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抓到一個人。」

女子將葉蘭放下來。

「是誰?」

陳志俊一愣,根本不用問,他認出了葉蘭,雖然當初彼此見面時間非常短暫,但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的,主要是葉嵐實在是太俊美了,讓一向自負的他都要感到自行慚愧,作為雙胞胎的葉蘭他自然不會認錯。

「原來是你。」

葉蘭看到陳志俊時鬆了口氣,不過想到生死未知的弟弟,她急忙道:「你能夠救我的弟弟嗎?」

「你弟弟怎麼了?」

陳志俊倒不是什麼忘恩負義之輩,既然葉蘭姐弟曾今救過自己,現在報答去救其敵完全不是問題。

「邪魔宗聖子突然包圍了邪風嶺,他們用【傀儡丹】基本上.將整個邪魔宗控制,那些傢伙的實力全都提升一階不說,聯手起來竟然催生出很多神魂境高手。師傅他們拖住了敵人,我跟弟弟就逃出來,我們在不久前分手,我很擔心他。」

陳志俊還沒有說話,剛剛抓來葉蘭的女子吃驚道:「你是說邪魔宗的人都被傀儡丹控制了?」

葉蘭點頭道:「應當不會有錯的,圍剿我們的人可是有一百多個神藏境以上高手,這其中還有一個老頭異常恐怖,兩位師傅聯手都被他壓制住了。」

女子看著陳志俊道:「咱們必須加快速度才行,如果讓月摩天這傢伙將邪魔宗搬空了,就算佔領了邪魔宗也會變成廢墟。」

陳志俊自然知道女子所說的,可是如果自己對葉嵐見死不救,良心上不好過不說,將來碰到葉凡也不好交代。畢竟葉蘭姐弟可是葉凡的好朋友,目前來看得罪葉凡那是一點兒好處都沒有。

葉蘭咬牙道:「只需要你派人查探一番我弟弟的消息,我會去找葉凡。」

陳志俊點頭道:「目前葉凡應當在陰癸門,去這裡最近的鹽城,拿上天院的令牌你應當很快就能抵達陰癸門。至於你弟弟,我會讓人尋找的,如果能夠找到,第一時間就會救援。」

「多謝了。」

葉蘭感激一笑。

陳志俊擺手道:「當初如果不是你們姐弟幫忙,現在我怕是早就死了,這點事情根本不算什麼。」

葉蘭沒有多說什麼,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給弟弟多少幫助,眼下的陳志俊顯然更在乎剿滅邪魔宗聖子,他也許會出手幫忙,但絕對不會為了自己的事情分心,一切還是要依靠葉凡,她現在不相信其他任何人。

葉蘭離開了,陳志俊微微嘆了口氣,他感覺這事做的有些不地道,不過想到目前的情況他也沒有太多心思去管葉嵐,當下只得沖女子道:「讓人通知天院的情報系統,給我搜尋葉嵐。」

「葉嵐什麼樣子?」

女子皺眉,說實話她不大情願分心去做其他事情。

「剛剛你不是看到了嘛。」

陳志俊很是不滿,這個女人表明上聽自己的,但他知道現在自己還真指揮不動,只要事情不如她的意,她絕對會對他的命令視而不見。

女子眼睛一亮道:「她生得如此美艷動人,那她的弟弟絕對英俊過人喏。」

陳志俊在心中冷哼了一聲,這女人原來喜歡小白臉,難怪對自己不怎麼感冒。想到葉嵐的俊美,這一刻陳志俊選擇性將自己排除在小白臉行列。

……

洗禮迫在眉睫,幽女殿跟守御宮打算聯手,至於地點就在那座地宮中,為了裝點洗禮之地,雙方緊密合作,什麼陣法師、秘藥師紛紛被調過來,全都是女人,年齡跨度很大,有的是老嫗,有的則是妙齡少女,雙方顯然對這件事情非常重視,有意將幽女殿跟守御宮合併。

作為當事人的葉凡反而在這種事情上插不上手,不管是守御宮還是幽女殿,在這件事情都異常的固執,她們決定恢復古制。葉凡詢問過什麼是古制,那就是當初上古葯宗鼎盛時期制定的制度,其實就像似皇帝的後宮一樣,只不過多出武職。

所謂武職其實就是一群以武力為主的女人,葉凡以前聽葉馨茹說過,這類武職有兩類,一類就是被剝奪生育能力的女武者,一類就是可以轉職為妃后的女人。剝奪一個女人的生育能力是很殘忍的,可是不管是幽女殿還是守御宮都有專門培育這樣女武士的機構,就像葉凡當初在地宮遇到的那十多個實力恐怖的女人,就是從這裡面出來的。

要以葉凡的脾氣這樣的東西還是不要的好,不過目前為止他根本沒有能力改變這種殘酷的古制,除非那一天他的自身實力完全凌駕於幽女殿跟守御宮之上,不然必須遵循這樣從上古遺留下來的古制。

幽女殿跟守御宮將培育女武士的機構合而為一,統稱為鸞衛,雖然機構合一,但是雙方還是個有分工,就像守御宮培育的御衛跟幽女殿培育出來的幽女衛,都各自派出一名實力強大的人統領。自然將鸞衛分為御衛跟幽衛,兩者作用不一,御衛就是負責守衛、正面禦敵,而幽衛則是負責暗殺刺探情報。

對於守御宮同幽女殿既然管不了,葉凡索性不去理會,等將來他真正掌控鸞衛時,再來收拾這群自作主張的女人。

寶貝兒,咱不離婚 葉馨茹跟蘇姒她們過來了,這是當初葉凡藏在密室中時由端木傾城跟彤香菱做出的決定,看到他平安無事,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不過葉凡看到了同蘇姒一道過來的蘇羞,這讓他感到極為尷尬,不過他也知道有些事情遲早要面對,躲是躲不過去的。 洗禮最終還是開始了,整個陰癸門都在戒嚴,尤其整座地宮,完全被鸞衛包圍,清一色的黑甲女武士,修為竟然全在神藏境,任何人都嚴禁靠近,這一切都只是外圍的防衛力量,進入地宮御衛跟幽衛統領坐鎮,除非是人仙來了,不然怕是瞬間就會被這群身披全身甲的女人轟殺至渣。

葉凡踏進地宮,對於如此森嚴的守衛咋舌不已,說實話這也就一場洗禮而已,搞得這樣如臨大敵,幸好這個世間人仙境高手不多,東玄有葉遮天坐鎮,日月兩殿的人仙高手根本不敢越界而來,不然他可以想象,肯定會有人好奇過來瞧瞧。

當葉凡進入地宮時發現這裡完全變了模樣,陰暗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奢華富麗,他感覺真的踏足一座帝宮。鸞衛佇立兩旁,身著宮袍的美女跪地相迎,一眼望去,足有上萬人,葉凡瞠目結舌,說實話他還真沒有想到守御宮同幽女殿竟然玩得這麼大,帝王的待遇怕是也不過如此了。

主持洗禮的並不是葉凡預料中的端木傾城跟彤香菱,而是兩個老太婆,一身黑袍,蒼老的面容依稀可以看到她們風華正茂時的美麗。

看到這兩個老太婆出現的剎那,葉凡眼皮直跳,雖然看上去她們就是兩個老太婆,但是【真武之眼】強烈的直覺在告訴他,這兩個老太婆很強大,比這裡任何一個人都要強大,也許一隻腳已經邁入人仙境。

葉凡不知道該如何稱這個境界,索性就將之視為半步人仙,這等實力強出神魂境太多太多了,感覺兩者站在一起有天壤之別。

兩個老太婆笑眯眯的看著葉凡,將他上下打量,嘴角的笑容越來越燦爛,原本很有韻味的容顏都快擠到一起,著實有損她們的形象。可惜現場沒有人敢將自己心中所想說出來,唯一一個說出來不會有事的葉凡,又裝作沒有看到,因而兩個老太婆自然笑得很是隨意。

左倩怡率先開口道:「御主,這場洗禮並不是測試,而是繼位大典,當整個大典結束,聖主就將成為玉宮自從上古分裂以來第一位宮主。」

葉凡懶得廢話,只希望這個什麼繼位大典早點結束,所以很是乾脆的道:「大典要進行什麼,全都交給兩位長老了。」

葉凡雖然沒有見過兩個老太婆,但也聽說過,這是守御宮跟幽女殿輩分最高,實力最強的兩尊太上長老。既然一切都要按照規矩來,那將事情交給她們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幽月琪微微笑道:「儀式非常耗時,聖主無需做任何事情,整個過程甚至連手指都不用動一下,只需等待大典的結束即可。」

兩個老太婆也沒有廢話,她們也想大典快點結束,見證幽女殿跟守御宮正式融合那一刻。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兩個老太婆在前邊引路,腳下鋪上了名貴的紅地毯,兩邊儘是宮裝裹身的美女。葉凡瞥了一眼就發現這些女人姿色好得驚人,他不知道幽女殿跟守御宮到底是如何搜羅來這麼多人間絕色的。

目的地是地宮最大的一座殿堂,葉凡來過這裡,這是以前師父作為煉藥之地,記憶中在大殿的最終用擺放著鎮龍鼎,他自然看不到鎮龍鼎,因為這東西就在他的神竅中,只是他踏進大殿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張大床。嘴角忍不住抽搐起來,葉凡就算是用屁股想都知道所謂洗禮肯定就是當初姑姑介紹的那樣。

葉凡的目光落在大殿中央,他發現大殿跟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地面上不滿密密麻麻的陣紋,這是一種對於他來說很是陌生的陣紋,就算是記憶中也不存在。顯然這些東西應當是幽女殿跟守御宮的人布置,就是不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有何用處。

大殿內並非只有一張床,葉凡看到足足三百個一襲黑色宮袍的美女盤膝坐於蒲團上,可怕到極點的氣息從她們身體中散發出來,全都是神魂境巔峰的高手,她們圍著中央的大床布成一座大陣,顯然這也是儀式的一部分。

葉凡有些扭捏起來,說實話自己辦事時一旁有三百絕色美女當聽眾,這個壓力絕不是一般的大。

儀式早就開始了,葉凡的到來只不過是讓儀式瞬間進入**,他隱約聽到了吟唱聲,整座大殿完全被一股神秘力量籠罩。這股力量異常磅礴,似乎已經超越九境,可是讓葉凡感到驚異的是身處其中,他竟然感受不到任何壓抑,反而心神忍不住想要主動與之融合。

葉凡幾乎下意識的開啟了【真武之眼】,瞬間他看到無數力量像似一張網一樣想著大殿匯聚,最終集中到大陣中心。三百個身著黑色宮袍的美女就是整個大陣的一部分,那力量網通過她們之後被無限放大,葉凡一眼望去有種要被那可怕的力量狂潮淹沒的感覺。

端木傾城與彤香菱聯袂而來,她們一身鳳袍,這一刻的她們宛若成為真正的後宮皇后,至讓葉凡的目光有些發直。

端木傾城跟彤香菱看向葉凡的目光透著羞澀,顯然大殿她們也必須參加,只要聯想到那張巨大的床,將是何等的精彩。

作為宮主與殿主的兩女出現,聖女自然也不會落下,曼柔葉凡見過,另外一個一襲紫色宮袍的美女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目光下意識的瞥向幽月琪,他瞬間明白她或許是幽女殿太上長老的晚輩。

整個大殿絕不僅僅只有四女出現,還有不少葉凡從未見過的,這些女人將來都是玉宮的實權人物。大殿類似於一種儀式,是要讓葉凡跟整個玉宮簽訂一種契約,將彼此老老束縛在一起,而這些女人就是契約的組成部分。可以說,只要葉凡在一天,玉宮就會存在,絕不會分崩離析。

葉凡整個人宛若扯線木偶,任由周邊人操控著,他清晰感覺到自己跟這些參加儀式的女人建立了一種聯繫,似乎彼此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他可以毫無保留的相信她們。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葉凡可以肯定,這些女人會對他百依百順,不管她們將來如何,他都將是她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

契約的建立只是整個典禮的開始,既有有床,那自然少不了一個必須進行的程序,左倩怡笑眯眯的道:「契約的建立只是一個開頭,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讓這個契約變得牢不可破。如何牢不可破自然就是男女間最原始的繁衍,從今往後你們都將同心同力。」

隨著左倩怡的話音一落,大殿內突兀的出現吟唱聲,一瞬間無光四色的力量憑空而現,霎時間有紗帳傾瀉而下,將大床掩蓋。

在兩個老太婆銳利的目光逼視下,以端木傾城跟彤香菱為首,一個個將身上的衣物剝掉。如玉**闖入眼帘,瞧著她們那嬌羞的容顏,葉凡感覺這一刻自己就是那荒淫無道的帝王,將臨幸群妃。

雖然羞澀,但端木傾城跟彤香菱畢竟是一宮之主,跟一殿之主,她們踏步上前挽住葉凡胳膊將他拉近了紗帳中。

葉凡嘴角仍在抽搐,紗帳輕薄透明,這種遮掩怕是也只是起到一種心理安慰。耳邊吟唱越來越響亮,磅礴的力量洶湧而來,接下來還未等他好生享受這別開生面的大典時小女孩再度很不合時宜的出現,將他強行拽進了試煉夢境。小女孩的理由很是直接,就是說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讓他的修為再度飆升。

葉凡無語問蒼天,他知道理應是一種無上享受,為何到了他這裡確實無窮無盡的苦力,實在是太過無趣了。葉凡很清楚一點,當他醒來時絕對什麼都結束了,作為最終受益者,他怕是連自己被多少美女反推倒都不知道。

小女孩絕對是一絲不苟的,對於葉凡的自哀自怨毫不理會,九級虛脈圖完成,要晉陞到圓滿只要找到十個何時的女人就成,眼下如此多極品美女現身,這只是小事一件。葉凡很容易就能達到元識境圓滿,而解析來他要做的就是衝擊涅識境的拓脈,這本來是一個積累的過程,需要不少的時間,可是這場大典,那三百位美人體內的**之力卻成為最大的補藥,完全將葉凡積累強行縮短。

強橫的力量在身體中亂竄,葉凡在嘗試拓脈,他很鬱悶,一切修鍊看似水到渠成,他只是被一群女人給睡了,有誰會知道他在試煉夢境中所做苦力是那般讓人瘋狂。葉凡發現**之力實在是太恐怖了,三百位神魂境巔峰的美女一股腦將所有**傾注而來,將一個人送上人仙境都夠了,他的工作就是將這些**之力統統利用起來,直接打到神魂境他從未奢望過,只希望離神藏境更進一步。

試煉夢境中的時間彷彿靜止一般,葉凡完全忘卻的時間,九幅虛脈圖浩瀚如星空,拓脈的難度自然倍增,好在他經歷過一次拓脈,磅礴的神念散開,一切近乎本能的開始了。 「這裡就是陰癸門嗎?」

葉蘭踏足這座城市的瞬間就感應到這裡似乎進入戒嚴,作為外來者,一瞬間就發現有人盯梢,這讓她異常吃驚,不明白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陰癸門佔據了整座城市,可以說這裡每一個居民都是陰癸門成員,像葉蘭這樣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在這裡絕對是寸步難行。幾乎是在葉蘭抵達陰癸門老巢時,作為實際上執掌陰癸門的澹臺月來說就已經知道她的存在。

「很漂亮的一個女人,聽說是來找葉凡的。」

澹臺月挑了挑眉,她沒有見過葉蘭,不過從手下的彙報可知這是一個有多麼美麗的女人,自己找的這個男人就是太招女人喜歡了些,不久前幽女殿跟守御宮可是為了他調集了上萬名女人過來,這絕對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吃醋了哦,這在豁達的月兒身上可是很少見的。」

月無顏一身素服,惹火的身軀完全被包裹住,矜持的微笑,貴婦的雍容氣度奪人心神。此時的月無顏絕對是高貴的,很符合澹臺月記憶中師傅的一切定義。

澹臺月搖頭道:「我有什麼好吃醋的,能讓幽女殿跟守御宮合併,成為玉宮之主,他瞬間就將成為一方霸主,如今我們陰癸門實力大損,還需要依仗他的威懾力才行。」

「這樣想可不對。」

月無顏搖頭道:「他是你男人,你首先考慮的不應該是這些,他亂搞女人,你可以生氣,甚至當著他的面發怒,但絕不能將這一切用利益來衡量,一旦你這麼做了,你們之間的感情將變得不再純粹,遲早會變得形同陌路。」

澹臺月凝眉道:「師傅認為月兒該沖他發火,表明自己吃醋了?」

月無顏笑道:「你要讓他明白你也是一個正常女人,同樣會吃醋,而不是一個純粹的女強人。」

澹臺月嗔道:「說起來師傅好像很懂他似地。」

月無顏心下暗笑,你這丫頭雖然跟他更久,但要說對這小子的了解你怕是要拍馬難及。要想將他牢牢拴住,利益是不行的,必須用情感,男人不花心那是男人嘛,女人吃醋這是正常反應,你表現出來表明你很在乎他,這小子保證很快就要發心思討好你。

「你要知道為師跟他在密室帶了很長時間,正巧知道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看到他身邊那個被他稱為師妹的女人嘛,其實她是上古玉樹所化。」

「玉樹?」

澹臺月的興趣立時被勾起來,急忙追問道:「師傅快說說,他怎麼有這等寶貝的?」

月無顏搖頭道:「這可不行,為師答應過他,你如果想要知道還是自己從他口中問吧。」

澹臺月撒嬌道:「師傅啊,人家可是你最疼愛的弟子,你怎麼能夠胳膊肘往外拐了?」

「不成,為師可是重諾之人。」

月無顏嘴角微微綻笑,弟子再疼愛最終那也要成為別人的人,而他卻是為師的心頭肉,是得到為師一切的男人,孰親孰疏,為師可是分得很清。

澹臺月不滿的輕哼一聲,她直到現在都沒有發現自己師傅跟自己男人的姦情,這主要是月無顏掩飾的太好了,每次談到葉凡給她的感覺就是當做女婿來看。至於師傅不是處女這件事情,澹臺月倒不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她離開師傅很長的時間了,師傅這期間有過男人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月無顏笑道:「你還是去見一見這個來找他的女人吧,萬一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耽擱了,他或許不會說什麼,但卻會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澹臺月點頭,師傅說的她都懂,只不過是心中醋意涌動,才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來。同師傅告別,澹臺月很快消失,目送她離去,月無顏臉上雍容矜持的神情消失,唇角嫵媚之意綻開,只聽她低語道:「冤家啊,無顏這個掌教是不會做了,你可做好應對無顏糾纏的準備了?」

……

「聽說你要找葉凡?」

澹臺月見到了葉蘭,不到二十,姿色跟她在伯仲間,只是她的黛眉微微一皺,因為她發現對方修鍊了遠比薛無情還要精純的《邪魔訣》,第一反應自然是懷疑葉蘭是別人派來的人,不過很快她意識到了這女人既然跟葉凡認識,有修鍊了《邪魔訣》最大的可能是從月之崖出來的。

葉蘭有些吃驚的看著澹臺月,好一會兒才道:「弟弟很有可能已經落入邪魔宗的手中,我想讓葉凡幫忙,救出弟弟。」

澹臺月點頭,突然道:「你跟葉凡是很好的朋友嗎?」

葉蘭看了一眼澹臺月,點頭道:「我們是一同從月之崖逃出來的,是可以託付生死的好朋友,當初要不是被師傅帶走,現在都會跟葉凡在一起。」

澹臺月點頭道:「葉凡正在閉關,可能暫時無法出來。」

「那該怎麼辦?」

葉蘭臉色一變。

澹臺月笑道:「你不用心急,雖然葉凡暫時不能出來,但是營救你弟弟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多謝姐姐。」

葉蘭喜道。

澹臺月微微笑道:「用不著多謝,葉凡的事情就是姐姐的事情。」

葉蘭愕然道:「姐姐是?」

「我是他的女人啊,他的事情自然就是姐姐的事情。」

澹臺月含笑看著葉蘭。

葉蘭臉色猛地一變,澹臺月的氣質絕不是她所能比擬的,畢竟做癸月派掌教這麼多年,又加上現在執掌陰癸門,所流露出來的那種氣質可以壓得葉蘭有種窒息的感覺。葉蘭真的很吃驚,雖然知道葉凡有很多女人,但她絕對沒有想到這麼美麗的一個女人竟然也是。

澹臺月從葉蘭的神情就能看出來,對方絕對喜歡葉凡,只不過一切都處在暗戀狀態,不管他們最終是否會走在一起,她都有辦法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腦中念頭一轉,澹臺月上前親切的挽住葉蘭的胳膊道:「給姐姐說說你們姐弟所遭遇的事情,這樣姐姐能夠更加迅捷的找到你弟弟。」

葉蘭展顏笑道:「我已經擺脫前邪魔宗少主陳志俊留意弟弟的行蹤了,想來他應當能夠有弟弟的行蹤吧。」

澹臺月蹙眉道:「陳志俊嗎? 修羅神帝 這傢伙現在忙著收服邪魔宗,怕是沒有太多的精力管你弟弟之事,看來咱們必須加快速度才行了。走,妹妹先跟姐姐去見幾個人,有她們出手幫忙,咱們能夠更快的找到你弟弟的行蹤。」

葉蘭的臉上立時露出感激的笑容來,雖然被澹臺月親切的左一句妹妹,有一句妹妹弄得有些不再在,但是對方如此上心,她既不感動。這段時間葉蘭可是擔心弟弟愁壞了心,整個人就像似失了魂似地,如今突然間有了依靠,自然會覺得加倍親近。 葉凡終於醒過來了,他感到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疲憊,試煉夢境的長度遠遠超過他的預期,大半個月的時間他都在試煉夢境中,度日如年就是用來形容他的感受。試煉夢境本來就是可以無限持續下去,如果僅僅是從元識境突破到涅識境,葉凡感覺一兩天足夠了,可是這次大典產生的效果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雖然葉凡是在試煉夢境中,但是他仍然感到磅礴的**之力湧入身體中,《御天訣》高速與轉,剛剛破入涅識境的修為根本無法消受,一顆顆武竅跟一條條武脈的開啟,迫使葉凡不得不完成涅識境的九幅虛脈圖。

雖然涅識境跟元識境都是九幅虛脈圖,但是難易程度簡直百倍勝之,葉凡感覺自己都要崩潰了。

脫胎境一重!

葉凡感受中經脈中奔涌的真元,臉上沒有絲毫喜色,反而露出了苦笑,這倒不是因為修為提升太快之故,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肉身遠遠高過自己的境界,足足一個時辰過去,他竟然都無法掌握好力道,一張奢華的大床已被他弄得四分五裂。

開啟【真武之眼】,葉凡得到一個讓他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鬱悶的事實,肉身已經達到神魄境圓滿,他現在的武道境界根本無法駕馭自己的身體。

葉凡嘗試了很多方法,最終得出的結果就是在沒有掌握身體之前,千萬不能跟人接觸,不然會出人命的。

一個時辰過後葉凡鬱悶的看著成了廢墟的屋子,他發現不管自己有多小心,都無法像以前一樣自然掌控身體,這歸根結底還是自己的境界相差太遠,除非將這種差距彌補過來,不然這種情況就不會得到好轉。

葉凡自然想要了小女孩,不由將自己的問題一股腦拋給了她,小女孩癟嘴道:「要解決你現在的情況其實很簡單,讓你的心之境達到圓滿就成。」

「心之境圓滿?我現在處於哪一程度?」

「你啊,現在也就剛剛入門罷了,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達到萬招合一,做到真正的破招之境,那時你就能自如掌控自己的肉身了。」

聽到小女孩的話,葉凡嘴角直抽搐,萬招合一其實那麼容易達到的,千招合一就讓他頭痛萬分了,翻上十倍絕對能夠要他老命。想了想之後,葉凡才道:「如果我的修為境界達到神魄境圓滿了?」

「那自然能夠愛做到掌控自如,不過你認為讓自己的修為達到神魄境圓滿,跟達到萬招合一達到破招之境那個更容易一些。」

小女孩不屑的質問,只讓葉凡啞口無言,看上去只要一直修鍊下去就能達到神魄境圓滿,可這個時間段絕不會短,雖然難度差不多,但這不是他想要的,因為他非常缺少時間。

「宮主醒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