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蘇綰聽了馮翔公主的話後,很認真的想了起來,很快,她的眼睛亮了一下,滿臉惱火的握緊了手中的血書,沉聲說道:“我知道他去了哪兒?”

“去哪兒了,哥哥他去哪兒了。”

“北晉國。”

本來北晉國的皇帝該是君燁,可是君燁卻被人打成重傷失憶了,那京城那個人很可能就是害他的人,他又如何不回去報復回來呢。

只是他眼下受了重傷啊,難道就不能等等再回去報仇嗎?或者和他們商量一下再回去嗎?

蘇綰越想越來火,若是君燁眼下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指着他的鼻子罵。

不過現在人不在面前,她沒辦法罵,反而是滿心的擔心。

君燁眼下受了重傷還沒有好,而且他的身邊一個人也沒有,如若他回北晉,只怕凶多吉少。

他對於北晉國,知道的還沒有他們多呢。

撿到反派大佬后 馮翔公主聽了蘇綰的話,哭得越發傷心了,拽着蘇綰便不放手。

“皇后娘娘,求你救救哥哥,救救他吧。”

蘇綰正想說話,寢宮外面響起了腳步聲,有太監的聲音響起來:“見過皇上。”

蕭煌並沒有理會太監,他在外面遠遠的聽到了哭聲,一下子擔心了起來,趕了過來。

待到他走進寢宮,便見到寢宮裏蘇綰滿臉的怒意,而馮翔公主竟然趴在牀上哭。

難道是馮翔公主惹出什麼事來了,來求綰兒原諒的。

蕭煌的眼裏一下子攏上了不悅,眼神有些冷。

蘇綰自然也看到了,生怕他發火,趕緊的揚揚手裏的血書,沒好氣的說道:“蕭煌,你看這個。”

蕭煌幾步走過來,一眼看到了蘇綰眼裏的血書,一臉的莫名其妙,伸手接了過來,便看到了上面君燁寫的一句話。

他臉色不好看的瞪着,不過看到後面倒是笑了,算這傢伙有點自覺性,知道走了。

若是他恢復了記憶還不走,他鐵定把他打走。

蕭煌心裏想着,揚了揚手裏的血書:“沒想到他倒是醒了,既然醒了,走了就走了吧。””

他早就看着那傢伙不爽了,走了正好。

若不是他先救了他和綰兒,又救了圓圓,他絕不會留下他的。

蕭煌的話一落,寢宮裏,馮翔公主傷心的大哭。

哥哥受了那麼重的傷,若是回北晉遇到危險怎麼辦。

她不想哥哥有事啊。

馮翔公主不敢求蕭煌,只求着蘇綰:“皇后娘娘,求你救救我哥哥吧,求你了。”

蕭煌一聽,臉色卻是不好看了,深邃的眸中滿是冷怒,冷冷的瞪着馮翔公主,正想讓這女人滾出去。

不想蘇綰卻搶先一步開了口:“好了,這事我和皇上會處理的,你回去吧,受了一夜差不多該累了。”

“我一一一”馮翔公主不想走,不過擡首看到蘇綰遞給她的神色,知道她若不走,皇上定然會震怒,那她一定沒有好果子吃。

馮翔公主只得起身走了出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走出了寢宮。

紫玉趕緊的領着人退出去。

寢宮裏只剩下蕭煌和蘇綰兩個人,蕭煌望着蘇綰好半天沒有說一句話。

蘇綰看他不高興的樣子,嘆口氣:“怎麼了?這麼生氣。”

“你不會真想去找他吧。”

“不是我想去,你明知道他眼下回北晉國了,憑他一個人,身邊又沒有人,他回去只是送死,難道我們眼睜睜的看着他回去送死嗎?”

“那又怎麼樣,那隻能怪他自個兒找死,明知道不敵,還跑回去送死,幹我們什麼事。”

蕭煌越想越惱火,他先前沒有殺他,已是最大的仁慈了,難不成還要救他一命。

蘇綰提醒他:“你別忘了,他救過我們,還救過圓圓,你應該知道,若不是他,我們今後的日子未必好過。”

蘇綰說完後,蕭煌雖然臉色依舊冷,不過已經緩和了很多。

想了一會兒,沉聲說道:“好吧,我立刻派兵前往北晉去幫他。”

“他已經走了,你派人去也和他碰不上,派出去的人,恐怕也沒有辦法找到他。”

蘇綰說完,蕭煌的臉色難看了,飛快的開口說道:“難不成我們還要親自去救他不成。”

蕭煌臉色黑沉,黑瞳幽深冷冽,性脣的薄脣緊緊的抿着,顯示出他此刻心中的怒火。

蘇綰看着這樣的他,有些不敢說接下來的,不過最後還是小小聲的說道:“不是我們,我是說我可以帶人前往北晉國一趟,我自有辦法讓他現身。”

神醫嫡女 她話一說完,蕭煌眼裏都快噴火了,轉身凶神惡煞的盯着蘇綰,不但瞳眸裏燃着火,就是氣息噴出來都是熱的,牙齒咬得咯嘣咯嘣響,好半天才狠狠的說道。

“蘇綰,你皮在癢是不是,朕真想掐斷你的脖子。”

他說完青黑着一張俊臉,轉身便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你想都別想,朕不會同意的。”

蕭煌領着人走了出去,寢宮外面很快想起他的命令聲:“來人,給我看住皇后娘娘,沒有朕的旨意,不准她離開一步。”

外面的虞歌一臉的莫名其妙,皇上這是怎麼了,怎麼氣成這樣啊,還讓人守住寢宮,不讓皇后娘娘出一步。

蘇綰滿臉黑線的端坐在牀上,不過並沒有因爲蕭煌的震怒便有所停手。

她無法做到眼睜睜的看着君燁前往北晉去送死,不說她們前世的交情,就是最近他都救過他們兩次,她都不能坐視不管。

至於家裏的這隻醋罈子,她決定等解決掉北晉國的事情再回來安撫他,一回不行,兩回,兩回不行三回。

反正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

蘇綰決定了這件事後,立刻喚了紫玉進來,然後和紫玉仔細的說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紫玉一臉的驚嚇:“娘娘,你一一一。”

“噓,你想驚動別人啊,若是這樣我就不帶你了。”

蘇綰說完後瞪着紫玉,紫玉都快哭了,皇上不能拿娘娘怎麼樣,會不會一怒殺了她們啊。

不過她們也不敢不跟着主子,因爲主子說到做到,她若是告訴皇上,她下一次肯定不會帶她了,而且以主子的能力,她要想走,肯定沒人攔得住她。

最後紫玉一咬牙,決定隨蘇綰一起離開…

蘇綰催促她趕緊的收拾幾件衣服,而她自己則把往常準備的各種藥丸給帶上了。

然後喚了藍玉和黃玉進來,幾個人嘀咕了一下,立刻從後窗閃了出去。

不過幾個人出去沒走遠,便看到攔住去路的虞歌,虞歌一臉嚴肅的開口:“皇后娘娘這是去哪兒?”

蘇綰白了虞歌一眼,裝什麼裝,難道不知道她去哪嗎,分明是故意的。

蘇綰雙手抱胸冷笑着望向虞歌,幽幽的說道:“虞歌,你說憑你們幾個能攔得下娘娘我嗎?”

虞歌心裏暗叫一聲不好,眼睛已經發黑了,幾個人撲通撲通的往地上栽去。

蘇綰一看這幾人栽倒在地上,立刻拍了拍手揮手讓身後的人離開。

這一次她走,除了帶了幾個大丫鬟,還帶了蕭煌指派給她的兩名暗衛。

晏歌和雲歌二人,這兩個從以前就跟着她,現在還一直跟着她。

除了帶這兩個傢伙外,蘇綰還打算出去把監察司的葉廷帶上,讓葉廷帶一批厲害的手下跟隨她一共前往北晉國。

不過在走前,蘇綰想到了自個的兒子。

說實在的,她

實在的,她真的不想前往北晉國,可是她若不去,君燁一定會死的,若是他死了,自己良心不會安的。

再一個,她和君燁前世今生的種種過節,也該有一個了斷,她想和他完全的解開心結。

所以這一趟北晉之行,她是一定要去的。

蘇綰一邊想着一邊溜進了慕芊芊的宮殿。

慕芊芊看到蘇綰進來,嚇了一跳,只因蘇綰身後的幾個人一臉苦色的揹着包袱,擺明了就是離家出走的樣子。

慕芊芊一臉驚嚇的指着蘇綰:“綰兒,你這是打算離家出走了,皇上他得罪你了?”

蘇綰搖頭,慕芊芊一看立刻滿臉邪笑的湊到蘇綰的面前:“還是說你厭倦了蕭表哥,所以打算紅杏出牆,另外找個小白臉去遊蕩江湖。”

蘇綰擡頭賞了她一個爆粟:“你這腦子瞎想八想的想什麼呢,我這是前往北晉國去救人的,你以爲我是那種始亂終棄的人,我這一輩子都要對你蕭表哥負責的。”

她說完呸了慕芊芊一眼說道:“我來是讓你幫我照顧團團和圓圓的,千萬要幫我照顧好他們。一次,我再離開他們一次,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他們了。”

說到這個,蘇綰心裏說不出的抽疼,想到兒子,她真想掉頭回宮,可是她卻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回去。

若是君燁死了,這一生她的良心都會不安的。

慕芊芊受驚了:“你真打算去北晉國救人。救誰啊。”

對於君燁醒過來的事情,慕芊芊還不知道,所以一臉的莫名其妙。

蘇綰卻拍拍她的手說道:“芊芊,你給我好好的照顧孩子,等我回來就把你風風光光的嫁進安平候府,若是你照顧不好團團圓圓,你這一輩子就留在宮裏陪我吧。”

慕芊芊一聽蘇綰的話,早臉色變了,趕緊的答應:“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團團和圓圓的。”

蘇綰聽了轉身便走,再不走,她真怕自己就捨不得走了。

不過走了幾步她又折回來,飛快的取了筆來寫信,她還是給蕭煌留下一封信吧,省得他暴跳如雷,或者去找她,眼下噬天門的人隱在京城,蕭煌不能在這時候離開。

以防城中出什麼事。

慕芊芊看蘇綰寫信,一臉擔心的說道:“你這是瞞着蕭表哥離開的嗎?你要小心啊,你若有事,團團和圓圓怎麼辦?”

蘇綰卻沉着的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若是到時候真有威脅我生命的事情,我寧願對不起他,也不會對不起蕭煌和孩子的。”

“我會第一個保護自己的,在我能力的範圍,我纔會去救別人。”

慕芊芊聽到她如此說,才放了心。

蘇綰的信已經寫好了,她放下信吩咐慕芊芊:“把這封信交給蕭煌吧,我走了。”

“那你多帶些人啊。”

“我會去安平候府叫上葉廷和我一起走的。”

“好,那我放心了,你們都要小心點。”

慕芊芊一遍遍的叮嚀。

蘇綰擺了擺手,悄悄的出了慕芊芊住的地方,一路離開了宮中。

而這時候蕭煌還在上書房內生氣,一想到蘇綰竟然要求自己前往北晉國救那個人,他就生氣火大得想殺人。

他生氣不是因爲她去救人,而是她想一個人去救人。

他能讓她一個人去救人嗎?那多危險,再說他纔不會讓他去救那個傢伙呢。

他是她的妻子,如若救人,他寧願他去,也不想綰兒去。

蕭煌越想越來火,爲免自己生氣抓狂傷到綰兒,所以他寧願待在上書房裏也不回去,直到下午,他冷靜下來,纔打算去養心殿安撫綰兒。

可是待到他冷靜下來後,卻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綰兒那個人一向是決定了的事情就會做的。

而且今天明明他生氣了,以她的個性一定會來找他的,可是都半天過去了,也沒看到她過來,也沒有看到虞歌過來,這事太不對勁了。

蕭煌臉色變了,那剛剛平息下去的怒火又上來了。

他咬牙切齒的發火:“該死的蘇綰,千萬不要,不要私自離宮,如若真的膽敢離宮,朕一定會立刻離宮把你抓回來。”

蕭煌大踏步的出了上書房,直奔御乾宮而去,不過他人還沒有到御乾宮,便看到一隊人匆匆的趕了過來,爲首的正是虞歌,虞歌的身後還跟着慕芊芊。

幾個人一過來趕緊的跪下,虞歌慌恐的跪下請罪:“屬下該死,請皇上降罪,皇后娘娘她給臣下藥,自己帶着人離宮了。”

身側的慕芊芊趕緊的開口:“先前綰兒離宮前,曾經來找過我,還迷昏了我。”

慕芊芊可不敢說她早就知道,如若她說早就知道,只怕蕭表哥一怒能把她大卸八塊了。

“等我醒過來,發現寢宮裏有一封信。”

慕芊芊舉高手裏的信。

蕭煌走過去伸手接了過來,此時沒人注意到他的手是顫抖的,他完全被蘇綰的行爲氣壞了,現在如果蘇綰在他的面前,他可能會毫不猶豫的掐住她的小脖子,問問她是不是要把他氣死她才甘心。

蕭煌雖然心裏怒火萬丈,不過打開信的手卻十分的快,一目十行的看了蘇綰的信。

蘇綰的信中無非是讓他乖乖在京城等她回來,她一定會保護好自己不受傷,還讓他在京城裏照顧好兩個兒子,讓他不要帶人去追

要帶人去追她,因爲眼下噬天門的人隱在京城各處,如若他離京的話,那些人得到消息,一定會聞風而動的,另外讓他放心,她帶了監察司的葉廷,還讓葉廷帶了數名手下,不用擔心她,她保證不會有事的。

最後還說了,她回來會乖乖認罰的,不管他罰什麼。

蕭煌的眼睛在噴火,此時的他完全成了一頭暴龍,面前跪着的虞歌和慕芊芊擡都不敢擡頭。

蕭煌已經轉身領着人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命令:“走,立刻去追人。”

皇帝陛下親自去抓人了,不過待到他們趕到京城的城門口時,得到消息,葉廷等人早就離開了。

至於皇后娘娘別人壓根沒看到。

蕭煌聽到守城門的兵將稟報,整張臉又黑又沉,咬牙切齒的冷喝,葉廷你竟然膽敢這樣做,這一次回來,朕定然會把你關進水牢裏,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遠在百里之外的葉廷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他只要一想到回京後受到的對待,就覺得生不如死。

爲什麼,爲什麼他活得這麼累,碰上這麼一對專愛折磨人的夫妻啊,這讓他怎麼活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