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而蟋蟀這邊,則沒有任何動靜,天魔狼不著急進攻,蟋蟀也不著急攻擊這傢伙,一人一魔獸竟然就如此的僵持著,時不時的,他們還會將目光放在爭鬥中的黑龍身上。

就見這時的黑龍手握屠神槍,採用各個極端的角度來對這隻黑鱉進行各種實體攻擊,而後者很明顯的不太在乎黑龍的攻擊,就見它的外殼極其堅硬,以黑龍的手段,竟然無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攻擊,戰鬥一直在僵持。

不過對於黑鱉的攻擊,蟋蟀還是第一次遇見,就見這東西的頭竟然可以無限伸長,不時的咬向黑龍,等到黑龍的攻擊打向它的腦袋時,它又以別人無法想象的速度縮回。

更讓蟋蟀無法理解的是,在它的鱉殼上,竟然會時不時的發出一道道黑光,這黑龍以無比強大的毀滅之力一次次的轟擊著黑龍,逼的他一陣手忙腳亂。

如此攻擊,看得在一旁的青雷和小赤都感覺憋屈的很,無奈,兩人的手段對這黑鱉不起作用,也只能甘眼看著。

不過這一切落在蟋蟀的眼中可就不同了,他很明顯的能夠看出,在攻擊時,黑鱉的黑光能夠和這黑森林中飄浮的能量不相干擾,能夠沒有絲毫阻礙的攻擊向黑龍。

而黑龍一但使用能量攻擊,便會被這森林中所飄浮的物質侵蝕,乃至被吞噬掉,形成一股特殊的能量以供魔獸再次吸收。就好像是修仙者修鍊時吸收的靈氣一般,不同的是,這股物質是屬於精鍊過的,直接吸收就可以使用,不像修仙者,吸收之後還需要煉化。

弄明白這層關係,蟋蟀立即將這個發現告訴青雷,希望他也能夠靈巧的吸收,並運用這物質,以此來攻擊那囂張的黑鱉。

果然,當青雷收到蟋蟀的建議之後,他立即就開始吸收煉化,並慢慢的掌握著這股物質的使用方法。

所謂熟能生巧,青雷在一人一獸的攻擊僵持的厲害時,終於搞明白該如何使用這四周的物質力量了,當他熟悉之後,立即就沖向黑鱉,將僵持的戰鬥打破,二對一,黑鱉的壓力頓增,再也無法像剛才那般輕鬆。

於是,黑龍和青雷兩人便以一能量和一實力攻擊,將黑鱉逼的毫無辦法,只能苦苦支撐。

這時,一直在邊上看著的天魔狼突然轉頭看了蟋蟀一眼,碩大的腦袋頓時就晃了晃,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它很顯然知道這是蟋蟀在其中搞的鬼,它明白,也只有蟋蟀才能在短時間看破這個森林中的物質流動,否則以青雷的魔尊初期的實力,是根本無法發現的。

「咕哇——」一聲長吼,這隻天魔狼猛然發狂,碩大的頭顱突然變化,肩前突然裂開,露出全身那血淋淋的血肉,令蟋蟀不敢相信的是,在那血肉之中,竟然又生出一個頭顱來。新生的頭顱就好像是剛出生的小狼崽一般眯著眼睛。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在它生出頭顱之後,身體的另一半,竟然也和先前一樣,也生出一個頭顱來。

這兩個頭顱剛長出不久,便開始慢慢變化,變得和它原先的頭顱一樣,成為一個三頭天魔狼,這也是天魔狼的最終形態。

它之所以如此變化,自然明白蟋蟀不是好惹的,畢竟眼前這傢伙可是能夠看清物質流動的,能夠在魔界看清這東西,除了天魔以外,它想不到還有誰會,所以它要和蟋蟀爭鬥,必須要做出萬全的準備才行。

當這形態變化完畢,就見它猛然又吼了一聲,無比強勁的聲波頓時將四周的森林震的粉碎,甚至連爭鬥中的青雷黑龍和黑鱉都被頂開一段距離,將場地留給了它和蟋蟀。

「哼,終於露出真面目了,不過,可別以為我會比他們好對付,天神塔!」蟋蟀看著如此變化的天魔狼,自然清楚對方不好惹,於是直接將他從來沒有使用過的天神塔用了出來,他要試試這個軒羽仙府中最厲害的神器,究竟有多厲害。 隨著蟋蟀將天神塔釋放而出,這四周便響起了轟鳴聲,神塔釋放的壓力颳起一陣陣強勁的氣流旋轉在四周,讓人不敢直視,更是讓蟋蟀心驚的是,當初收取這東西時它並沒有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力量,而現在一招出之後,立即就讓蟋蟀為它的力量而感到震驚。

很快,當蟋蟀的天神塔完全被展現出來時,那天魔狼更是怒吼一聲撲向蟋蟀,本能的,他對那神塔已經產生畏懼心理了。

看著衝來的天魔狼,蟋蟀面色一變,如此距離若是被撲中,估計也是當場重傷的下場,見此,蟋蟀一個閃身,將天神塔猛的祭向空中,向天魔狼壓去。

後者自然明白蟋蟀的意圖,當下尾巴一甩,從側面繞過,猛然轉到蟋蟀的身後,張著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向蟋蟀。

見此,蟋蟀雙肩一晃,分身頓出,天神塔也正巧在這時候變成一座小山般砸向天魔狼,其所攜帶的衝擊波更是將天魔狼的身形也縮定起來,不讓它有絲毫移動能力。

雖然如此,但是天魔狼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幹掉的,就見它的尾巴猛然一甩,竟然變化成一條黑鎖鏈砸向衝來的天神塔,希望以次能將它頂開,避免被重傷。

可是,天神塔的強悍遠遠超出了天魔狼的預料,就見它這一尾巴抽在天神塔的底部,只是傳來砰的一聲悶響,隨後便被天神塔砸個正著。

「轟——」天神塔的這一擊所產生的威力足以震懾住任何高手,甚至連一邊爭鬥的黑龍和青雷也是渾身一哆嗦,那隻黑鱉更是慘嚎一聲,顫抖的轉身看向蟋蟀。

再看這時的蟋蟀,就見他身前的森林出現一個三百多丈深坑,坑四周的黑色大樹更是被這一擊所產生的衝擊波轟的粉碎,同時被轟碎的四周更是有著一灘灘黑水,不但如此,除去黑水之外,還有著一灘灘天魔狼的血肉,顯得非常慘烈。

看著眼前的一切,蟋蟀不相信這天魔狼會被自己這一擊就幹掉,當下更是準備一探究竟。

可是當蟋蟀準備將天神塔挪開時,他突然發現高高的天神塔竟然開始顫抖起來,底下的天魔狼竟然將天神塔頂了開來,露出被兇惡的兩隻狼頭,奇怪的是,它的狼身竟然縮小到了剛才的三層,只剩不到百丈大小,不過卻背後生出了個青色的翅膀,也正是這翅膀,才將天神塔頂開的。

「最終形態的天魔狼,主人可要小心了。」黑龍看著這隻天魔狼,吞了吞口水,有些謹慎的說道,他對這個天魔狼的實力算是徹底佩服了,如此一擊,竟然還能變形,這實在是超出了黑龍的想象範圍之內了。

沒有理會黑龍,蟋蟀只是看著天魔狼有些疑惑,此狼的身體很明顯的在自己的一擊之下被打成碎肉了,可為什麼它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如初,而且還能再次變形?

沒有太多的時間繼續讓蟋蟀想下去,天魔狼已經頂開天神塔,向蟋蟀沖了過來,速度極快無比,比之前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級別之上,讓蟋蟀很是驚訝這傢伙有這麼龐大的軀體,竟然會有這麼快的動作。

衡量了一下,蟋蟀明白,天神塔估計是不能使用了,畢竟它的攻擊力雖然強悍,但是攻擊方式卻很單調。如果拿它來對付現在的天魔狼,估計很難打中對方。

想了想,蟋蟀的分身猛然開始亮了起來,一道道青色閃電出現在手中向天魔狼射去,而蟋蟀的本體身上則燃燒起兩種融合后的火焰,那種讓小赤也為之驚嘆的火焰。

火紅色的火焰層層疊疊的向天魔狼飄去,四周的黑色森林在這火焰的炙烤之下頓時就燃起熊熊大火。蟋蟀不相信以自己這燃燒盡一切的火焰會傷不到這隻天魔狼。

不過後者很顯然對蟋蟀的這火焰感到不屑,就見它雖然進行的腳步被阻止,但還是將翅膀猛的一扇,將蟋蟀釋放的火焰吹散,而蟋蟀分身所打出的青色閃電也在它的翅膀之下變成了虛無。

看著這個近乎變態的傢伙,蟋蟀連著幾個閃身,避開天魔狼的攻擊,隨後一狠心將戰神刀用了出來,狠狠的向天魔狼劈了過去。

戰神刀的出現頓時就讓天魔狼一陣驚慌,它驚恐的看著蟋蟀釋放出來的戰神刀,心生退意,對於蟋蟀層出不窮的手段,天魔狼已經開始懼怕了,畢竟像蟋蟀這樣能夠一次次轉換厲害的神器來攻擊它,就已經顯示出蟋蟀的身份了。

況且天魔狼不傻,能夠修鍊到它這種級別的魔獸,哪一個不是擁有特殊智慧的,它們也懂得該害怕誰,不該害怕誰。而眼前蟋蟀所使用的戰神刀,更是讓它心中不安。

看著迎面劈來的戰神刀,天魔狼頓時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身體竟一分為二,左右散開,隨後一個迂迴避開蟋蟀砸過來的戰神刀。

就見一道黑色刀速度劃過這片森林,刀光雖然不快,但是攻擊卻足以震懾住任何人,就見這裡的地面被刀光劃過,頓時就出現一道數十丈寬,深不見底的裂縫。

好在天魔狼的速度夠快,算是躲過這一劫,只是讓蟋蟀感到不敢相信的是,天魔狼在散開之後,它的軀體竟然再次變小,這次竟然只變成十丈大小,原本兩個的頭顱也只變成了一個,不過翅膀卻分裂成四個,呼扇呼扇的看著蟋蟀戰神刀所發出的威力。

它明白,如果還保持著龐大的軀體,很容易被蟋蟀的各種手段打中,以如此強大的威力,估計打上一擊就絕對能讓天魔狼再死一次。

按照它三個頭顱死三次的演算法,若是再曾經受兩次攻擊,估計就沒法繼續存活下去了,畢竟蟋蟀的攻擊可不是誰都能夠承受的。

看了看天魔狼,蟋蟀的眼睛驟然收縮,他發現天魔狼的軀體在變小以後,又增加了攻擊力和防禦能力。

轉頭看了一眼,蟋蟀發現另一邊的爭鬥已經停止,黑鱉沒有任何動靜,就那麼縮在一旁的樹林中,好像是失去了戰鬥力一般,而黑龍小赤和青雷三人就站在離蟋蟀不遠處的地方,看著蟋蟀,和蟋蟀這一擊所打出的威力。

重新將目光落在一旁的天魔狼身上,蟋蟀覺得還是先將這傢伙制服再說,不管自己是想將他收復當座騎還是什麼,那都必須要將這傢伙的威脅力降到最底。

想到此處,蟋蟀微微一笑,二話不說,戰神刀再次出擊,而自己的另一個分身則是沖向另外一隻天魔狼,幹掉一隻才是王道。

眼見著蟋蟀的攻擊而來,天魔狼有種想哭都沒有淚流的感覺,它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在這個地方這麼長時間,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幫厲害的人物出現。

可是想也沒用,蟋蟀擺明了要給它厲害嘗嘗,

就見這時候的一道刀光再次沖向兩隻中的一隻天魔狼,而另一隻則被蟋蟀的分身堵住,正被他閃著金光的拳頭轟擊著,至於天魔狼則是揮舞著自己的利爪和尾巴,一次次的和分身爭鬥了起來。

好在爭鬥的雙方都是分身,到也發揮不出多大的威力,即使如此,整個森林也被兩個分身打的支離破碎,碎石樹片滿天飛。

至於另外一隻天魔狼的主體,則被蟋蟀的戰神刀找上麻煩,強大的刀氣所攜帶的威力直逼的天魔狼沒有任何反擊的餘地,它只能來回躲避蟋蟀的攻擊,甚至於它連逃脫的餘地都沒有。

好幾次當它想逃開時,都被蟋蟀的戰神刀給硬生生的逼了回來,無奈它只能回來繼續和蟋蟀纏鬥。

很快,當場上的深坑越來越多,而天魔狼也有些疲憊時,蟋蟀趁其不備,后力用完,新力未生時,猛然將一直等待著的天神塔砸向天魔狼。

如此一擊,頓時將忘記防備天空中的天神塔的天魔狼砸個正著,強大的衝擊力狠狠的沖向天魔狼,將它的身體砸的粉碎。

而當天魔狼被此一擊砸中之後,它的分身竟然也這時突然消失,無影無蹤。見此,蟋蟀神識立即就掃了過去,他要看看這頭天魔狼究竟如何了。

這一查不要緊,蟋蟀立即就發現它竟然還好好的,正在想法辦將天神塔頂開逃脫。

「青雷,它交給你了,現在是最好時機,只要在這時將它收復,以後就能成為你的最強助力。」看著塔下的天魔狼,蟋蟀突然轉頭對青雷說道,同時將天神塔收回,返身來到黑龍三人身邊。

聽到蟋蟀如此一說,青雷頓時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已經來了,就在眼前。

噴出黑魔戟,青雷狠狠的對著天魔狼的狼頭抽去,同一時刻,他竟然轉換成仙體,利用仙靈之氣配合著他的仙劍對天魔狼開始攻擊起來。

從剛才的爭鬥中,青雷就已經發現了這裡的奧秘,所以攻擊更是不留情面,他知道蟋蟀給自己做的嫁衣究竟有多大,所以供出手便沒有任何保留。

被打傷之後天魔狼對上氣勢正勝的青雷,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擊手段,就被青雷再次打成重傷,甚至於青雷連他最厲害的招式還沒有使出時,他就發現天魔狼已經到了極限。

見著如此好時機,青雷突然發現一陣嘿嘿的笑容,猛然打出一團黑霧,射向天魔狼的腦中,他要施展進入魔尊以後才能使用的手段,來控制這隻天魔狼。

可是,就在青雷本以為能夠將天魔狼收服之時,原本已經重傷的天魔狼突然間爆發,揮舞著它那強大的青翅裹向青雷,張口欲吞,它要吞噬掉青雷,以此來補充自己流失的魔頭之力。 看著撲來的天魔狼,青雷自然知道它會臨死反撲,當下雙手猛然結印,黑霧突然變成一道黑色暗影,這道暗影一出現就無聲無息的隱進天魔狼的身體之中,速度其快無比,隨後青雷將黑魔戟猛的一盪,打出一道旋轉的黑氣波,黑魔戟更是連實體一起打向天魔狼。

由於被蟋蟀打成重傷,這時候的天魔狼根本無法像先前那樣靈敏,如此三道攻擊,它只是堪堪避過一道,另外一道結實的打在它的身上,發出轟的一聲炸響,將天魔狼轟開。

至於那道暗魔影,則順利的隱進天魔狼的身體之內。發出咚的一聲悶響,緊跟著就見天魔狼的身體竟迅速的癟了下去,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很快,等到天魔狼的身體癟下去足有一半時,青雷才停住手,重新噴出一道黑霧,從天魔狼的鼻子中鑽了進去。

而當青雷這一招剛用完時,天魔狼頓時就焉了,耷拉著腦袋,一副無精打彩的模樣。至此,天魔狼算是終於被青雷收服了,當然,這也多虧蟋蟀的各種神器和他給青雷的仙魔同修的功法,否則換任何一個人來,恐怕都沒那麼容易辦到。

「很好,小雷,以後你就擁有屬於自己的魔獸了,以後對你掌握整個魔界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不管怎麼說,未來的一界至尊,沒有像樣的坐騎可不行啊。」見青雷終於將天魔狼收服,蟋蟀朗聲說道,他是真心祝福青雷。

「多謝陸遠哥哥,您對青雷的栽培,青雷一定銘記於心,將來好替陸遠哥哥橫掃其他各界。」看了一眼腳下被收復天魔狼,青雷心中一陣高興,他對於蟋蟀所說的一界至尊則更加期待了。

「青雷,這隻黑鱉你就收了吧,我們沒有人可以使用魔獸製作的東西,你可以用它來製作一件厲害的魔器。」這時的黑龍總算是反應過來,他只是略有深意的看了蟋蟀一眼,便對青雷說到,也算是小小的示好了。

「謝謝黑龍大哥,既然如此,青雷就不客氣了。」收掉了天魔狼,青雷依舊很低調的說道,他知道,在沒有強大的實力前,保持低調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接下來就該是搜索戰利品的時刻了,跟我來。」看著被打的一道道裂痕的場地,被破壞的支離破碎的滅魔森林,蟋蟀一摟邊上一直沒有說話的小赤,對兩人說道。

收到命令,一行四人便繼續深入這個森林,這個被打的沒了模樣的森林。

很快,蟋蟀帶著三人一獸在一處石林前停了下來,這是一個比之前的黑樹還要大上數倍的石林,在石林的四周到處都能看到一些殘肢碎肉和一些大小不一的枯骨,從這些骨頭上來看,它們應該都是屬於魔界的魔獸,很有可能就是被當成天魔狼和那黑鱉的美餐了。

「青雷,讓它將這魔陣解除。」蟋蟀沒有太過注意這地方的枯骨,只是對著青雷吩咐到,他知道這裡一定被天魔狼布置好魔陣了,對於魔陣,蟋蟀自是不會破解,但如果是硬破,蟋蟀也有把握,可若真是這樣,估計這裡隱藏的好東西將不復存在,因此,也只能讓天魔狼自己解開。

收到命令,青雷只是一個心念,那天魔狼便依舊耷拉著腦袋,向石林走去,現在的它已經失去自由身,從此以後只能聽命與青雷,不過看它的表現,很顯然對此有些不太習慣。

就見這時的天魔狼晃晃悠悠的走到石林前,張口噴出一道黑光,穿進石林,隨後那些石林便猛然一震,既隨恢復原狀。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走吧。」看到石林的異樣,蟋蟀便帶頭向其中走去,他知道這石林已經被解開了。

三人一魔獸跟著蟋蟀的腳步一步步向石林中走去,很快就來到一個類似百丈高,由石林中的石柱建成的狼窩。而在狼窩之中,則堆放著更多的魔器、魔獸身上所扒下來的材料,更有一些魔界特有的材料。

看著這些東西,蟋蟀一眼就分辨出,這裡都是曾經進來過,和不小心進來的魔頭們被吞噬之後剩餘的東西,只是讓蟋蟀想不到的是,這些東西的數量遠遠超出了蟋蟀的預料。

而這也讓青雷明白,僅憑這些東西,就保證能給青雷煉製幾件非常不錯的魔氣。

一想到青雷,蟋蟀就忍不住轉頭看向青雷,可是當他將眼神落在青雷身上時,眼睛立即就直了起來,內心也是狠狠的抖了一抖。

讓我深深抱緊你 就見這時候的青雷竟然渾身顫抖著,體內的仙靈之氣和魔頭的力量更是在體內亂竄,兩股能量因為動用時強行終止而最終導致走火入魔。

看著青雷的癥狀,蟋蟀暗道糟糕,他知道這肯定是自己給的修鍊功法出問題了,否則青雷肯定不會為此而走火入魔。

「黑龍,先將東西收掉。」

蟋蟀知道這時的青雷必須要先有修為強大的人來替他梳理暴亂的功力,否則他一定會自爆而亡的,所以只能吩咐黑龍先將東西收掉,而他來救治青雷。

雙掌一探,蟋蟀開始為青雷梳理暴亂的功力,只是當蟋蟀開始為青雷救治時,一旁的天魔狼突然想逃離此地,一個飛撲向天空中飛去。

小赤正巧沒事,見此更是一個振身向天魔狼追去,而黑龍則快速收掉各種魔器和材料,同樣向天魔狼追去。如此一來,這個森林中便只剩下蟋蟀和青雷兩人。

就在這時,正當蟋蟀給青雷梳理暴亂的功力時,在離蟋蟀不遠處的地方竟然又無聲無息的冒出兩名魔尊,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從之前的爭鬥中就已經隱藏在這周圍了,現在冒出來,剛好趁蟋蟀一方沒有任何反擊之力才來的。

隨著這兩名魔尊的出現,蟋蟀心中一片震驚,他們兩人在這四周很顯然呆了很久,自己竟然都沒有發現,這份隱匿功夫,太讓蟋蟀吃驚了,若是派去暗殺,簡直就防不勝防啊。

可是,現在的蟋蟀和青雷都不能動,眼看著一點點逼近的兩名魔尊卻沒有任何辦法。

「哇哈哈,這傢伙果然有古怪,吞噬他們,一定能夠晉陞魔尊後期,到時候……哈哈。」其中一名魔尊說著,立即就和身邊的傢伙對視一眼,分別想蟋蟀撲去。 關鍵時刻的蟋蟀根本沒有餘力來對付這兩個傢伙,他只能在危機時刻在身邊布置一個禁制,以此來防禦這兩名魔尊的攻擊。看著眼前的青雷,蟋蟀心裡十分著急,但是梳理功力這種事又不能著急,只能一點點來,逼得蟋蟀不得不沉下心,慢慢的梳理著。

就見這時候攻擊蟋蟀的兩名魔尊各自揮舞著一把長刀和長錘模樣的魔器向蟋蟀砸來,這一擊,剛好打在蟋蟀所布置的禁制上,發出一陣轟響。如此一擊,頓時將蟋蟀的禁制砸的一陣鬆動,搖搖欲墜的模樣,眼看著就要崩潰。

兩名魔頭在這時,又對視一眼,再次看向蟋蟀,身上魔氣湧現,祭起魔器再次沖向蟋蟀,他們要一舉幹掉蟋蟀,只要吞噬他,就能立即晉陞到更高的層次。

強大的魔器包裹著更加強大的魔氣向蟋蟀涌去,眼看著就要將蟋蟀淹沒,突然間就是一道活浪掃過,小赤趕了回來。而當這火狼掃過之後,頓時就見那兩個魔尊打向蟋蟀的魔器被彈了回去。

「找死。」嬌喝一聲,小赤的透明色火焰又出,層層疊疊的向兩名魔尊撲去,超強的高溫夾帶著可以燃燒空氣的火焰瘋狂的湧向兩名魔尊。

小赤是真的怒了,她只是剛剛離開,便有些不放心的探查向蟋蟀的地方,可是剛探查過來時,就發現了這兩名躲在暗處的魔尊正向蟋蟀偷襲,一努之下,她根本沒管逃離的天魔狼,一轉身就沖向了這兩名魔尊,她要給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們一個活生生的教訓。

魔頭本就怕火,一見小赤的攻擊,頓時就嚇的心中一顫,哪裡還敢去找蟋蟀的麻煩,掉頭就向來路竄去。

眼看著兩個可以撒氣的魔尊要跑,小赤哪裡肯放過,就見它將火焰的威力再度加高,一路沖向那兩名魔尊。

本來以小赤目前的功力還不足以同時和兩名魔尊爭鬥,可是由於對方因為懼怕小赤的火焰而後退,這一條便足以讓小赤將這兩名魔尊壓制的死死的了。

而蟋蟀則是趁著這個時間專心的替青雷梳理功力,讓他可以暫時性的穩住自己的功力,不至於因此而受到什麼損傷。

時間爭分奪秒的過著,蟋蟀很快便成功的將青雷的功力穩定完畢,隨後的蟋蟀根本沒有絲毫停留,一甩手將天神塔釋放了出來,隨後人就鑽了進去,根本沒管功力恢復了的青雷和追殺兩名魔尊的小赤。

當青雷剛剛恢復之後,立即就發現天魔狼不見了,當下便將深入心念,尋找著天魔狼的蹤跡。

很快,當青雷尋找到天魔狼時,就見他憤怒的閉上眼,指訣微微動了動,隨後就見一個帶著翅膀的黑影急速衝來,看那黑影模樣,正是已經逃跑了的天魔狼,在它的身後,則跟著黑龍。

奇怪的是,以黑龍的功力,竟然沒有發現他有絲毫不對的地方,按說以天魔狼的修為,即使它身受重傷也不該是黑龍可以單挑的,除非他有更強大的實力,或者說,他的屠神槍對本就受傷的天魔狼的傷害更加大了。

閑著的黑龍一出現之後,立即就發現遠處爭鬥中的小赤,二話不說便沖了過去,和小赤一起對付這兩隻想要趁機撿便宜魔尊。

而這時的天魔狼在一出現之後,立即就被青雷的手段所折磨,就見它痛苦的扭動著身體,並且身體也在迅速變小,直到它變成馬匹那麼大時才停下來,至於身上的痛苦卻並沒有消失。

它瘋狂的扭動將這四周的石林拍成了一根根碎片,痛苦的呻吟配合著它那扭曲的面容發出一陣哇哇的叫聲,彷彿在向青雷求饒著。

「哼,這只是開頭,若以後再讓我發現你敢有反叛之心,小心我將你的軀體煉成魔器,將你煉成器靈。」看著扭曲的天魔狼,青雷一字一頓的說著。

聽到青雷的訓斥聲,天魔狼竟然很人性化的點了點頭,乖乖的退到青雷身旁,默默的守護著。

見天魔狼如此聽話,青雷這才微微一笑,重新看向蟋蟀放出來的天神塔,有些擔心,他知道,蟋蟀這一去,肯定是要給自己重新找一個好點的修鍊功法,只是自己一直這樣依賴蟋蟀,總覺得有些不太好。

也就是在這時候,青雷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必須想辦法要脫離蟋蟀,好讓自己能夠自強自立。

很快,當小赤和黑龍兩人每人押著一名魔尊交給青雷時,蟋蟀也在這時候從天神塔中飛了出來,剛一出現,他立即就盤坐下來,吞了顆丹藥,慢慢的恢復起來。

蟋蟀的這一反應,頓時就讓小赤、黑龍和青雷三人有些搞不太明白,難道被他收服的天神塔還能有什麼危險不成。

大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蟋蟀又醒了過來,他剛醒時,立即就有些嚴肅的看向小赤,目光之中也在衡量著什麼,似乎在為什麼事情而猶豫不決。

「小雷,我現在傳給你的功法非同小可,我要你對自己的心魔發誓,修鍊有成之後,切不可擾亂其他各界的平衡,否則我便會親自出手對付你。」看著青雷,蟋蟀終於將自己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

蟋蟀手上的修魔功法可著實不一般,畢竟這東西在修鍊有成之後,不但能夠對付魔界,甚至連仙界也包括在內,因為創造出這個仙魔同修功法的人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典籍里記載,創造出此功法並修鍊的人,竟然成了仙魔兩界最後一個飛升成神的人。

試想,最後一個成神的人所留下的功法,恐怕沒有任何人會不為之瘋狂的,畢竟成神對於所有的修鍊者來說,可是最後一道關口,修成,也就意味著,修鍊之路走到巔峰。

要知道,身為修鍊者,哪一個不是為了最高境界而來的,能夠修鍊成神,一定會為其不擇手段的,就拿製造了九天虛無界的五老來說,他們還不是為了成神而用盡了手段。

「陸遠哥哥放心,小雷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在修鍊有成以後,小雷一定安分守己,只負責魔界的。」看著蟋蟀,青雷的內心忽然心生一股冤念,他知道蟋蟀這次來魔界的目的。

為了讓自己成為魔界至尊,蟋蟀帶著三人專程從九天虛無界趕了過來,為了讓自己能夠順利成功,他還費盡心機為自己做鋪墊,可是,從他所做的一切青雷就不難猜測出,等自己成為至尊之後,一定會被蟋蟀當成傀儡使用的。

而現在他要求自己不去擾亂其他各界,那是什麼樣的心機,這也就意味著,蟋蟀從青雷得到魔界開始,便只能採取只守不攻的姿態,如此一來,也就意味著,如果將來的蟋蟀要攻打自己,那麼他就只能挨打了,這就足以讓青雷心生不甘了。

他要擺脫蟋蟀的控制,要自己控制魔界才行,至於眼前,自然是沉著點先行答應下來再說,反正以後的事情,自然留到以後解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