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她是哥哥的,不容他人染指,這一點倒跟吳志很像,嫉妒之心極強。

「二弟,莫要鬧了。」唐武眉毛一挑,他看到青木真火之中的徐疊完好無損,還以為唐斌在放水,並沒有真想殺徐疊。

「大哥我…」

呼!

唐斌有苦自知,他總覺得徐疊身上有一股邪氣,這青木真火對他並造不成傷害,反而正在一絲一縷的消失著,好像被他吸收了。

這麼一想,他被嚇了一跳。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身在火圈之中的徐疊,突然詭異一笑,唐斌見后心大驚,想要後退已經來不及了。

他以為自身修為,便可以完全吃下徐疊,卻沒想到,這是一個石頭,而非饅頭。

只見五道真火在火圈之中內部燃燒起來,瞬間便將他的青木真火吸收。

平地起狂風,火助風勢,威力更甚。

不!

五行真火瞬間反撲過去,當場便把唐斌籠罩,當他發出一聲凄慘的叫聲之後,唐武才反應過來,想救已經不可能了。

「該死的雜種,豈敢如何欺我。」唐武看到弟弟在自己跟前變成一堆飛灰,手中法寶落在地上,發出哐當一聲,頓時暴走,目眥欲裂,殺氣透體而起,頭髮都豎了起來。

「欺你?老子這要殺你,剛才警告過你,是你等不識抬舉。」徐疊左手一揮,再起一股狂風,五行真火呼啦一聲,朝唐武殺了過去。

「五行真火…你是哪個門派的?」唐武這才面色驚變,快速後退。

他萬萬沒想到,徐疊一出手便是五種真火之力,唐斌乃風火派一位煉器師,也才只學會一種真火而已。

而徐疊竟有五種,這是什麼概念?

第一時間,唐武心中就生起徐疊身份不簡單的想法,對於這樣的人,他只能先問清楚。萬一徐疊來頭甚大,到時風火派豈不遭殃了?

想到這,他後退的同時,身上已出了一層冷汗。

「剛才還要殺老子?現在怕了嗎?」徐疊出手那是毫不留情,兌之力快速施展,唐武剛退沒幾步,便只覺身子一沉,還不待他反應過來,便已陷了進去。

不!

他一聲大叫,已意識到不妙。

果不其然,徐疊手中的至尊槍,突然拖手而去,化成一道黑光,嗖地一聲,已經穿過了他的喉嚨。

緊隨而來,乃一道三昧真火,遁入他的識海之中,五臟成灰。

天罡氣襲來,輕輕一震,肉身已滅。

不!

這一聲尖叫,卻是朱倩的。

她此刻瞪目結舌,看著唐武在自己面前化成飛灰,連徐疊一招都接不住便死了。

唐叔二人可是半步丹魂境修士,就這樣死了?

只因為她看不慣徐疊?這樣的代價也太大了。

噗!

朱倩認清現實之後,被氣得吐血。

這是她一生之中,遭遇最大的一次打擊,她接受不了。

徐疊將二人的須彌戒以及法寶撿起之後,朝朱倩走過來。

齊瑩見她傻了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走上前想去安慰她,卻被小玉半路攔住。

「瑩姐,管她死活干甚,剛才是她先殺人家的。」小玉臉上露出討好的表情,指了指徐疊。

如今她覺得瑩姐真是聰明,隨便找一人,都比朱慶要強。

兩個半步丹魂境修士,被他一招就殺死了。

有了他,救出掌門那是輕而易舉啊!

再著說了,他一人便有如此神力,若是還有同門師兄弟,那豈不更加威武?

想到這裡,小玉還有點小激動。

她雖然有點強勢,但畢竟十四歲小女孩,只比小彤大兩歲,還有孩子心性。

若非三歲便開始修鍊,到現在也不會有此修為。

嘶!

這人是誰?

為何有此戰力?太恐怖了!

周邊一些圍觀的修士,此刻全部嚇傻了。

直到徐疊走到朱倩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將其提了起來,這才反應過來,倒吸一口涼氣,被嚇得不輕。

「不行,快稟報同門師兄弟,莫要惹了此人。」圍觀的修士紛紛散去,傳訊玉簡滿天飛。

「現在你還想殺我嗎?」將朱倩提在手中,徐疊狠狠的問道。

「徐疊,不要這樣,她都嚇哭了。」齊瑩趕緊上前,想勸徐疊放了朱倩。

「有了她,朱慶不出現也要出現,只要他敢出現,哼哼…」徐疊瞪了朱倩一眼,彈指間打出一道靈火,進入她的丹田之中。

只要她敢逃走,靈火自爆,頃刻成灰。

!! 朱倩似乎傻了,依然被徐疊提在手中,就像一個布偶,不斷的晃動著。

齊瑩小心地跟在身後,想要保護她,生怕徐疊一個不高興,便將她給捏死。

小玉倒是扯著齊瑩的衣服,讓她不要多管閑事。

對於朱倩,她並沒有什麼好感,朱家似乎沒一個好人。

啊!

走了很遠的一段路,朱倩終於返魂,精神蘇醒,跟以往無異,發現被徐疊提在手中,並想利用她引出哥哥,不禁大叫起來。

聒噪!

徐疊心怒,靈氣化成一把大手,頓時掐住她的脖子,使其發不出聲音,臉上憋得通紅。

「小玉,散出去消息,朱慶若想救回自己的妹妹,拿玉簡來換。」制住朱倩之後,徐疊鬆開她,交給了齊瑩,對小玉說道。

好勒!

聽到玉簡可以失而復得,小玉十分歡喜,快速跑開。

「你真要對付朱慶?可否不殺他?」齊瑩心中咯噔一下,她發覺自己現在已經上了賊船,再想下去,已經不可能了。

徐疊之強大,出乎她的想象。

對於朱慶,她到現在還是心存幻想,內心深處,一直在給他找著理由,希望他是迫於無奈之下,才會將她賣了。

她還是初戀,徐疊能理解。

一切都朝好的想,是個天生的樂觀主義,但她本身,卻是悲觀主義者。

這是一種矛盾的綜合體,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早晚要出事。

「你看我像隨便殺人的人嗎?」徐疊停下步子,臉上帶著笑意。

「像!」齊瑩未答,只是點了點頭,倒是朱倩咬牙切齒的吼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徐疊想起偉大主席的一句話,面帶陰沉,瞪著朱倩,語氣平淡。

「人不…犯人。」齊瑩聽后眼睛變得很亮,似乎發現了新大陸,對徐疊已經有了個新的認識。

好像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主動出手,皆是自衛。

到時候若引來朱慶,只需勸他不要動手便可以。

那玉簡本就是自己的,給他要回來就讓他走。

想通了這些,齊瑩心上歡喜。

「我哥哥一定會殺了你,我們風火派也一定會殺了你,滅你神魂,讓你粉身碎骨。」不倩好像一隻小辣椒,直到現在還不老實,一直威脅著徐疊。

啪!

他下手很狠,一巴掌抽在她的臉上,牙齒都打飛兩顆,混著血沫飛了出去,不多時臉上出現五道血痕手指。

你!

朱倩氣得跳起來,玄功已經無法動用,如同一個潑婦。

啪!

又是一巴掌,直接將朱倩打飛出去。

徐疊語氣冰冷,道:「在他們眼中你是寶,在我眼中你就是根草。」

說完,他右手溢出一絲靈氣,直接纏住朱倩的脖子,當她是一條狗,拉著就走。

噗!

朱倩嘴巴之中不斷吐血。

齊瑩看得心疼,想要上前,卻又不敢有所動作。

徐疊剛才那句話,對她的觸動更大。

一個女人,在他的眼中就是一根草。

自己上前,比草好不到哪去。

周圍有許多路過的修士,看到徐疊對待朱倩如此狠辣,剛想上前報不平,便被同行拉住。

「你不知道嗎?現在風火派已經被三皇朝通緝,那個女的就是風火派掌門之女。」

「什麼?朱慶的妹妹?那朱慶豈不是要出現了?」

眾人都是從天隕城出來的人,自然記得三皇朝所說,殺了朱慶獎一百靈石。

這些靈石對他們來說,雖然只是九牛一毛,但性質不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