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對戰名單已無力回天,看樣子他只能在別的方面下功夫了。

「聽說了么,力量學院最後的對戰名單臨時更改。」伯恩斯坐在憐的旁邊,開口說道,現如今幾乎全校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誰也沒料到塞斯院長竟然會在最後時刻更改名單,用意到底為何?

「聽說了。」憐帶頭,伯恩斯挑眉,「塞斯院長親自更改,你覺得他的用意是什麼?」

憐對著伯恩斯淡淡勾起笑容,「誰知道呢。」

伯恩斯深深看了憐一眼,也開口,「說的也是,誰知道呢。」

「伯恩斯,這是我做的小甜餅。」幾個女生靠了過來,害羞不已,伯恩斯已經成為元素科系炙手可熱的人物,已經屬於王子型的人物,再也沒人敢叫他娘娘腔,事實證明他也就長的比較女性化一點。

「沒興趣。」伯恩斯冷酷回答,起身走開,這樣冷酷的性格一直不曾變過,但女生們還如飛蛾撲火,樂此不疲。

憐也起身離開,聽著四周的議論,可以想象威廉此刻的心情,她相信琥珀也很願意對手是威廉,能夠教訓威廉的機會,琥珀不可能會錯過。憐輕聲一笑,若是她碰上威廉定然不會手下留情,琥珀也同樣如此。

力量學院的最終對決終於來臨,所有隆貝學院的學生都圍聚在最大的廣場之上,中間已經堆砌好了對戰擂台,塞斯院長走了上來,前些日子一直都黑著臉的塞斯,此刻笑眯眯的模樣讓很多人疑惑,心情轉化能有這麼快的?

「廢話也不多說,力量學院的對戰馬上開始!第一場對戰,琥珀、威廉!」隨著塞斯一句高喝,場面瞬間沸騰!琥珀這個名字被很多人熟悉,甚至莫名出現了一些追隨者!

「琥珀!加油啊!」

「琥珀!我看好你!」

琥珀和威廉在歡呼聲中走上擂台,威廉嘴邊掛著笑容,十分自信,而琥珀則是一臉冰冷,他們之間的恩怨已不局限在個人之上,還牽扯了背後的兩個家族!

威廉心中自是得意,他已經準備了完全措施,琥珀贏他的幾率只能是零!他要好好羞辱琥珀,在所有人面前,讓他難堪到死!想著自高年級手中借來的越級武器,威廉笑的更甚,有越級武器在手,他倒要看看琥珀怎麼贏!

「最後對戰,不允許出現任何越級武器,一旦出現,視為主動棄權!」塞斯的一句話讓威廉徹底僵住!人群之中的憐眸中儘是冷意,威廉,你能想到的法子我會想不到么?這條規則,正等著你呢!

「塞斯院長!沒有說不能用越級武器……」威廉慌了,他媽的,他白借了!「精神力學院就允許,我們這邊……」威廉還想爭取一下,塞斯卻臉色陰沉了下來,「精神力學院那邊如何我管不著,力量學院就是不允許!」

威廉神色白了白,院長發話他能如何?自己花了多大的心血才將越級武器借來,原本以為能憑此將琥珀打趴下,誰能想到……連登場的機會都沒有!白費了!全白費了!

威廉狠狠咬牙,根本料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突發規定,越級武器成了擺設,他根本不可能拿出來!自己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威廉走上去,看著對面神情淡然的琥珀,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燥怒,憑他本身實力贏也不是不可能!

塞斯將手舉起,「對戰開始!」

「喝!」威廉一聲怒喝,紅色元氣自身體內部湧出,威廉的實力為正式二級,在新生中是絕對的佼佼者!手中武器亮出,威廉看向琥珀,一個連面試資格都拿不到的小子,還能有什麼本事,他還能超過自己不成?

威廉的念頭剛過,琥珀隨即也發出一聲怒喝!雄渾如鐘聲,擴散到擂台之外很遠距離!

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怒吼驚住,感受到其中渾厚力量。所有的視線禁不住鎖定在琥珀身上,少年身形挺拔、面容俊朗,藍眸透著一股冷和傲,渾身的肌肉綳起,「呼!」紅色元氣自體內溢出!

元氣的顏色比威廉要濃上太多!

塞斯雙眼一亮,這小子的實力……!

短劍自少年手中出現,威廉雙眼瞪大,不可能,他的實力怎麼可能超過他!他可是正式二級啊!

人群中的憐見到琥珀濃郁的元氣色彩也是一驚,隨即一道燦爛的笑容出現,不愧是她的哥哥,韜光養晦,現如今一鳴驚人!

琥珀也是時候爆發一下了,憐的哥哥,豈能讓別人看扁! 章節名:章五十五意外驚喜

一陣風吹過,少年金色的短髮輕輕飄揚,棕色清澈的雙眼折射出陣陣冷意,威廉的手心已經不停冒汗,甚至都有點抓不穩自己的武器!瞪大眼睛有些不知所錯,琥珀的實力怎麼會比他高的!

戰士科系的學生們也驚住了,平常根本沒人和琥珀來往,也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少年的實力在不知不覺中竟然提升了這麼高!

「你、你是正式幾級?」威廉忍不住問了出來,看著琥珀周身濃郁的紅色,正式三級嗎?還是正式四級!

琥珀冷冷一笑,「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威廉頭皮一麻,琥珀已經沖了過來,風聲呼嘯,一記重拳直接招呼到威廉面前!

「砰!」

手臂抬起,將這拳吃下,威廉咬緊牙根,一股鑽心的疼痛自手臂上傳來,他只覺得自己的骨頭要斷掉!身子狼狽後退,威廉的手掌已經顫抖不已!實力不如人的他,怎麼可能完全擋住琥珀的攻擊。

認輸嗎?他要認輸嗎?威廉死死咬牙,若是他主動認輸,傳回吞雲鎮曼拉一族豈不是要被人笑死!在吞雲鎮之上曼拉一族可是老大,貝拉一族又算得了什麼!威廉握拳,他不能認輸!

「嗖!」

又是風聲襲來,威廉這次連反映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憑本能將身體往旁邊閃去,他只看到琥珀冰冷的側臉,還有那隻滿是紅色元氣包裹的拳頭,自他的側面而過,直直擊入地面之中!

「嘩啦!」裂縫出現,石塊綳飛!有幾個就這麼打在威廉的臉上,幾道血痕頃刻出現!

威廉下意識的用手摸向自己的臉,斑斑血跡出現在手指之上!琥珀輕轉過頭,唇邊溢出一絲笑容,身子慢慢直起,冰冷的棕色雙眸似要刺穿威廉!

他是故意的!一個念頭就這麼閃入威廉腦海,他的實力比自己高,怎麼可能讓自己這麼輕鬆逃開,他是故意的,故意砸在他近身的地方,故意讓他狼狽逃竄!讓他感受到慌張甚至是恐懼!

琥珀直起身子,看著威廉慘白的臉,迴響著先前吞雲鎮曼拉一族對貝拉一族所做種種,這十幾年他對兄妹三人的欺辱,一股恨直竄琥珀心頭!但在這個場合,在這個擂台之上他不能殺了威廉,既然不能殺他,就要狠狠折磨他!

琥珀若是知道曼拉一族是設計殺害憐身死的罪魁禍首,就算是在這裡,他也不會讓威廉活命!

「咣!砰!砰!」

重拳敲擊的聲音不絕於耳,擂台之上已經沒有對戰可看,只有無力還手四處逃竄的威廉,還有漫不經心不斷攻擊的琥珀。擂台四周鬨笑不斷,威廉的狼狽模樣已經讓力量學院的全體學生感覺到一個詞,丟臉!

「你他媽的不能打就趕緊認輸!逃的像老鼠一樣,丟不丟人!」有的男生已經忍不住,跳起來開罵,頓時得到了眾多響應,不斷的叫罵聲讓威廉更是難堪,琥珀反正不差,你不認輸,就繼續這樣折磨!

力量學院的導師們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從來沒有一場對戰能這麼丟人過!精神力學院的人都看著呢,這不是讓力量學院顏面掃地么!

「真是笑死人了,這樣的人都能進入最後的對戰,力量學院的實力也不過如此么。」精神力學院這邊有人吐槽,大部分都這麼想的,就算你實力不濟,起碼也要迎上去戰鬥,一直躲算什麼事?

擂台之上的威廉死死咬牙,他不認輸!絕對不認輸!念頭剛過,又是一陣拳風襲來,威廉嚇出一身冷汗,連滾帶爬的滾到一邊,剛要喘口氣,只見琥珀的身形已經自正面又攻了過來!

威廉呼吸一緊,坐在地上的他只能雙手一撐,雙腿拚命的往後瞪,碎石渣子進入傷口之中的疼痛他已經顧不上,他只知道要往後躲!躲琥珀手中那柄閃著寒光的短劍!

冷光閃爍,琥珀攻勢兇猛,劍尖直指威廉的雙眼,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他媽的,走的好!幹掉那小子!」力量學院的人歡呼起來,威廉懦弱丟人的表現讓他們忍無可忍!早該將他踢下台了!

劍鋒逼來,威廉意識到這一次琥珀不打算停下,他是打算真的刺過來!心中點點恐懼凝聚,威廉只覺得自己的心要蹦出來!兩個家族一直以來的仇恨襲上心頭,琥珀難不成真的要至他於死地?!

威廉迅速後退,「砰!」身後一塊巨石徹底擋住他的退路!

身體緊繃,眼前的劍鋒到達眼前不足一寸距離!

「你不能殺我!」威廉一聲低吼,看著停在自己眼球前的劍鋒,冷汗淋漓!「你不能殺我!」威廉重複一遍,對!階段測評是不能出現死亡的情況!琥珀這小子沒膽子殺他,也不能殺他!

冰冷的棕色雙眸居高臨下的看著威廉,他眼底的恐懼那般清晰,琥珀冷冷勾起唇角,手中握著的短劍高高舉起,用力刺了下來!

不、不要!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威廉的瞳孔狠狠一縮,下意識的緊閉雙眼,死亡的恐懼讓他感到窒息,這小子真的要下手!

「咔嚓!」

短刃擊碎石頭的聲音響在耳邊,金髮少年緩緩站起身,將短刃自碎石中抽出,看著緊閉雙眼癱在那的威廉,冷冷開口,「你也只不過是個孬種。」

威廉猛然睜開雙眸,微微側頭,當看見身側被擊爛的碎石之後,羞愧、不甘、憤怒,種種情緒充斥全身,他只能看著,羞憤不已的看著,此刻的威廉周身癱軟在那,連說話的力氣都已失去!

「幹得好啊!」擂台四周歡呼起來,塞斯終於示意正常對戰結束,力量學院的學生們都紛紛罵開,「總算他媽的結束了,那種貨色到底是怎麼進入決賽的!」

重重議論聲中,塞斯的目光看向薩奇,薩奇臉色一白,對戰名單一直都是由他負責,現如今威廉的表現讓人大跌眼鏡,薩奇開始冒冷汗,看來有些事情紙終究包不住火,後悔啊!

第一場對戰以威廉慘痛、難堪的失敗收場,威廉被人攙扶著下台時,叫罵聲不斷,甚至更為激進的向他吐口水,威廉黑著一張臉承受一切,如此的羞辱他是第一次遇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再也不出來!

人群之中的憐面露笑意,威廉如果以為這樣就結束,也太容易了。

接下來的第二場對戰,艾米和敵手總算讓力量學院找回點面子,身為弓手的艾米利用自己精妙的走位和遠程攻速,擊敗了對手,在陣陣叫好之中成功進入下一輪對戰,接下來便是艾米和琥珀的最終戰局,艾米全力以赴,雖然落敗但同琥珀一起奉獻了極為精彩的比賽,雖敗猶榮。

力量學院的第一、第二出爐,眾人鼓掌讚譽,至於第三和第四根本不用比了,威廉身子癱軟沒有再戰能力,直接滑出前三,落到第四名。

力量學院的新生階段測評結束,琥珀和艾米成為了力量學院的光榮,而威廉則成為了一個響噹噹的恥辱,眾人議論聲中,兩件事發生的突然,負責這一次對戰排名的薩奇導師被解僱,塞斯院長的決定。這一舉動讓力量學院的其他導師都警醒一番,不敢再有任何小動作。第二件事便是,琥珀成為了塞斯院長的內定學生!這個消息傳出,力量學院上下震驚!

要知道,塞斯院長可是一個從來不收內定學生的人!琥珀是第一個!

力量學院的所有學生當下對琥珀刮目相看,也深深明白,有了塞斯院長的親自教導和庇護,琥珀的處境會有怎樣的變化!

「承蒙塞斯院長厚愛,我一定會勤奮努力,絕不懈怠!」琥珀得到這一消息也很吃驚,塞斯笑眯眯的看著他,「努力才能成就更高的榮譽,憐是你的妹妹?」

琥珀點點頭,塞斯笑的更為親切,「你可不能輸給自己的妹妹,要更加努力。對了,那小丫頭平常都什麼時候有時間?」

琥珀徹底愣住,「……每天正午,憐都會有一段空閑時間。」

塞斯滿意點點頭,「這樣吧,你同那小丫頭說說,以後若是方便的話,正午這段時間我想和那小丫頭……探討探討關於園藝的事情。」

琥珀再次呆住,塞斯拍了拍琥珀的肩頭,「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塞斯說完,一臉笑容的轉身離開,琥珀站在原地,最後笑了出來,看來這一次他是沾了妹妹的光,他還是要繼續努力才行啊。

每天五千字的更新,我覺得公眾文這速度已經很給力了……,我懷疑你們會不會變的不滿足鳥,入V之後的日子,我該腫么辦,=。=~ 章節名:章五十六情竇初開(二更!)

琥珀將塞斯的意思原封不動的傳達給憐,憐聽后僅是笑笑,聽到這個消息的艾米極為驚訝,「憐,真想不到你在園藝方面也有造詣!我聽那幫高年級的說過,塞斯院長可是在園藝方面造詣很深,能夠得到他的親賴,不簡單!」

憐開口,「沒什麼,只不過我讀到這方面的書,有心鑽研了一下。」

琥珀沒有開口,他心情有些複雜,他忽然發現關於自己的妹妹,他一點都不了解,他和憐一起生活了整整十五年,可以說朝夕相處,但現在他忽然發現,似乎從來就沒有真正了解過,她喜歡什麼、在意什麼、愛好什麼、討厭什麼,他通通都不知道!

「怎麼了,琥珀?」憐看到琥珀落寞神情有些擔心,琥珀笑笑,「我只是在想,你在園藝方面有研究我竟然不知道……」

憐微愣,不管是她還是身子的原主人,十五年憐。貝拉都被壓抑在那個小房間里,她的喜好、她的志向真的沒人懂過,她的親人都是在保護她,而她卻渴望有一天用自己的這雙腳走出去!十五年的時間,給予了她浩瀚如海洋的知識儲備,她並不想告訴任何人,或許也有她自己的用意,這並不怪任何人。

「以後你都會知道。」憐笑笑,「我們是親人,這世上再也沒有誰能夠比你們了解我。」

琥珀一愣,隨後露出笑容,心中的陰霾被一掃而盡,是啊,他們是血脈相連的親人,這世上還有誰會比親人更了解對方?他有些多愁善感了。

「兄妹就是好啊。」艾米十分羨慕,「只可惜我沒有任何兄弟姐妹。」

憐和琥珀相視一笑,艾米開口道,「你還是快去找塞斯導師吧,他老人家發話的確很難得。」

憐點點頭,來到塞斯的辦公室,剛推門塞斯就一臉笑呵呵的等在那,「你來了啊。」塞斯獻寶一樣的將一株植物捧了過來,「快來看看,這是我新養的。」塞斯顯然已經將憐當成了園藝好友,等不及的要和憐探討切磋一番。

說到園藝憐並不欠缺理論知識,缺少的都是實踐,塞斯則正好相反,由於愛好園藝所有的理論都是自實踐得來,專業一點的東西還是憐比較專業,所以別看塞斯是長輩,盯著分院長的身份,但就園藝而言,他對憐則是抱著請教的態度。

憐不介意將專業系統的理論知識說給塞斯聽,看的出來,他真心喜歡這些花花草草,投其所好,能拉近她和這位分院長的距離。中午的詳談過後,塞斯聽了憐講解的知識一個勁兒的點頭,對憐的印象頓時升華。

「小憐啊,明天繼續來吧,還有很多問題我還要請教你。」塞斯的稱呼陡然拉近彼此的距離,憐呵呵一笑,「塞斯導師客氣了。」

「叫我導師多見外,就叫我……塞斯叔叔好了。」

憐愣住,塞斯哈哈一笑,「很難得我能夠和這麼年輕的小丫頭投緣,而且你在園藝方面的知識讓我佩服!」

塞斯叔叔……憐倒是不介意,不過在外人面前這麼叫不太好。「外人面前我還是稱呼塞斯導師,私下裡就喚塞斯叔叔。」

塞斯笑眯眯的點頭,「可以,要不是你的幫忙,我還查不出這一次階段測評也有貓膩。你的哥哥琥珀天賦的確不錯,以後我會好好教導,也會多加照顧。」

憐點點頭,「多謝塞斯叔叔,我哥不會讓你失望的。」

「接下來便是精神力學院的最終對決,怎麼樣,有沒有信心拿到第一啊!」

一道身影閃進憐的腦海,輕笑,「拿第一,或許不太容易。」

精神力學院的最終對決名單出爐,憐和伯恩斯並沒有在第一輪碰到,兩人都明白不出意外,最後一戰將是發生在他們之間。憐十分清楚迪安是故意如此安排,這個男人想要讓精神力學院的最後一戰成為眾人無法忘卻的回憶。

隆貝學院的圖書館內,憐獨自一人在翻閱書籍,前來圖書館的人並不多,整個圖書館空空蕩蕩十分安靜,在對戰的前一天憐想要好好放鬆一下,讀書是最好。

越往裡走去越是安靜,憐走到某個角落正打算拿本書細細研讀,聽到細微的聲音自不遠處的角落傳來,極為壓抑但在憐的聽覺感知內十分清晰。

輕微的腳步聲走來,憐抬眸,就看到伯恩斯高挺的身形,伯恩斯剛要開口憐示意噤聲,伯恩斯往憐示意的地方看去,兩人極有默契的同時移動,沒有出半點聲音。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