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一點璀璨的金光躍入眾人眼帘,美不勝收,讓人如痴如醉。

斑烈見狀更是深吸一口氣,雙拳緊緊握住,心中道:「不枉我得罪水納爾家族,這回報真是值了!」

雖然水納爾侯爵是被一千支標槍戳死的,但致命傷卻是破開心口的一記重擊,攻擊來自當時晉級風神騎士的斑烈。

投桃報李,門薩這邊送出了一千學院積分,比其他人高出了百倍,價值相當於一滴黃金血。

「可惜了……大好的機會被這小子搶走了!」奧耐特此時站在高處,俯視所有場景,他的眼睛死死盯著超那凡藥劑,嘴裡不住念叨著。

站在他旁邊的門薩則是翻了個白眼:「人家雖然是貴族出身,但最多只是個子爵,如何能扛得住水納爾家族的壓力?我們作為前輩,還是要有所表示的!」

奧耐特也知道是這個道理,但還是忍不住,畢竟他都沒有嘗試過超凡藥劑的滋味,如今卻叫一個小傢伙撿了便宜,任誰都受不了。

門薩看得開,不是因為他不需要,而是因為他本人可以大批量生產「黃金血」,看得多了,這心裡素質自然非同一般。

「這樣的好事如果多來幾次,我們就發了,高等騎士學院完全可以成為類似聖光教會那樣的組織。」

奧耐特好似無意說了一句,但他的眼睛亮如燈泡。

門薩一臉無語地看著自己的好友:「我的手段,只對三種人有效,主元素騎士,上位白銀大騎士,以及黃金騎士。你覺得……如果對這些傢伙下手,我們事後會不會被《騎士法典》大卸八塊?」

奧耐特呼吸一滯,但他隨後想了想,道:「不對!你的說法還有漏洞,沒有把血脈返祖者包括進去!」

門薩:「……」

戰鬥結束后,風浪並沒有停止,多方博弈是必然的。

畢竟這次死的可是一位侯爵,而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當水納爾侯爵去世的消息傳到紋章院,聽說有好幾個老頭昏迷過去,等他們醒來后就大聲嚷嚷要懲戒兇手,給死者一個交代。

然而交代是不可能的,當時可是有超過一千多人動手。

這些人能在「騎士光環」的催發下,強行晉級超凡騎士,說明他們本身還是有一定潛力的。

雖然他們到最後,不一定能湊齊晉級超凡所需要的龐大資源,但這個可能性卻無法忽視。

誰也不可能為了一個死人,開罪這麼多有潛力的學生。

最後的結果就是,門薩將到手的六滴黃金血出讓,補償損失慘重的水納爾家族。

同時,他還象徵性地支付了五萬巨款,交給紋章院表示認罪態度,這件事才算了解。

門薩繼續閉關,等待下一批黃金血轉換成聖光屬性,同時勤奮修鍊血氣之道,精純肉體。

如此過去了兩個多月,忽然,一道赤紅如火的精氣狼煙沸騰,從巨石重力室冉冉升起。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無不愕然,因為這種標誌太明顯了,是獸人一族聞名於世的血氣之道。

但這裡可是人類的土地,而不是蠻荒,從哪裡來的獸人?

搞出這番動靜的門薩此時哭笑不得,因為他在數個月的苦修下,竟然意外晉級超凡勇士了。

「底子太好,沒辦法!」

門薩是聖光大騎士,又是燃燒騎士,身體素質相當於資深的超凡大勇士,以此為根基,自然很快就觸摸到那一層界限。

門薩伸出粗壯有力的胳膊,稍微一用手,道道金光從肌膚之下流轉而過,如此璀璨,幾乎都能看到實質化的神性。

如果有人切開門薩,把他的血放干,連同骨肉一同用大火蒸烤,就有可能得到少數黃金血。

「沒想到斬盡肉體的雜質后,居然達到了類似血脈返祖的效果,血氣之道果然有其不凡之處。」

「可惜修鍊血氣之道太過耗時,最年輕的獸人勇士,都是四十歲起步,相比靠天賦吃飯,靠資源晉級的的超凡騎士,簡直是龜速。」

門薩低頭看了看那朵變異太陽花,枝條上剛抽出來的花骨朵依舊透亮,如一顆顆金黃燈籠。

一切都上了正規的感覺,就是這麼好。

門薩抖擻精神,準備應對新的一天。

然而他剛到門口,就遇到一個不大不小的挫折。 門薩一臉無奈地看著滿臉羞紅的琳達,以手扶額。

出事了啊!

「我已經有婚約在身了!」這是正兒八經的直男回答。

然而琳達的性格異常潑辣大膽,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那庄瑟妮老師是怎麼回事?哼!我可看見她昨天才從你房間里走出去,今天就想翻臉不認人了?」

門薩心說:「那是老子正兒八經談的女朋友,怎麼能一樣呢?」

在《騎士法典》的約束下,上至貴族,下到平民,都只能娶一名妻子,但不禁止大家私下找情人。

這麼做,顯然是在提防高級騎士憑著超凡魅力,把適合婚假的女人全部採摘一遍,從而導致狼少肉也少的尷尬局面。

深思遠慮,考慮周到。

然而門薩對此毫無興趣,他的目標是星辰大海,所以早已決定:一切的一切等晉級后再說。

嗯……

如果那時候還有力氣幹壞事的話,門薩自然不會介意。

「我還小,才十七,要不你等我七十歲再說……喂,怎麼噴人啊?」

琳達憤然地看著門薩,雙手叉腰,一副火焰小辣椒的模樣:「七十歲還在想這個事情,真是變態!」

門薩道:「可這才是超凡騎士的浪漫啊?你出去打聽打聽,但凡有點野心的男性騎士,哪個不是準備五六十再結婚生子的?」

琳達用力捂住耳朵,羞怒地跺腳,同時惡狠狠地看著門薩:「老娘才不管這些呢!我告訴你,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別不知足!」

眼見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門薩臉皮掛不住了。

他可不想這消息傳出去,淪落成大眾眼中始亂終棄的渣男。

八零福氣嬌妻 門薩一隻手拉住喋喋不休的琳達,把她駕到偏僻無人的角落,這才黑著臉說道:「我現在正處於晉級的關鍵時刻,你不要出來搗亂啊!」

琳達瞪他一眼:「你才多大,就想晉級黃金騎士?就算真成功,那時候我也老了,才不稀罕呢!」

門薩氣急,苦口婆心地勸:「話不能這麼說啊!等我晉級黃金領域,天性顯揚,自行返祖到六代黃金血脈,那個時候豈不更好?」

別人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人心不足蛇吞象。

門薩就更過分了,直接開空頭支票,行為極其卑劣。

琳達但也乾脆,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本意:「誰要你那糟踐的聖光神靈騎士血脈,本姑娘的目標是你體內堪比一代黃金血脈的火焰神靈騎士血脈,識相的話就趕緊交出來。」

「交個屁!」

聊了大半天,兩人越想越不對味,都覺得自己吃虧了。

琳達自認為潔身自好,在以混亂著稱的淑女圈子裡,可謂出淤泥而不染,平日里連酒店那種地方都不去,現在居然求著別人來玩弄,心中的羞恥度早已爆表,偏偏門薩還一臉不情願,自己欠了他嗎?

門薩這邊一合計,自己如果答應下來,不就成了配種的馬兒嘛?而且看對方這架勢,別說生兒子女兒,就算生蘿蔔土豆,也沒有他的份,那還忙活幹嘛?

更別說,萬一鬧出人命來,在自然法則作用下,門薩的天賦資質必然大幅度喪失,轉變為兒子女兒的根基,那他的損失就太大了。

門薩倒是有心直接拒絕,但在卡拉比帝國,被女人看上是一種巨大的榮譽,尤其是被有錢有勢的女人看上,那榮譽更是大大的。

你就算不答應,也不能因此傷了對方的心,否則很有可能招致她叔叔伯伯,哥哥弟弟的瘋狂報復。

「你就不能讓我安安靜靜地當個黃金騎士嘛?」

「這都是二三十年後的事,誰等得起啊?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看到我這樣的青春美少女都不動心?」

門薩抹了一把臉,感覺這麼說話心好累。

琳達忽然想到什麼,一臉警惕地看著門薩,叮囑道:「對了,下午九公主要來,你記得穿嚴實點,最好把頭和臉都遮住,實在不行就裝病,反正不能讓九公主看上!」

門薩聽得一樂:「巧了!你的想法與我不謀而合!我現在正要回領地一趟,你幫我跟奧耐特請個假!」

就在這時,琳達直接拉住了門薩的大手,五指緊扣,整個人更是貼了上去,死不鬆開了。

少女玲瓏有致的身段,若有若無的芬芳,都完美體現出來。

「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門薩黑著臉,看了這傲嬌的女流氓一眼,他話鋒一轉,又道:「其實我這次行動,是想拜訪某個異世界,我在那裡有朋友!」

說到異世界,原本意志堅定的琳達,當即有些猶豫了。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門薩這樣,一出門就有神技加持。

大多數超凡騎士都挨不過第一次徵召,死亡率高達四五成。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黃湯騎士阿米爾,當初若不是門薩出手,只怕最後死得連渣渣都不剩了。

因此對卡拉比帝國來說,異世界就是地獄,讓無數人畏懼著。

於是乎,琳達快速鬆開了抓著門薩的手,就這樣還嫌不夠,一臉殷切地看著他:「看好你哦!」

門薩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後者一陣陣心虛,低頭不語。

空間迷霧招來,門薩被其包裹,直到身形逐漸消失不見。

下一秒,他就到了羅翠位面,那令人熟悉的野蠻山洞中。

奧德蘭不在,估計是去執行任務了,想到這個,門薩就覺得有點對不起他,當然,一閃而逝。

「看來你知道我的來意?」

門薩抬起頭,張望四周,可怕的精神力量凝如實質,從虛空中穿透出來,宛若一道道黑色觸手撫摸人的肌膚,帶來陰森冰冷的感覺。

「我給你的報酬,正是你一直以來想要的,拿去吧!」

從天空高處掉落一顆頭顱,肌肉腐爛,通體惡臭,肥碩的白色蛆蟲扭動不止,一道道綠色膿水被擠出來,看起來極為噁心。

但門薩看了卻沒有絲毫不耐煩,反而一臉鄭重地拿在手裡。

但見,熾熱火焰燒滅一切骯髒污穢,如清流般洗滌白骨,不到片刻,一顆晶亮似玻璃摩擦出來的頭顱出現在火焰中。

這是一顆巫師的頭顱,而且還是數目少見的三級空間巫師,雖然只剩下一顆腦袋,但也價值不菲,其中蘊含著一道未知的空間坐標。

「這道空間坐標和你的靈魂氣息很像,幾乎沒有差別!」

門薩聽到這,當即不再猶豫,尋著這一道空間坐標去了。 此時的藍色星球,早就不復原來的山清水秀,四周枯黃一片,到處都涌動著夾帶劇毒的烈焰。

地表的溫度更是高得嚇人,不時有慘綠色的水蒸氣飛旋而起,化作道道柱樑,直入雲霄九天。

空間碎裂,一道身影從裡面跌了出來,四周的火焰聳動著,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焰光灼烈。

「哼!」門薩發動超凡技能,在剎那間,他的體表亮起道道玄妙莫測的魔法紋路,就像是無窮無盡黑洞,將四周的火焰吞噬一空。

「好狂暴的核火元素……」門薩呢喃一聲,向四周張望過去,目光之深邃,連灼灼烈焰都為之靜止。

「如果不出意外,這個地方應該就是我的故鄉了!多年不見,還是那個沒風景的地方。」

門薩如今是火焰騎士的進階職業——焚燒騎士,身軀超凡,因此免疫大多數火焰元素。

哪怕周圍的核之火焰再兇猛,也無法燒灼他的肉身。

但若是普通超凡騎士到了這裡,只怕一時三刻就會被燒成飛灰,連屍體都不會留下。

異世界旅行有天大的機遇,同時也有天大的恐怖。

門薩還算幸運,只是遇到了殘暴兇猛的核火元素。

若是這顆星球再度進入冰川期,四周充斥冰凍元素,只怕他也沒轍,甚至還會因此送命。

「不過,這裡還有活人嗎?」

門薩的目力是頂級水平,足以看穿周身十里範圍,但即便如此,也無法搜尋到任何活人的蹤跡。

整片大地就像死了一樣,到處都是被火焰灼燒過的痕迹,除了赤紅再沒有其他顏色。

「先動起來吧!好不容易回到故土,就當是旅遊了!」

就在門薩四處奔波的時候,殊不知,他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懸浮在星空深處的衛星記錄下來。

躲在監控室的倖存者驚愕地發現:這世上居然有不怕核輻射的人類,就這麼「赤裸」地跑了出去。

「姑娘,出來見上帝!」

「哇!這上帝好帥氣啊!」

「這是幾級的進化者?好恐怖的能量顯示,他本人就像是一顆小型太陽,哦,裡面還在發生微型核聚變,真是太厲害了!」

狹小的遠程控制室內,無數奇形怪狀的人類議論紛紛。

他們躲在特質金屬搭建的避難所裡面,數目不到八十,身體局部都有一些可怕的變異。

而眾人的領袖,三級進化者司登龍長相最為怪異,他背上頂著大大的赤黑色肉瘤,小小的佝在雙肩之下,必須拄著拐棍才能行動。

司登龍默默地聽著眾人爭吵不休,等他們的聲音漸漸平息下來,緩緩說道:「聯繫本部,將這個人的坐標傳輸出去,爭取在西方分部展開行動之前,從他身上找到不懼怕核輻射的秘密!行動要快!」

「需不需要通知大司令?」

脖頸長了一個軟肉狀小腦袋,五官幾乎黏在一起的怪物手下看著長官神色,小心翼翼地問道。

司登龍聽了,頓時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你以為我被大人拒絕了,就會給大司令穿小鞋?告訴你,我司登龍可不是那樣的小人,快把這消息傳回去吧!」

怪物手下笑嘻嘻地應了一聲,運用變異不是太嚴重的手指,噼里啪啦地在金屬鍵盤上操作。

雖然他已經在盡量控制,但變異后的這副肉體,所附帶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只是幾次輕輕的敲打,就把那一個個金屬按鈕壓得變形,甚至龜裂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