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沈蘇有些無語,翻了他一眼:「你要白晝宣淫?」

「又不是沒有過,宣了又如何?」說著,一低頭就親她。

孟明揚帶著一身的脂粉味,沖的沈蘇鼻子直癢,張口就是一個噴嚏,手被他給按著,想遮掩都不行,就這麼沒轍沒攔的對著他一個噴嚏打的好不尷尬!

無論是不是有意的,反正這噴嚏是打了。

一旁跟著一干人等都不敢動,公主和駙馬吵架,他們是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吧?萬一說錯了,按著最近幾天公主的脾氣,動輒就喊打喊殺的,也不是沒有。

最重要的是,郎公公和錢公公都不動——沒人動,直接就是眾目睽睽之下。

沈蘇被壓的沒脾氣:「你們先出去,你先放手,我們好好說。門關上我並不會飛。」##### 這麼被當著眾人的面壓在門上,孟明揚的技術見長啊,這要不是風邵陽給教的,她姓倒著寫!論起長短來,她還就不信誰能超越過她。

人都走了,屋裡就剩他們倆,以及剛才那幾個姑娘留下的香氣,這讓氣氛裡帶著些異物入侵的感覺。

「我本來真不想計較的,你別這樣弄的大家都尷尬,我很不好做人的好吧?」沈蘇先說了話:「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但你知道我的行事已經觸及很多人的利益了嗎?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死?包括和我熟識的風家那兩個男人。你找那來路不明的女人,如果進了府上,有一天殺了我,那我死的真是冤的不能再冤了。」

「我……那是個良家女,我並沒有——」

他想解釋,沈蘇這話都是實話,他知道,所以他心裡內疚的不行,但剛一開口就被沈蘇給打斷了,說話是半點不留情面,卻也更讓他羞愧難當:

「你沒有睡了她,但你給她希望了,這比睡了她更讓她難以接受,她如果沒遇到你,如果你沒那一衝動,她現在根本不會在公主府里,而且我一但打發了她出去,就只有花街柳巷會要她了,但這,和我的性命相比,我覺得值。」

是的,至少沈蘇沒為了自己的安全而殺了她。

現在沈蘇若是殺人,只是一句話的事,連見都不用見。比之當初,她親手拿著那種機關偷巧的東西威脅人而見血的時候,現在真是好了太多太多。

沈蘇說完半天,孟明揚都沒給反應,她不得不問一句:「你就不想說點什麼?」

孟明揚覺得自己無話可說。這個時候讓他說什麼?他能說什麼?他口口聲聲說著把沈蘇放在心裡,心上,但他做的事——如果沈蘇說的是可能,會發生,那他去陪她都沒臉。

沈蘇一步步走到到現在,雖說不全是為了他,但不得不說,為了他的時候,真是驚天動地非同凡響。——比如上次用五十萬銀子換他自由、救命時天地異象、以及退掉風寧,哪次不是讓今上給妥協的?

沈蘇很多都不說,她也很少示弱,孟明揚跟著她出來時,被風邵陽的人叫住了。

就是那個小六子:「孟將軍,我家王爺說,耽誤您一炷香的時間。」

孟明揚看向沈蘇。

沈蘇笑了一下:「別看我,腿在你自己身上。」

「那我過去一下。你等我一小會兒。」他也不好不去,雖然風邵陽給他出是餿主意。

風邵陽醒來之後就能說出他接了人回府了,也是因為孟明揚這性格,所以現在孟明揚見他就想要給他一拳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別急,回去和蘇兒好好說,沒什麼解決不了的。」

風邵陽躺著,看著小六子把孟明揚給攔下。

孟明揚本沒真想拿他怎樣,知道是無可奈何,但他這麼一顯——他很懷疑的看著這瘦瘦小小的小六子,這傢伙的功夫不錯,竟然能攔的下他隨便一拳,他得告訴沈蘇讓她做作提防。

「別瞪我,我真心為你解決問題的,蘇兒其實好哄,你只要順毛捋就好了。」

風邵陽以為他這麼看著他是為了這個,卻不料孟明揚已經成了心機男——都是被他給帶的,他作的事每件都有目的性,就連現在,也有。

他在不知不覺間,少了一個鐵粉——一旦有懷疑,任何事都會被懷疑。

孟明揚從這邊出去,就去拉沈蘇:「我被他給坑了,你給我個機會。」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呢,沈蘇反手在他手上拍了拍:「我一直都給你機會啊,邊走邊說吧。」

契約剩女 這邊往公主府方向,也不算近,但也不算遠,反正找個時代都是靠走的,走這麼段路也不算什麼。但孟明揚一直拉著沈蘇的手。

「你不用這麼表明心跡,」沈蘇說:「你這樣我會更嫌棄的。」

「反正這麼多年了,你嫌棄就嫌棄吧。」他半點不在意:「我都這樣了,你要嫌棄,也沒誰會要我了。」

他這次征戰,沒有經驗,受了一身的傷,回來雖然沒說過,但這也不用說太明白,比如前幾天,他的傷口就因天氣疼痛難忍的,沈蘇也是知道的。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嫌棄這兩個字從沈蘇嘴裡說出來,對他那是最沒殺傷力的,他那麼沒出息的一面都被她知道的清楚,還有什麼不能被她知道的?

「我真沒碰過別人,除了你以外,我都反應不起來,總是不由自主想到被打那一段。」

沈蘇腳下一個趔趄——

真真是被他這話給嚇了一個跟頭,這是心理陰影?

那個時候,他也沒什麼特別表現,她以為,救活了命就好了,雖然這事,她可以放心他再不會有什麼外遇,但……這是病,得治啊。

「你小心點。」

孟明揚手上一用力就扶穩了她,往地上看了一眼,沒什麼不對勁啊,他以為她的踩著自己的裙擺了。

「小心什麼?小心你發病?」

沈蘇正在想著怎麼給他治病,被他這一句給驚出來了,說的孟明揚莫名其妙。

她往左右看了看,微微嘆了口氣:「這事,我親自動手給你治,你放心好了。」

孟明揚覺得自己雞同鴨講了一陣,敢情兩人說的不一件事,而且沈蘇似乎是把他想岔了——

「公主,前面路口正在有人鬧事,您稍停半步,已經去處理了。」

郎瓊忽然從前面回到她近旁,沈蘇才發現他們已經走到了那家印域風情的陽春白雪客棧附近。

「到這邊了,過去看看吧,不是客棧的事吧?」沈蘇隨口一問,還真給問對了。

就是客棧出事了!

雖然並不是大事。

霸王餐這種事,應該很多飯店都經歷過吧?沈蘇聽到的時候,根本就沒在意,這種事情也太普通了。

幾乎沒有新意不說,還是個膀大腰圓的外形,一看就適合吃霸王餐的。只看一眼,就明了了。

「公主,您來了?」

掌柜的很是小心的過來,一邊看著那邊門口外側的霸王餐始作俑者。##### 沈蘇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還沒解決?她的耐心最近是越來越差,眉心直接就皺了:「那人誰啊?」

名門寵婚 「額,那人……公主不知道就算了。」

這話說的有問題,沈蘇翻了個白眼:「一五一十的給我說清楚,別弄的不清不楚的,本宮都沒法兒回復人。」

那掌柜的急忙躬身,更謹慎了:「公主,那是正駁公的兒子,一直以渾出名,我以為您知道,他今天刁難了好一陣子,然後吃完還說沒帶錢……」

正駁公?沈蘇又往門口看了一眼:「別難為他了,就說我說的,讓他走吧。」

沈蘇也沒想著會有什麼,不過她剛轉身要上樓去歇一下,——反正來也來了,總得看看賬吧?也顯得她不是一直敷衍著的。

但她剛上樓梯,樓下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你就是福安長公主?」

誰這麼和她說話?似乎這個身份用久了,被人這麼稱呼一下,沈蘇感覺到了一種叫做憤怒的東西。

她回頭往下看:「你是在叫我?」

「是啊,你不就是封號福安嗎?這封號,也就糊弄糊弄你們這外姓的,一聽就知道是根財神一個樣。」那是個胖男人,臉上的肉都是往下垂著的,渾圓的肚子,額不,是整個身子都是圓的,那肚子突出好多,人雖然在樓下站著,那肚子已經踏上樓梯了。

「上來吧。」沈蘇沖他一揚下巴。

他正要往上走,身後有人說:「請讓讓。」

回頭一看,是孟明揚孟將軍,這人他在之前見過。

看著孟明揚上樓,他也跟了上去。

可惜他噸位太重,一上去沈蘇就知道了。原本她正準備和孟明揚說一下治療他的心理陰影的,但那一步一個腳印的腳步聲,真震撼——

看著人到門口,沈蘇眼角跳了跳:「這是走還是不走呢?我都不計較你吃我家霸王餐了。」

「我沒吃你家霸王餐,是你家的飯本來就不好吃。」他直接進去,看了看,竟然連他能做的地方都沒有。

沈蘇也看出來了,但沒有動,繼續倒茶。

那清清如水帶有暗香的碧螺春從茶壺裡傾泄出來,斟滿一杯,沈蘇把茶杯給了明揚。

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才說:「世子,請坐,不然,對不起這茶。」

他都這體型了,還有什麼對不起這茶的?

「我叫楊波,正駁公長子。今天也不是頭一次來吃你家霸王餐,這京城上下,沒有哪家我沒白吃過,如果好吃,我後面會給錢,如果不好吃,我就一直不給錢。」他說的實在,伸手拉過兩個圓凳坐下。

沈蘇這才給他倒了杯茶,一臉笑盈盈的模樣:「原來,是我家的飯不好吃啊。」

楊波沒說話,端著茶杯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他這動作太搞笑了,沈蘇忍不住笑出了聲:「你這肚子……不會是假的吧?」

楊波臉色變了一下。

沈蘇眼神一縮:「真的?」

她今天運氣很好啊,隨便說個什麼都能命中?這人的胖子竟然是偽裝的?

「長公主難道不知道,這樣很無禮嗎?」

楊波覺得這輩子沒被人這麼羞辱過,他這胖是天生的,也不是他自己要這麼長的,在知道美醜之後,誰不想讓自己俊美非凡啊?

沈蘇眨了眨眼。

「噗……」

孟明揚再忍不下去了,一口茶水噴出來,笑的前仰後合。

沈蘇就在他的笑聲里明白自己錯的離譜了,真的錯的很離譜,——那是人家的真肉。

「好吧,對不起,為了表現我的誠意,你以後吃飯,只要是在陽春白雪,免費。」

沈蘇最直觀的表達方式就是,給錢。

給現銀給條件給實惠給免費,一向如此,楊波「切」了一聲,算是對這個的回應。

「茶涼了。」

沈蘇放下手裡的茶杯,淡淡的說了一句。

楊波那杯茶就一直在他肚子上,出了一開始接了那一下,後面都沒有用手碰。此時沈蘇說茶涼,意在送客,他也聽得明白,但就是不想走。

「反正我都吃霸王餐了,再賴著一會兒也沒什麼。」

京城裡誰不知道他的名號?從來就一個混球,誰提起他不說一個混?反正名聲已經臭了,他也不準備再清洗了。

但他這樣,反倒讓沈蘇覺得新鮮了:「你是不是,之前不在京城裡?」

「是啊,誰不知道我就是個混蛋,我每年就只在夏天回來,在京城待上兩三個月,其他時候都在西北邊關。」楊波說著笑了一下:「你真不知道?」

沈蘇攤手:「我不知道。」

孟明揚補充道:「蘇兒從不關政,不知道很正常,除了那幾個活躍的大人,其他的站蘇兒眼前,都未必會被蘇兒給打招呼,所以這邊也有傳言,福安公主待人冷淡。」

冷淡嗎?剛才那樣子,確實挺冷淡的。

「那都是實話,我對陌生人,怎麼熱情了去?再說了,我的熱情都給了孟將軍,半點都分不出來再給別人。」沈蘇嘻嘻一笑,又不正經了。

楊波肚子上的肉顫了一下,茶杯差點掉。

這就是個公主?

他去年在京城的時候,這公主還沒進京,他今年回來,就一直來這店裡找麻煩,據說這是她的店,如今見著真人了,就這樣?

也太讓他……超出想象了吧?

「就算你是外姓公主,你也應該有精奇嬤嬤教過規矩的吧?」他嘴角有點抽,看向一旁一直淡笑的孟明揚:「孟將軍也不管管?」

「我?世子是在開玩笑嗎?」孟明揚笑著擺了擺手,就算他知道沈蘇就是開玩笑隨意說的,心裡還是很高興。

「你又不姓風,說這個做什麼?」沈蘇換了被熱茶。他要賴在這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賴這兒的目的呢?

楊波看著又開始冒煙的茶水,動了動眼皮,奈何他臉上的肥肉太多了,實在不明顯:「我聽說公主這邊人手不夠,是吧?」

這是問句嗎?這是陳述句。

沈蘇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就算我人手不夠,也沒適合世子的工作啊,而且,我這兒不養白吃白喝的。」##### 沈蘇的意思很明確:我可以給你全部免費,但我不用你,這是兩碼事。

楊波也不是傻的,沈蘇不說話他也懂了。

笑了一下緩和氣氛:「公主的傳言看來都是真的。」

傳言?

沈蘇對於傳言,那是真無語,她直接就笑了:「傳言還說我不能生呢。然後我一胎生倆,誰傳的誰被打臉,你見著我真人說什麼傳言?」

「說話可真夠直的,」楊波苦笑:「這麼說吧,你要不用我,我就還得離京,我已經二十八了,現在沒個穩定,也沒有娶妻。」

「你道德綁架?你沒娶媳婦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又不是沒女人。」沈蘇最看不慣他們這種那人,身邊多少女人了,還說自己單身,這就是渣男啊。

楊波也不是不知道沈蘇的觀念,他坐直了身,把茶杯放在桌子上,但奈何身上肉太多,坐直看著更……胖。

「公主,我知道你不喜歡男人有很多女人,我也不多,我就那麼……兩個而已,而且,我還沒娶妻,我家族龐大,我長的也胖,但這些……你懂的。」他想要尋求合作,就得講真,尤其的對著沈蘇。

沈蘇很想說一句她不懂,但事實上,她卻不由在考慮利弊,按著楊波說的,他是要繼承爵位的,那就是年輕的國公了,到時要是讓風儒璉覺得受到了威脅,肯定是要動手除掉的,她可不想死的太早。

孟明揚看了看沈蘇,他不覺得沈蘇會懂這些,這並不是那麼商業的東西。

他說:「世子這事,應該去找王爺說吧,公主並不涉及。」

楊波頗為詫異的看了孟明揚一眼,又看了看沈蘇:「好吧,也許今天並不適合談這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