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果不其然。

當佛光綻放之時,一行十多位身著袈裟的和尚從天而降。

確切的說。

這並不是和尚,而是西天的佛陀。

為首那位慈悲善目的老和尚,更是這方世界的佛道主宰者,普度。

見到西天的佛陀降臨,場內的修行之人或許覺得稀奇,因為他們幾乎很少見到這些佛陀,莫說今古時代,縱然在上古之時,也鮮有人見過。

他們如此。

而女宗葉天嵐還有三大謎一樣的巨頭見到西天佛陀降臨之時,都皺起了眉頭,內心無不暗嘆,此事真是越來越複雜了,連向來遠離大道紛爭的西天佛道竟然也參合進來了。

當然。

暗嘆歸暗嘆。

西天佛陀的降臨,對於他們來說,並不覺得驚訝,非但沒有驚訝,反而都覺得意料之中。

西天佛道雖不參與大道紛爭,卻一直以慈悲心守護著天下蒼生,天地之間,但凡有威脅天地,危害天下蒼生的事情,西天佛道每每都會親臨現場,自古以來都是如此,這也是佛道被譽為大道領袖的原因,更是三千大道敬重佛道的根本,此次今古災星降世,如此重大的事情,西天佛道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唯一讓葉天嵐有些疑惑的是,今古開啟以來,仙道為了爭奪大道之首這個位子,處處表現自己,處處做出表率,該管的要管,不該管的也要管,既把天道的活給幹了,同時也把佛道的活給幹了。

佛道不是不知道仙道的野心,不過並未說什麼,而且如果出現危機,仙道願意出面解決的話,佛道也就不會再出面。

現在雲端已經出面,雲端便代表九天仙道,既然仙道已經出面,不知佛道為何又降臨?

是對仙道沒有信心?

還是另有其他原因?

一時間,女宗葉天嵐也想不太清楚。

「不知普度聖僧大駕光臨所為何事?」

烈山似乎不怎麼歡迎普度等西天佛陀的出現,言語之間,也充滿不爽。

「阿彌陀佛。」

普度雙手合十,先是打了一句佛語,而後看了看夜空中的那輪血月,又看了看血色光柱中的小瑾兒,旋即看向烈山,說道:「老衲此番前來,是想請諸位高抬貴手。」

「哦?高抬貴手?呵呵。」烈山笑道:「不知普度聖僧可知她是何人?」

「既是今古降世的災星,亦是無道時代的災星,甚至可能……更加複雜……」

「既然聖僧知道,又為何讓本大人放過她?」

「世法大本誤會了,老衲並非讓諸位放過她,老衲只是想請大人高抬貴手。」

「什麼意思?」

烈山有些不懂。

「此女殺不得,至少,現在殺不得。」

「為何殺不得?」

面對烈山的質問,普度回應道:「原因有三,其一,此女與古居士的關係非比尋常,若是殺了她,古居士定不會善罷甘休。」

話音剛剛落下,烈山那邊還沒有開口,上官譽便說道:「無非是一個原罪之人而已,又有何懼!」

「哼!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古清風嘛,那古清風若是敢來,我石天定然讓他有來無回!」

而後。

烈山開口說道:「古天狼也好,古清風也罷,我雲端主宰世界,自然不懼他!」

普度並未理會這些人,繼續說道:「其二,此女是無道時代的災星,而無道時代的災星,並不是我等能夠想象的。」

「其三,殺了她,並不等於就能滅掉災星,更何況,以我等之力,恐怕也未必能夠真正滅殺她。」

「所以,老衲請雲端的諸位大人高抬貴手,將此女交由老衲待會西天,先行封印起來。」普度像似很著急,也很擔憂,並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言直語,道:「這樣以來,我等既可以給古居士一個交代,也可避免因盲目的錯誤決定,而導致無法預料的可怕後果。」

見烈山有些猶豫,普度又道:「古居士現在人在何地,老衲不知,在與不在這方世界,老衲同樣不知道,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古居士與這小姑娘的關係,重要的也是古居士得知此事之後會做什麼事情。」

儘管烈山嘴上說什麼雲端主宰世界,不懼古清風。

但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上官譽、石天嘴上說不懼,那是真的不懼,不懼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古清風是多麼可怕。

願深情不負歲月 而烈山不同,他是知道古清風的存在是多麼可怕的,縱然是他是仙道的裁決者,又是世界執法者,手持可以動用仙道之力的仙道令鑒,以及可以動用世界法則之力的世界令旗,面對古清風,他依舊沒有任何底氣,哪怕連一絲都沒有。

一個連號稱諸神裁決的神聖審判都無法抹殺古清風,誰又敢保證世界法則就能抹殺他?

抹殺不了怎麼辦?

這個問題烈山沒有想過。

不是不想想,而是不敢想。

他今日之所以敢出面,也並不是他想出面,而是因為古清風現在下落不明,仿若失蹤了一樣。

可也只是下落不明而已,正如普度所說的那樣,古清風現在人在何地,又在不在這方世界,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古清風得知此事之後會做什麼可怕的事情來,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道理,烈山不是不知道。

他也不是不怕。

只是怕也沒有辦法,仙道的旨意已經下來,他既是仙道裁決者,又是世界執法者,只能硬著頭皮出面。

烈山沒有回應,而是看向懸挂在當空的那輪光明之日,這件事他覺得有必要請示一下仙道的意思。 「師傅,徒兒想不明白。」

遠處。

夜空之中,雲綰望著猶豫不決像似等待仙道旨意的烈山,問道:「您剛才不是說,仙道不想惹怒赤霄君王,所以,最好的辦法是想讓小瑾兒自取滅亡,可是現在普度聖僧來了,而且願意將小瑾兒帶回西天,為什麼烈山不肯答應呢。」

「我覺得普度聖僧說的話很有道理啊,這樣做既可以給赤霄君王一個交代,又可以避免因錯誤的決定,而導致不可預料的可怕後果,將小瑾兒交給西天封印起來,不是更好嗎?難倒仙道信不過佛道嗎?」

「傻丫頭,這裡面的水深著呢。」女宗葉天嵐嘆息一聲,說道:「不過有一點你說對了,仙道還真信不過佛道。」

「為什麼?佛道向來慈悲為懷,更是以守護天下蒼生為己任,從未改變過,既然小瑾兒是災星,且還是無道時代的災星,佛道不可能袖手旁觀吧。」

「正是因為小瑾兒是無道時代的災星,所以仙道才信不過佛道。」

「為什麼呢?」

「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仙道一直想制霸天地,而佛道雖然嘴上不說,但也只是嘴上不說,嘴上不說,並不代表內心就默許了仙道的野心,最為重要的是,佛道一直信奉天理循環,因果報應,何為因果報應?有惡因就會有惡果,小瑾兒是乃無道災星,卻在今古降世,這就是惡果。」

女宗葉天嵐淡淡說著:「換言之,三千大道都想抹殺災星,但佛道就未必是這樣想的。」

「啊?怎麼會這樣,師傅,佛道不是一直都是以慈悲為懷嗎?怎麼聽你的意思,佛道非但不想除掉災星,甚至還會放任災星?」

「你所理解的慈悲,只不過是皮毛表象而已,真正的大慈悲,是乃因果大道眾生平等,故此,在大慈悲的面前,善是惡,惡即是善,生是死,死即是生,善也好,惡也罷,生也好,死也罷,兩者並沒有本質區別,不過是因果循環罷了。」

或許是女宗葉天嵐說的話太過深奧,雲綰聽的並不是太懂。

葉天嵐呢喃自語,道:「世人只知佛道慈悲,守護天下蒼生為己任,卻不知佛道的慈悲心,守護的不是天下蒼生,而是這因果循環。」

「師傅,如此說來,仙道此次不會將小瑾兒交給普度聖僧嗎?」

「不好說,或許會,也或許不會,就看仙道如何取捨,殺掉小瑾兒,惹怒古清風,後果是什麼,我想仙道也不知道,若是將小瑾兒交給西天佛道,仙道也擔心,擔心西天佛道會遵守因果循環,從而阻礙仙道制霸天地。」

說著話,葉天嵐輕飄飄的看了一眼夜空中的那一輪浩瀚仙威的光明之日,說道:「我想,仙道應該會將小瑾兒交給西天佛道。」

透視小包工頭 雲綰聽的有些糊塗,疑惑問道:「這又是為何?」

「仙道幾次折騰古清風都未能得逞,我想仙道也不敢再折騰了,至少,在無道山現世之前仙道不敢大動干戈的去折騰古清風了,若是敢的話,以仙道的風格早就動手將小瑾兒抹殺,根本不會冒險等小瑾兒自取滅亡。」

果然。

如葉天嵐所說的那般,待烈山請示仙道之後,便答應了普度的要求。

「慢著!」

這時,石天卻站出來,狂傲喝道:「雲端答應,我可沒答應,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將這災星帶走,就算你是來自西天的佛陀也不行!」

瞧見普度並未理會,石天立時大怒,喝斥道:「膽敢無視我石天!哼!」

說罷,石天周身光華乍閃,沖向普度。

「阿彌陀佛!」

普度低頭之時,雙手合十,連動手也未動,周身只是金黃色光華閃爍,浩瀚佛息爆發而出,當石天衝過來的時候,只覺一拳仿若打在了彈簧上一樣,猛然一下子祭出的力量又盡數彈了回來,砰的一聲,石天被反噬的悶哼一聲,橫飛出去。

石天不服,欲要再次動手,卻是傳來烈山訓斥的聲音:「大膽石天,若是再敢這般放肆,莫怪本尊責罰於你!」

這一下石天終於老實了,他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但是世界執法者烈山的警告,卻不敢違背。

「待會兒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還望諸位都莫要輕舉妄動。」

說罷,普度又道:「還請兩位羅漢下凡為我等護法!」

嗖嗖!

兩道金光從夜空中折射下來,當金光消失,兩個人憑空出現。

這是兩位和尚,二人出現之後,佇立在當空,閉著眼,雙手合十,宛如兩尊金光閃閃的銅像。

望著兩尊仿若銅像一般的和尚,場內眾人無不震驚,縱然是女宗葉天嵐,三大神秘巨頭,包括世界執法者烈山也都不例外,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二人是乃西天下凡的金身羅漢忿化身,這可是令那些老妖王,老魔王都聞風喪膽顫抖的存在。

看見這一幕,很多人都在想一個問題。

普度聖僧無非是想將災星帶回西天封印而已,怎的連謹慎羅漢忿化身都請下來了?

名門紳士1,新寵 而且他剛才還說不管出現什麼情況都不要輕舉妄動,這又是什麼意思?

還能出現什麼情況?

連世界執法者都在這裡,又能出現什麼情況?

不知。

大家都覺得事情有些奇怪。

緊接著,普度與十多位佛陀圍繞著血色光柱盤膝坐在當空,而後皆是閉上雙眼,雙手合十,口念經文,開始誦經。

誦經之音傳入耳中,令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尤其是隨同三大神秘巨頭一同前來的那些高深莫測的大能,當誦經之音傳開之後,他們第一時間感覺到不舒服,不得不後退。

不止他們如此。

女宗葉天嵐。

大掌儲、紫霄王、三皇子也都不例外,誦經之音令他們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他們都不是普通人,不僅不是普通人,而且各個身上都有不同程度大大小小的濁息,只要是濁息,要麼是罪惡,要麼是邪惡,而佛經又是天下一切惡的剋星,他們自然也就難以抵擋普度等人的誦經之音。

反觀上官譽、石天二人似乎並沒有受到誦經之音的影響,哪怕一丁點也沒有,依舊傲然的佇立在當空,尤其是石天,還站的筆直,這讓方才有些丟面子的石天,顯得尤為得意。 隨著普度等十多位西天佛陀開始誦經之後,籠罩小瑾兒的血色光柱不知為何變得很不穩,像似在凝聚,像似在變化,又像似在潰散,連同夜空之上的那一輪緩緩旋轉的血色圓月也是如此。

夜空中宛如血海般的烏雲亦變得愈發狂暴,就如海嘯般翻騰起來。

「不!——」

「不要!——」

莫名。

血色光柱中傳來小瑾兒痛苦的吶喊聲。

「我不要蘇醒!」

七零年,有點甜 「我不要回到從前!」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我不想!」

「啊——我好痛苦!好痛苦——」

小瑾兒的痛苦,撕心裂肺,傳入眾人耳中,令人覺得甚是可憐,甚是殘忍!

場內。

葉天嵐越看越覺得奇怪,越聽越心驚,而且越來越覺得普度等聖僧誦的經文不是普通的經文,而是……而是超度的經文。

念及此。

葉天嵐不禁被自己的猜測嚇了一跳。

普度等人口口聲聲說要將小瑾兒帶回西天暫行封印起來,可為什麼會誦經呢?而且這誦的經,怎麼聽怎麼像是超度的經文。

難倒說普度等人說帶小瑾兒回西天只是一個借口,目的是想將其超度?

可這也不對啊!

普度如果真想超度小瑾兒的話,仙道還巴不得如此。

仙道本來就擔心惹怒古清風,所以一直在等小瑾兒自取滅亡。

如果佛道出面超度的畫,仙道自然很樂意,這樣既解決了麻煩,又能將這口黑鍋甩給西天,何樂而不為呢?

更何況,如果西天真想超度小瑾兒,普度也沒有必要說什麼帶小瑾兒回西天封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是說自己聽錯了,普度等人並不是在超度小瑾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