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8 日 0 Comments

木遙遙蹙眉,這倆人要做什麼?

又拿頭髮和茶杯的?

監控里,的的確確,那些帶著泥塊的爛菜葉子,是憑空出現的。

鄭允曜唇角上揚,得意洋洋的看著面色有些鐵青的宋輕沈,「怎麼樣?」

鄭允曜趾高氣昂的,另拿了一隻香煙捻在指尖,眉眼帶笑。

宋輕沈親眼看了監控里的內容,鄭允曜是七點五十進來,八點落座,點了白切雞,蜜汁鮮桃,耗油生菜。

上完菜沒多久,這耗油生菜里就出現了這些帶睨泥塊的爛菜葉子。

鄭允曜鬧事那會兒,正是他們三人進來之後沒多久。

也問了七里香餐廳的工作人員,他們也口口聲聲表示,並沒有放這些毀害餐廳名譽的事,何況,也看了監控,並沒有發現有可疑的工作人員。

宋輕沈忍耐眉心的腫痛的,望著得意的鄭允曜,輕笑一聲,「這事,得好好查,不能毀了七里香餐廳,更不能讓鄭先生在七里香餐廳受了欺負。」

欺負?一大男人,何來的欺負?鄭允曜大字不識幾個,可這些拐彎抹角的話倒是聽了不少,頓時臉色不好看,高聲道,「你說什麼?」

「鄭先生今兒這單免單。」宋輕沈留下這句,便轉身離開。

在轉身的剎那間,眼角的餘光里,看到了鄭允曜眼裡的狠意。 為什麼蘇醒是2018年最好的選手?

蘇醒的數據說明了一切,他在2018年在大型賽事中拿到了1.32的平均rating,3個mvp獎章以及1次evp獎項,雖然成績並沒有很誇張,但聯想到他才加入職業不到半年,就已經是一種很誇張的數據了。同時,他在每回合傷害數(87.3)上領先所有選手排名第一,0.84的每回合殺人數排名第二,每回合的多殺率高達23.2%,1這些數據都說明他是對比賽最有影響力的選手。

0.16的首殺率在所有選手中排名第二,75.3%的首殺成功率在所有選手中排名前五,43次的殘局獲勝排名第5,但綜合殘局勝率排名第1。

另外一項蘇醒能成為2018年最佳選手的理由是他可怕的穩定性,74.5%的kast排名第六,地圖之間的發揮穩定性在所有地圖中排名第二。

另外,他在所有的比賽中從未有過低於平均水平的發揮,他的最低rating為1.10.在個人榮譽上。

蘇醒在2018年的大型賽事,也是強隊最多的比賽,就算如此,他還是在這些比賽中以一個步槍手的角色,斬獲平均1.38的rating。

我們始終記得在歐登塞競技場內那一頭怒吼的雄獅!

看着手機上蘇醒最後揮拳怒吼的模樣。

在天祿的眾人心理不是滋味。

「這hltv有病吧,好端端地扯上我們,整的跟我們放跑了蘇醒一樣。」dd一臉無語。

大哥搖了搖頭:「那有什麼辦法,看起來我們確實是把他放跑了。」

「天才最終還是沒留在我們家裏啊!」

「top1啊,所有cs職業哥為之奮鬥一生的目標,蘇醒出道五個月就拿下了。」mo隊吐槽。

「這人差距就這麼大嗎?」

「還有這蘇醒是外星來的吧,1.32的平均rating,這還基本都是在國際大賽上打出來的,做個人吧,醒子哥!」

小鬼在旁邊指正:「打住,你怎麼說話的,還在這稱兄道弟呢,現在都給我改口,得叫醒皇了。」

「不過說真的,這傢伙是真的離譜,1.32這有哪個突破手能打出來嗎?」

「他不是在後面打補槍的狙擊手或者補槍,而是第一突破手,這特么就讓人理解不了。」

「我們還混跡在保住1.0kd,別人已經在向1.4發起衝擊。」

「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

舟車勞頓之後,蘇醒也終於又回到了翻斗花園。

咚咚咚!

「誰啊!」李香蘭用沾滿水的手在圍裙上蹭了蹭,再打開了大門。

「我回來了。」

「你不是說今年可能不回來嗎?來來來行李給我。」李香蘭的喜悅溢於言表。

畢竟到了春節,一家人都想要闔家歡樂團團圓圓。

之前想着兒子過年都來不了家,心裏還失落了好久。

「不用,我自己來。」

「你早點跟我說一聲我也好叫你爸去接你啊!」李香蘭責怪道。

蘇醒笑了笑,推著行李就進去了。

而李香蘭也在廚房拿去手機開始打電話。

「孩子他爸,仔仔回來了,你早點回家,在路上買只烤鴨回來,順便帶點滷菜……」

回到家之後,蘇醒很快就在自己的房間里睡著了,雖然他在飛機上也睡了覺,但畢竟不是睡在床上,還是非常疲憊的。

他最後是被手機的消息聲給吵醒了。

蘇醒打開消息查看。

只見給他發消息的是s1mple。

只見s1mple發來了幾張截圖。

蘇醒打開一看,全是他演s1mple在fpl的局。

其中他都是處於墊底狀態。

s1mple:為什麼天天墊底還可以當top1?

蘇醒轉頭就將自己在fpl中暴打s1mple的截圖給發出來。

蘇醒:?

蘇醒:top1暴打top2,這很合理。

s1mple:hltv的評委就是一幫飯桶!你受不了你這傢伙了。

蘇醒:你可以去嘲諷niko了,他top4,哈哈。

s1mple:好主意,我這就去。

過了一會,s1mple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在聊天框說道。

s1mple:回來記得給我帶點特產。

蘇醒聊到這哪裏還不知道啊,這才是s1mple的真實目的。

對於這波操作,他只能是直呼好傢夥。

聊了半天最後才說出目的。

「仔仔吃飯了!」

來到客廳的蘇醒看着滿桌的美食,一頓的狼吞虎咽。

「慢點吃,慢點吃,沒人和你搶。」

這並不是有沒有人和他搶,只要是在基輔那邊雖然基地食堂師傅會中餐,但是畢竟是外國人,手藝並不好。

而且做出來的味道有點怪怪的。

雖然基輔的大肉串和牛排也非常好吃。

但是再怎麼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那玩意。

而之前navi團隊一起去的那家中餐館味道不錯。

但是實在是太遠了,他們每天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往返。

而且那個中餐館的價格也並不便宜。

他現在是並不缺錢了,但也不願去整那麼高的消費。

之後的幾天蘇醒適當地遠離了csgo。

從穿越以來第一次連續幾天沒有登錄遊戲了。

緊接着就是新年的到來,雖然蘇醒並不喜歡這個節日。

因為他畢竟是成年人了,而且賺到錢了也就導致了他在過年期間就一直成為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聊天話頭。

一直追着對蘇醒問東問西的。

「你打職業能賺到多少錢啊。」

蘇醒是想要一比帶過的,但架不住他老媽呀。

「不多不多,我家仔仔在國外打了半年也才賺了100萬。」

「人民幣?」幾個長輩驚訝。

「美金!」

「這麼多啊!那不得了唉。」

也並不怪李香蘭現在這樣在這些親戚面前炫耀,她和蘇醒爸爸倒是十分地開明。

當時知道了蘇醒能夠闖出點名堂就選擇了支持他的夢想。

但這幫極品親戚卻一直在說着什麼蘇醒就是被他們兩慣壞了,好好的法醫不去學,跑去國外追什麼夢想。

如果是好心李香蘭還並不覺得有什麼,但最重要的是她們都只是讓蘇醒來對比他們自家的孩子。

好幾個月蘇醒都被在一大家中貶得很低,成為了一個典型。

現在蘇醒能混出頭了,李香蘭自然是揚眉吐氣,在她們身上也炫耀一次。

可沒等李香蘭開心一會,這幫長輩又來了。

「仔仔你在國外打的那個職業那麼掙錢,能不能帶着你那幾個哥哥一起賺錢啊!」

李香蘭徹底傻了。

7017k 瞧見他臉上毫無懼色,還敢直面自己,燕南天大聲道:「好,好個『移花宮』弟子。」

花無缺看了鐵心蘭一眼,接著銀光細劍化作一道流光飛逝。

花無缺一劍刺去,但見銀光一旋,劍花錯落,劍氣縱橫。

他出手七劍,每一劍都緊緊接上,雖是虛招,卻也是「移花宮」劍法中的妙著,劍光環繞周身,即便再不怕死的人也難以把持的住。

然而燕南天竟是動也不動,好似一眼就瞧破了他七劍虛招一般。

待第七劍方落,斷劍驚現,劃開滿天光影,劍鋒直削花無缺胸膛。

花無缺橫劍一格,只聽「叮」地一聲,火星四濺!

這一聲雖清脆絕悅,但力道卻是厚重無比,花無缺虎口已被震裂。

燕南天劍法剛正平實,卻是出劍奇快,劍勢奇猛,力道奇重,每一劍都直擊花無缺必救之地,每一劍都令他不得不接,不得不應。

面對這紮實且又平常的劍法,縱然他劍法飛雲變幻,各種精微變化的妙招,奇招也招架不能,避躲不開。

一連三劍,那一柄銀光細劍終於震得脫手飛出,花無缺但覺氣血翻滾,差點跌坐在地上。

此時他持劍右掌,卻已是鮮血淋漓,再也拿捏不住任何東西。

花無缺已無戰力,如今是待宰之勢……鐵心蘭失聲驚呼,找到機會攔在了他面前。

燕南天長嘯不已,他功力尚才恢復就聽聞地靈庄慘案,跑去姑蘇緝兇卻被打得毫無還收之力,如今心中一口鬱氣終被吐出。

他看了那姑娘一眼,大喝道:「讓開,此事與你無關。」

鐵心蘭淚流滿面道:「你不能殺他。」

燕南天冷笑,就在他要出手先制住鐵心蘭時,突見一條人影如飛掠來,也擋在花無缺面前,大聲道:「誰也不能傷他!」

鐵心蘭瞧見這人,張大了嘴,驚得呆住。

燕南天目光如電,厲聲道:「你也是移花宮門人?」

鐵心蘭回神,連忙驚呼道:「他不是,他……」

小魚兒道:「可是……可是燕伯伯?」

一聲「燕伯伯」讓燕南天徹底頓住,失聲道:「小魚兒?你是江小魚?」他一雙眼睛盯著小魚兒的臉,淡淡的月光照在那臉上,他上上下下徹底打量了幾眼,目光始終不離。

小魚兒已經撲了過去,抱住了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