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0 Comments

以卡偌凱門為中心地帶,南方哈爾門王國有末日雷匣和御魔權杖鎮守。

北方有無名和軍神遏制毀滅教推進的步伐。

東方則是獵魔協會派出足夠戰力的獵魔者牽制毀滅教隊伍內的強者,由貝格烈強盛軍隊將毀滅教教徒打得七零八落。

唯獨西方魔炎契約者由於在神佑森林會戰後緊急回到西部大陸深處,為搜尋獸宗其餘勢力導致沒能及時支援曼彌爾王國防線。

導致這片寓意為「蒙福珠寶」的經濟發達國家軍隊在被暗宗成員斬首后損失慘重。

通過捨棄多出要塞城市以及姍姍來遲的魔炎契約者輔助,得以穩住退出大半的戰線。

如今的情況是卡偌凱門大帝依舊身處圖爾維城內,受到毀滅教的「庇護」換取繼續統治同樣被掠奪走接近一半人口的殘破帝國。

而原卡偌凱門的四面八方,皆被警惕起來的各國軍隊、勢力圍困僵持。

算是暫時制止毀滅教帶來的災禍進一步擴散。

身披黑袍的魔術王心煩意亂地看著桌上送來堆積成山的文件,這些是從後方支援以及前方眺望點傳來的最新情報。

還是沒能找到失心他們啊。

與安德瑞平分掉這些光是閱歷就要小半天的文件,仍舊找不到現在大魔法師轉世最迫切需要的情報。

毀滅教勢力在大陸橫行了接近一個季度之久,卻只是看到隸屬於魔宗的滅世奴在行動,連其宗主失心所掌控的惡魔都沒在任何一處戰場上遇見。

更別說自被懲罰者斬去幾條命的九轉毒龍,以及藏在暗處身負重傷的藏影冥刺了。

其實如今要是四方遏制住毀滅教的力量能有聯絡前提的一起發力,完全可以將毀滅教一舉剿滅。

因為無論是頂尖戰力還是軍隊素質,都是己方高出許多。

不過和大魔法師轉世的想法差不多,其他鎮魔者、獵魔協會還在等待事情進一步發展。

即便是這兩年多來毀滅教無意間展現的力量,也遠遠不止現在人們看見的這麼多。

疑似從西部誕生的未知野獸烏利迪姆、吸血鬼始祖留下在各個片區的鬼牙軍團等,、。

隨意拎出一個就能導致普通軍隊崩潰。

再者還有魔術王猜測里不亞於失心等宗主級人物的【災煞】存在,讓人類方面不得不小心謹慎行事。

「東方戰線貝格烈帝國在獵魔協會在輔佐下,殲滅毀滅教暴動教徒五百餘人,俘獲三百左右。不過和以前一樣,能將洗腦解除的不超過一成。我甚至認為這是不是毀滅教使用了某種魔法,讓得洗腦效果得到如此高額的提升啊。」

「難道是符籙?」

考慮到由於毀滅教戰線是從多個方向同時開始推進,所以提及能使用同種效果魔法的方式,讓他首先想起至今身上還攜帶的一枚毀滅教符籙。

說起來那些符籙的來源到底是什麼?

難道失心這傢伙能自行生產如此多強大的符籙嗎?

若是如此,毀滅教的威脅程度又要提升幾個檔次。

因為可能在最終決戰期間,就連滅世奴都會獲取大量符籙來輔助作戰,而非六連諸峰或羅克郡城那樣被輕易殺死。

大魔法師轉世開始梳理對手擁有的戰力。

三大宗主應該只剩失心還具備威脅。

滅世奴尚有三騎不明、兩騎在輔佐卡偌凱門戰線戰鬥、一騎留在羅克郡城內或許正在加入這邊戰線的路上。

至於暗宗則是最不可控,且實力不明的派系。

儘管其宗主藏影冥刺近些日子可能會因重傷脫戰,但按照各地城市由暗宗策劃的斬首行動來看勢力依舊不能忽視。

能在北境戰爭里一次性派出數千烏利迪姆野獸的獸宗,各項情報最為缺乏。

雖然失心有說過獸宗戰力在北境和神佑森林一戰損失大半,可大魔法師轉世不會相信敵人的話語。

「看這兒!魔術王大人,貝格烈帝國那邊有了新動向!」

安德瑞忽然拿起一份來自東方的文書,來到大魔法師轉世身邊遞出:「獵魔協會的懲罰者似是接到消息,連夜離開了前線戰場。」

由於提及己方主要戰力之一,魔術王略帶疑惑地打開文書。

裡面記錄的情報很模糊。

根據懲罰者離去的方向,大概率是回伊阿烏爾或往南出征。

前者能解釋為回去補給,後者則讓魔術王瞬間想起羅克郡。 花錦明聽了很長時間的牆根,甚至在溫泉山莊里獨自舞起了劍。

本以為姑娘們的話題會有多私房,結果10%在討論國防經濟,10%在討論最新的科學技術,50%在討論遊戲,25%在討論花錦明。

只有5%在討論化妝品、衣服、包包和別的男人。

現在的女生話題都這麼高大上的嘛。

花錦明驚了。

翌日。

經過又一天的奮鬥,國服已經有了25家傭兵團。

排行榜變化不大,超短裙依然雄據榜首。但新增了兩條尾巴,分別是第9名的血徒,獨霸天下的傭兵團,位於銅煌崖。第10名的神話,九夜的傭兵團,位於高柏垣。

九夜是神話公會的會長,國服第一雷法。與第一冰法「落河冰暉」,第一火法「七月流火」齊名。

甚至……有國服第一法師的說法。

可惜,落河冰暉和七月流火兩家的粉絲不太同意,鬧得很厲害。否則,國服官方都快承認他這個名號了。

就花錦明對九夜的掂量,也覺得他確實擔得起國服第一法師的名號。反正國服也沒幾個厲害的法師,誰第一無所謂了,比爛罷了。

每個伺服器都有每個伺服器的特點。

就比如,國服不怎麼出法師,出得最多的是劍士、戰士和刺客。韓服出得最多的是遊俠,日服出得最多的是劍士和刺客。歐服出得最多的是騎士和法師。

花錦明上線后,直接獨自殺上了火焰山。

之前,吸收踴躍的熔岩之核時,觸發了他體內的隱藏血脈。要回火焰山聆聽聖誨,以開闢新的道路。

一路上,花錦明喝著小酒,哼著小歌,見亡靈法師殺亡靈法師,見骷髏兵殺骷髏兵,想欺負誰就欺負誰,別提多嘚瑟了。

欺負了還沒完,如果是骷髏還要把別人的後腦勺掰下來,掛在刀尖上,接著走回他的老家。

在翻過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山頭,馬上就能看到家的時候,一個身披紅布條的骷髏兵又映入了他的眼帘。

每隻小怪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是一種小怪也大同小異。花錦明辨別大哥的方式,除了披在身上的破爛紅布條,還有紅布條上銹的一隻小黃鴨。有小黃鴨的就是大哥沒錯了。

花錦明看到紅布條上可愛的小鴨子,撲哧笑了。「哎,大哥,好久不見!」

說完,一個衝鋒跳上去,與大哥熱情地打起了招呼。

大哥吃了幾下痛擊,突然,手中的長柄雙刃斧往地上狠狠一磕,從身後呼嘯出了大片風雪,把花錦明淹沒在了無盡的雪花中。

花錦明大吃一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哥竟然還藏了這麼一手。暴風雪環境下的花錦明極度虛弱,血條更是猛跌了五分之一。

趁著雪花掩蓋他的視線,大哥從背後一個重劈過來,把花錦明劈了個趔趄。

暴風雪散去,大哥眼窟中閃射著藍光。

花錦明乍一看,呆住了。

【骷髏戰士長「強力的小黃鴨」】

等級:15

戰力:145(青銅級領主)

生命值:7180

說明:流罷,可愛的血河!我永不再樂。

花錦明強忍著痛苦的乾嘔,道:「大哥,你陞官了怎麼都不告訴小弟一聲?」

大哥沒說話。應該不會說話,直接揮起斧子劈向了花錦明,那拚命的樣子又好像說了點什麼。

花錦明一個次元斬騙了一斧,跑了。

很快,花錦明就跑沒影了。空氣中回蕩著他落跑時的嚎叫,「大哥再見——」

一個小怪如果存活時間太長,又擊殺了很多玩家或者別的單位,就會逐漸地升級,最終變成新的領主。

這隻披紅布條、銹小黃鴨的骷髏兵,憑藉戰士的身板,強力的冰霜技能,在火焰山這個地方簡直就是無敵般的存在。

如果有火鱗妖能打得過他,那真是見鬼了。

花錦明跑了足足兩座山頭,才把大哥甩掉。也終於氣喘吁吁地爬到了老家,火山湖。

花錦明一頭扎進滿是岩漿的火山湖裡,感覺身體舒暢了很多,體力正在快速恢復。這一刻,他有些理解姑娘們對泡澡的狂熱了。

去往火鱗妖大本營,需要潛入火山湖裡,穿過湖下面的暗道。進入大山深處后,再重新浮出來。

就這個過程,你如果不是火鱗妖,是幾乎不可能活著去到那裡的。要多高的火抗,才能讓一個人在岩漿里打溺子啊。

大本營里,很多火鱗妖在忙碌著。

他們有的是火元素形態,有的是炎魔形態,有的是火球鼠形態,有的是火龍形態,有的是火山惡魔形態。還有很多花錦明叫不出名字的形態。

對於火鱗妖來說,長什麼樣子根本不重要,因為都不是他們真正的樣子。只有在深淵,它們才能展露出真正力量,而出現在現實位面,則要藉助熱力護腕。

花錦明覺醒的只是三個基礎形態。火鱗妖還有很多,花錦明見過的和沒見過的形態。

他回到大本營后,裡面的兄弟姐妹打發了他很多任務,尤其是他的陣營領袖,赫爾歌德長老。

【火鱗妖長老-赫爾歌德】

勢力:深淵

陣營領袖

無法窺視

說明:從長眠中蘇醒的昔拉的偉大造物,是毀滅的執行者,隱秘的見證者,不朽的建設者。

他的身形和人一樣,有著人類老者的模樣和標誌性的火焰鬍鬚,體型瘦長優雅,頭生山羊犄角,身上流動著血紅色的烈火,大部分皮膚細膩鮮紅,而不是單純的那種粗糙熔岩。

他有多種形態,可以隨意變幻身形。除了眼前這酷似人的炎魔形態,還有常見的火元素形態,巨龍形態,以及很多花錦明都不知道的形態。

身為火鱗妖的長老,他的強大毋庸置疑。

他看到花錦明,非常開心。「你回來了,孩子。你的成長就像一個奇迹,令我驚嘆。我甚至從你身上,嗅出了一絲特別的氣息。來自我們之中一支古老的血脈。」

劇情開始了,長老開始巴拉巴拉地給花錦明介紹。

說是,有一支火鱗妖依然堅守傳統,生活在數千米深的地底下,他們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令人生畏,卻十分熱愛和平。

花錦明身上很可能就帶著他們的血統。

長老需要驗證,驗證需要工具,工具要花錦明去拿,拿回來一看壞了要花錦明找人修,修要花錦明找齊材料……

所以,一通任務下來,把花錦明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個火山湖,他就來回鑽了八次。

好不容易工具修好了,還要去專屬的地方驗證,去專屬的地方要清理路上的小怪,到了地方又要舉行儀式,舉行儀式又要材料……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儀式進行得很順利。幾個NPC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然後莫名其妙啪啪啪鼓掌。

好像在慶祝著什麼。花錦明沒太注意,只知道自己被人放在檯子上,當展品觀摩了幾分鐘,又被當成實驗品做了各種實驗。

最後,叮的一聲,系統告訴他領悟了一個新的種族天賦。

[爆裂火種]:種族天賦,單次生命值損失超過25%,會從你身上剝落下一個爆裂火種,該火種會在5秒內迅速發育為一名炎之殉道者,為你作戰,持續3分鐘。

搞完了嗎?花錦明起身,已經想走人了。

赫爾歌德長老道:「看來一切和我們猜想的一樣,你繼承了偉大的地心火鱗妖的力量。可惜僅憑我的力量,還不足以激發你的心匙。也許,深淵會給你答案。」

【系統】:恭喜您完成了掌火儀式,領悟了新的技能深淵之門,獲得了通往深淵的資格。

[深淵之門]:消耗生命之塵×100,空間裂隙石×1,黑暗破滅精華×1,打開一扇通往深淵的傳送門。

。 李肆坐在荒原上,一頁一頁的翻看着歷史之書,整個人沐浴在五級真實的狀態下,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他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真實,才是最大的福利。

反倒是五級虛妄,他很吃不消,假如他只是單純為了享樂的話,那麼五級虛妄倒是不錯,保證他一秒就嗨翻了,但再也別想掙扎出來。

「如意,給我梳理優化一下,看看有什麼我能在五級真實里修鍊的功法?」

「主人,為何要這樣,修行,是凡人朝着更高層次突破的方法,也是低級真實向高級真實躍遷的途徑,您既然已經掌握了五級真實,再去尋找可以修行的功法,其實大可不必。」

如意寶珠勸阻道,接着更是列出更多的數據。

「比如您在一級真實下修行的【祈天經】,當突破到了二級真實,這個功法基本就可以淘汰了,在二級真實,您就可以只手創造天地,何必祈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