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個漆黑的通道內四通八達,如果之前不是曹魏有強大的系統,八成會迷失在其中。

而孫木又之前也早就摸索清楚了,整個通道內的路線,所以很輕車熟路的帶人來到一處死路內。

讓人紮營下來后,獨自原路返回,向著通道內部走去。

…數個鐘頭過後。

在孫木又故意放慢了腳步的前提下,還未到達孫漢中死亡的位置。

就將手中的一個信封掐碎。

通道外,趙荒手中出現一個信封。

興奮的道:「花兄,我們發財的機會來了。」

花恆也是很興奮,立即安排人手進入通道。

…恐人營地內。

回到村莊美美睡上一覺的曹魏,起身走出屋子,準備看看自家可愛的子民,是否還在勤奮的訓練時。

只見一百五十多個蜥蜴人,正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此時在空地人揮動白沙劍練習著的恐人們。

「老哥,他們手裡的武器好像很鋒利呀。」蜥蜴人甲對著蜥蜴人丙說著。

蜥蜴人丙道:「你是不是傻?他們厲害的點明顯就是他們所揮動劍的章法,你卻只看見那柄沒用的劍!」

「額…」蜥蜴人甲感覺很尷尬,繼續看著這群恐人揮動白沙劍。

…半個鐘頭過後,晨練結束。

曹魏對個別恐人們給出指點。

這時一個蜥蜴人跑到曹魏身旁。

「大人,這劍法我可以學嗎?」

曹魏眯著眼看著它:「小夥子,如果你挖土表現出色,並且讓本神子看到你的忠心,其實也是可以教你武技的。」

這個蜥蜴人興奮了,立即點頭宣誓,自己絕對努力挖土,不辜負曹魏對自己等人信任。

曹魏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夥子好好乾,日後我有肉吃,絕對有你的骨頭湯喝。」

「是。」蜥蜴人很興奮的離開,開始了刨土大業。

這時一個恐人驚慌的跑了過來:「神子大人,神子大人,蜥蜴人大軍來了。」

「多少人?」曹魏詢問著。

恐人回答:「大概有兩百蜥蜴人。」

「才兩百?」曹魏感覺被輕視了。

心裡想著最起碼也得來個百八十萬人,才能嚇唬到自己。

「慌什麼,不就是兩百人嗎?跟本神子出去干翻他們。」曹魏大步向著村子外走去。

其他恐人也是急忙跟上。

而那群蜥蜴人,也是跟隨在了眾恐人身後。

「對面的,報上名來。」曹魏大聲嚷嚷著。

蜥蜴人群內,走出一個身高兩米五,體格健壯的蜥蜴人。

「我乃信仰暗之神,偉大蜥蜴人族群的族長,三星蜈蚣的滅殺者安德雷,對面的趕快投降,不然休怪我手裡的短矛無情。」

曹魏淡定的掏著耳洞。

不得不承認,這個安德雷的確很厲害。

但是一般吊炸天的首領,不都是站在後邊耍帥,讓小弟上去拚命的嗎?

「漢林啊,這個安德雷你可有勇氣滅殺他?」

吳漢林揮動著手中的白沙劍:「請神子大人放心,三回合之內我必定取他蜥蜴頭。」

「去吧。」曹魏很悠閑的坐了下來。

吳漢林握著白沙劍飛奔而出。

安德雷眼見吳漢林衝出,血脈賁張的握著短矛迎了上去。

「鏘!」二者的武器剛剛在半空交錯。

只見安德雷手裡的短矛瞬間斷裂,而吳漢林手裡的白沙劍藉助勢如破竹的氣勢,直接砍傷了安德雷。 安德雷低著頭,不敢置信的看著斷矛。

這柄矛製造的材料是當初他擊殺三星蜈蚣,從它身上拔下來的。

就算是在安德雷經歷最殘酷的一場戰役中,都未曾斷裂。

甚至安德雷還吹噓過,這矛是暗之神賜予他最珍貴的武器。

可這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徹底化為了烏有。

「怎麼可能!我的矛怎麼可能會斷。」安德雷吃驚的喊著,抬起頭看向吳漢林手裡的白沙劍時,眼裡充滿著貪婪。

「我懂了,肯定是暗之神指派你來贈送給我新武器的!」

安德雷陷入了瘋狂。

雙眼血紅的想要搶走吳漢林手裡的白沙劍。

吳漢林動作也不慢,眼見安德雷再次動手,立即上去補了一劍。

安德雷的蜥蜴外殼,雖然在普通地底生物看來,很是堅硬。

可在同樣等級,又配上白沙劍這柄三星武器的吳漢林面前,如同軟肋,瞬間被擊破。

吳漢林再次一劍重傷了安德雷,這次沒有猶豫,上前就是一頓輸出。

但是在之前曹魏交代過,要善待這群可愛的蜥蜴人,所以也就沒下死手。

打得差不對以後,取出一枚藥丸塞進了安德雷的嘴裡。

安德雷不知道吳漢林給自己吃了什麼。

驚慌失措的想要吐出來,可越是這樣,他越是發現那枚藥丸就越是快速的融化。

直到藥力發作,徹底被他咽進喉嚨當中。

「你給我吃了什麼?」安德雷在地上嘶吼著。

吳漢林笑眯眯的道:「布恩格沒告訴你嗎?這葯吃了后你會散失對屬性的控制力,從而變成普通人。」

「普通人!不…我不要變成普通人。」安德雷慌了。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底世界。

一旦自己變成普通人,那麼誰還會看得起自己?

身後的這群蜥蜴人嗎?別開玩笑了。

在整個蜥蜴人族群里,永遠都是力量至上,一個沒有力量的族長,對不起它們不會想要的。

「解藥!你把解藥給我…」安德雷扯著吳漢林的領子吶喊著。

吳漢林扭頭看向曹魏:「去神子大人那裡,只有偉大的神子大人才有解藥。」

安德雷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拚命的跑向曹魏:「解藥,求求你給我解藥。」

曹魏冷眼看待著安德雷。

說實話,這蜥蜴人健壯,比普通的蜥蜴人高大。

正是挖土工的不二人選。

當然,如果他願意成為自己的陪練,曹魏自然願意的很。

「小老弟,看你這麼健壯,不如成為我的陪練如何?」

「陪練?」安德雷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跟在恐人們身後的蜥蜴人們聽了,一個個露出懼怕的神情。

曹魏笑眯眯的道:「只要你答應成為我的陪練十天,我就給你解藥。」

安德雷一聽有辦法得到解藥,廢話不多說,直接點頭答應。

曹魏心裡高興啊,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陪練。

至於剩下那一百拿著武器的蜥蜴人。

在吳漢林和數百恐人的包圍下,很快也成為了階下囚,並且服用了相同的藥丸。

就此,恐人村莊的人口劇增,在外面挖土的勞力大大的增加了。

所以曹魏非常愉快的決定,讓吳漢林帶領大家出去狩獵,而自己則是帶著安德雷向著自己屋子走去。

「大人,我賣藝不賣身。」在屋子裡,安德雷含羞的看著曹魏。

曹魏笑眯眯的走上前,看著安德雷那張難看的蜥蜴臉,便決定先從面目全非開始練習。

爭取將萬邪功法再升一級。

而安德雷自然不知道曹魏的心思。

還坐在凳子上,坐等曹魏對自己的凌辱。

「準備好了嗎?」曹魏大聲尋問著。

安德雷點頭:「好了。」

「面目全非。」曹魏毫不客氣的使出了技能。

很快在十根手指,配上力道的改動下,安德雷的蜥蜴臉變得越來越帥。

到最後完成之時,曹魏不得不感嘆自己的絕技,既然造出了在世鳳姐。

「不錯,不錯,果真不愧是面目全非。」 梟寵狂妻 曹魏滿意的點著頭。

並且為了讓安德雷滿意,從而全心全意的做自己的陪練,還很自信的取出小鏡子,放在了安德雷面前。

「啊!」安德雷被自己的面貌嚇到。

回想著半個鐘頭前,自己玉樹臨風的模樣。

現在連自殺的念頭都有了。

「怎麼樣?好看吧?」曹魏自信滿滿的詢問著。

安德雷哭著喊道:「我可以整回去嗎?」

曹魏聽著,知道這個客戶對自己很不滿意。

再加上自己也需要安德雷配合自己,增加面目全非的經驗值。

所以也就爽快的同意了第二輪的面目全非改造計劃。

…時間逐漸流失。

隨著屋內一次次的尖叫聲傳來。

村外的蜥蜴人們聽了,都更加努力的干起了活。

畢竟在吳漢林走前,可是威脅過它們,要是誰偷懶或者想要逃跑,就送去給曹魏當陪練。

…通道內。

趙荒和花恆帶著多達五百的兩家武者。

順著孫木又所殘留下來的痕迹向前搜尋著。

可隨著越來越深入,趙荒的心裡就萌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花兄,你說這孫木又會不會坑我們?」

花恆搖頭:「孫家和雪家關係深厚,雪家一心只為壯大吳城,我們身為吳城的中堅勢力,孫家應該不敢動我們。」

花恆說這話的同時。

眼前孫木又給出的路線標準突然消失。

同時一個在前面走著的武者,突然驚慌失措的跑到了趙荒和花恆身前。

「副城主,花會長,我們在前面發現一堆白骨,還有許多野獸糞便的跡象。」

「白骨?糞便?」趙荒陷入了沉思。

隨著前面指引標誌的消失,趙荒不得不懷疑起孫木又的動機。

「啊嗚!」突然一道狼嚎聲響起。

趙荒頓時感覺不妙,下令讓人趕緊撤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