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 日 0 Comments

鑒於隨身超市是不可見人的秘密,李星星轉移古玩字畫時並沒有知會母親一聲,也只把第一層密實的開啟方式告訴她,沒說第二層的。

夏大娘打了個哈欠:「真下定決心啦?不後悔?」

李秀紅笑道:「一百年都不悔!我這輩子,有念恩和星星就心滿意足了。裝瘋那些年,除了迷惑暗中盯着我的人,也有不想再嫁的意思。」

李星星打斷道:「什麼盯着你?誰盯着你?」

李秀紅就把被盯上的事說了。

李星星咬牙切齒:「我一定一定要找人告狀,嚴查那個什麼陳燕紅。勖家作惡多端,她從小享受到大,我不信她一點不知情!想裝無辜逃避責罰?沒門兒!」

至少,大煙膏的事兒,她心知肚明。

「大人的事,讓大人解決,你別多此一舉。」李秀紅給她拉了拉被子,蓋到脖子,「我們現在是說我的選擇。在陳家,我就沒過過好日子。照顧念恩,我是心甘情願,可憑什麼陳狗蛋不在家的時候我還得伺候他爹他娘,給他兄弟操持婚事?累得半死,落不著好,人人都道理所當然。還有啊,死老太婆扔了我閨女,我恨不得生吃她的肉,偏偏外人覺得老太婆沒做錯,說賠錢貨留着沒用。有這麼一回糟糕的婚姻經歷,我可不想再受第二回罪。」

獨身一人,清凈又輕鬆。

再看看同齡的姐妹們,哎喲喂,嫁人後辛苦二十多年,比老太太還顯老,滿面風霜。

李星星一聽就知道親娘是後世那種辦完兒女事、終於從不堪婚姻中解脫的中年女性,不想再進入婚姻當免費保姆,於是她立刻送上名副其實的星星眼:「娘,您的想法好超前哦!我理解您的所有想法,我尊重您的選擇!」

至於親爹的拜託?

邊兒去。

她是女同志,站在女同志的立場上說話。

李秀紅失笑:「你一個小不點兒,理解什麼呀?」

「我當然理解了。照顧老人、孩子和家庭的婦女就是免費保姆,工分照樣掙,家務活沒少干,男人們還不領情,覺得是應該的,做完工回家一躺擎等著吃飯。」李星星十五歲前就有保姆照顧她的生活起居,老爺子一個月給開一萬的工資呢!

她又對李秀紅道:「有的單身老頭兒可奸詐了,託人給自己介紹三四十歲能幹活兒的單身女同志,明著說想找個老伴兒,實際上就是給自己找免費保姆。」

說完了回味片刻,咋想咋不對勁。

李秀紅大笑:「陳狗蛋不就是那個奸詐老頭子?」 開學第一天,就這麼平淡地過去了。

當然是大神焱自以為的平淡。

同班同學可是被他開學第一天自我介紹的暴論雷的不輕,傳言已經漸漸擴散到整個學校,而諸如中二病小子,傲慢小赤佬等等稱號已經開始在小範圍流傳了。

而放了學回到家,太陽一落山,正式進入夜晚的時候,性格驟然恢復正常的大神焱,突然想到了白天自己在學校的言行……

「我特么,我特么都幹了些啥?」

沒了一丁點咒力,身體也變成最原本的形象,一米七的紅髮少年那雖不瘦小,但絕談不上強壯的狀態。大神焱回憶著白天簡直堪稱大型社死現場的記憶,極度羞恥地捂住了臉,凌駕於一切生物之上的太陽?這是什麼中二台詞?

完了,完了,我的人生已經結束了……

他在床上一頓打滾,羞恥地恨不得原地去世。

「等等,不要慌,先找找時光機!」他拉開自己的抽屜,然後狠狠再次合上,「怎麼可能有啊!」

大神焱一臉灰敗地躺在床上,凝視着天花板,「好想去死……」

一想到白天又會不自覺地便成那種狀態,他就不由有些絕望,深吸了兩口氣,「平常心,平常心,不就是中二嗎?既然反抗不了,就享受吧!再想一下其實也蠻帥的不是嗎?」

算了,不管了,將白天的記憶強制屏蔽,通過作業成功麻痹了自己。

——————分割線——————

五條悟弔兒郎當地走在東京咒術學院的校園裏,正往校長辦公室走去。

正在鍛煉對戰的二年級一眼就看到了他那顯眼的身影。

「啊,是五條老師……」正和一個高挑的眼鏡美女激烈對戰的大熊貓突然停了下來,居然口吐人言,然後被美女狠狠一棍打了個大馬趴!

「戰鬥中別分心!」眼鏡美女將手中的的長棍舞了一個一個花。

「鮭魚。」一個一直在旁邊觀戰,用衣領遮住嘴巴的白髮少年嘴裏說了一個意義不明的單詞。

而高挑美女卻好像聽懂了一樣,「那個笨蛋遲到太正常了,夜蛾校長肯定會收拾他的。」

而被眾人議論紛紛的那個笨蛋,卻毫無自覺地沖二年級們打了個輕佻的招呼,「喲~我可愛的學生們哦~」

「去死吧,笨蛋。」高挑美女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

五條悟有些委屈地扭捏了兩下,「真希醬,別以為用推眼鏡的動作做掩飾,老師就不知道你在對我豎中指哦~」

但換來確實名為禪院真希的高挑美女更加嫌棄的目光。

「啊……」五條悟垂頭喪氣地傴僂了身子,「真是拿你們沒辦法,現在的學生越來越不可愛了……」

「悟!」

五條悟身後突然出現的一個充滿寒意的聲音,讓他狠狠打了個冷戰。

一條粗壯的手臂用力箍住了他的脖子,「投降投降!」五條悟連忙不停拍著那條手臂,像是要窒息了一樣瘋狂求饒。

「你這傢伙!遲到了兩個小時!最近你都在幹什麼?!連續一個月找不到你!」箍著五條悟的墨鏡壯漢惡狠狠的問道。

「冷靜點冷靜點,夜蛾。」五條悟好不容易掙脫夜蛾正道的鉗制,臉上突然露出一個饒有趣味的笑容,「最近我在外面找到了一個有意思的少年。」

「?」這話不光讓校長夜蛾正道提起了興趣,連二年級的注意力也吸引了過來。

五條悟笑着看向二年級,「過不了多久,你們就要有新的學弟了哦。」

「你發現的那個少年,什麼來頭?」夜蛾正道抱着臂有些嚴肅,一般能讓五條悟感興趣的傢伙,都是有大問題,甚至十分危險的存在,比如最近的乙骨憂太,曾經甚至被高層下過秘密處決的命令,便是因為乙骨身上曾經寄付著特級咒靈!

「嘛~」五條悟摩挲了兩下下巴,「那個少年啊,是特級哦~」

「!」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驚愕了,算上乙骨憂太,這已經是這兩年裏出現的第二個特級咒術師了,眾人都覺得有些不對勁。

五條悟看着大家有些凝重的眼神,連忙安慰道,「嘛,嘛~不用擔心啦,船到橋頭自然直,而且,老師還在哦~」

二年級的聞言對視了一眼,便繼續訓練去了。

「悟,跟我來,詳細聊聊這個特級少年的事情,而且還有任務需要你出差。」

——————分割線——————

大神焱已經開學了快兩個月了。

咒靈的獵殺和咒術的各種進度都有些低,因為畢竟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而且這個學校還規定所有學生必須參加社團,這讓想成為歸家部,利用放學時間尋找獵殺咒靈的大神焱的計劃胎死腹中。

白天的他雖然傲慢,但本身來高中上學,體驗姐姐曾經走過的道路的決定是自己下的,所有就算有不滿,該守的規矩還是要守的。

而這兩個月他在學校可是相當出名,成績十分出色,各種測驗中都牢牢佔據第一位的大神焱,讓他原來傲慢小赤佬等一些貶低的稱號,變成了諸如獅王,傲慢之罪,甚至晨星等更誇張且基本正面的綽號。

至於最後的晨星這個有些特立獨行的稱呼則源自他的後援會。

是的,沒錯,大神焱這傢伙有個後援會。

組建這個後援會的是開學曾在他面前撕過逼的兩個學姐,三年級的染谷久美子和二年級的金園裏奈,至於成員則是饞大神焱身子,和沉醉於他高傲冷漠姿態的同校同學。

沒錯,不光是女生,還有男生……

這個後援會的幾乎都是有都M傾向的傢伙,最高理想是被大神焱高傲冷漠地辱罵這種有些糟糕的願望。會裏的人都統一稱呼大神焱為晨星大人,一是源自他開學時的介紹,二則是因傲慢墮天的路西法的典故。

當然,大神焱個人更喜歡傲慢之罪這個綽號,受前世動漫的影響對這個稱呼有着天然的好感。

而另一個在這兩月里也相當出名的,則是開學便主動和他打過招呼,讓他也頗感興趣的粉發少年——虎杖悠仁。

這傢伙因為怪物般僅比大神焱弱一籌的身體素質(當然是大神焱收着力的情況),被稱為西中之虎。

而大神焱也因為虎杖是這所學校里唯一一個不算弱者的人,而和他關係還不錯,是能說的上話,有時也會一起行動的朋友。

拜此所賜,還有個由學校腐女組成的地下組織,以意淫虎杖與大神焱的各種虛構愛情故事為樂,短短兩個月被大神焱後援會圍剿了四五次,但總是死灰又復燃,衝風吹再生,讓後援會的會長副會長十分惱怒。 常衛紅一看李家明的表情,就知道已經入坑:「裏面那個是你爸現在的女人,她不想生孩子,本想認你做兒子帶你回去,但是…..」

「但是什麼?」李家明急得臉皺作一團,只有一雙眼睛瞪得賊大,緊張不已。

緊張就對了,常衛紅朝他湊過去,念咒一樣低聲道:「她說了,她只接受乾乾淨淨的你,你後面不要有什麼人去跟她攀扯。」

就算收了錢,她怎會真替孫美娟殺人?但教唆一下小鄉巴佬就沒關係了。

常衛紅從包里抽出十張大團結塞李家明手裏,柔聲道:「去吧,去好好想想。」

李家明早聽呆了,腦袋裏一片空白卻又非常清楚常衛紅話中意思,捏著錢木木的走了。

蘇雲衡很快找來旅館,支開孫美娟,居高臨下看着常衛紅。

常衛紅嚇得瑟瑟發抖,她辦砸了事,以為蘇雲衡會對她大發雷霆,很有可能會不要她了,卻想不到蘇雲衡淡淡道:

「霍達坤已派人來接孫美娟,你送走她后馬上出發,把各處的欠款儘快收回來,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再辦砸馬上給我滾!」

能有機會就好,常衛紅忙道:「是!」

看着這個貌似溫順的女人,蘇雲衡心裏充滿厭惡,不是因為強哥跟他說了這女人擅自加錢的事,也不是因為燕七叫流浪漢的事。

而是這女人在外人面前竟敢說她是蘇夫人,沒得噁心人的,憑她也配?連林瑾蘭的腳指頭都比不上。

以前蘇雲衡認為無論他在外面有多少個女人,林瑾蘭都會諒解他,懦弱的女兒也不可能有異議。

可現在看來不是那麼回事,女兒竟變得如此強硬,林瑾蘭只怕也變了,到時跟他決裂怎麼辦?

想着會失去,妻子的各種好他又記起來了。

妻子是真正的名門閨秀,她的美麗世所罕見,她善解人意,她有一手好廚藝……

他要趕快清理掉身邊這些鶯鶯燕燕,去把林瑾蘭接到身邊。

其他女人都好處理,就常衛紅最難辦,她參與了他不少業務,很多債都是她放出去的,當然那些債都是他首肯的。

現在必須讓她去把那些債收回來,等收回來就讓她滾蛋,這不僅僅因為要接回林瑾蘭,更重要的是錦城市場一變,勢必影響他全部市場,那些債再晚就要不回來了。

處理好手上緊急事,他要趕快去廣城,一定要見到沖爺,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讓沖爺答應下來,他是這區域唯一的經銷商,斷了自家女兒與他搶市場的根本。

第二天,秦鋥蘇瀅和大夥回到馬關村,按蘇瀅之前吩咐,秦鋥沒講蘇瀅在火車上的事,只講沖爺難見,他們好不容易才見到,找到願出五塊一斤買他們紅糖的主顧,什麼都值了!

秦建國唏噓不已。

不管是一塊三或是一塊五一斤賣出紅糖,總價都不到一萬,現在貨還沒送出,就拿到一萬訂金,是他這個井底之蛙以前根本不敢想的。

幸虧蘇瀅闖出去了,真是難為這個外表看直懷柔柔弱弱的女孩,連運糖方案都解決了,比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全部加起來都強。

兒子跟着蘇瀅走這一趟一定大開了眼界,感覺秦鋥說話辦事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後面就是他這個村長該做的了,一定保質保量在規定時間做好紅糖。

接下來的日子,蘇瀅潛心研究沖爺所要茶包裝的製作。

看似平靜的日子暗流涌動,在小板村娘家養傷的秦菊香,突然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李家明的聲音響起:「媽開門。」 「你們這群雜碎,就是人再多我也不懼!都給我去死吧!」一片到處閃爍雷電的虛無空間之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瘋狂的對付這身邊一大群不可名狀的東西,男人每一次揮手都有着強大的能量波動,讓那些不可名狀的東西破碎。

可那些不可名狀的東西藉助這周圍不斷閃爍的雷電進行重生,就這樣戰鬥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一個龐大的彷彿是一團毛線團成球的東西出現。身材高大的男人才停下了不斷散逸的能量,當那團成球的東西出現在男人身邊的時候,男人的口眼鼻耳全部都流出了鮮血。

男人直到自己的情況非常的不好,但面對這個球狀的東西,自己不能投降,寧死也不能投降。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血液正在向外涌,男人嘿嘿一笑張嘴開始念咒:「以我之血,喚我真靈,破滅!」一瞬間這片被無數雷電籠罩的虛無空間被一片白色的亮光所籠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