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30 日 0 Comments

她、她的心情自然是非常開心,早知道趙明宇其實並不排斥她,就應該主動一點,唐舞麟還害怕了很久。

要不是項鏈的魂力一直保持,她都認為趙明宇和她絕交了,她的情緒每次到了非常不穩定的時候,趙明宇往往能帶給她不少驚喜。

「唉,我魂力突破了耶。明宇!」唐舞麟修鍊的時候才發現,她用力搖了搖趙明宇。

「…才發現嗎?在你睡著的時候突破的,你真是走運啊。」趙明宇語氣很是羨慕。

趙明宇用義肢摸了摸唐舞麟的小臉。

唐舞麟嫌棄的一把推開:「這金屬疙瘩太硬了,別摸我。」

「…」趙明宇一臉無奈,唐舞麟都開起玩笑來了:看來我對於舞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吧?

「今天不修鍊只睡覺…」唐舞麟帶著命令的語氣。

「是,是是。」

趙明宇你感覺到嬌軀傳來的觸感,以及時有時無的馨香,以及那簡直不敢相信的夢話,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呢。

天邊的陽光灑在照射在房間內,唐舞麟柔著眼睛,打了個哈欠才睡眼朦朧的坐了起來。

「啊!明宇你怎麼在這裡。」唐舞麟的眼角出現眼淚,抱著整頭看著趙明宇。

「?」趙明宇。

唐舞麟好像想起什麼,丟掉枕頭,喃喃道。

「明宇…真正的明宇,真的太好了,不是夢。」說著唐舞麟的眼淚就向一顆顆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大聲哭了出來。

用鴨子坐,坐在床上,雙手不斷的擦拭這眼淚:「我明明應該高興才是,可是眼淚怎麼停不下來。」

這一刻的她變成了真的的花季少女,普通的女孩,不再是承擔重多責任,與許多人期待的天才了。

哪怕是趙明宇也心疼起來,或許他應該都陪陪唐舞麟的,她爸爸媽媽離開真的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趙明宇抱住了痛哭流涕的唐舞麟:「舞麟,是我錯了,我應該早點發現的的心情的,任何借口我都不會找的。」

趙明宇的眼神有些疲憊,可是不過他在怎麼掙扎,最後還是會提前死去的,唐舞麟、古月、娜兒的約定他是無法實現了。

不過能做到的是哪怕,他死了,他的力量還是會守護她們的,唯獨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嗚嗚、哇。」唐舞麟哭的更大聲了,還狠狠地咬住了趙明宇的肩膀,把不滿與受到的委屈發泄出來。

「好了,好了,我一直都在的。」趙明宇不斷的安慰著她,肩膀的疼痛完全就沒啥乾淨,他已經習慣了受傷了。

「一嘴血,感覺你就像邪惡的吸血鬼一樣。」趙明宇開口說道。

唐舞麟連忙穿著兔子拖鞋往浴室那邊去,趙明宇肩膀上冒著白煙,傷口瞬間癒合了,血跡也消失不見。

一刻鐘后,唐舞麟整理好儀錶,到處尋找著趙明宇:「明宇他又去那裡了。」

她打開門就發現趙明宇正在看著出升在太陽,(明宇好像一直有這種習慣,小時候他就喜歡晚上看星星,早上看太陽,這麼多年也沒有改變呢!真好。)

她小跑過去,站在了趙明宇的旁邊,雙手拉住他的右手,露出可愛的微笑。「嘻嘻(??˙︶˙??)。」

「…」趙明宇用手摸了摸她的頭。

「笑什麼,很快就突破四十級了,有沒有想好買什麼樣子的魂靈。」

「啊,現在考慮是不是太早了,到時候再看看吧,說不定我又變卦了呢。」唐舞麟將修長的手指放到紅唇上面思考著。

「也行我先送你出去吧,我等下就到。」趙明宇運轉魂力打開空間。

「拜拜,明宇。」唐舞麟一個轉身來到趙明宇正面,用手比了個愛心,露出那明媚溫暖的微笑,在黃金色的光芒中慢慢消息。

趙明宇閉著眼睛搖著頭,嘴角勾起,往魔術工坊走去,他覺得自己心靈都被暴擊了。

「舞麟的爸、媽,到底在那裡呢?唉,一直沒有消息啊。」

義肢被收了起來,趙明宇去換了身衣服順便洗了個澡。

唐舞麟回到工讀生宿舍前往女生宿舍,敲了敲門。

「舞麟姐,你昨天去幹嘛了。」許小言每天都很是活潑。

「修鍊到太晚在那裡睡著了。」唐舞麟連忙找個理由。

古月也走了過來,眯著眼睛看著她,在她的耳邊悄悄說道:「那幾說明一下這衣服是這麼回事,以及什麼化妝了,舞麟。」

唐舞麟的臉上有些不自然了起來,眼神左看右看:「我們去吃早飯吧,我好餓啊,哈哈。」

古月拉著她就往一旁走去,許小言歪著腦袋,雖然有些好奇但她還是回宿舍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 「唔,那我繼續睡了,今天好睏。」

她早上起得太早,上午逛街太累,這會兒還沒有睡醒呢。

譚晚晚下了樓,看到封晏在等她。

她內心遲疑,在糾結要不要告訴封晏那孩子的事情。

告訴了又有什麼用,孩子都沒了。

而且……柒柒已經把他忘了,現在和陸老師過得好好的,封晏本不該打擾。

她無法忽略時清靈給柒柒帶來的傷害,只能把所有的過錯都推給了封晏,是他把那個惡毒女人帶回來的。

難道柒柒要給時清靈的兒子做后媽嗎?

等陸老師過來,和柒柒解釋一遍,柒柒會原諒他的,到時候兩個人還是會和和美美,感情如初。

「那孩子到底怎麼回事?」

封晏再一次問起。

她含糊不清的回答,說是時清靈歹毒心腸,故意讓柒柒誤會他動手殺了孩子,好讓柒柒一直痛恨他。

「不過好在柒柒失去了記憶,什麼都不記得了。不然,她會一直恨着你。」

「原來她也曾恨過我。」

封晏心裏一時間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封先生,如果沒有這個時清靈,你和柒柒也許走不到現在這個地步。但有的人有的事就是存在,沒辦法忽視。」

譚晚晚語重心長的說道,然後上車關上了門。

她這話很明顯,昔日的時清靈存在過,現在的陸昭也存在!

封晏捏緊拳頭,鳳眸幽邃,裏面是深不可測的可怕。

他來到了客卧,唐柒柒繼續睡著了,根本沒有注意到房間來了人。

「原來,你誤會我殺了你和陸昭的孩子,對你心生恨意。」

他深深地看着她,大手溫柔地挑開她額間碎發,目光逐漸溫柔。

「我不屑對一個孩子痛下殺手,更何況是你的孩子。不過這都沒關係,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四年後,沒有時清靈,你和陸昭也沒有結婚,我就還有機會。」

「就連上天都知道我錯過了什麼,所以給我機會重新彌補,對不對?」

他的聲音沙啞沉重,緩緩說着。

只是,睡夢中的小人兒毫無所覺。

第二天陽光出奇的好,開春到現在天氣一直不是特別好,今天天朗氣清,春風拂面,可是難得的好天氣。

她一大清早起來,忍不住去花園裏呼吸新鮮空氣。

「大家早上好啊。」

她甜甜的打着招呼。

傭人們從一開始的誠惶誠恐,但現在已經適應,也沖着她笑。

說來也奇怪,自從唐柒柒來了后,整個別墅多了幾分人情味,除了上次她爬窗戶差點出事的那次。

以前大家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不敢出任何差錯,因為封晏是個冷麵閻王,對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

大家連說話都不敢太大聲。

可自從她來了后,封晏臉上的笑容明顯多了,對待他們也和藹了許多。

有時候當着他的面,不小心摔碎了東西,他眼底也沒有半點浮動。

他的目光永遠追隨在唐柒柒的身上,看她笑,他也會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

大家一時間都喜歡她在這兒,對她也格外的照顧。

。 這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渾身上下帶着一股出塵的氣息。

只是一眼,胡天就發現了,這位女子竟然跟自己處於同一境界。

而且這位女子是偽仙五層巔峰,距離偽仙六層只差一層隔膜。

一位偽仙五層巔峰的強者守門,這藥王谷還是真大手筆!

小黑早就已經變成了小麻雀,站在胡天的肩膀上。

胡天向前走了半步,對面前的女子說道:「這位姐姐,是這樣的,我來找你們谷主有點事。」

「我們谷主正在閉關,不見任何人。」女子冷冷的說道:「而且,我們谷主不是你見就能見的。」

「沒事,我也不是很急,可以等她出關的。」胡天笑着說道。

「你可以等?」女子冷冽的瞥了胡天一眼。

緊接着,女子極其不屑的說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這麼跟我說話?」

聽到這位女子這麼說,胡天心裏也有些不舒服了。

本來胡天好言好語的跟她說話,沒想到她是這麼一副態度。

「這就是你們藥王谷的待客之道嗎?」胡天淡淡的說道。

女子似乎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她輕挑的說道:「我們藥王谷不歡迎無名之輩。」

「換句話說,你壓根就沒有資格成為我們藥王谷的客人。」

「你應該知道我們藥王谷的做事風格,你要是再不離去,那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通融通融,麻煩通報一下吧,我真的找你們谷主有事商量。」胡天不卑不亢的說道。

「我已經對你足夠客氣了,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女子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她就朝胡天出手了。

身為偽仙五層巔峰的女子出手異常凌厲,彷彿胡天在她面前不堪一擊。

但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胡天不露聲色的抵擋住了這一擊,似乎沒有用多大的力氣。

看到這一幕,女子眼裏浮現了不可置信之色。

她沒有想到,一位只有偽仙五層中期的散修,竟然能輕描淡寫的擋住自己的一擊。

要知道,自己可是藥王谷的精英,壓根就不是尋常的偽仙五層。

這個年輕人似乎有點來路……

但正是因為這樣,激起了女子的好勝之心。

她接受不了,比自己的還弱一線的胡天,竟然能抵擋住自己!

這豈不是意味着自己不如他嗎?

畢竟她代表可是藥王谷,怎麼能被外面的人比下去呢?

「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女子說完后,直接爆發了全部實力,朝着胡天壓了過來。

胡天也沒有想到,這位女子一招試探后,竟然直接用出了全力要跟自己拚命!

面前的這位女子,絕對是偽仙五層內罕有敵手的存在!

於是胡天也不敢託大,小心翼翼的應付了起來。

如果之前胡天沒有靠着姬瑤月給的寶葯,精進到偽仙五層中期,那麼對上這位女子勝算不大。

畢竟藥王谷的底蘊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所以她相當於是吃天材地寶之類的寶葯長大的,所以實力非常強橫。

但胡天是偽仙五層中期,倒也跟這位偽仙五層巔峰的女子差距算不上很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