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林蕭手中斷劍連連射出,目標還是那張大嘴,最後冷笑一聲手中凝聚出兩團紫金色的光團,林蕭不是燕無憂,他並沒有修習雷道力量的劍法和戰技,所能做的不過是用最直接的方式,以自己為媒介,引來天雷力量,然後在逼出體外送給龍鱷。

這也正好對上了龍鱷的死穴,龍鱷對雷劫一直掩不住的恐懼,躲在暗河中遲遲不肯引來化形雷劫,不是不想,實在是不敢,記憶傳承中的,那種鋪天蓋地的雷道氣息實在是讓它沒信心也沒膽量去嘗試。

燕無憂心領神會,配合著林蕭的行動,林蕭冷笑一聲,展開身法往龍鱷靠去,兩團金色中帶有些許紫芒的光團被林蕭連連拍出,送進了龍鱷的嘴中。

龍鱷小山般的身子大震,大嘴張開,無聲嘶鳴,雷電打在身上會痛會很難受,但是被直接拍進了嘴中,爆發在體內那是完全不同的。

龍鱷的眼睛幾乎是它唯一的弱點,但龍鱷也很在意很小心的保護著它的眼睛,龍鱷的嘴巴也算是少有的脆弱防禦之一,也是很難被打擊的弱點,算不上弱點的弱點,但現在這個弱點被找到了,被攻擊了,龍鱷受傷了。

龍鱷前足搞搞抬起,巨大的身子狠狠的砸在地上,猶如被抽掉了筋骨軟綿綿的趴下,無力地甩著尾巴。

龍鱷倒地不起,林蕭一屁股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喘著粗氣,燕無憂把長劍點在龍鱷身上,點點雷光閃爍,龍鱷雙目一閉,不聞不動,仗著全身鱗甲的超強防禦力裝起死來。

燕無憂跳上龍鱷那一身黑甲覆蓋的身子,長劍敲著龍鱷的腦袋說道:你倒是起來在威風啊!竟敢無視我,真是欺人太甚。

石峰上,南宮小蠻掩不住的驚訝,似是驚嘆,又似在好笑,那樣子說不出的古怪,全然不在乎什麼美女形象。

這時戰鬥結束,劍九輕咳一聲,道:南宮小蠻,注意形象,嘴水要留出來了。

南宮小曼聞言不在意的在紅唇上抹了一把,道:小九,這兩個傢伙的實力似乎有些強橫的過分了。竟然把那個大塊頭給打趴下了,這可真是要有好戲看了。

你說說,他們不會真的把那大傢伙給抽筋拔鱗把,這可真是太浪費了。

你說劍主知道了會不會把他們給拆了。南宮小蠻咯咯怪笑。

劍九聞言道:任何對手只要被掌控了弱點就不再可怕,他們能贏是他們的本事,劍主即便是知道,也只會怪罪他們,一隻未來的獸皇,豈能和兩個出色的傳承弟子相較,何況這大傢伙一點都沒有神獸血脈該有的樣子。

南宮小蠻聞言的點點頭,道:這大傢伙可不好收拾,即便是我出手,想拿下它也不會太輕鬆把,這兩個還不是真傳的內宗子弟很不簡單呀!

我沒看錯的話,他們那是都修成了劍體?即便是你,似乎也不過是剛剛完成劍體小成吧?

而上一屆真傳弟子中,好像還沒有傳出有誰修成了劍體。這兩個小傢伙,可是遠遠走在了我們這些師兄師姐的前面了。

嗯,還有天雷引,他們掌控了天雷引,

劍九漠然道:南宮小蠻,在劍秋師兄沒交代以前,不可透露他們的任何消息。

南宮小蠻擺擺手,不耐煩道:本姑娘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用不著你啰嗦。

燕無憂沒有大意,把龍鱷當成練習對象,引來道道天雷對龍鱷連番打擊。

劍九對望來的林蕭輕輕點點頭,轉身道:走吧!

走,我們就這麼走了?那條龍鱷怎麼辦?南宮小曼聞言一愣道。

那是他們的戰利品,他們就是把它吃了,也是他們的事,劍九似乎想起了燕無憂的愛好,笑著言道。

吃了?

南宮小蠻聞言一愣,劍九已經離去,南宮小蠻望一望那兩個青年,嘀咕道:他們不會真的要吃掉它把

龍鱷被燕無憂一陣折磨,弄得毫無脾氣,小山般的身體忍不住陣陣顫抖。

燕無憂在龍鱷身上跳下來,道:這大傢伙怎麼處理。

林蕭正在打坐調息,深深地呼出一口氣,睜開眼睛看著龍鱷道:它身上具有龍之血脈,一切和龍沾親帶故的總是渾身是寶,他這身黑甲就很了得,夠我們弄成幾套戰甲了,至於還有沒有其他的好處,先把它宰了,裡外翻看一下就都知道了。

此言一出,趴在地上的龍鱷似乎被嚇得不輕,一陣搖頭擺尾。

又是一道閃爍著雷芒的劍尖點在龍鱷的身上,燕無憂笑道:我還沒嘗過龍肉的滋味,據說龍肉是大補之物,今天就先拿你這大塊頭的肉嘗嘗鮮。看看到底有何不同。

龍鱷張開大嘴,就要吐出妖丹做最後一搏,燕無憂劍光飛射,龍鱷那條大舌頭被燕無憂的劍氣洞穿一個個血洞,上下兩顎被劍氣留下數道劍傷。

巨大的痛痛讓龍鱷從麻木中恢復少許知覺,鋼鞭巨尾甩在地上,大地震動。

嗷嗚

嘯月一聲狼嘯,氣勢大開,嘯月天狼傳承的血脈氣息籠著著龍鱷。

天狼氣息臨身,龍鱷感受到一種古老、神聖、威嚴、強大、的存在正在注視著自己,龍鱷趴在地上瑟瑟發抖,以示臣服。

林蕭的恐嚇,燕無憂的辣手摺磨,在加上嘯月的引導和授意,最終,龍鱷吐出一團精血主動凝成一道認主契約。

逼著龍鱷認主,這才是最終目的,就在意外打倒龍鱷的那一刻,林蕭就有了這想法,這個大傢伙絕對是個好幫手。殺了實在是有點可惜。

你來還是我來,燕無憂對林蕭道。

林蕭起身,活動下還有些酸脹的筋骨,道:還是你來吧!這大塊頭雖然有些弱點,但應該是個衝鋒陷陣的好幫手,抗打更是了得,既然它身具龍之血脈,將來應該不會太差勁。

燕無憂點點頭道:也好,反正著白眼狼喜歡跟著你,我也給自己找個伴玩玩。

燕無憂和龍鱷完成了主僕契約,龍鱷趴在地上無精打采,儘是失落,真該好好的呆在湖底,這下倒好,眼看拼一把就可以化成人形自由自在,現在竟然成了人類的奴僕,龍鱷滿是懊悔。

燕無憂劍身敲打在龍鱷身上,道:你既然跟了我,總要有個名字,以後你就叫……,叫小黑!

龍鱷抗議,我有名字,我叫……

我說你叫小黑就叫小黑,哪有那麼多廢話,燕無憂敲打著龍鱷黑亮的鱗甲叫道。

不聽活我吃了你!!

ps:求收藏!求推薦……

靜的可怕(? 重生1/2廢柴 ó﹏ò?)好害怕! 依舊是湖邊,燕無憂敲打著龍鱷的大腦袋,道:你說你快要化形了?

你一個快要化形的上位妖族就這點實力也太廢物了吧!帶著一個廢物給我丟人顯眼,我還不如現在就吃掉你。

龍鱷不滿的甩著大尾巴,張著大嘴對燕無憂表示抗議。

燕無憂擺擺手道:先滾蛋,自己去找些獵物好好恢復下傷勢,看你這廢物樣我就來氣。

龍鱷被一口一個廢物罵的心頭暴躁,但如今既已成了坐下奴僕,這滿心的怒氣是不能對著主子來了,燕無憂話一落,龍鱷龐大的甚至一路橫衝直撞去尋出氣筒了。

林蕭見狀笑道:這大傢伙看來脾氣很大,看這摸樣這一塊的妖獸要遭殃了。

燕無憂晦氣的擺擺手道:原來以為撿了個寶,好歹它也是個上位妖族,誰知道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還是個膽小鬼。

林蕭咧嘴笑道:膽小鬼?這傢伙剛剛可是把我們揍得不輕,我現在身上還陣陣酸疼。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燕無憂有些恨鐵不成鋼,道:這傢伙的實力早已可以引下化形雷劫,它竟然因為怕雷劫,一直躲在湖底不敢出來。

這要不是嘯月的血氣讓它按耐不住,讓我們給引了出來,還不知道它要躲到什麼時候。

林蕭這才恍然,搖搖頭道:難怪你天雷引一出,它就瘋狂的衝撞我,原來是被驚雷給嚇到了。看來它對雷劫不是一般的恐懼。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燕無憂皺皺眉頭,說道:這傢伙其實就是個對外界一無所知,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出現在這裡,據他說,有位偉大的存在不讓它不可踏出湖面,所以它這也是它第一次出來。

林蕭聞言一愣,問道:偉大存在?難道它是被放養在此的。

燕無憂點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又闖禍了。

林蕭稍稍沉思一下,道:方才劍九師兄和一個女子來過,這大塊頭既然被放養在湖裡,想來他們應該不會一無所知,既然沒有阻止我們,應該不至於惹下什麼大禍。

我們出山歷練如何知道哪只妖獸是被放養的,被我們逮到就是我們的,現在既然已經認主,沒道理在放回去把,將來若是我太玄哪位前輩要收回,大不了再還給他就是。

燕無憂點點頭,道:也只能先這樣了,既然是前輩師長,想來也不好意思來搶我們的東西吧,只是那廢物被圈養在湖底百多年,現在完全被養成了個寶寶,還需要好好培養一番,不然真是對不起它那上位妖族的身份。

林蕭輕輕搖頭,笑道:它若是膽大妄為,現在只怕是已經成功化形了,它若是心高氣傲,你也收不了它,這麼說來反倒是讓你給逮到了好時機。

燕無憂聞言哈哈一笑,道:這麼說來也是,這傢伙雖然膽小如鼠,但那身鱗甲的防禦真不是一般的強大,若不是自己亂了陣腳,只怕是趴在那裡讓我們打也不好收拾它。

第二天,星月隱去,初陽升起,清晨的空氣格外的讓人身心舒暢。

林蕭緩緩的呼出一口長氣,起身舒展著筋骨,身上關節一陣劈啪脆響,握起拳頭,一股力量感充斥全身,林蕭滿意一笑,暗想以後是不是應該經常拉那黑子撞撞。

嘭~

嘭~

燕無憂一臉不耐的出現了,龍鱷順從的跟在身後,粗壯短腿把大地砸的彭彭震動。

林蕭笑道:看來你們相處的很愉快啊!

燕無憂瞟一眼被叫做小黑的龍鱷,恨道:這個廢物,我好說歹說就是不願意離開它那個所謂的暗河,非逼著我用強才肯乖乖聽話。

林蕭聞言一笑,道:怎麼,它不願意走?

說是怕雷劫找上來,一個勁的求我放過它,真是給上位妖族丟臉。

燕無憂說到此處,恨恨的踢起一塊石頭射向龍鱷。

龍鱷小黑趴在地上,任由石頭擊打在身上,一副無精打采。

林蕭好笑的搖頭,道:看來真要好好調教一下這傢伙了,除了這模樣,這哪還有一點上位妖族該有的性情。

燕無憂無趣的擺擺手,道:以後再好好收拾它,你恢復的如何了,又快到了和石師兄他們約定的時間,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那些老鼠這次躲得真不是一般的深。

林蕭握握拳頭,道:我已無礙,以石淵師兄掌握的情況來看,那些傢伙現在是化整為零了,他們現在若是想就這樣耗下去,我們也就不需要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了。

走吧!去和他們會和,若這次還是沒有收穫,就直接回宗門靜待真傳之爭。

……

黑木崖

這是一座黑石巨峰,巨峰似被人攔腰截斷,峰頂是一個浩大的演武場,一個青年劍客背對初陽手持一截黑木劍。

青年劍客緊閉著雙眼,似乎就是那麼一瞬間,他動了,是他手中的黑木劍動了,但他又似乎一直都沒動,依舊保持著那種奇特的姿勢。

一道身影這時自斷崖下越出,來人看青年正在悟劍,饒有興緻的靜靜看了一會,搖搖頭不再強求,終究境界相差太大,完全看不出其中奧妙,百無聊的四下打量一番,峰下怪石林立,林木鬱鬱蔥蔥,好一處大好風景。

在看一眼腳下這巨峰,來人又忍不住搖搖頭,周圍青山綠水、霧氣籠罩,猶如仙境,唯有這座黑色石峰和周圍顯得格格不入,還有這座巨峰上那稀疏生長的黑木。

來人是劍九,此峰被稱作黑木崖,黑木崖以崖壁上生長的黑木而聞名於太玄。

此黑木成長極為不易,半人高的小樹至少也需要數百年時光方可長成,至於半山腰那兩顆巨木,據聞已有萬年時光,此木堅若精鋼,沉重異常,是天生的奇木,也是一種難得的劍道材料。

小九,何事尋我?

那青年睜開眼睛,似有鋒芒衝出雙目,但很快又隱於平常。

劍九收回四處張望的目光,對青年拱手笑道:恭喜師兄意境大漲,功力又進。

青年瞟了劍九一眼,淡然一笑道:你若是用點心思,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境界,這麼放縱自己可對不起自己一身好資質。

劍九聳聳肩道:我求的不是劍臨天下,我要的是自在逍遙。

青年劍客搖搖頭,道:在這世間,沒有實力又怎能做到自在,怎會逍遙。

劍九笑道:這些我都曉得,師兄放心就是,肆意紅塵需要實力,追求逍遙就是在追求實力,這是我的道。

龍珠之最終守護 青年聞言意外的看著劍九,道:沒想到師弟竟然有此領悟,也好,一切隨你吧!只是可莫讓師叔給捉去了,不然你就只能先放下逍遙好好追求下實力了。

劍九嘿嘿一笑,道:我正是為此而來,我給自己找了兩個好師弟,讓師尊大人以後少在我身上操點心。他們可比我上進多了。

青年劍客聞言失笑,道:為了對付師叔,你還真是用心良苦,你說的是那兩個內宗弟子?你觀察他們這麼久,看來大有收穫,但師叔擇徒的門檻可不是一般的高,除了在你身上看走了眼。

劍九又嘿嘿一笑,道:所以我決定補償下老頭子,這不是一直再給他物色傳人嘛!我這還是一次送兩個,保管他滿意。

青年劍客笑道:有你這徒弟,師叔也算是敗壞了自己一世英名,被你盯上的那兩人也不知是是該喜還是該憂,不知不覺就被人給賣了。

劍九嘿嘿怪笑道:這可是雙贏,恩,應該是三贏。

老頭得了兩個好徒弟,他們得了個好師傅,我也不用被老頭子逼得整天躲躲藏藏。這對大家都是好事。。

青年劍客搖搖頭,道:好了,跟我說說他們把,究竟有什麼不凡,竟讓你如此推崇。

ps:求收藏!求推薦! 劍九把自己所知所見細細道來,青年劍客眼中亦有奇光,聽完劍九所言靜靜閉目思索著。

良久,他睜開雙眼道:若真如你所言,他們現在的實力有資格挑戰真武任務,確實很難得。

同為劍修,我們都知道劍體意味著什麼,以他們的年紀竟然修成了劍體,必有奇遇,但即便是有奇寶相助,想在短時間內修成劍體必然要遭受奇苦,劍體要速成,並不是沒辦法,但精神不夠堅韌是萬萬辦不到的。

心智堅韌,這也是我們劍修最看重的品質,這兩人值得培養。

劍九聞言一笑,道:我既然敢把他們引給老頭子,又怎會是庸才。

青年劍客微微點頭,又問道:上次魔情傳人帶來的那個女子現在如何了?

劍九雖不知青年為何提起那夜月,但還是回道:那夜月領了師兄的劍令,已去傳承殿接受我太玄傳承,現在應該還在山下潛修。

青年劍客點點頭,道:帶她來見我,還有,把你們整理出的清理名單帶來。

劍九聞言本要轉身離去,這時突聞此言,忍不住問道:師兄這是要有大動作了?

青年劍客對劍九一笑,道:你不覺得平靜的太久了嗎?是該弄出點動作攪一攪這潭死水了。

劍九聞言輕笑,點點頭道:也好,平靜的太久了,總要找點事情做做,就此下峰而去。

青年劍客則望著遠處,暗自思量,輕語道:就讓我先考考你們把。

時間不久,劍九帶著一個黑衣女子在次踏上黑木崖巨峰,女人子面容冷艷,正是三年前的夜月。比起三年前,夜月的身上似乎多了些冷厲,應該是凌厲。

夜月對青年劍客微微低頭一禮,聲音清脆明亮,道:夜月見過劍秋大人,不知大人喚夜月前來有何吩咐,還請大人明示。

原來這青年劍客就是當今太玄宗最年輕的的真武劍皇,劍皇劍秋。

劍秋望著夜月微微點頭,道:沒想到你竟然選了上玄決,我原以為你會選太玄決。

夜月微微低頭,道:不管是太玄訣還是上玄決,能接受傳承都是夜月的造化,還要謝過劍皇大人的恩賜。

至於為何選修了上玄決,也許,是意識中受到了花滿情的影響。

或者,也是為了跟過去一刀兩斷,夜月呢喃輕語。

劍秋點點頭道:將來,你若是能把上玄傳承修來的劍元完美的隱匿起來,和你本身傳承結合,或許會產生難以想象的威力,那時的你,將會變成一把看不到的死亡之劍。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