目光聚集過來,臉上便流露出詭異的笑容,笑的時候他露出尖利而雪白的牙齒,和他黑乎乎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從他的喉嚨之中就傳遞出一種十分難聽的聲音,彷彿無數金屬聚在一起瘋狂的摩擦,「哈哈哈哈哈……不要掙扎了!我們巫族終究會擺脫神的詛咒,你們就是這寰宇中的害蟲,終究要被清理掉……!」

「世界背面的渣滓!」魔始天尊驟然抬手之下,竟然想一拳將這武者崩碎。

但卻被老族長直接制止了。

風老頭神色嚴肅,冷冷的盯著這位武者,「就算整個寰宇滅絕了,這一輪寰宇也輪不到你們上古巫族。」

「是嗎?」那人繼續狂笑,「先不說是否輪的上我們巫族,至少我們能得到神的原諒,化解身上的詛咒!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別亂來 哈哈……你們還指望這群小崽子拯救你們,簡直是做春秋大夢!」他指著羅征等人說道。

上古巫族曾經也是人類。

據說在許久以前上古巫族就觸犯了神怒,被神所詛咒,他們才會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到底真實原因是不是傳說中的原因,這個也無從考證,恐怕也只有上古巫族的族群之中才有記載。

「很好,搜魂之法我已許久不曾動用過了,」風老頭面部表情的說道。

這位上古巫族騎著一條呲咧獸前來突襲,原本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在天位一族內部殺了人,而且是當著這麼多天尊的面前,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他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而你憂傷成藍 但聽到風老頭的搜魂大法,他臉上還是流露出恐懼之色。

死可以,但誰也不願意自己的靈魂被弄得一塌糊塗……

「嗖!」

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此人就想逃跑。

但是風老頭只是一個眼神,就讓對方定格在了原地,無法動彈絲毫。

此人在上古巫族中算是「大巫」一般的存在,而大巫等同於寰宇中的界主修為,根本不可能逃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