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聞言,梓萱奇道:「對呀,我剛好打算去見你,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來着,你就來了。」

王子獻笑看了眼她,道:「因為你已修到『初識』的階段,只需靜心,便可聽到周邊落花流水,萬物之聲。」

「哇,這樣啊!」梓萱疑惑的問:「那我怎麼聽不到你來的聲音。」

王子獻道:「我和相九皆有修為,只須斂息凝氣,你便察覺不到。」

梓萱一臉好奇,「那你和相九到哪個階段了?」

王子獻微微一笑,他已修至『大乘』,離入仙只有一步之遙,普天之下,修到『大乘』境界的,也只有三人。

相九的修為也不低,武功亦是精進。

王子獻說道:「你從未修習過,卻能在兩個月之內,進入『初識』的階段,足見資質,說不定來日踏進入微之境,也不是難事。」

他頓了下,接着道:「你可知,資質平庸者,連『初識』的階段,都要悟上好幾年,甚至數十年。」

梓萱聞言,不禁笑道:「沒想到我還有這樣的悟性呢,那『入微』之境,又會有哪些改變呢?」

王子獻若有所思的拉過她的手,道:「等到了那個境界,你就自然明白了,有些人提早知道了修為改變,因為心切達成,不僅修為滯留,甚至走火入魔。」

梓萱一嚇,這心法修習,稍有偏頗就是走火入魔,還真是有利必有弊。

王子獻道:「不要怕,只有心術不正,速欲求成之輩才易走火入魔。」

梓萱點頭,道:「王爺,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到『初識』階段了的?」

王子獻道:「就像你現在能聽到周邊萬物之聲一樣,我的修為在你之上,自然也能感覺到你的修為變化。」

「原來是這樣!」梓萱恍然大悟。

王子獻道:「接下來,你要摒開雜念,進入初識后,身如置於鬧市,但你要猶如幽境一般,置身於事外,參悟透這一點,你便可繼續修習。」

梓萱點頭,「嗯嗯!」

王子獻見她解開疑惑,便沒有久留,和相九一道,回了他的卧房。

梓萱重又端坐好,凝神開始修習,耳邊終於開始慢慢清凈,直到覺得有所心得,才卧榻入睡。

凌晨之時,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破窗的聲音驚醒,才剛睜開眼,口鼻就被人捂住!

梓萱「唔」的悶喊了聲,只聽一個如閻羅般冰冷又熟悉的聲音,低呵道:「想活命就閉嘴!」

居然又是他,那個帶着面具,半夜把她虜去軍營治秋疫的主帥! 「你說的也有道理。」金梨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他的話。

金寶根聞言,急忙抱著最後一塊布送到了屋裡藏起來!

三姐廢了一塊布料,好歹還有另外一塊布料可以給他做衣服!

金寶根沒發現,金梨在他身後笑的開心極了。

這兩天李氏一直看著金桃幹活,不讓她離開她的眼皮子底下。

金桃想暗地幫金梨的忙,除非就是晚上,而晚上要幹活就得點油燈,但一點油燈,李氏就肯定會發現。

所以金桃在金梨做衣服的事情上,沒幫上什麼忙。

「這也兩天了,你白天在家裡也沒什麼活,小寶衣服做好了嗎?」李氏晚飯的時候直接問道。

「我第一次做衣服,手生,速度慢,現在只做好了一套衣服。」金梨說道。

「兩天做好一套衣服,已經很快了,就是我給小寶做,也就這個速度。」金桃忙幫襯的道。

金老太知道李氏要給金梨一個教訓,所以這件事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管。

金梨這丫頭性子越來越野,也確實是該管教管教了。

「她自己不會說話?啞巴了嗎?要你多嘴多舌?」李氏遷怒金桃,對她也沒了好臉色。

「我和二姐關係好,她才幫我說話,家裡兄弟姐妹感情好,現在互相幫助,將來守望相助,這對金家來說是興家知兆。」金梨說道。

「好了!夠了!梨子有一句話說的還是對的,姐妹之間互相幫助,將來和金家守望相助,家和才是興家之兆。」金老太想壓制金梨,但金梨的話,卻又讓她不得不認同。

「有什麼話吃完飯再說,天天吃飯的時候鬧騰,還讓不讓人吃飯了?」金老太不耐煩的阻止李氏繼續說話,一大把年紀了,連個小姑娘都鬥不過,還好意思嘰嘰歪歪!

李氏話被堵了,心塞的晚飯都沒吃幾口,感覺在這家裡,她是越來越沒有地位了。

晚飯後,李氏迫不及待的說道:「你不是做好一身衣服了嗎?現在把衣服拿出來讓小寶試試,有不合適的地方,趁早改一改。」

金桃緊張的看了一眼梨子,她本來是想今天晚上的時候看看梨子做的衣服,若有不好的地方,趕緊修改一下。

但是現在娘就要讓小寶試衣服,若是做的不好,若是浪費了布料……

梨子該怎麼辦?

金梅金杏兩人見狀,速度的把桌上碗筷收拾好離開堂屋,躲到了廚房。

金梨進房把做好的衣服拿了出來。

「小寶,你去穿上,看看你三姐給你做的衣服大小怎麼樣?」金老太說道。

金寶根看看奶奶,又看看三姐,皺巴著一張臉,「要不就不試了吧……」

「你這孩子,不試一下怎麼知道衣服大小怎麼樣?」李氏推了一把兒子,催促他快點。

金寶根接過金梨遞過來的衣服,換了一下……

咦?

寬寬鬆鬆,不算大,也不算小,袖子沒問題,領子也沒問題,褲子也沒錯……

可以穿!

金寶根一臉驚喜,「奶奶!可以穿!」

金老太臉色複雜的看著金寶根身上的衣服,她沒想到金梨真的把衣服做出來了,而且看上去做的還不錯。

李氏一臉不相信,一把將人抓過來,把金寶根又是轉圈,又是抬胳膊的看了半天,最後不得不承認,金梨這衣服做的沒問題,不但沒問題,這針線活還做的不錯,細密緊實……

李氏臉色難看,不願意相信這衣服是金梨做出來的,懷疑道:「這衣服是不是何翠花幫你做的?」

「小寶娘!你這說的什麼話?梨子也是你女兒,你就這麼不盼著她好?」金老太呵斥道。

先不說何翠花願意不願意幫金梨這麼大忙,就是這時間上,她可是看到好幾次金梨在家裡埋頭做衣服,所以小寶這衣服不可能是別人給她做的。

「娘!這不可能是她做的衣服!她從來沒有做過衣服,她怎麼可能會做衣服?」李氏激動的說道。

「你再看看這針線!這像是沒做過衣服的人做的針線活嗎?」李氏把金寶根拽到了金老太跟前,讓她仔細看看。

金老太仔細看了,也承認這衣服上細密勻稱的針線確實是不像新手做的衣服,但是她親眼看到金梨做的衣服,親眼目睹還能有假?

只能說,或許金梨在這方面確實是有天賦,讓她去學刺繡,還真是做對了。

「娘,我現在本來就是在學刺繡,針線活好才正常吧?不然你為什麼要把小寶的衣服交給我這個從來沒有做過衣服的人來做?」金梨問道。

「我要不是沒有時間,我能讓你做?」李氏心虛之後,聲音反而拔高了。

「不管是因為什麼,你肯定也是覺得我能做好,才把這麼好的布料交給我做吧?

那我現在把衣服做好了,娘應該高興,應該放心了吧?」金梨故意膈應她。

「……」李氏胸口堵住了一股鬱氣,上不去,也下不來。

她高興?

她高興個屁啊!

「梨子這衣服做的不錯,接下來還有一身衣服,你也趕著一點,讓小寶去學堂的時候有個換洗的衣服穿。」金老太冷眼看了李氏一眼,對梨子誇道。

「奶奶放心,我一定會在小寶換洗前,把衣服做好。」金梨聲音清脆的答應了。

回到房裡后,金桃高興的說道:「沒想到你的針線活這麼好?之前我還擔心死了,生怕你做不好。」

「學刺繡之後,針線活真能好成這樣嗎?」金桃拿著金寶根的新衣服,看著上面細密均勻的針線,有些不相信,但是事實都擺在面前了,也由不得她不相信。

「三姐,你也教我們做綉活吧?」金梅也看過了金寶根的衣服,湊上來說道。

「小寶的衣服還沒做好,過幾天等有時間,我再教你們。」金梨隨口說道。

金桃聽著很高興,但是金梅覺得金梨只是隨口一說,並未放在心上。

次日

金保田和金有根都回來了。

這次金老太把上次沒吃的鹹肉拿了出來。

這天還有些涼,鹹肉好歹是沒壞。

「中午做高粱飯,再多拿幾個雞蛋炒個菜。」金老太想著家裡沒什麼稀罕菜,吩咐道:「到村頭王家去買塊豆腐回來。」 第1133章

竹林之中,微風吹過。

血腥味漸漸散去。

聖主吹響口哨,不到片刻,幾隻惡犬奔襲而來。

它們的鼻子,十分靈敏,哪怕只是淡淡的血腥味,也已經刺激到了它們的味蕾。

「餓了吧。」

「吃吧。」

聖主端起茶水,一邊喝著茶,一邊欣賞著惡犬食肉的畫面。

他的臉上,平靜得可怕。

這樣一副畫面,哪怕是林壞,也不會多看兩眼,但他,卻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只是在思考自己的事情。

零號工程,的確是真的,這是他一直在追查的事情。

這個工程,不光是他在追查,就連國外的很多勢力,也都在覬覦這個工程。

但他別說觸摸到這個工程了,就連半點痕迹,他都沒能調查出來。

所以他只能用一份假的文件,來讓方寒知道這個工程。

以方寒的身份地位,以及方寒所能掌控的權利,比他這個父親,更能接近零號工程這個舉世震驚的大工程。

喝完茶,惡犬也差不多分食完了。

聖主提來一大桶水,沖刷掉地上的血跡,這才取下臉上的面具,朝著涼亭五百米的方向而去。

而此時,五百米外的一個木屋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