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莫言殤等人精神一振,只覺得體內隱隱又有了突破的跡象,不禁看著容華手裡的玉瓶,心想,若是吞下容華手中玉瓶里的東西,他們怕是會立時三刻就突破吧。

阮琳和林安暖對視一眼,神色中難掩無奈,她們知道,容華大概是拿出了上次夜翊他們闖禍時,她用來給那些內門女弟子賠禮用的靈液了。

阮琳和林安暖並沒有猜錯,容華手裡玉瓶中確實是靈液,而且和上次的稀釋比例都是一樣,一滴稀釋成千滴,然後拿出了一滴。

容華將玉瓶瓶口小心翼翼的傾斜到丹青的嘴邊,一滴晶瑩圓潤,靈氣四溢的液體被倒進了丹青口中。

靈氣瞬間在丹青嘴中化開來,遍布丹青四肢五骸,五臟內腑,滋潤著他乾澀開裂的經脈和奄奄一息的元嬰。

登時,丹青的臉色都好了幾分。

言覃和原木看著,激動的瞬間紅了眼眶。

容華將空玉瓶丟到空間戒指里:「行了,有了這滴靈液,你們師尊應該能撐到白煙柳被收拾了。」

言覃和原木對容華千恩萬謝:「容師叔,謝謝你,謝謝你願意用這麼珍貴的東西來救家師……」

容華揮揮手打斷他們的話:「你們要謝,就好好謝謝白煙柳吧,畢竟,要不是我和白煙柳有仇,還真不一定會願意救你們師尊。」

更別說拿出靈液來給丹青續命了。

言覃紅著眼眶笑了:「容師叔放心,我們自然是要好好『謝謝』白煙柳的!」

他們的師尊險些死在白煙柳手裡,這份『大恩』,他們怎會不報?

言覃不怕沒有機會報仇,他是個聰明人,再加上容華從不曾掩飾對白煙柳的惡意,所以他相信容華一定會去對付白煙柳。

而且,就從容華方才那句話,言覃敏銳的察覺出,容華不會輕易讓白煙柳死了,但也不會給白煙柳再爬起來的機會。

所以,言覃覺著,容華一定會廢了白煙柳,廢的徹徹底底……到那時,白煙柳只是一個廢人,既如此,他們還愁沒有報復的機會?

容華笑睨言覃一眼,這倒是個聰明人。

……

深夜。

容華和莫言殤靜悄悄的晃過其他勢力的巡邏弟子,落在了丹谷的陣法前。

其實,夜翊他們也是想跟著的,卻被容華以他們夜探丹谷,不宜人太多,人多動靜大的消息給無情鎮壓了,而帶著莫言殤則是因為莫言殤他從小在丹谷長大,對丹谷,他熟啊。

且,他的修為比言覃和原木要高……因為容華帶著莫言殤而不帶他們的夜翊三個拉著莫言殤可是『好好交流』了一番。

容華雙手連連打訣,在下一波巡邏弟子來臨之前,在陣法上撕開了一條口子,和莫言殤鑽了進去。

而在巡邏弟子到來之後,那條口子已經自行恢復了。

不過,外面沒人發現,不代表相控陣法的白煙柳也沒發現。

白煙柳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對,察覺到有人通過陣法進入了丹谷,臉色一變,顧不得她腳下被她抽的遍體鱗傷的丹珏等一眾太上長老連忙離開。

她有預感,一定是言殤師叔回來了!

摸骨神醫 而就在白煙柳剛剛離開,容華和莫言殤就已經摸到了地牢。

莫言殤看著躺在地上,遍體鱗傷氣息微弱的丹珏長老他們,眼眶頓時發紅,周身氣壓降低,激動的叫了一聲:「師尊!」

容華反應極快的在他叫出聲來之前布下了一層隔音結界:「莫言殤你是想把白煙柳那女人引回來吧?」

他們主要目的是為了救人,要是把白煙柳引回來,打起來的話,顧忌著丹珏等人,他們肯定束手束腳,然而白煙柳卻是無所顧忌啊。

聽出了容華語氣里的惱意,莫言殤一頓:「……抱歉容道友,我一時激動。」

容華擺了擺手:「算了,趕緊去看看你師尊他們。」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241章242救人

莫言殤點了點頭,趕忙跑過去將丹珏扶起來抱在懷裡:「師尊!師尊!」

已經被抽的奄奄一息,迷迷糊糊的丹珏聽見莫言殤的聲音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至於其他的太上長老,他們實力不如丹珏,早就暈了過去。閃舞.

隨後聽見容華打岔的聲音,丹珏隱隱覺得不對,直到莫言殤抱住他連聲呼喚的時候,丹珏才相信真的是莫言殤了。

可他努力了幾次,也沒辦法睜開沉重的眼神。

看著莫言殤無措的抱著丹珏,只不停呼喚,卻不給人喂丹藥的樣子,容華翻了翻白眼:「你光叫有什麼用?!趕緊給喂丹藥啊!」

莫言殤經容華提醒,這才恍然,連忙從儲物工具中拿出一堆療傷丹藥,還有相思引的解藥,顫著手給自己師尊喂葯。

這解藥是莫言殤在去找容華的路上準備的,莫言殤知道,餵了解藥,他師尊解了毒修為便再也無法寸進,但也比如今分毫修為也調動不了的強。

給丹珏餵了丹藥,又趕緊給其他太上長老也餵了丹藥,還好,他們雖然都處於昏迷狀態,但是還能自主吞咽。

過了有一會兒,莫言殤張了張嘴:「他們怎麼還不醒?」

他身上的療傷丹藥全都給這些長輩們吃下去了,雖然品階不一,但沒有一枚是低於六階的六階以下的丹藥並不能對大乘修士產生作用。

而這麼多療傷丹藥下肚,不說別的,醒來是肯定的,可偏偏丹珏他們一點反應也沒有。

容華微微蹙了蹙眉:「我也不知道,我們先離開這裡,再慢慢檢查他們的情況。」

白煙柳尋不到入陣的人,說不得很快就會回來用丹珏他們發泄。

他們得趕緊離開才是。閃舞.

莫言殤定了定神:「可是我們只有兩個人」

要是師尊他們醒來,作為大乘修士,哪怕恢復的不多,要離開卻是簡單的,可現在

他和容華只有兩個人,要說將人放進儲物工具,那等出來了,人估計也就死的差不多了

容華掏出個袋子,將丹珏等太上長老都收了進去。

「」莫言殤沉默著看向容華手裡的靈獸袋。

容華將靈獸袋塞給他:「靈獸袋既然能裝獸族,那自然也能裝人,都是活物行了,我們快走吧。」

莫言殤默默將靈獸袋收起來跟上容華,容道友說的有道理,靈獸袋既然裝得下靈獸,能讓靈獸在裡面好好活著,那作為人類被裝進去應該也不成問題。

就是不知道師尊他們醒來之後得知自己曾被裝進了靈獸袋裡會是怎麼樣的心情了

等白煙柳沒找到人怒氣沖沖的回到牢房打算在丹珏他們身上發泄怒火,缺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之後,白煙柳暴躁的毀掉了整個牢房。

這不小的動靜使得丹谷之外守著的勢力們側目,也讓丹谷中被白煙柳壓榨的苦不堪言的弟子仇恨的眼中多了一抹快意和希望白煙柳既然毀了牢房,那說明太上長老他們應該已經被救走了,他們的苦日子啊,應該也快結束了。

等莫言殤從靈獸袋裡將丹珏他們放出來之後,在場的,除了莫言殤和容華,阮琳他們的神色都有點不對。

言覃輕咳了一聲:「老祖他們這是?」

丹珏他們雖然衣衫襤褸,沾有血漬,但是身上卻是沒有傷的,顯然是之前已經被餵過療傷丹藥,就是不知何故沒有醒來。

莫言殤想起發現丹珏他們時候的場景,眼神幽深了那麼一瞬:「我也不知,在丹谷不好檢查我們先為我師尊他們檢查一下吧。35xs」

不知為何,心底莫名的有些不安,言覃和原木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好。」

而等檢查完之後,莫言殤和原木面沉似水,原木紅著眼眶怒氣衝天。

阮琳一挑眉:「他們到底是怎麼了,讓你們這麼生氣?」

言覃神色很是難看:「師祖他們的神魂,有大半已經缺失」

丹珏他們身為大乘修士,擁有強大的修為,殘缺的神魂卻無法撐起強大的身體,只能陷入沉睡以求自保。

他們現在的情況,和神魂過強壓制身體,以至身體虛弱多病有異曲同工之妙。

阮琳頓時蹙了蹙眉:「白煙柳有對付神魂的辦法?」

林安暖點了點頭:「看看這些太上長老們的樣子,應該就是如此了。」

容華蹲下身查看了一下:「他們醒不過來的原因,除了神魂殘缺以外,還因為大部分神魂被人以暴力手段奪走,以至於剩下呢神魂太過虛弱的緣故給他們喂下一枚品階不下於七階的養魂丹他們應該就能醒來了。」

「當然,七階以上的養魂丹更好,至於殘缺不全的神魂天心夢溪髓自然可以修補他們殘缺的神魂。」

這世上,也唯有天心夢溪髓能夠修復神魂。

言覃喃喃:「可天心夢溪髓我們丹谷當初只是換到了一滴啊。」

當初陌殺交易天心夢溪髓,丹谷自然也是去了,還有幸換得了那麼一滴,只不過比起其他換到天心夢溪髓的勢力或強大的散修,他們丹谷付出的代價卻是他們的幾倍。

容華微微挑眉:「我記得陌殺師叔用來交易的天心夢溪髓可是極品,既如此,用靈泉水將之稀釋就是。」

雖然她家陌殺師叔賣出的天心夢溪髓是一滴近乎凝成晶體,也就是幾乎固態的天心夢溪髓稀釋成萬滴之後的。

但就算是被稀釋過萬倍之後的天心夢溪髓,再稀釋出個幾百滴,也完全是沒有問題,且不影響效果的。

至於靈泉水,這年頭,哪個門派沒有個靈泉眼,哪個門派地位不低的弟子長老又不備下些靈泉水?

尤其是煉丹師,好的靈泉水能讓煉丹成功率提升那麼千分之一,就為了這點成功率,他們也會隨時準備著的。

莫言殤朝容華拱了拱手:「多謝提醒,待家師醒后,我會告訴他的。」

對啊,一滴天心夢溪髓不夠用,但是可以稀釋啊,作為煉丹師,他們自然會把握好那個度,不會降低天心夢溪髓的效果的。

至於丹谷所屬的天心夢溪髓在哪兒,那就只能等丹珏他們醒來才能知道了。

「這次,倒要多謝容道友了。」修養幾天,已經完全恢復的丹珏笑著遞了一杯茶給容華。

容華伸手接過:「丹珏前輩客氣了。」

她最主要的目的,卻是這些丹谷的大乘修士醒來,震懾如今丹谷之外的那些勢力,沒那些勢力搗亂,她才好心無旁騖的報仇,收拾白煙柳啊。

丹珏搖了搖頭:「你我同為大乘修士,我怎當得起道友一聲前輩?平等相對也就罷了。」

容華唇角微勾:「我本就與令徒互稱道友,若在稱前輩一聲道友,如此,這輩分不就亂了?」

丹珏朗聲一笑:「亂不了,你與我那個徒兒,我與你,咱們各論各的就是。」

然後他笑容一收,眸光深邃銳利的看著容華:「不管道友是何心思,救了我等事實,我可以在此保證,日後道友若有吩咐,我等必將全力而為。」

容華輕輕挑眉,她這次幫了丹珏等人,也可以說是幫了丹谷,畢竟,有了丹珏他們,丹谷渡過這次危機的底氣就更足了。

但丹珏在這兒以個人的名義向她保證會報恩,將丹谷甚至那些同被她救出來的師兄弟瞥到了一邊。

若她日後真有事找上門,丹珏等除了丹珏,皆可反口不認,畢竟他們也沒在場,沒聽見丹珏的承諾啊,真是嘖嘖。

不過雖然這麼想了,但容華其實心底也知道丹珏他們也不大可能會翻臉不認人,一則,他們的人品還是有保證的,最起碼在守信這點上。

二嘛,因果輪迴,若她真有麻煩上門求助卻被拒,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受因果反噬天道蒼蒼,身為修鍊之人,誰敢在天道之下弄虛作假,就等著被天道收拾吧。

龍鳳寶寶買二送一 更重要的是,容華並不覺得她有一天會找上門求助。

或者說,容華有預感,她未來若真遇到麻煩事,那絕對不是找丹珏他們能夠幫的了的。

所以,對於丹珏的承諾,容華也就笑了笑。

這時,夜翊他們三個走了進來,站在容華面前,徑直無視了丹珏。

「飼主,那些勢力請的九階陣法師已經到了,正破解丹谷的陣法呢,我們要不要過去?我覺得那個九階陣法師沒你厲害,可能破不了丹谷的陣法。」九嬌說。

銀杉在一邊點頭:「是啊是啊,我遠遠的看見那個陣法師在丹谷的陣法外轉了一圈然後坐下來打訣,但是一個時辰過去了,他額頭的汗越來越多,但是那陣法一點反應都沒有。」

夜翊語氣認真:「靠那個九階陣法師的話,估計明年也進不了丹谷,畢竟,那九階陣法師看著也不像是個聰明的。」

還真叫夜翊說對了,那個陣法師真不是個聰明的,也不是個有陣法天賦的,他能到九階陣法師完全就是個意外。

讓他解普通的九階陣法行,像丹谷布下的威力堪比仙陣的頂尖九階陣法,他是解不開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第242章243離開

「夜翊說的對。」九嬌連連點頭,「要真等那個陣法師破陣,我們還不如靠自己呢……飼主你可比那群人類請來的那個徒有虛表的九階陣法師厲害多了。」

容華手指點了點九嬌:「別胡說,既然能被稱之為九階陣法師,那就說明那人確實是有真才實學的,只不過就是同為九階陣法師之間,那也是有差距的,怎麼著你也不該說人家是虛有其表而已。」

九嬌聳了聳肩:「好吧,是我的錯,我應該說他實力不濟,不應該說他虛有其表。」

「聽這位小道友的意思,那位被請來的九階陣法師其實是大陸有名的這幾位陣法師中實力最差之人。」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只能破解一些普通的九階陣法,而我丹谷的陣法卻是當年開派祖師花代價請當時最頂尖的九階陣法師費盡心血布下的陣法,他當然是解不開的。」丹珏在一邊開口。

不過,請這麼一位九階陣法師來,就說明其實那些勢力之間其實也不是那麼齊心的,若是齊心,就不會請這位大陸公認最差九階陣法師來破解丹谷的陣法了。

九嬌回頭看了丹珏一眼,挑眉:「你這個人類還沒走?」

「怎麼說話呢!」容華屈起手指在九嬌額頭上敲了敲,轉向丹珏:「還請丹珏前……」

對上丹珏含笑的眸子,容華改了稱呼:「還請丹珏道友見諒,九嬌這孩子桀驁不馴慣了,並非有意對道友不敬。」

「容道友客氣了。」容華說是道歉,其實語氣里都是對九嬌的維護,丹珏心知肚明,且不說九嬌他們身為獸族,又血脈高貴,怕是除了容華這個主人,對哪個人類都是看不順眼。

就是九嬌和他同為大乘修士,還有容華的面上,他也不會在意九嬌的不客氣。

九嬌饒有興緻的看著丹珏:「哦,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丹谷的那群太上長老之一嗎?那你對你們丹谷的那個守護大陣應該有辦法咯?」

要是這些人能打開丹谷的守護大陣,自家飼主也能省些力不是?

丹珏好脾氣的點了點頭:「這個自然,丹谷的守護大陣就交給我和我的師兄弟們便可。」

雖然丹谷守護大陣的陣眼向來由谷主掌控,以方便谷主控制大陣保護宗門,但是並不代表丹谷的其他高層就對守護大陣沒辦法了。

嚴格說起來,丹珏其實並不是個好性的,畢竟他也是大乘修士,還是個大陸僅有的幾位九階煉丹師之一,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脾氣的。

要是換個人敢像九嬌這樣,在他面前說話沒有一點恭敬,他早就吩咐把人趕出去了。

就是同修為的修士在他面前說話也是客氣的,畢竟,除了是個大乘修士,他還是個九階煉丹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