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聲響驚動了人,孟明揚身邊的親兵立刻護駕——

下一秒,全都默默退下。

佳人何可棲 沈蘇依舊笑著,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斟茶洗杯,重新煮。

錢爺提了銅壺過來:「主子,你……」

驚覺她是一臉淚痕,嘴唇動了動,想要急忙放下銅壺就走,木架就在窗邊。他放下之後就要出去,看到了樓下,腳下步子更急了點。

將軍到了!這真是太好了,主子這些天的事沒白做,錢爺正想去說,卻和孟明揚走了個對臉,直接被推開了。

被推開了?

錢爺楞了一下站好,就守在樓梯上了。反正樓上也沒什麼人,此時,徹底不讓人進去了。

半個時辰之後。

孟明揚下來,看到錢爺還在樓梯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錢爺身子一趔趄——沒防備,孟明揚的手勁很大。

他還以為將軍會交代什麼,然後根本沒說話,就那麼走了。

來去一陣風。

「這倆人,打什麼啞謎?」他自言一句,轉身想要去找沈蘇,卻一個轉身又嚇了個趔趄:「主子,您也下來了?」

「不下來怎麼聽到你說話啊。」沈蘇是下來送明揚的,可是錢爺只看到了明揚,沒看到她。

————

天下未平,孟明揚還得繼續,不過這個城裡沒了舊官,此時維護秩序的,都是沈蘇臨時認命的,不過不影響這裡的百姓們正常生活,孟明揚連停都未停,——除了那半個時辰的整修,直接就穿過這裡走人了。

沈蘇看著他出城,一句話都沒說。

錢爺還想問一下情況,就被沈蘇給安排了活:「你去虞城,把錢全部提過來,所有的現銀,全部拿來,給你半個月時間。」

半個月?從這裡到虞城一個來回?

「時間不夠啊。」他不得不說。

「那你現在還不趕緊去?」

沈蘇瞪了他一眼。

半個月時間是有些短,但只有在這個時間內,才能在風邵陽回來之前完成她的安排——風邵陽若是回來,必定是登基的,黃道吉日很多人都會看,並不知有宮裡的道士會,高手在民間這話從來都不是白說的。

只不過這些,只在沈蘇這裡起作用,天下誰當家,尋常百姓一樣過日子,他們擔心的,不是誰坐江山,而是明天地里有多少收成。

孟明揚一路平復各個州郡府縣,還留下了各司其職的人維持著該有的秩序,處處昭示著,就算皇城平了,天下,也是安穩的。

和沈蘇在那半個時辰里,他們喝了兩壺茶水,一直沒有停歇的說話——該說的都說了,在半個時辰里,甚至把後路都給想到了。

就差,風邵陽回來,說一句確定的話了。

沈蘇算著日子,等著人回來。

別人都不重要,這天下也不重要,在沈蘇心上能排的上分量的,自始至終,就只有孟明揚一人,就連孩子,也是單獨的,養大是義務,陪不了一輩子。

算算日子,錢爺該回來了。

九月,真是個好日子,簡直不要太好,風邵陽的時機,是天意還是人為?不重要,他已經大位得手了。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九月初九重陽節,九月十九登基日。

天下一平,孟明揚的功勞,震主不沒。因其還沒回來,又被急召喚回。 風邵陽這麼多年也不是白做的,他登高一呼,群起而應。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也該是他的結果。

十八那天,黃昏近時,紅霞漫天。

就像當時在邊關一樣的天氣,沈蘇約他談談。

就在別宮屋頂上,一旁還有梯子。

沈蘇淡然的看著他,那個角度,看的是他,也是雲霞。

「這可不是你的風格。」他笑著說:「你不是應該問我,會如何處置孟明揚嗎?」

「我相信你是個君子,不談他,談我們。」沈蘇從身後拿出兩壇酒:「這是花雕。」

這個時候,屋頂喝酒,確實愜意,而且,也只有沈蘇,會這麼來。

風邵陽一邊接酒罈子,一邊笑著開口:「談我們什麼,你願意做我的皇后了?」

這話好生直接,沈蘇眉眼一彎,頓時笑了:「我不細節宮裡的生活,你也是知道的,怎麼可能還去給你做皇后呢?最多做你個妹妹,不過,這個最多怕是不可能了,我詐死出城,去過平民日子。」

「酒里有毒?」他聽到「死」這個字眼,直接就揮手——

沈蘇手裡剛開封的酒,就這麼被他給拍下去了,順著房頂稀里嘩啦的響了幾秒,酒香肆意瀰漫起來,顯然這一壇好酒就這麼浪費了。

一陣沉默。

風邵陽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酒罈,又給她遞迴去:「……你喝這個吧。」

沈蘇接過來開封就是一大口:「我告訴你,我要回去過我的小日子,和你從來都不是一路的,你會放我走嗎?」

這話讓風邵陽有些無法回答,他私心是不想放她走的,可是不放她走,她會留下嗎?

多半是不會吧?幾乎不用怎麼想,肯定是不會的。

「你放心,我不會是你的異數的,因為我的血對你沒用,所以,我若只是過我的小日子,和你就沒有關係了。」沈蘇說著,看他臉色登時難看,想了一下,又出言補救:

「當然,你要是還想有關係,那麼你可以給我一個皇商的身份,這樣,我每年都有機會來新京城看你,這裡是開封,那邊是汴梁,你應該在汴梁,等著以後趙家人登基,把那兒改成汴京。」

「時間還早,就算是歷史上沒有慶統,也有五代十國,之後才是宋。」風邵陽真是服了她了,歷史差到這種地方,還能混的風生水起?

「我就說不要和人聊這些,一聊就漏底了,這是我的短板,我永遠也學不會。」沈蘇又喝了一大口:「所以,你是答應讓我做皇商了,以後還做朋友是吧?」

「你這樣子,讓我又愛又恨,我真是不想放你走。」他定定的看著她:「孟明揚此時在回程,估計還有三四天,我想,這個時間,我要是做點什麼,他肯定來不及阻止。」

「你我之間的事,和他有什麼關係?他來不及阻止,我也沒把希望都壓在他身上。」沈蘇把酒罈遞過去:「你也來點,微醺好聊天。」

「你有後手?」

風邵陽絲毫不嫌棄的接去便喝。

花雕的味道,還是他喜歡的。

「後手,在酒里。」沈蘇看他喝了,才說出來。笑的一臉坦然:「你肯定知道水滸傳里那一段,智取什麼來著?……對了,生辰綱。」她還是有些得意的:「你能中計,我很驕傲。」

「……」

風邵陽什麼都說不出來,甚至,他已經坐不住了,但是神志特別清楚,酒罈子再次掉下去,又摔碎了。

沈蘇拉上來梯子,擋住他的傾斜,還用了個合適的角度防止他掉下去:「大哥,小妹今日得罪了,該說的我也說了,你的信物我也有,我的小日子希望你不要再次打擾了,畢竟,風風雨雨十幾年,我真的累了,你要你的天下,我要我的孟明揚,咱們都有了想要的,你也該知足的。」

「……」

風邵陽心裡伸出了無數只手想要拉住她,可是沈蘇還是輕飄飄的走了,走的很是平淡,絲毫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要這麼對他,他什麼都沒有了,不要走啊!他的府里,他的人都隨著京城一樣消平了,他只有自己,是個孤家寡人了,幹嘛還要走!

她要的小日子,他也能給她的啊!

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在心裡莫名佔了位置的人就那麼走了,那滋味,真是酸爽的如同風油精的快活一樣,一樣一樣的……

————

沈蘇輕功不咋地,只從他那兒宮裡的屋頂順了一兩個,出來就落地了。

錢爺等人正在外面的街道上等著她,雖然二紅她們幾個也在,但能幫上忙的,也就錢爺一人。會騎馬的丫鬟是比較好用,可是前去報信和攔截,還是要有點身手才行的。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風邵陽不是說明揚還有三四天就回來了嗎?她現在往外趕路,讓錢爺先頭去攔下,不用回來了,直接回虞城。

沈蘇這名頭還在,封地還在,莊子還在,家人還在,都在虞城。

黑石路上出事了,帶了兩個人,沒一個出來的——被趁亂起伙的匪徒給捉了,明揚路過的時候,把他們給逼急了,殺完人就跑了。黑石死的很憋屈,連個全屍都沒有。孟明揚當時草草掩埋,後來和沈蘇說了,也只是一語帶過。

沈蘇曾讓人回去找,卻什麼也沒找到,亂世,果然夠亂。

越是如此,越是小日子不易,她不要多的,只要和明揚一起,回去也未必種地,可以繼續開飯莊,讓明揚當家,反正他已經看賬了。

有期許,才有奔頭。沈蘇在黃河邊上和明揚碰頭。

混世農民工 明揚依舊盔甲全幅,只是臉上胡茬橫立,也是辛苦趕來的。

「蘇兒!」

黑馬嘶鳴一聲,帶著主人就奔了過來。

流火甩了甩頭,傲嬌的不動,等著黑馬過來。

沈蘇摸了摸它的耳朵,它才不情願的走了兩步。

「蘇兒,我還以為你要在汴梁,還想去接你回來,沒受累吧?」

他伸手,要握沈蘇的手,手心裡的厚繭,有些刺扎皮膚。沈蘇手指一動,和他十指相扣。

「我這麼聰明,怎麼會有事呢?」她笑的明媚:「我早說了要和你一起回家的,雖然風邵陽不放人,但架不住蒙汗藥,我們走吧。」

說著,直接棄馬,坐在孟明揚懷裡。

「你給他下藥,那他要是醒了……」

「他醒了,我就讓雷劈他,別忘了,我還有這個技能呢。」

雖然不懂技能是什麼,但孟明揚也知道,沈蘇如今是變了的:「你不是已經和異數無關了嗎?」

「誰知道呢,可能老天覺得,我這樣子,就得讓雷劈才會正常吧。」沈蘇也意外自己不是異數了,可是在這路上,她發覺自己好像又能了,此時一說,隨後心裡得意一下,果然一聲炸雷落在兩個馬身開外,嚇的流火嘶鳴一聲,立刻往黑馬身邊躲。

這個……真的不管她的事,她只是想過小日子而已。

催促明揚加鞭,兩匹馬都狂奔起來,後面的人哪能跟得上,尤其是錢爺:「等等我們啊——」

等他們?沈蘇仰臉看了一下明揚,明揚也腹黑:「駕!」

前面虞城,已然在望。 「紫菱,你在幹什麼!」

紫曦昏沉沉的睜開了眼,就看到她的妹妹紫菱在旁邊一臉奸笑的看著她。

「姐姐,為了組織的任務,你就為事業獻身吧」她們是來自第一組織的殺手,接到任務去殺一個猥瑣的董事長。

「你丫胡說什麼,快放開我!」她掙扎著想把繩子弄斷,卻感覺頭暈暈的,使不上力,混身還發軟。

「你別掙扎了,我給你打了藥劑,等到那個猥瑣禿頭董事長來事辦成之後,你就可以解脫了。」她不僅僅要她為事業犧牲,還要在這裡一舉殺了她。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是姐妹啊!」但她們不是真正的親姐妹,是小時候孤兒的紫曦看到她昏倒在路邊,所以把她一起帶回了孤兒院。

然後就被選進了組織,十幾年後成了組織內數一數二的殺手。

「姐妹?我從來就沒把你當成我的姐姐!你憑什麼樣樣都比我強,排在我的前面?!就因為你這張狐狸精的臉嗎!你說啊!」紫菱聽到這話情緒突然失控了,一把狠狠抓住了紫曦的肩膀,逼問道。她嫉妒紫曦這張臉,嫉妒到快要發瘋。

「紫菱,我紫曦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把你這個白眼狼撿了回來!」她看著紫菱情緒失控猙獰的面孔,冷笑了一聲。

「那又怎樣!今天過去后,世上就再沒有第一殺手紫曦這個人了!哈哈哈!!」沒錯,第一殺手這個位置永遠只能是她紫菱的了!

「哦?是嗎」紫曦挑了挑眉,弄斷了繩子,從腰間拿出了一把手槍。

「你!怎麼會?!」

紫菱驚恐的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這一切。

「我早猜到你會這麼做就順便和你演一下姐妹情深的戲碼,怎麼樣,你姐姐我表演的不錯吧。」

她邪肆的勾起一抹笑意,把玩著手裡的槍。

「我不是給你打過葯了嗎!你怎麼還會有力氣掙斷繩子?!」

「你的什麼破葯是對我有影響力,但對我而言只是小兒科。」哎嗎,牛好像吹過了,這後勁太大了。剛才是她用盡全力才掙斷的繩子,說出來有點丟人。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死吧!」紫菱也快速的拔出一把手槍,對準了她的頭開了一槍。

她快速的閃避開來躲過了那一槍,因為被注射了葯,就有些吃力。

同時紫曦在閃避的過程中瞄準紫菱射了一槍。

紫菱沒及時反應過來,一顆子彈就順著她的臉頰擦了過去,她一摸臉,發現是她的血。

「啊!賤人!你竟敢弄傷我的臉?!」她徹底瘋了,臉可是她最重要的東西!

「本來我想一槍打死你的!這可是你逼我的!」她拿出一個小的裝置,怒吼道。

紫曦一看那是個引爆的裝置,下意識暗道一聲不好。她想要把整棟大樓都炸掉!

「哈哈,我走了!賤人!好好享受你最後的時光吧!」說罷,她跳到陽台上,打開了滑翔翼就要走。

「你休想逃走!」情急之下,紫曦一槍射中了她的腿,紫菱立刻「啊!」的半跪下來。

「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做墊背!好妹妹,你說是吧」

「你!!」紫菱咳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轟隆!!」一聲整座大樓開始崩塌。

她就這樣要結束了嗎。

………….

「唔,頭真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