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那隻鬼已經不在香爐裏了,就怕劉智明已經搶先一步與厲鬼合二爲一。我們現在就去巡捕局!”

蕭卓和孟璃往市局的方向趕去,蕭卓特地給凌楓打了個電話。

“蕭卓,這麼晚了,有事麼?”凌楓的聲音有些沙啞,估計是被蕭卓擾了清夢。

蕭卓沒有時間對凌楓說抱歉,直接道:“凌哥,麻煩你現在去巡捕局盯着劉智明。”

蕭卓的語速有些快,聽得出來,此事迫在眉睫。

凌楓沒有詳細詢問蕭卓,他絲毫沒有遲疑,非常果斷地應道:“好!”

經歷了這麼多事,兩人之間彷彿有了一種隊友之間的默契,凌楓已經十分信任蕭卓。

蕭卓心急火燎地打電話給他,那就說明,一定會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巡捕局

劉智明被關押在牢裏,下巴長滿了胡茬子,他狼狽地坐在地上,整個人憔悴不堪。

他入獄這幾天來,冥王無赦和王神婆都彷彿銷聲匿跡,全都沒了影。

劉智明煩躁地搓着臉,咬牙道:“王神婆,老子被你害死了!”

如果沒人來救他,那麼等待他的,就只有死.刑。

突然,劉智明頭頂上的燈光閃了又閃,沒過幾秒,“啪!”地一聲,燈光滅了,四周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

門外,傳來了巡捕的聲音:“哎,怎麼停電了?快去檢查一下電路。”

劉智明雙腿屈膝,他頹廢地將腦袋埋在了雙腿間,兩耳不聞牢外事。

“呼——”驀地,一陣陰風颳入牢房,劉智明冷得打了個哆嗦。

這熟悉的感覺,是冥王無赦!

劉智明猛地擡起頭,激動不已:“冥王將軍,是……是你嗎?”

“是,本將來救你了。”冥王無赦的聲音迴盪在牢房裏。

牢房裏一片漆黑,劉智明看不見冥王無赦到底在哪個方位。但他知道,冥王無赦沒有實體,通常只會出現在牆壁上。

劉智明想都沒想,他直接對着面前的牆壁跪了下來,不停地磕頭:“冥王將軍,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冥王無赦:“劉先生莫怕,本將一定帶你出去,只不過……”

冥王無赦欲言又止,劉智明急切地問:“只不過什麼?冥王將軍,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什麼都肯做!”

“哈哈哈……”冥王無赦爽朗笑道:“那是自然,本將的下半輩子,就指望劉先生您了。”

語落,又一道陰風竄入,冥王無赦問道:“你怎麼也來了?”

劉智明不知道冥王無赦在跟誰說話,納悶道:“冥王將軍,誰來了?”

“哦,就是你養的那隻小鬼,阿七。”隨即,冥王無赦轉述了阿七說的話。

“阿七說,一個叫蕭卓的男人,在你家裏發現了我的煉魂爐。阿七還說,蕭卓和凌楓正往巡捕局的方向趕來。”

聽聞此話,劉智明頓時驚慌失措,戰戰兢兢道:“什……什麼?蕭卓……蕭卓和凌楓來了?那……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冥王無赦嗤之以鼻:“兩個凡人而已,有什麼值得懼怕的?”

劉智明猛地搖頭:“將軍有所不知,蕭卓可不是什麼凡人,我之前也向你提起過他。他的法術,很厲害!”

“哦……本將記起來了,你確實提起過此人。”冥王無赦淡定不已,根本就沒把蕭卓放在眼裏。

“本將兩千年的道行,豈會懼怕一個普通的修煉者?劉先生,你就放心吧,今晚,你準能離開這個破地方。”

劉智明急忙說:“劉某願意配合將軍!還請將軍儘快帶我出去!”

冥王無赦輕笑道:“劉先生放心。只不過,在您出去之前,得吃些苦頭。”

“什麼苦頭……啊!”還沒等劉智明說完話,他的心臟猛地一緊,就像被人緊緊捏住,疼得他無法呼吸。

“疼!好疼!”劉智明疼得滿地打滾,心臟處的疼痛感很快蔓延全身。他的內臟,他的皮膚,就像被人用利刃一刀一刀的割開,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

冥王無赦邪魅道:“本將說了,在你出去之前,要吃一些苦頭,你就忍忍吧!”

“疼……疼死我了!啊——”劉智明叫得悽慘無比。鑽心之痛席捲全身,他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幾秒之後,劉智明猛地睜眼。那雙幽深的黑瞳忽然紅光一閃,在黑夜裏顯得詭異萬分。

劉智明“咻!”地坐直了身子,他擡起雙手,視線落在了雙手上。

劉智明脣角一勾,突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冥王無赦,又復活了!哈哈哈……”

冥王無赦佔據了劉智明的身體,從今往後,這副身體就是他的了!而劉智明的靈魂,會逐漸消失,直至變成孤魂野鬼。

冥王無赦嘲諷道:“劉智明啊劉智明,怪只怪你蠢,居然聽信王神婆的讒言,想要繼承本將的法術?下輩子都不可能!”

“咚咚咚!”牢房外的巡捕用鋼管狠狠地在鐵門上敲了幾下,吼道:“安靜點!安靜點!吵什麼吵!”

冥王無赦眼神一狠,他甩手一揮,一團紅光打在了鐵門上。

“砰!”剎那間,鐵門被炸開,瞬間四分五裂。

“啊!”門外傳來了巡捕的慘叫聲。

冥王無赦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灰,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不緊不慢地走了出去。

巡捕被那團紅光打得口吐鮮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冥王無赦擡起腳狠狠往巡捕的胸前一踩,“噗!”巡捕嘔出一口鮮血,腦袋一斜,死了。

電路壞了,整座監獄都陷入了黑暗中,門口的警報器也不起作用,冥王無赦不慌不忙地朝着監獄大門走去。

就在他沒走出幾步,走廊盡頭又跑來了一羣巡捕。

“有人越.獄!快抓住他!快!”

“砰!砰!”漆黑的牢房裏響起了幾道槍聲,巡捕沒有對着冥王無赦開槍,而是鳴槍想要嚇退越.獄的人。

冥王無赦一臉玩味,他身子一隱,穿進了身側的牆壁裏。

那羣追來的巡捕只在走廊上發現了同事的屍體,並沒有看見越.獄的犯人。

“奇怪,我剛纔明明看見走廊上有人啊!怎麼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見了?”

“對啊!我看到一個男人從劉智明的牢房裏走了出來,路只有一條,他躲哪裏去了?”

衆人圍在劉智明的牢房前,一個巡捕往牢房裏望了望,裏面空無一人。

“劉智明越.獄了,快通知其他同事協助抓捕!”

頓時,整座監.獄亂成了一團。

凌楓驅車趕到了巡捕局,可他終究晚了一步,監.獄的同事說,劉智明已經跑了!

一個年輕的巡捕正給凌楓解釋着今晚發生的事:“凌隊,今晚監.獄的電路壞了,監控也沒拍到劉智明到底去了哪裏,我們已經派同事去抓他了。”

巡捕們根本就不知道劉智明往哪個方向逃了,若像一羣無頭蒼蠅一樣亂找,也只是白費力氣而已。

不容耽擱,凌楓立馬聯繫了蕭卓。 “好,我知道了。”蕭卓掛了電話,一腳踩下剎車,將車停在了路邊。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孟璃見蕭卓臉色不太好,皺眉問:“怎麼了?”

蕭卓把手機隨手扔在一邊:“劉智明越.獄了。”

突然,空氣中襲來一團濃郁的陰氣,涼風刺骨。蕭卓和孟璃齊齊看向了車窗外的那棵老槐樹。

路燈下,一道忽隱忽現的人影出現在了樹下,漸漸的,影子顯形,是劉智明!

神秘老公求放過 冥王無赦繼承了劉智明的所有記憶,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一直讓劉智明耿耿於懷的蕭卓,竟與前世的他長得一模一樣!

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冥王無赦一臉玩味地望着駕駛座上的蕭卓,深幽的黯眸裏暗藏殺機。

蕭卓劍眉一皺,劉智明敢明目張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這足以說明,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夠逃跑!

劉智明被一團淡淡的黑霧繚繞,這副身體已經被那隻千年厲鬼給佔據了,他不再是原來的劉智明。

冥王無赦對着蕭卓邪魅一笑,十分挑釁地對着他勾了勾手指頭。

蕭卓眸色一沉,毫不猶豫地打開車門,正要下車。

孟璃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想要制止他:“蕭卓,你被禁令封印了法術,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蕭卓輕輕推開了孟璃的手,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不用擔心我。”

蕭卓下車,孟璃緊隨而上。

冥王無赦似笑非笑地盯着蕭卓那張熟悉的臉,眼底有幾分令人難以捉摸的情緒,似鄙夷,似仇恨。

“簡直一模一樣。”冥王無赦不由感嘆了一聲。

蕭卓和孟璃面面相覷,誰跟誰一模一樣?

孟璃不是吃素的,見到厲鬼在人間爲非作歹,她不禁擺出了孟婆的架子。

“哪來的無良小鬼,竟敢肆意侵佔別人的軀體!”

“哈哈哈……”冥王無赦仰天長笑,滿臉譏諷:“乳臭未乾的臭丫頭,也配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孟璃脣角一揚,不甘示弱:“不見棺材不掉淚,本姑娘教你做人!”

孟璃單手一揮,指尖赫然出現了一張符咒。還沒等孟璃念出咒語,冥王無赦笑了:“不自量力。”

“砰!”冥王無赦隔空一掌,強勁的掌風襲向了孟璃。

“小心!”蕭卓眼疾手快,急忙攬住了孟璃的腰身,將她帶離了原地。

“轟!”掌風打在堅硬的水泥地上,瞬間鑿出了一個幾米深的大坑。

蕭卓對孟璃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衝動。

孟璃秀眉緊蹙:“他分明是在挑釁你,我怎麼能無動於衷?”

蕭卓:“別鬧,你站一邊去。”

蕭卓能感覺得到,附體在劉智明身上的這隻鬼陰氣極重,修爲極高。哪怕解除禁令,蕭卓也沒辦法保證自己能是他的對手。

而孟璃的修爲,更是連這隻鬼的五分之一都不到,貿然衝上去,也只是飛蛾撲火。

他們不能來硬的,否則,吃虧的只有自己。

蕭卓走向了冥王無赦:“你出現在這條路,並不是偶然,是專程在這裏等我的吧。”

冥王無赦爽朗一笑:“冥……哦不,應該稱呼你爲蕭卓。我現在可是越.獄的犯人,你難道不想抓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