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閉眼凝神,察看靈海處的鬼神面具,裂開一道口子的面具上,此時此刻正閃爍著一抹淡淡的紅光。

鬼神面具的作用是尋鬼探路,紅光閃爍便說明附近有鬼。

時間剛好過了十二點,她已經有資格獵殺鬼怪了。

只是……

這裡是哪兒?

茶多魚一巴掌拍在身下金魚的頭頂:「丟丟啊丟丟,我就睡了這麼一點時間,你竟然又迷路了。」

「就不能長點心?」

「這副模樣還想魚躍龍門?」

「我看你就是一隻撒手丟的哈士奇!」

氣呼呼的噘著嘴,喝斥一聲:「停下,別飛了!」

榕城靠海,又是雨夜初晴,大街上一個行人都看不到。

落地的茶多魚抬頭環顧四周,左手邊是榕城師範大學,右手邊是一條雙向單車道的馬路,馬路邊上是一輛冒著濃煙的白色蘭博基尼。

車,斜撞到路邊的燈柱子上,發出了方才那一聲巨響。

「呲啦!」

「呲啦!」

電光閃爍,路燈熄滅,隱約間能看出來,蘭博基尼的車頭整個凹了進去,前機蓋的位置濃煙漸盛。

茶多魚皺了皺眉頭,雙手插在褲兜里,慢慢朝車禍現場走去,神情凝重,嘴角念念有詞。原本跟在她身後的胖金魚,似乎找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個不注意就溜進了一條巷子里。

頭頂的月光再次被陰雲遮蔽,師大對面的小區里響起一陣犬吠,剛開始只是斷斷續續的一兩聲,很快就連成了一片。

車禍現場濃煙肆溢,路燈也被撞壞,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楚。

茶多魚走到駕駛位附近時,發現那裡已經有人在圍觀。

「同學,你是師大的學生吧,躲遠點,這裡很危險,車隨時都可能爆炸,別傷到你了。」圍觀的女孩穿著一身運動衣,可能粉兒撲的有些多,臉色很白,非常白,白的嚇人。

「那你呢?」茶多魚問道。

「我不怕,傷不到我。」女孩說話的語氣很淡定。

「你報警還是我報警?另外一個打120?」茶多魚說道。

「我無所謂,反正警察也管不了,救護車來了也是徒勞。」女孩轉過頭看了看茶多魚,指指蘭博基尼的駕駛位,「人已經死了。」

「死了?」

茶多魚眯著眼睛,獃獃萌萌的望了望駕駛位,什麼都看不清楚,這輛蘭博基尼的玻璃是經過改裝的。

防偷窺。

「不用看,人肯定死了,死的不能再死。」女孩語氣不變。

「這種路上都能撞死,真可憐。」茶多魚的表情依舊獃獃萌萌,彷彿是個無知的小萌妹。

「可憐?」

「哪裡可憐?」

「他在學校門口開跑車,還超速,如果有學生恰好經過,肯定會被撞到。撞到人就是謀殺,謀殺就是犯罪,你說殺人犯可憐?」女孩說的振振有詞。

「呵呵。」

茶多魚開始聽的時候,還覺得蠻有道理,可聽到最後卻呵呵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人家又沒真撞到人,這怎麼就成殺人犯了。超速肯定不對,可也不至於咒人去死吧。

「殺人犯不可憐,可恨。」女孩說的咬牙切齒。

「呵呵。」茶多魚不想再接話。

場面陷入沉默。

蘭博基尼噼里啪啦的輕響,火光四濺。

茶多魚背在身後的手指在空中胡亂的比劃了幾下。

「我要走了,你也走吧,這裡沒什麼好看的,看多了小心有危險。」女孩冷聲道。

茶多魚一愣。

「這就走?」

「去找下一輛?」

「剛才你是不是就在車裡啊。」

「我覺得應該把事情說清楚了再走。」茶多魚攏了攏自己的短髮,攥了攥拳頭,扭了扭脖子,就像是熱身一般。

「沒什麼好說的,你愛走不走,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女孩說著話就開始離開車禍現場。

然後。

耳邊就傳來茶多魚的聲音:「你的臉色很白,身子很臭,手心很黏,皮膚很冰,腳下也沒有影子。在這深夜時分,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出了車禍,人也死了,你甩甩手就要走,不先解釋一下嗎?」

茶多魚的指尖在半空中一筆一畫的寫出兩個字,跟變魔術似的,指尖所過之處,火光閃爍。

字。

懸於空中。

上字為黎,下字為明,加起來便是『黎明』。黎明便是天亮了,黑夜會被光明所取代。

剛剛準備離開的女孩,背影一陣抖動,彷彿被刺到一般,緩慢的轉過身,頭微微低著,看不到臉上的表情:「你不應該多管閑事,這跟你沒關係,我也沒有錯,我在懲罰罪犯,消滅潛在的危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功德無量。」

茶多魚彷彿聽到了笑話:「你在消滅潛在的危機?那我就是在消滅危機。人鬼殊途,這裡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

「還功德無量?」

「你又不是菩薩。」

「長的不怎麼樣,還挺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火焰組成的『黎明』,瞬間變為一張黃紙條,嗖的一聲就朝女孩砸去,速度極快,根本沒給對方躲閃的機會。

女孩嘴角流露出一絲譏諷,彷彿是嘲笑茶多魚的單純,這種暴露在別人眼皮子底下的攻擊,怎麼可能得逞。

她很輕鬆的朝身子左側移動了一步,想著:「不過如此。」

然而!

女孩的腳抬起來剛準備邁出半步,就停了下來,因為那裡不知何時竟然也有一張黃紙條等著她。

身體猛的一個旋轉,女孩開始朝右側移動,想著:「幸好自己足夠快。」

可是!

那裡依然有一張黃紙條,甚至連她的身後跟頭頂都有,四面八方,插翅難飛,無處可逃。

女孩,呆若木雞。 五張燃燒的黃紙,貼在女孩身上,彷彿猛鬼遇到了烈陽,撕心裂肺的疼。茶多魚一步一步走到女孩身前,指尖又寫了一個字。

「封!」

封字落到女孩的胸口,對方立即便停止了掙扎。

「你,你,你是地府的陰兵?」臉色煞白的女孩哆哆嗦嗦的問道。

「我可不是陰兵。」

「我是你惹不起的鬼神大人。」茶多魚打了個哈欠,手中多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匕首的匕刃上瀰漫著一層淺淺的白光,這白光似乎對女孩有很強的震懾作用。

原本就撕心裂肺的疼,越發劇烈。

「你是鬼神?」

「你要殺我?」

萌妻來襲:邪魅總裁的小甜心 「我還不能死,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放開我,快放開我,拿掉這些可惡的黃紙。」女孩開始不斷的怒喝。

「可笑,你本身已經死了,怎麼能說殺呢,這叫超度。你應該感謝我,如果今天來的是地府陰兵,你就等著被凈化,魂飛魄散吧」

「你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職責所在。」

「超度是規矩,沒有辦法,誰都不能打破。」

「只要是滯留在人間的鬼,都會有執念,你不想被超度,想要繼續留在人間。我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支持。」

「放心,我很專業,我的超度,很快,不疼。」茶多魚說著便隔空畫出一張超度符,然後將符咒拍進匕首中,最後準備刺進女孩的身體。

就在這段時間裡。

一段記憶碎片出現在女孩跟茶多魚的中間。

就跟電影屏幕一般,畫面非常清晰,一個穿著運動衣的女孩,夜跑歸來,剛剛準備返回學校,突然被一輛超速行駛的法拉利撞飛。法拉利的駕駛員下車看了一眼,然後直接就逃跑了,很久之後警察跟救護車才趕到現場,隨之而來的還有兩位哭成淚人兒的中年夫婦。

肇事逃逸!

很清晰的犯罪事實,可法庭宣判的結果卻是證據不足,因為路口的監控視頻『恰巧』壞了,當晚也沒有目擊證人。

女孩含冤而死。

殺人犯逍遙法外。

很符合邏輯的心路歷程,茶多魚看完之後,沉默半響。然後嘆了口氣,掏出手機指了指半空中的畫面:「再來一遍,我錄下來。」

一分鐘之後。

茶多魚把手機放回褲兜,收起獃獃萌萌的表情,很嚴肅的說:「你很幸運,今天是我第一次超度,所以附送你一次額外的服務。你的冤屈,我替你申,但你必須離開,這裡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這裡不歡迎你。」

被封印的女孩盯著茶多魚:「說話算話?」

茶多魚說:「相信我,你會被超度,不相信我,你一樣會被超度。如果我是你,我就選擇相信我。」

搖了搖手機:「你是鬼,我是職業鬼神,超度你,是我的本分,幫你,是我的善心。道理你要搞清楚了,再說,你也沒得選擇。」

女孩沉默片刻:「好,我相信你,你是好人。」

停頓了一下,女孩繼續說:「我叫溫暖,我家住在……」

話都沒有說完,一把黑色的匕首便刺穿了她的胸膛,沒有鮮血,沒有慘叫。這名叫做溫暖的女孩,很快便閉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顫抖兩下,隨後便化為一縷淺白的熒光。

茶多魚看著逐漸消散的熒光,嘴裡嘀咕道:「知道名字就夠了,我是鬼神,我可不是慈善家,更不是警察。」

「還有,我才不要做好人呢,好人成佛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而壞人只需放下屠刀,做壞人性價比多高啊。」

「傻瓜才要做好人。」

熒光徹底消失。

鬼被超度,留下的鬼氣則被茶多魚的黑色匕首直接吞噬。

警察跟救護車還是需要通知的,雖說這輛蘭博基尼的司機已經死了,可,萬一有奇迹呢。

清風徐來。

刺鼻的濃煙飄進茶多魚的鼻腔,眼睛有些發酸,心裡有些傷感。

嚴格來說,這個溫暖並不算凶靈,只能算最普通的野鬼,她並不想真的害人,只是想消滅那些潛在的危機,只是希望學校的門口永遠沒有飛馳而過的跑車,只是希望所有肇事逃逸的殺人犯,都可以被公正的審判。

結果。

人,不願意審判。

那。

鬼來!

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溫暖遇到了茶多魚,野鬼遇到了鬼神。結果只能是超度,可超度結束了,事情卻沒有結束。

茶多魚輕嘆一口氣:「人走陽間道,鬼渡奈何橋,答應人的事情辦不到會被埋怨,答應鬼的事情辦不到可是會被咒怨的。埋怨丟的是人情,咒怨折的可是壽命。」

茶多魚可不願意第一次獵鬼就折壽。

打開手機直接發了條微信:「老頭,在嗎?幫個忙!」

很快『老頭』就來了回復:「外甥女,你看到過紅色的感嘆號嗎?」

「感嘆號?」

「什麼意思?」

「看不懂,說人話!」

對方開啟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的朋友。請先發送朋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才能聊天。

茶多魚盯著手機屏幕上出現的三個紅色感嘆號,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意思?朋友驗證?拉黑我了?竟然敢拉黑我!吳老頭,你瘋了吧!」

怒氣沖沖的調出對方手機號:「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再撥:「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繼續撥:「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一萬點暴擊傷害!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