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當然,北幽染不怕幸苦,而是她更喜歡舒服。

於是,那一個小房間,就這樣被空了下來。

……

而蘇七月房間里,此刻蘇欣兒就這樣與蘇七月對坐著。

蘇欣兒是坐如針氈的,畢竟蘇七月的氣場太強,她總是下意識的害怕。

當然,也有崇拜。

兩個人已經坐了很久,只是彼此都不說話罷了。

終於,蘇欣兒終於鼓起勇氣,對蘇七月道:「主子,為什麼不選……」

「那個小房間么?」蘇欣兒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七月打斷道。

「嗯。」

「有聚玄陣,幹嘛還要選擇那裡?」

「聚玄陣?」蘇欣兒瞪大眼睛。

雖然她不明白聚玄陣是什麼東西,但是可以通過字面上去理解它。

故而一下子蘇欣兒就驚了。

「正是如此。」蘇七月道:「那是我很久之前研製的陣法。」

雖然十萬年前就已經傳了出去,但是發明者是她,最精緻的陣法出處,自然也是她。

聞言才欣兒也放下了心,但是她還是道:「但是欣兒還是想住那兒。」

「為什麼?」

「磨練心志。」

聞言,蘇七月終於抬眸望她,卻見她眼裡全是堅定,那也就沒什麼理由攔著了,於是道:「去吧。」

「謝主子。」蘇欣兒行了個大禮,道。

「嗯。」蘇七月淡淡應了一聲。

……

第二日,蘇七月等人許早就已經來到了紅班。

卻見班裡竟稀稀疏疏的沒幾個人。

正要問話,就聽北幽染道:「紅班的學生大部分是被學校拋棄的學子,故而沒有什麼好資源,從一開始的期待到不受重視以及失望,所以,紅班大部分學生都忘記了來這裡的初衷。」 就聽北幽染道:「紅班的學生大部分是被學校拋棄的學子,故而沒有什麼好資源,從一開始的期待到不受重視以及失望,所以,紅班大部分學生都忘記了來這裡的初衷是什麼。」

蘇七月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明白。

確實,這是極其大的打擊。

從一開始的自信無限,最後卻分配到這樣的班級,不說本身就已經非常的失望,學院也不給好的資源進來。

久而久之,他們早已忘記了自己的夢想自己的初衷。於是就成為行屍走肉,自己都麻木起來。

蘇七月嘆了口氣,心裡不知應該說些什麼。

北幽染道:「我來這裡,就是想改變這裡。但是似乎我沒有這個能力。」

說著,北幽染就自嘲了一聲。

「他們不應該被放棄的。」北幽染說,「他們很多人都很有潛力,只是沒有機會發展。」

聞言,蘇七月再次沉默,想了想,終究還是開了口,道:「那,我幫你,如何?」

其實蘇七月心裡也不想攤這個渾水,但是心底的良知使她要幫助紅班的同學們。

蘇七月自己也覺著奇怪。

分明在十萬年前,她並非如此同情心泛濫之人。怎麼穿到了二十一世紀一次,就不一樣了?

北幽染聞言則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她忽然笑了,道:「好啊。只是我沒有什麼辦法是改變。」

說著,北幽染的神色就越發落寞。

「那簡單。」蘇七月道,「要上進,就應該要有動力!以及目標。」

說完,蘇七月又繼續打起了關頭。並不將計劃說出來。

不過,蘇七月卻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你如何會想著要改變這裡的?」

聞言,北幽染臉色頓時黯然起來,道:「我……弟弟,曾經也是這裡的學生。

只不過那時他比我好的太多太多。

那時的我,是絕對擠不上紫班的,更何況還是風雲排行榜,只是他卻把自己的名次,通過了各種關係,把我送了進去。

而他,則代替我進了紅班。」

寵愛有佳:命中注定的辰光 「很傻對不對。」說完一大段話之後,北幽染忽然問道,而後她又自己回答了自己,道:「對啊,那時我也覺著他很傻。

但是他並不這樣認為。每次見了我,他都會笑的非常滿足。似乎這樣的決定是很值得的。」

「其實,最不值了。那時帝國學院院長白石道人出去歷練,只餘下副院長在這裡管事。

只是沒想到副院長狼心狗肺,竟然因為一己之私,安排了許多自己的人進了紫班。

由於他們這些「特殊」進來了的學生,自己後台身價不低,故而總是有意無意的排擠其他家裡沒多啥錢的同學。

那時,我就是被排擠的一個。

他來安慰我,卻被我狠心趕走。最後,為了給我這個攀比心理,他選擇了進入密境,只是我沒想到,他進了密境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說到最後,北幽染道:「因為紅班是他最後待過的地方,所以我想在這裡尋找他的氣息。」 「他很注重紅班的,那個時候,他在紅班,整個紅班都非常團結上進。只是他走了不到兩年,紅班的人漸漸的去了其他班,而新的紅班,再次沒落。」

「所以你就幫助紅班?」蘇七月問道。

北幽染點了點頭,道:「我只是想給他一個交代。過一段日子,密境開放,我就會進去找他。」

蘇七月點了點頭,道:「那好吧。」

不過說完,蘇七月又忍不住狐疑起來。

弟弟?真的只是姐弟之間的關係么?

為什麼她感覺沒有那麼簡單?

但是對方既然沒有說這個事,蘇七月也不會多管閑事的去問。

兩人說著,漸漸的教室里人越來越多了起來。懶懶散散的,但總歸是在老師來課室之前給來齊了。

總歸不是無藥可救。

而眾人見了幾個新面孔,心中有些詫異,但很快,就自顧自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然後他們幹了一件二十一世紀里的尋常學生們都會幹的事情——趴桌睡覺。

蘇七月抽了抽嘴角,卻見很多人都是對此習以為常的模樣。

有人見蘇七月這幅表情,忍不住開口解釋道:「姑娘,這在這裡是很常見的,過幾日估計你也成這樣了。」

沒辦法,老師不重視,沒資源,打擊倒是接二連三的來,而且還遭受其他班級的打壓以及鄙視,原本的雄心壯志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沒了。

而那個人對蘇七月說完這句話,也咯噔一下,趴桌子上睡著了。

北幽染見了,心底的失望更大。手也忍不住糾在了一起。

他們真的可以改變過來么?北幽染低下頭斂下了眼底的黯然。

這情景讓人忍不住動容。

蘇七月嘆了口氣,正要說話,導師就已經進來了。

那導師顯然是個不和善的,長得也是賊眉鼠眼,使人討厭。他一到了紅班,戾氣就忍不住的擴張。

「你們這些人,只會睡覺,能幹成什麼事?!別敗壞了我的口碑。」

只是大部分人都已經趴下睡著,誰還管他的話?

畢竟平常他們這種態度導師也沒有說些什麼。只是他們都想不到的是。今天他們的這一個導師,心情不好。

見自己講課沒有人理他,氣的這導師乾脆拿出了一條長鞭,朝著台下的學生就亂揮下去。

一時間,好多學生都被抽了個皮開肉綻。教室里頓時響起這些學生們的哀嚎聲。

此下哪裡還能睡著?他們皆是低著頭,拳頭緊握著,隱忍著痛苦以及屈辱。

見此,導師更加囂張,當下再次抽了他們幾鞭子,直打的鮮血淋漓。他才稍微覺得有那麼一點痛快。

「怎麼不說話?你們就是帝國學院的敗類!」導師扭曲著一張驚悚的臉,說道。

這種態度極其惡劣,就是蘇七月,也眼底忍不住閃過寒芒。

「你在幹什麼?」忽然,蘇七月冰冷的聲音響起。

「還能幹什麼?你沒看到?」那導師依舊囂張,「當然是要打死他們。反正他們也沒什麼用了,一堆只會吃飯的廢材,廢物。」 「還得拖累的我成了你們這些爛貨的導師,我呸,你們配嗎?死了才是你們這些爛泥的歸宿!」

「那也總比你這個雜碎好。」蘇七月嘴裡說的是罵人的話,但偏偏神色清冷。

靈魂冠冕 這強烈的對比以及質問的態度讓那倒是瞬間紅了眼,幾步上來,導師怒道:

「你是誰?豈能隨意管我班級的事?」

「我當然也是紅班的學生。」

這原本是讓整個帝國學院都感到侮辱的一句話,卻讓蘇七月說的那麼理所當然。

她似乎一點也不覺得紅班是個屈辱,好像紅班不令她受屈。反而更像是驕傲,她相似驕傲似的喊出這一個蒙羞了多年的班級。

一下子,整個班級都忍不住動容起來。

現下也不裝死了,紛紛抬起頭來看著那個姑娘。眼中淚光閃爍。

紅班,不屈辱么?

他們眼底傳遞著這麼一個信息。

只是,與學生們的反應相反,導師則是氣到跳腳。

「有你這樣跟老師說話的么?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尊師重道?!」導師漲紅了臉,又道:「別以為進了帝國學院就了不起了,你們紅班的都是爛泥而已!」

聞言,大部分學生眼中都有不甘,卻又不得不低下頭。

他們……真的只是爛泥么?但是好不甘心啊!

「如果你自稱是我的導師的話說不定會被我師父跟徒弟打死。」蘇七月道。

菩提老祖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以前有個人說要收她為徒,硬生生是被菩提老祖打了個半死

至於她徒弟……會承認這麼一個人當自己的師祖么?

顯然不可能!

絕版校草,請小心! 但是導師沒當一回事,只是冷笑了一聲,道:「哼,你以為這裡是誰,這裡是帝國學院!可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能進來的。」

聞言,蘇七月依舊淡漠,道:「我與你說的不是這些,放下你的鞭子,道歉,我就可以考慮讓你完好的離開這教室。」

「你要我給這些賤徒道歉?!」導師聞言,立即漲紅了一張狒狒臉,彷彿這對他有多麼大的侮辱似的。

「道歉,還是不道歉?」蘇七月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但是說的話卻很明顯,就是那個意思。

「不可能!」故而導師想也不想,立刻拒絕,「他們不過是一些爛泥,狗做的東西,哪裡配得上?!」

他可是藍階修為的強者,在外面也是能夠呼風喚雨的人,哪裡能給這些橙黃階修為的雜碎道歉?

這不是存心侮辱他么?

蘇七月聽言,神情冷了,涼涼開口:「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道不道歉?」

「想都不用想!」導師冷聲道。

「呵——」蘇七月涼薄的唇忽然發出一聲冷笑,道:「天翎,弄死他。」

鳳天翎聞言,壓根不給這破導師一點的反應機會,立即上去就是一腳,直直打斷了他一根肋骨。

而後道:「月月,我早就快耐不住脾氣懟他了!能不能打死?」

要不是為了防止像紫班管事那樣意外的存在,她哪裡會壓住脾氣那麼久? 要不是為了防止像紫班管事那樣意外的存在,她哪裡會壓住脾氣那麼久?

鳳天翎本來就是熱心腸的人,此刻見了這場景,雙眼中早已經是怒火中燒,恨不得把這導師狠狠打死!

如今脾氣壓了那麼久,便更加旺盛了。

而導師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個藍階竟然讓這個紅班的新生給硬生生打斷了肋骨。

此刻他癱在地上,大口喘氣。隱忍著疼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鳳天翎。

但是比起不可置信,他眼底的驚懼佔了更多。

就在此時,導師聽了蘇七月的一句話,道:「當然可以。」

什麼當然可以?導師瞬間懵逼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