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以上被選中的貴族千金,有光榮的任務。」神殿侍從開始說道,「因近來,魔光森林內,妖物復生,魔物漸漸突破了森林的壁障,向森林外橫行。為了保護帝都的安寧,守護森林,大神殿決定,向魔域敬獻神姬!」

墨兮媛摸了摸腦袋,問道:「白衣,你知道不知道,神姬是個什麼東西?」

白衣說道:「神姬就是獻給魔族,專供魔族尋歡作樂的女奴。」

墨兮媛頓時呆了,雖然她也明白,神姬不會當真是什麼「神」姬,好事哪能落到她這個卑微庶女的頭上!

但是這個打擊,來的太過意外了!

「真有人接受什麼神姬嗎?」墨兮媛冷笑。

「魔界和人間界有冰火封印相隔,強大的魔力根本無法超越這個封印。你覺得呢?「白衣淡然說道。

墨兮媛哼了一聲。如此說來,這接受「神姬「的人物,身份可是有趣得很了。

「我說,白衣,這事情十分可疑。「墨兮媛說道,「大教宗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

白衣問道:「你怎麼知道是大教宗乾的?」

墨兮媛說道:「既然你說,魔界根本不可能接受到這群『禮品』,那麼,這群『神姬』,當然只能留在神殿手裡了。這還用問嗎?」

白衣說道:「這一次,跟大教宗沒關係。」

墨兮媛才不信,說道:「你這麼信任大教宗?聽說他似乎很厲害的。「 墨兮媛才不信,說道:「你這麼信任大教宗?聽說他似乎很厲害的。「

白衣只是「哼「了一聲,似乎懶得理睬墨兮媛。

墨兮媛問道:「現任大教宗徽號是什麼啊?」

每一任大教宗,都有自己的徽號,類似於俗世皇帝的年號。

這個徽號,如果大教宗在位時間夠長,可以長達數百年。

白衣遲疑了一下,說道:「他的徽號是鏡天。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墨兮媛自然不知道。因為本尊不知道啊。

墨兮媛說道:「白衣,我覺得,這位鏡天大教宗,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白衣:「……你怎麼知道?「

墨兮媛掃了一眼那些對未來充滿希望的鶯鶯燕燕,說道:「這不明白的?他搜羅了這些美人,大概是為了充實他的後宮吧!「

白衣:「大教宗不結婚。「

墨兮媛很邪惡:「我沒說大教宗會結婚。「

白衣:「你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你真的只有十一歲嗎?」他似乎生氣了,很生氣!

墨兮媛不明白白衣有什麼好生氣的。不說她的前世,雖然天朝實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度,可是不還是有那麼多男人,有一群N奶?

何況這個世界,男人一妻多妾很正常!再養幾個外宅,頂多也就是個「風流」之名。

堂堂大教宗,擁有一大群女人,墨兮媛認為:這很「正常」。

再說了,她說的是大教宗,又不是他白衣。他生的哪門子氣嘛!

白衣似乎感知到墨兮媛的卑鄙想法,說道:「大教宗是不結婚的,因為他無法結婚!他的靈力修為高深,足以支持他的壽命達到數百年,很難找到能和他一起享受這麼長壽命的女子,或者男子。這是第一。第二,大教宗身為靈武系統的至尊,隨時面臨著被下一任競爭者去趕下台的危機,所以不斷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哪有心思去泡妞!何況,妻子是丈夫最親密的人,萬一離心,出賣了大教宗,那可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第三,這是最重要的,大教宗是距離神最近的人類,他理應把自己獻給眾神。私自淫亂的話,就是褻瀆了眾神,要被廢黜,甚至加以雷擊之刑的!」

靠。這不是當和尚了嗎?

墨兮媛才不信當今大教宗真能守身如玉,說道:「理論上,是該如此。可是事實上,他背地裡偷偷摸摸藏了多少美人,誰敢闖進神殿去查?就算查到了,還會有人敢真的聲張出來?……「

話沒說完,墨兮媛突然覺得世界倒了個個兒。她身不由己地從樹上栽下去,幸好墨兮媛身手靈活,向前一個翻滾,手一撐就跳了起來。

可是還沒完………

一根樹枝不知從哪兒飛過來,噼里啪啦,狂抽墨兮媛的小屁屁!

「疼疼疼………疼死了!」墨兮媛上躥下跳,卻怎麼都躲不過那根指頭粗的小樹枝!

不管她怎麼捕捉,每次這樹枝都靈活得在手指上蹭一下,然後繼續飛到背後,狂抽小PP!

墨兮媛氣得快哭了。 不管她怎麼捕捉,每次這樹枝都靈活得在手指上蹭一下,然後繼續飛到背後,狂抽小PP!

墨兮媛氣得快哭了。

那邊還在有聲有色的做動員,有些機靈的貴女,已經聽出聲色不對,可是想跑也不敢跑了!

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啊!

這可是神殿的聖諭,走遍大陸,也逃不掉的!

「能夠為大陸的和平和安寧而獻身,是你們作為大陸子民的光榮!「神殿侍從繼續款款而談,「你們回家三日,與父母親人道別。然後就到神殿來,等候紅衣主教大人,送你們去磨光森林!」

太子突然站了起來,臉上儘是憤怒之色:「紅衣主教大人,我有話說!「

皇后驚愕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手裡的水果跌落在地毯上。

紅衣主教轉過頭:「殿下,此事乃是大教宗的決定,殿下雖然是太子,也不太好插嘴吧?「

太子的臉皮抽搐了幾下,突然說道:「本宮要納墨五小姐……「

話沒說完,兩名宮女已經上去,一左一右,制住了太子。

太子嗚嗚地叫著,可是那兩名宮女,顯然都是鬥技高手。把太子挾制著,拖了下去。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皇帝皺著眉毛,看太子被拖走,問道:「皇后,誠兒納的不是墨三小姐嗎?」

皇后額頭微見冷汗,笑著說道:「是啊。陛下已經許墨三小姐進東宮了。誠兒也是看著墨三小姐的面子,怕墨三小姐日後不高興妹妹去做神姬,所以想留下墨五小姐。」

皇帝滿意地點點頭,說道:「如此啊。這墨三小姐,倒也是賢淑溫柔。」

皇後身后的端木暗,聽得暗暗攥緊了拳頭。

不過,他深知這個姑母的性格,勸是勸不動的。

軒轅禮眉頭皺了皺,看著自己母親。

玉妃的臉上,難得露出一層冷色。手裡捏著一朵玫瑰,不知不覺已經捏得粉碎。

軒轅禮說道:「母妃,這不是太奇怪了嗎?世人皆知,墨五小姐,乃是我的未婚妻!如今我的未婚妻被送給魔族作樂,這……這不是故意讓我戴綠帽子?」

玉妃冷然說道:「禮兒,你不是,不喜歡她嗎?「

軒轅禮漲得青筋暴跳,說道:「這不是兒子喜歡不喜歡她的問題!母妃,我的未婚妻,被送去做了娼妓,這傳揚出去,兒子的臉,往什麼地方放!「

玉妃瞥了兒子一眼,說道:「禮兒,要想成大事,就必須忍人所不能忍。「

軒轅禮說道:「母妃,難道就不能讓神殿收回成命?「

端木暗在一邊,冷眼看著這對母子的爭吵。

玉妃冷然說道:「不行。」

軒轅禮說道:「為什麼?」

玉妃說道:「禮兒,如果為了墨兮媛,公然和神殿對抗,會引起你父皇的不滿。」

軒轅禮這才醒悟。皇帝是不願意和神殿鬧出不愉快的。

那不愉快的,就只能是他了。

「而且,你為了國家,犧牲了自己的名聲,雖然是受點嘲笑,皇上,是不會忘記你的委屈的。」玉妃分析著,「但是,你畢竟是墨兮媛的未婚夫,不能表現得太過薄情。適當的要陰鬱一下。」 「而且,你為了國家,犧牲了自己的名聲,雖然是受點嘲笑,皇上,是不會忘記你的委屈的。」玉妃分析著,「但是,你畢竟是墨兮媛的未婚夫,不能表現得太過薄情。適當的要陰鬱一下。」

教導完兒子,玉妃又掃視了一眼那些蘭月族的美麗少女,說道:「如果你心情不好,這些女孩子,都是族裡頂尖的美女。你自己挑一個吧?」

「其實,理王殿下,你本來可以不受這個恥辱的。」端木暗突然插話。

理王正盯著那群美女,心煩意亂。美女什麼時候不可以挑?

問題是未婚妻被做了娼妓,這將是他一生的污點啊。

聽了端木暗的話,理王立刻扭過頭:「端木世子,你有辦法?」

他和端木暗一向不怎麼對付。

端木暗是皇后的娘家侄子。

而玉妃和皇后明爭暗鬥已經二十多年。

但是,端木暗和皇后的關係,也是非常的不好。甚至於,端木暗是非常恨這個姑母的。

只是為了家族利益,端木暗忍耐著。同時皇后也對這個侄子十分器重。端木家族,除了端木暗,也拿不出像樣的子弟了。

當年皇后親自為哥哥挑選的閨秀,事實證明是一個彪悍的主母,調教出的兒女,也和母親一樣彪悍。

所以,只要別把端木家族拉得入水太深,端木暗是懶得理會這些宮裡女人的鬥爭的。

可是,事關某人,端木暗早就覺得自己忍耐得幾乎要爆炸了。

「軒轅禮,其實,你可以請求退親。」端木暗嘴角帶著一絲薄笑,淡然說道,「退親之後,即使她名聲再臭,那也和你沒關係了。」

軒轅禮漂亮如美玉的面孔一滯。

端木暗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好猶豫的?別說她是個廢柴,醜八怪,單憑這兩樣,就足以休了她了。」

玉妃慢慢地向端木暗轉過臉去,美麗的雙眸閃動著深思的暗光,似乎在揣測著,端木暗是否在幫皇后翻盤的可能性。

不錯,本來,皇后已經同意,讓墨五小姐做東宮的侍妾。但是,玉妃憑藉自己對皇帝的影響力,可以廢除了前一道聖旨,把墨五小姐改為理王的皇子正妃。

不管端木暗是不是幫自己的姑母,總之,玉妃是不會放墨兮媛走的。

軒轅禮陷入糾結之中。

他是明白一點的,墨兮媛是丑,那也是後來被毀容的。何況墨兮媛絕對不是像傳聞那樣,廢物到一無所知。恰好相反,墨兮媛有著高明的醫術,和深不可測的背景!

何況,軒轅禮自己明白,墨兮媛沒有做錯任何事,甚至還對他有救命之恩。

「禮兒,神殿剛剛才宣布,讓墨兮媛做神姬,你就立刻退親。傳揚出去,禮兒你的名聲,可如何是好?「玉妃淡淡地說道。

端木暗諷刺地笑了一下:「玉妃娘娘,難道你不憐惜自己的兒子,真讓他還沒成親就戴上綠帽子?「

軒轅禮的臉皮抽搐了一下。

玉妃掃了端木暗一眼,冷然說道:「本宮憐憫墨五小姐,何況墨五小姐為神殿獻身,這是光榮,怎麼能說給禮兒戴了綠帽子?端木世子,你也是靈武修行之人,你說話要注意。若是傳到大教宗的耳中,怕就不好了。「 墨兮媛躺在飛燕樓自己的床上,望著床頂,默默地想著這件事。

墨嬌玉肯定從一開始就知道。

既然是選擇神姬,理應選那些美貌的女孩子。為什麼自己這個醜八怪,也入選了?

外面一片哭聲。是清露和小紅,正在外間相對流淚,一邊哭一邊給墨兮媛收拾衣服和行李。

墨兮媛在小床上翻個身,還有三天時間。

三天時間,足夠她做很多恨多事情。也足夠她躺在床上,冷靜地思考分析很多問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