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2 日 0 Comments

然而,他可能做夢也不會想到,不是太虛剛,是太虛震天!太虛剛被囚禁五十年,已經死了!

「爺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蕭火在旁邊有些焦急的詢問!

「不要慌!」蕭博冷聲道:「不就是八階嗎?又不是天下無敵,蕭家滅不了!」

蕭火聽到這話,頓時眼睛一亮:「爺爺難道也邁入八階了?」

蕭博沒有回應,只是在那裏自言自語:「境界只能用來衡量體內元氣多少,不等於實力!」

「八十年前那場浩劫后,許多人都隱居了起來!」

「這個世上還有多少高手?無人知曉!我閉關太久,也該去外面的世界走動走動了!」

蕭火聽了這番話,心裏有了感觸!

那就是,境界的確不是衡量實力的唯一標準,只是能說明一個人體內元氣有多少。

蕭家老祖蕭博,就算是沒有邁入八階境界,已他現在表現出來的自信,就算遇到這樣的強者,他也不會落敗!

那麼,他一定是已經將蕭家祖傳功法逍遙十八刀修鍊到了極致!

這讓蕭火內心安定了不少!

「爺爺準備什麼時候出去走走?」蕭火又好奇的詢問。

「就這幾天吧!」蕭博頓了一下,看着蕭火,冷聲質問:「天家,周家,雷家的古畫,真的不是你偷走的?」

蕭家與那三家的恩怨,皆因古畫而起,他是知道這個的,所以這時才會追問!

「孫兒對天發誓,他們家族的古畫被盜,真的與孫兒毫無關係!」蕭火有些惱火的發誓。

他真的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盜走的古畫!

蕭家背了這個黑鍋,他一直在被人冤枉指責。早就受不了了,身體里也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連他爺爺也不相信他。

「你已經破解蕭家古畫的秘密,盜他們三家的古畫就有了理由……」蕭博眼神如劍,冷冷盯着蕭火:「所以你現在最好跟老夫說實話!」

蕭火跪了下來,厲聲說道:「孫兒是破解了古畫的秘密,但古畫之中隱藏的功法,根本沒法修行!孫兒給您看過……既然是沒法修行的功法,孫兒又怎麼可能冒險去偷盜別人的古畫,然後給蕭家招惹強大敵人?」

他這樣說,蕭博總算是完全相信了他。

不過蕭博心裏,還在疑惑,偷盜古畫之人,究竟是誰。

蕭火已經在旁邊怒吼了起來:「別讓我查出那個王八蛋是誰!不然我一定宰了他!」

蕭博又語重心長對他道:「古畫的秘密,你就不要在惦記了!說不定是薩滿王弄出來糊弄人的!」

「我們蕭家祖傳的功法就不弱!特別是逍遙十八刀,你若能全部學會,就算不能無敵天下,能勝你的人也不會有幾個!你要好好修行!」

「是!」蕭火立刻回應。

「你退下吧!」蕭博道。

蕭火轉身離開。

出了這個院子,他心裏還在嘀咕一件事情,那就是蕭博到底哪個境界!

四十年前,他閉關的時候,就已經是七階宗師境界!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他不應該只是將逍遙十八刀修鍊到了極致,境界也應該突破了。

若真的是八階境界,那蕭家真的就不懼任何強敵了!

……

江海!

蕭夢情和沈溫婉回來后,直接去了黃家別墅!

黃煙煙看到兩人,立刻就開心道:「沈姐姐,蕭姐姐,你們總算是回來了!我好擔心你們!對了,蕭大哥呢?」

只看到兩個美女,沒有看到蕭何,黃煙煙心裏在擔憂!

「他晚一點才能回來!」蕭夢情道!

「你們是怎麼救出蕭大哥的?」黃煙煙又好奇問。

蕭夢情和沈溫婉神情都愣了一下,隨即告訴黃煙煙:「不是我們救的他,而是他自己跑出來的!」

「他自己怎麼跑出來的?」黃煙煙眨着眼睛,又一臉好奇的詢問!

「這個……」蕭夢情和沈溫婉都搖頭:「我們不知道!」

「我們去太虛家,與太虛風對峙的時候,你蕭大哥易容成了另外一個人,出現救了我們,還將太虛風打成了重傷……」

「這太虛風是什麼人?」黃煙煙眨着眼睛,一臉好奇的詢問!

「他是太虛家族的家主!」沈溫婉回應!

黃煙煙聽到這裏,頓時睜大了眼睛:「太虛家族的家主……很厲害吧?蕭大哥竟然把他打成了重傷,蕭大哥實力到底有多強?」

蕭夢情道:「的確很厲害,至少也在六階境界以上!」

「你蕭大哥想要打傷他?至少也應該是七階宗師境界的強者……至於他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強?那就只有等他回來,你親自問他了!」

黃煙煙瞪大眼睛,感覺蕭夢情和沈溫婉跟她說的都是假話!

蕭何被太虛家族的人抓走,沈溫婉和蕭夢情去救人……結果,蕭何自己提前跑出來了!

實力還變的異常強大,還差點把太虛家族的家主打死……這些話都猶如是天方夜譚!

三個女子現在都在期待蕭何早點回來,那樣她們好詢問蕭何在太虛家族到底經歷了什麼!

為何短短几天時間,蕭何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變的如此恐怖厲害了!

着筆中文網 第406章

老院長當場寫了個藥方,讓小護士以最快的速度去抓藥煎藥。

現場,他讓張守成先挽起褲腿。

眾人好奇心大漲,連忙湊過來一看。

嘩擦!

他們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還不如不看呢。

只見張守成腿上,血管交錯,彷彿青筋一下子全都浮現到了皮膚表面。

而且……還不是一處,好像整條腿上都是,這視覺衝擊……讓人根本不敢再看第二眼。

但人就是有好奇心,還是有很多人忍不住看。

難怪之前聽老院長說,張先生得了怪病,這還真是怪病啊……

「老院長,張先生這究竟是什麼癥狀……」

現場有人忍不住問道。

老院長道:「這是靜脈曲張的一種,只是在醫學上比較罕見,可能是變異了吧……」

「不過正好我我對靜脈曲張有治療的經驗,肯定能治好的。」

可能是變異……

眾人聽出了名堂。

搞了半天,老院長自己都不清楚這具體是什麼病症。

不過,老院長的治療手段倒是很老練,先用酒精消毒,然後用他特製的藥膏,將血管全都冷凝。

沒多久,那小護士也把煎好的葯端了上來。

「張先生,請服藥。」

張守成聞了聞那發苦的葯湯,皺着眉頭,全部灌下。

老院長胸有成竹道:「好了,最多不超過半小時,張先生的靜脈曲張就會有肉眼可見的改善。」

眾人有些不信,這麼可怕的血管擴張,半小時就能改善?

除非老院長是在世華佗吧。

不過,既然只有半個小時,大家也都很好奇,於是全都耐心地等待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還不到半小時,大約只過去了二十分鐘,張守成的腿漸漸有了變化了……

只見那些擴張的血管,逐漸恢復正常的血紅色,而且漸漸隱入了皮膚下面去。

張守成的氣色也明顯好了許多,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眾人頓時驚嘆起來,同時對林壞有些嗤之以鼻。

什麼苗蠱,蠱蟲啊,這年輕人也太能胡掐了。

居然敢拿張先生的身體來開玩笑,這玩笑可開大了。

老院長十分得意起來,也不再稱呼林先生了,直接道:「林壞,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林壞不屑:「你說的半個小時,時間還沒到。」

「我可以很認真地告訴你,你剛才不該這麼做,只會讓情況更糟。」

老院長氣樂了:「事實就擺在眼前,你居然還要狡辯。」

「見了棺材你都不落淚啊,你自己好好看看,張先生的癥狀已經完全被我控制……」

他話還沒說完,原本舒緩許多的張守成,突然慘叫一聲,雙手死死掐著自己大腿。

眾人頓時被嚇了一跳,連忙看去。

這一看,更加頭皮發麻了!

血管再次暴露了出來,而且比剛才更加突兀,血管里還長出了一個小小的血包,那血包正快速移動着,好像有一隻蟲子在裏面亂竄。

那蟲子每移動一段距離,張守成就要慘叫一聲。

老院長也嚇壞了,忙道:「張先生,你……你沒事吧?」

張守成:「你他媽瞎了吧!」

「你說有事沒事!快救老子啊!」

此時此刻,他已經疼得顧不上形象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