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布爾堅科加快了車速,馬卡羅夫忽然想起了什麼:“關於那個A711209,我還是有一點不太明白,這個A711209既然心存雜念,不願爲我們效力,又爲什麼要越境跑過來呢?”

布爾堅科輕輕哼了一聲,“中國人,就是想法太複雜,誰知道呢?早知道這傢伙這麼脆弱,我當初也就不留他了,把他直接送監獄去。”

“按你的意思你還都是爲他們好?”

“那是。他們這些人不加入我們,就是在監獄度過下半生。換了你,你會怎麼選擇呢?”

“我……”馬卡羅夫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就在馬卡羅夫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前方的地形又起了變化,一片紅色的山脈出現在他們前方。

“那是什麼?”馬卡羅夫有些驚愕地望着遠處的紅色山脈。

“我們就要到了。”布爾堅科嘴裏喃喃道。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野狼谷?”

“嗯,野狼谷就隱藏在那片紅色的山脈中。”

說話間,吉普車已經駛到了紅色山脈下,山脈下出現了大大小小許多碎石塊,布爾堅科嫺熟地打着方向盤,繞過了地面上的碎石塊。馬卡羅夫也不知道布爾堅科是怎麼走的路線,很快,他們的車就拐進兩座土山之間。

4

兩邊是紅色的山脈,谷底卻是細密的黃沙,這麼奇怪的景色,讓馬卡羅夫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布爾堅科將吉普開到一塊巨石下,便跳下了車,“前面車就進不去了,我們只能在這兒步行進入。”

“步行?要走多遠?”馬卡羅夫也跳下了車。

“那得看你要走多遠,你要穿過野狼谷,我沒走過,不知道要多遠,我最遠也只往裏面走過二十分鐘的路程。”

“二十分鐘路程?那是多遠?”

“只有兩、三公里吧!”

“二十分鐘,你只走了兩、三公里?”

“怎麼?你覺得你二十分鐘能走多遠?”

馬卡羅夫搖搖頭,“我不知道。”

“記住我的話吧,每一步都要小心。這兩三公里僅僅是野狼谷的谷口,再往裏,我根本不敢進去。”

“有這麼玄嗎?”在馬卡羅夫心裏,布爾堅科一向是無所不能的主兒。

布爾堅科不再說話,兩人抗着武器,緩步向野狼谷走去,山谷內一片死寂,只有兩人的腳步聲,馬卡羅夫向兩邊張望,並沒發現野狼谷有何神奇之處,兩邊山勢平緩,腳下的沙地可能是過去河牀乾涸所留下的,踩在上面很是柔軟。

布爾堅科走在前面,馬卡羅夫心中按照布爾堅科所說的路程和時間判斷着,二十分鐘路程,他們已經走了十分鐘,沒有任何特殊情況,一切都很正常。

突然,走在前面的布爾堅科停住了腳步,馬卡羅夫趕忙跟了上去,“怎麼了?”

布爾堅科看看馬卡羅夫,然後緩緩地擡起右腳,馬卡羅夫這才發現,在布爾堅科的右腳下,有一節長條形的東西,已經被他踩斷成了幾節。

馬卡羅夫拿起其中一節,只一眼,馬卡羅夫心裏頓時一緊,“人骨!是人的肋骨!”馬卡羅夫將這節骨頭遞給布爾堅科。

布爾堅科瞄了一眼,便把那節骨頭扔了,道:“這不算什麼,越往前面走,骨頭越多。”

馬卡羅夫這時才真正感覺到了野狼谷的可怕。兩人繼續往前走,果然,越來越多的白骨出現,有動物的,有人的,馬卡羅夫和布爾堅科幾乎每前進一步,都會踩到這些白骨上。

“我開始相信那些牧民的傳說了。”馬卡羅夫盯着滿地的白骨說。

“你早該相信了。”

“這都是什麼年代的骨頭?”

“有古代的,也有近代的,這不是我們的專業,應該讓**組織科考隊,來考察一下。”

“科考隊?!”馬卡羅夫聽到這個詞時,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他想到了在中國的那次科考,那裏的地形和這裏的很像,也許這裏和中國那邊的沙漠戈壁都是連在一起的吧!馬卡羅夫胡思亂想起來。

5

二十分鐘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布爾堅科停下了腳步,馬卡羅夫吃驚地望着面前的景象,前方的白骨幾乎堆成了一堵牆,他們根本沒法下腳,只能就此打住。

“我最遠就走到這裏,前面很難過去了。”布爾堅科指着前面的累累白骨說。

“也許從旁邊的紅土山可以翻過這些白骨。”馬卡羅夫望着兩邊並不高的紅色山脈。

“算了,翻過去也沒用,我估計再往前走五、六公里,就是國境線了,再者,翻過去也許有更可怕的景象等着我們呢!”

馬卡羅夫點點頭,忽然想到了正事,“你說在這裏發現的古老圖騰呢?”

“呵呵,你還沒看見嗎?這哪兒都是!”布爾堅科笑道。

“哪兒都是?!”馬卡羅夫一驚,向兩側山崖望去,果然,他在右側的紅色崖壁上看見了一個巨大的圖案,不知是什麼做的白色顏料,在整面紅色巖壁上繪製了一匹狼,又在狼身上畫了一頭展翅的雄鷹。

馬卡羅夫不知爲何,當他看到崖壁上那個圖案時,背後又升起了一股涼氣,但是更讓他驚恐的還在後面。就見布爾堅科彎腰隨手拾起了一個山羊頭骨,遞給馬卡羅夫,說道:“還有這兒。”

“這兒?”馬卡羅夫疑惑地接過山羊頭骨,他的眼睛猛地睜大了,在山羊頭骨正中,那個神祕圖案赫然而立。雖然經過多年的風沙吹打,但山羊頭骨上的圖案依舊清晰醒目,那是一種奇怪的暗紅色,很像野狼谷兩邊紅土山的顏色。

馬卡羅夫正在詫異時,布爾堅科又遞給他一個牛頭骨,同樣在牛頭骨的正中出現了這個神祕符號,緊接着,布爾堅科又拾起了一個馬頭骨,同樣在馬頭骨的正中刻着神祕的符號。最後,布爾堅科遞給馬卡羅夫的是一個人頭骨。

馬卡羅夫雙手有些顫抖地接過這個人骨頭,頭骨眉心正中的位置,依然是這個神祕的圖案,這個神祕的圖案是那麼醒目,那麼刺眼。

“你現在相信我說的吧!”

“這個頭骨像是有幾百年歷史了。”馬卡羅夫判斷道。

“不錯!這兒大部分骨頭,我看都有幾百年歷史了,特別是這種刻上了古老圖騰的骨頭,都有幾百年歷史。”

“你說這都是什麼人留下來的?難道真是野狼谷中的魔鬼吃了這些人和動物,又刻下這個神祕的圖案?”

“呵呵,我們是唯物主義者,當然不信鬼神那一套。你知道成吉思汗嗎?”布爾堅科忽然問道。

“當然知道!歐亞大陸的征服者。”

“你知道成吉思汗在遠征歐洲後,死在了哪裏嗎?”

馬卡羅夫搖搖頭,他對東方的歷史並不怎麼了解,不過,就在一瞬間,他的腦中忽然閃過了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樑雲傑!馬卡羅夫忽然想起來,在科考隊,樑雲傑曾經跟他說過西夏的歷史,“哦!我好像有點印象,成吉思汗最後是死在了西夏。”

“對!國境線那邊的土地就是幾百年前西夏的國土,國境線以北則是蒙古高原,而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條野狼谷當時就正好位於西夏和蒙古之間。”

“你的意思,當時成吉思汗攻打西夏,就是從野狼谷進軍的?”馬卡羅夫驚道。

“我不是歷史學家,這個我說不好,但我推測很有可能成吉思汗的大軍和西夏人在這兒展開過激戰。”

“所以這堆積如山的白骨都是當年激戰之後留下來的。”

“我是這樣想的。但誰知道呢?東方?對於我們西方人來說,總是很神祕。”布爾堅科扔掉手中的骨頭說。

“可是這些頭骨上的神祕圖案又是怎麼回事呢?”

“可能是當地部落的一種神祕儀式吧!”

馬卡羅夫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人頭骨,然後向後退了兩步,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向後退去,也許是出於對面前這些勇士的敬畏。

布爾堅科轉身想回走,馬卡羅夫忽然拉住他,“那個A711209號呢?”

“別急!你馬上就能見到他。”說着,布爾堅科領着馬卡羅夫走上了左側的小土丘。

6

馬卡羅夫跟着布爾堅科登上了左側的小土丘,不大一會兒,馬卡羅夫發現在土丘上竟然插着一把長槍,槍尖朝下,深深地插進了沙丘中,馬卡羅夫驚奇地拔出了槍,仔細打量。

“這兒怎麼會有一把AK—47?”

“你看仔細了,這可不是AK—47。”

馬卡羅夫一愣,布爾堅科解釋道:“這支槍是很像AK—47,不過準確地說,這是一支中國產的56式半自動步槍。”

馬卡羅夫這時也注意到了手中的槍與Ak—47的差別,“這裏怎麼會有中國的槍?難道有中國軍隊來過這裏?”

“也許有吧,就像我們今天來到這裏一樣。”

“不!你不是說野狼谷無人能夠穿越嗎?”

“也許他們是從別的地方先穿越了邊境線,然後到達了這裏。”布爾堅科推測道。

“他們爲什麼到這裏來?難道也像我們,出於好奇心?爲什麼又丟下了這槍?看這槍,還沒有怎麼腐蝕,也許就是最近遺留下來的!”馬卡羅夫說着,本能地緊張起來,他環視四周,卻並沒有發現異常。

“別緊張,你要知道這地方常年無雨,所以任何東西腐蝕速度都會比別的地方慢,而且是很慢很慢。”布爾堅科解釋道。

“A19711209號呢?”

“就在你腳下。”

“哦!”馬卡羅夫驚得向後退了一步。

“我和李國文埋了A19711209,正巧在谷裏撿到了這支槍,就把槍立在這裏,留了個記號。”布爾堅科說道。

馬卡羅夫從揹包裏拿出帶來的小型工兵鏟,準備將腳下的沙丘挖開來看看,以確定A19711209確實埋在了這裏。

但就在這時,布爾堅科卻喊道:“等等!在你開挖之前,我有兩件事要提醒你。”

馬卡羅夫擡頭看着布爾堅科,“說吧!”

“第一,你在確定A19711209號確實埋在這裏後,就不準再提這件事,不讓基地其他人知道,更不能向上面告我的狀。”布爾堅科的話語異常堅定,完全是命令的口氣。

馬卡羅夫想想自己要替布爾堅科一起來隱瞞這件事,不覺有些懊惱,早知這樣,真不如不管這事!但事已至此,看布爾堅科的樣子,如果自己不答應,恐怕……想到這,馬卡羅夫點了點頭,“好吧!我答應你。二呢?”

布爾堅科見馬卡羅夫答應了自己,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說道:“二嘛!不要怪我沒提醒你,這裏常年乾旱無雨,人的屍體可能多年不腐,雖然A19711209已經埋下去半年多了,但他會變成什麼恐怖模樣,我也說不好,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謝謝你的提醒,尤里,咱們都是特工,還怕見到死屍嗎?”馬卡羅夫似乎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工兵鏟只挖了幾下,馬卡羅夫便在沙礫中發現了一些破碎的衣物,他仔細辨認,確認這些破碎的衣物就是學員們穿的制服。再往下挖,很快,一具沒有完全腐爛的乾屍出現在了馬卡羅夫眼前。

雖然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當馬卡羅夫親眼見到那具恐怖的乾屍時,胃裏還是忍不住翻江倒海了一番,最後哇地一口,馬卡羅夫竟將中午吃的食物全吐了出來。

7

布爾堅科趕忙扶起馬卡羅夫,馬卡羅夫擺擺手,又看了一眼那具可怖的乾屍,空洞洞的眼眶,臉上已經沒了臉皮,被曬乾的肉乾枯地糾結在一起,乾屍的後頸處出現了一個深深的洞,馬卡羅夫在洞的周圍那片還沒有完全腐爛的皮膚上,依稀又看見了那個神祕的圖案,他的心裏猛地一沉,再不敢多看這乾屍一眼。

“我早提醒過你,你非要看。”布爾堅科扶起馬卡羅夫說道,話語中帶着一絲輕蔑。

馬卡羅夫沒理布爾堅科,跌跌撞撞地朝土丘下走去,身後,布爾堅科草草地將乾屍重新埋了,趕忙跟上馬卡羅夫。

二人又回到野狼谷中,馬卡羅夫站在谷底,悵然若失,他回頭又看了看那堆積如小山一般的白骨,無奈地搖搖頭,忽然,從野狼谷裏升騰起一陣霧氣,那霧氣從野狼谷深處,飄飄然往谷口這邊飄來,馬卡羅夫吃驚地望着正向自己飄來的白霧,“這……這麼幹燥的地方怎麼會有霧?!”

布爾堅科也驚恐地盯着野狼谷深處,“我來過幾趟,從未見過這……這白霧。”

隨着白霧的推進,谷底裏似乎傳來了人喊馬鳴的聲響,布爾堅科的手本能地掏出了身上的**,那白霧越來越近,人喊馬鳴的聲響也越來越大,馬卡羅夫和布爾堅科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去。

布爾堅科拋出了兩顆的**,兩聲巨響過後,他對馬卡羅夫大喊道:“快跑!”

兩人拔腿便跑,飛奔出了谷口,再回身望去時,白霧消退了,人喊馬鳴聲也不見了,兩人靠在吉普車旁,大口喘着粗氣,他倆不知道是**炸退了妖魔鬼怪,還是剛纔只是他們的幻覺?兩人悵然所失地回到了基地。

……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