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沒事,沒事。」寧沖微笑地擺擺手。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宋嬛嫣,是本市江岸新區的人。這位是蒙伯,家裡的長輩。這位是聶雲濤,一起來的朋友。」

蒙伯對寧沖微笑點頭,聶雲濤面無表情的站著。

君少的纏愛小新娘 「我叫寧沖。」寧沖同樣的禮貌至意。

「來得很唐突,希望你不要介意。」

宋嬛嫣笑了笑,說道:「是我找長輩幫忙,調取了公交車攝像記錄,再聯繫公交公司,找到你的公交卡身份,然後查到你的地址。」

寧沖聽了暗暗詫異。

「我是來向你表達謝意的,要感謝你在車上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肯定會受傷。從錄像記錄上看,甚至會撞毀容。」

宋嬛嫣說著,心有餘悸地指指自己臉蛋,笑道:「所以,我必須要找到你這個恩人,無論如何要表達謝意!」

寧沖趕緊擺手:「真不用謝,當時的情況,相信其他人在你旁邊,都會伸手幫助的。我並沒有做到什麼,你太客氣了!」

蒙伯突然說道:「寧先生,當時事發突然,沒有人能反應過來。在那電光火石霎那,確實是你即時出手相救!這份大恩,絕對是要萬分感謝!」

寧沖暗暗咂舌,感覺這話說得太重了。

什麼大恩,什麼萬分感謝,一件小事突然就拔高好多。

宋嬛嫣從寧沖的反應上,猜出什麼,微笑解釋道:「那天,我坐蒙伯的車,遇到困難。當時我有些不懂事,獨自離開蒙伯,上了公交車,把家裡人都急壞了!」

蒙伯也點頭道:「如果小姐因為我的疏忽,而遭到重傷,那我這一把年紀,真就愧對祖先了!」

說著,他站起身,慎重地對寧沖躹躬至謝。

宋嬛嫣也起身,扶著蒙伯,同樣地躬身至謝。

寧沖頓時就手足無措,趕緊扶著蒙伯,慌忙道:「真不用謝!您快起身,這,這我哪受得起……」

但蒙伯的身體,就彷彿石鑄一樣,紋絲不動,只到謝禮完畢,再才拍拍寧沖的手,緩緩坐下。

寧衝心里又是一陣詫異。

如此普通的一位老者,哪來這強盛的力量?

難道是一位武者?

蒙伯坐下微微沉吟,突然又說道:「寧先生,實不相瞞,當時還有一位殺手,尾隨小姐。正是寧先生那個出手,也讓小姐后倒,避過了殺手的視線!」

「所以這份大恩,也是寧先生應得的!」

寧沖聽完,腦海里閃過,那個一腳踹塌公交車的,穿武師袍衫的長發男子。難道說,那個人就是殺手?

蒙伯這樣一句解釋,寧沖再才恍然。

原來不僅是救了宋嬛嫣,避免她重傷,甚至還無意推倒她,避過了殺手的追蹤。也真是無心插柳之舉,意外而合理。

宋嬛嫣繼續說道:「我爸爸媽媽知道這件事後,也要向你表示感謝!專門挑了一個時間,邀請你去我家做客,以表心意!」

說著,取出一份精緻的請柬,遞給寧沖:「希望你能夠光臨寒舍!如果時間上有影響,我也可以更改,只是希望你一定要來!」

寧沖此刻真是心亂如麻,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他根本不想有授人恩惠的結果。

反正當時出手相救,只是憑本心的善良之舉,從未想過一件普通事,結果卻是如此的隆重。

「我……真用不著感謝,我確實沒想過要什麼感謝……唉!」寧沖不知道說什麼好,臉上的表情一陣尷尬。

蒙伯微笑道:「寧先生不用拘束,只是簡單的家宴,長輩的一點小心意。到時我會來接寧先生,盡量不會麻煩你。」

寧沖和宋嬛嫣,兩人你看我,我看你。請柬在兩人之間,一個期盼地遞著,一個又尷尬地想迴避。

整個場面,看起來,頗為古怪。

聶雲濤終於是看不下去了,面無表情地說道:「要不然這樣吧,給一筆錢!當是感謝費!他家的環境,看起來也不怎麼樣,給錢最實在,請柬就不必了!」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說著,盯著寧沖說道:「朋友,咱們都是年青人,就不來這些虛的了!我出個紅包,一百萬!怎麼樣?你收錢,大家兩清!這個誠意夠足了吧?」

寧沖的臉色立即一冷:「謝意我心領了,就是一件普通事,我並沒有覺得是恩惠!請柬就不必了,錢就更不必了,我有手有腳,足夠生活。」

說著,站起身,淡淡道:「宋小姐、蒙伯,感謝你們專程來表達謝意,我收到了。我廚房裡還在煮菜,現在有點不方便。」

這個意思,就是要送客了。

宋嬛嫣的臉色一片煞白,趕緊解釋道:「寧沖,他說話一向很沖,你別在意!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寧沖微微一笑:「我明白,宋小姐的心意我也收到了。那就這樣吧,天色也不早了。」

宋嬛嫣還要解釋,蒙伯已經站起身,輕輕拍拍宋嬛嫣的手,輕聲道:「走吧,就不打擾寧先生做飯了。」

宋嬛嫣臉色黯然,但仍是禮貌地把請柬擺在椅子上,站起身,看也不看聶雲濤,沉默地離開了屋子。

蒙伯對寧沖點點頭,然後也隨著離去。

聶雲濤皺著眉頭,瞅了寧沖一眼,冷笑道:「好了,他們都走了,咱們還是痛快一點!一百萬,怎麼樣?你要覺得不夠……」

寧沖卻已經頭也不回地,進廚房去洗菜了。

聶雲濤一句話噎住,狠狠地啐一口,趕緊又追出屋去。

…………

本書已簽約!請大家放心閱讀!求收藏!

新書需要大家支持!請投「推薦票」!感謝!

「推薦票」越多,更新越多!感謝支持!

………. 街邊僻靜角落裡,邁巴赫車緩緩啟動。

聶雲濤趕緊急速地縱身過去,伸手擋在車前。

「什麼意思? 紅粉陷阱 嬛嫣,說好了今天去我的入學慶賀酒會!禮服我都給你訂了!金家、宋家、還有我家,幾位叔伯都會到場。漢江武大的校領導也請了!」

宋嬛嫣的車窗緩緩降下,她平靜地看著聶雲濤:「聶五少爺,你今天的所做所為,實在是一言難盡。」

「我有點不舒服,蒙伯,開車吧,我回家。」

車窗緩緩升上。

聶雲濤大驚失色,趕緊擋住車子,急道:「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嘛!我哪裡做錯了?給了那小子天大的面子,我私人出一百萬!是他裝清高,關我什麼事?」

宋嬛嫣毫不理會,輕聲叫蒙伯開車。

蒙伯的車窗也降下,對聶雲濤說道:「五少爺,有的事、有的人,並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聶雲濤眉頭一豎,冷笑道:「一百萬不行,兩百萬?三百萬?我就不信,那小子能不動心?蒙伯,現在是什麼時代?」

蒙伯微微搖頭,邁巴赫車緩緩啟步。

聶雲濤拍著車身,大聲道:「嬛嫣,今天是我考入漢江武大的大日子!你真的不給面子?為了那個收破爛的小子?就要我難堪?」

邁巴赫車已經轉向,不一會已經消失在街尾。

「槽!」

聶雲濤飛起一腳,把地面的石塊踢得粉碎。

「總有一天,你也會跪在我面前!」

聶雲濤恨恨咬牙。

他又回望了遠遠的廢舊站一眼,眼神中滿是怨毒。

……

寧沖做好了飯菜,端在桌上靜靜吃著。

那份請柬,擺在旁邊的椅子上。

隨著飯量增漲,寧沖從一餐兩碗,到如今一餐需要五碗。

「以後吃飯都要吃窮了。」

寧沖自嘲地扒著飯,直到終於填飽了肚子。

洗了碗,收拾完房間,寧沖按照慣例,做著拉伸動作,緩緩在屋裡轉著圈,稍稍活動一下。

基因樹剛剛開啟,在沒有得到武大正規修鍊前,他冒然進模擬地窟里拼殺戰鬥,恐怕會事倍功半,只能再忍耐些時。

三天後開學,寧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做完了十套健身動作之後,寧沖洗完澡,拿起手機,又再登錄「漢江武大網路平台」。

刷刷刷,七班聊天群里,一如既往的熱鬧。

「……」

「曹巨俠:今天的紅包已經發得夠多了!你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本巨俠要去洗澡了……」

「田花客:曹大財主居然用洗澡遁?」

「齊妞兒:放過巨俠吧,嘻嘻,真是破費了!」

「許八八:聊天聊天,聊天群不聊天,那叫什麼聊天群!我再爆個料,從本年度起,全國所有武大,新生的修鍊培訓課程,全都要換新的嚴格教程!」

「葛爺們:什麼新教程?」

「田花客:什麼新教程?快快報來!」

「許八八:聽說要採用最嚴格的軍事化方式!所有教程加大壓力!提高競爭力度!具體的就不清楚了,總之,全國武大都在開展新修鍊方式!」

「段譽哥:我也有個爆料!今年全國各個武大的招生,比往年多了50%。而且,我們漢江武大,進了許多大家族的子弟!聽說,今年各武大的資源,更多分配給尖子新生!」

「田花客:你的意思是,大家族的進來,是來搶資源?」

「段譽哥:小道消息說全球地窟,越來越強盛!武者數量需要增加,而且質量要提高!」

「羅卜絲:我也聽說了,全球地窟越來越可怕!」

「齊妞兒:呵呵,我們進武大,修鍊武學,不就是為了挑戰地窟嗎?再怎麼可怕,也是我們必經之路!」

「段譽哥:反正大家開學后,就能得到具體消息。我對今年的形勢,並不樂觀。日常學習修鍊,肯定有翻天覆地大變化!」

「……」

針對這個話題,群內立即展開熱烈地討論。

能夠考進武大的,沒一個普通人。這些學生們,各有背景。討論時拋出各種消息,一時間,群內爆料不斷。

大概的意思,就是全球地窟形勢在惡化,各國官方拚命加強武者培訓,並且推出精英化制度,加強武者質量的提高。

寧沖默默地看著同學們討論,同時也分析著。

熱鬧的討論,隨著曹巨俠重新回歸,立即又歪了樓。

寧沖暗暗發笑,點出群,又打開「漢江武大圖書庫」,繼續加強知識補習。每多了解一些武學知識,他就更加期盼開學的到來。

……

沉浸在武學知識中的寧沖,很快渡過三天。

9月1日。

寧衝起了個大早,把身上收拾整齊。然後背上雙肩背包,鎖好大門,騎上電動自行車,直奔郊外公交車站。

上午9點整,準時到達漢江武大。

當寧沖步入校門,迎面就是巨大無比的操場。

此刻操場上,人頭攢動,聚集了19屆全體新生。

一共七個班級,每班名額300人。

今年漢江武大新生,共計2100人。

聽說甚至還有不少插班生、培訓生,不佔用名額,屬於自費參加課程修行。而且費用驚人,能拿得出的,都是豪族子弟。

預估今年漢江武大的19屆學生,達到3000人。

簡短的開學典禮之後,各班新生,都在班主任帶領下,進入各自的教室,準備第一天的武大生涯。

全球的武修大學,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班級自治。

四年武大生涯,每個班級就是一個獨立集體。一起修鍊、一起競爭、一起接任務、一起奮戰地窟!

甚至名牌精英武大,班級內再分小集體,競爭更劇烈!

19屆新生七班,位於第七教學大樓。

整幢大樓,一共五層,全部劃歸七班所有。

教學大樓佔地廣闊,外形呈梯狀。底部一樓巨大,逐級而上。最頂端則是一個圓型平台,據說是直升機坪。

一樓是體能館、二樓教室、三樓宿舍、四樓研究廳、五樓則是獨立特訓室,樓頂停機坪。

大樓外,前後各是大操場,左右兩側是花圃花園。

再向外圍,則是一列列哨塔,平時都有警衛駐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