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旎太后聽到白嫣兒的話,馬上睜開了眉目,一雙銳利的眼睛精準的看向白嫣兒。

「嫣兒此話可是抬舉本宮了!這異鼎大陸還有誰不知道川嵐國白丞相,白遠山的嫡女白嫣兒的名氣!」

「太後娘娘,那些也只不過是一些傳言,不做數的!」

「是嗎?本宮也覺得那些傳言不做數!雖說你出生不凡,命理過強,但是在本宮看來也只不過是一些騙人的江湖術言,不得信之!」

「是,嫣兒深知這其中的道理,讓太後娘娘為嫣兒操心了。」

旎太后聽聲起身,緩緩從美人榻上坐了起來。

身後的宮女嬤嬤見狀,個個退下忙碌起來。

有的洗手遞帕,有的端茶送水,還有的扇風焚香。

白嫣兒見狀,連忙起身,接過宮女手中的茶盞遞給了旎太后。

在外人看來,白嫣兒此舉就像是在討好旎太后,但是白嫣兒自己深知,她今日面見旎太后不是為了跟太后拉關係、套近乎,而是來退婚的。

在沒有成功退婚之前,她白嫣兒說什麼也不敢初擬旎太后執意,揣摩太后的心思,更不能惹旎太后不高興。

「太後娘娘,嫣兒聽聞您喜歡吃鮮花餅,方才進宮的時候,嫣兒給您特意帶了一些嘗嘗!」

白嫣兒說道此處,回頭看了眼站在廳下的小桃。

只見小桃微蹲點頭,便從身後拿出一食盒上前遞給了白嫣兒:「小姐!」

白嫣兒接過食盒打開,裡面擺滿了香氣撲鼻的鮮花餅。

旎太后看了一眼,心下一緊,隨後笑了起來:「這餅子是哪裡買來的,聞著就香!」

「回太後娘娘,這些個餅子全是我家小姐親自採摘花瓣做出來的,小姐她唯恐下人做不好,又怕提前做出來不好吃,於是一大早頂黑做出來的。」

「小桃,多嘴!」

「奴婢該死,奴婢該死,還望小姐不要怪罪……」

旎太后把這主僕二人的對話看在眼裡,聽在耳中,心中雖有所想,但也不搬到面上說,只是順著白嫣兒的意思,拿起一塊餅子送進了嘴裡。 「嗯,這些鮮花餅子的味道確實不錯,勞煩嫣兒有心了!」旎太后吃了一口餅子贊到。

「謝太厚誇讚,嫣兒只是按照大廚娘教授的做法來做的,不足與掛齒!」

白嫣兒說完之後,還不忘命小桃把帶來的餅子分裝好,送給其他宮裡的妃嬪娘娘!

……?(?????ω?????)?離夜分割線……

此時的御書房,狄家三代大將軍全部趕赴宮中。

慶愉王命白遠山把黎王贈笛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開始針對這件事情進行商議。

「狄老三代元老,見識廣泛,請問老將軍有何看法?」

面對慶愉王的詢問,狄巍稍稍作難,但也開口說了一下自己的意見。

「回皇上,老臣以為這天啟國的黎王是在跟我們川嵐國求和!」

「此話怎講?」

「如果那黎王沒有此心的話,便不會親自送笛於丞相府,湘妃竹是莫羅國產物不假,但也不要忘了,天啟國東疆臨近莫羅國的君山!」

經狄巍這麼一提醒,慶愉王眼眸一亮:「狄愛卿的意思是?」

「回皇上,爺爺的意思是,有可能這湘妃竹在天啟國也有,只是數量少之,不足以出名。」 附身高順 狄焱上前替狄巍解釋道。

「我孫兒說的對,當年我奉先皇之名,去過莫羅國的君山,站在山頂,放眼望去,就能看到山後的天啟國!」

「一個地區如果大量生產某種作物的時候,周邊地區也會生長出現,只不過就是數量少的可憐!」

狄巍分析完畢之後,回頭看向了白遠山:「白丞相可還有其他的見解?」

「小婿知識淺薄,只知這書本上記錄的知識,不曾親自考察過,所以小婿也不敢妄加斷言。」

狄文柏站在原地,自始至終站在都不曾有作為,只是在聽了白遠山的話后,含笑點頭,露出一抹欣慰:當初這女婿可真是沒有選錯。

慶愉王把狄文柏的表情盡收眼底,稍稍收起的小心思,瞬間又在心中騰起。

「以狄老將軍來看,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還有這黎王,他偷偷潛入我國都,我們是不是應該有所防範?」

白遠山看看狄文柏,輕輕搖頭,狄巍看到自己的兒子與孫女婿之間的小動作后,稍稍頷首,給了狄文柏一個眼神兒。

狄文柏上前一步走到慶愉王的面前,雙手作揖,微微低頭:「回皇上,下官認為這黎王偷偷潛入我國度,估計是想要做點什麼,或者說故意嚇唬我們!」

「狄將軍這又是何意?」慶愉王不解的問到。

「如果說黎王送的這支橫笛真的用於莫羅國的湘妃竹,那麼他不可能拿來顯擺,更不可能拿來告訴我們川嵐國,他們天啟國與莫羅國兩國之間的關係早已經擰成一股繩。」

慶愉王聽到狄文柏的話意大概明白了這其中暗藏的奧秘。

如果天啟國跟著莫羅國聯合起來對付他們川嵐國的話,只能壓住消息,暗暗進攻,絕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表明身份,讓川嵐國有所防範。

事情商議到這裡,大概也分析的七七八八了。

辣媽當家 慶愉王下旨,命狄炎尋找到黎王上官玄月的行蹤,找到后並且派人暗中觀察。

「狄焱,最近就有勞你了!」

「皇上哪裡的話,這是狄焱封內的之事,還望皇上不要太過客套了。」

商議完正事之後,侯在門口的王公公疾步走了進來,悄悄的在慶愉王的耳邊悄悄耳語了幾句。

慶愉王的臉立馬暗淡無光,陰沉了下來,目光劃過白遠山,變得更加陰狠毒辣。

白遠山看到慶愉王微變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完了,怕是自己的女兒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去往永壽宮的路上,白遠山疾步前行,身旁還有狄家三代做陪。

「遠山,到底發生了何時?」狄文柏看到白遠山著急的樣子,開口詢問。

「不瞞岳父大人,小婿還有一事相求,待會到了永壽宮,還望各位長輩為嫣兒求情!」

「嫣兒?嫣兒她怎麼了?」狄文柏一聽是自己的外孫女白嫣兒,立刻緊張了起來。

白遠山哀嘆一聲:「怕是嫣兒這丫頭是要抗婚啊!」

「什麼?嫣兒她,這婚期馬上就要下了,她為何要抗婚?」狄焱聽說自己的外甥女要抗婚,立馬錶現的暴躁起來。

要知道抗皇帝的婚,那就是大逆不道行為,輕則被處死,重則會被扣上抗旨不尊的帽子,株連九族。

白遠山本就心急如焚,當下聽到狄炎的詢問,心更是亂的毫無頭緒。

「炎兒,不要再問你妹夫了,嫣兒打小就有主見,估計她這麼做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狄巍想到白嫣兒的性子,也隨之嘆了口氣。

「一會兒到了太後娘娘哪裡,不管是對是錯,你們二人定要幫著遠山把嫣兒的命保下來!」

狄文柏跟著狄炎聽到狄巍的話,雙雙點頭,跟著白遠山一同前往贏壽宮。

此時的永壽宮,白嫣兒雙膝跪於地面,低頭不語。

榻上的旎太后一雙陰厲的眼神看著白嫣兒,面露惡意。

「嫣兒,本宮在給你一次機會,你可想好了再說,你是嫁還是不嫁?」

白嫣兒低頭匍匐於地面,跪拜行禮:「回太後娘娘,嫣兒不想嫁!」

「放肆,你只不過是丞相府的一個嫡女,有什麼資格抗婚,要知道這皇后的寶座你不喜歡坐,還有不少人排著隊,削尖了腦袋等著坐都坐不上呢!」

追夫36計:放倒腹黑君上 「嫣兒明白,但是嫣兒不想嫁,還妄太後娘娘跟皇上收回成命!」

榻上的旎太厚沒有想到白嫣兒會如此不顧皇家顏面,就這麼直接拒絕了這門皇家婚配。

慶愉王到達永壽宮的時候,正好聽到白嫣兒說的那句不嫁,疑心很重的他,瞬時雙手緊握成拳。

「母后這是為何事生氣呢?告訴皇兒,皇兒命人給她砍了,省的礙母后的眼!」

旎太后看到自己的兒子從門口走了進來,趕緊起身笑臉相迎。

「皇兒怎麼來了,快,快做!」

慶愉王被旎太后迎到了上位之後,趕緊命人幫忙沏茶倒水。

「母后,聽聞丞相大人說,皇兒的未來皇后,嫣兒姑娘也來了?」慶愉王說著眼神兒四處尋找最後落在地上跪著的白嫣兒身上。

只見白嫣兒身著一件耦合色的紗衣,內襯一件粉白色花裙,頭頂髮髻簡單,整個人在慶愉王的眼裡就是一天上的仙女落入了凡間——脫塵素雅。

當娘的哪裡不知自己兒子的心思,當慶愉王走進屋時,旎太后便從慶愉王說的那話意中猜到了其中之意。

「你未來的皇后怕是另有她人了!」旎太后拿腔拿調的說道。

「母后這是何意?」慶愉王明知顧問。

就在這是,狄家三代跟著白遠山也步入了永壽宮。

「老臣見過太後娘娘,太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旎太后一看這陣勢,心中立馬明白,恐怕這婚事十有八九成不了了。

……(?-ω?`)離夜分割線……

昌縣的如意坊。

蝶煙坐在床上運功療傷,離夜照舊坐在桌前飲著桃花釀:單羿已經走了多日,也不知道他跟白嫣兒到底怎麼樣了。

一聲嘆息,離夜把手中的桃花釀如數吞進肚裡。

「蝶姨娘,這幾日,你可從那琳琅姑娘的身上發現可疑之處?」 蝶煙停止運氣,起身從床榻下來之後,走到自己的梳妝台前打開一個手飾匣子,從裡面取出兩條錦帕遞給了離夜:「對比一下!」

「這是?」離夜拿著兩條錦帕翻看了一下,素盡的小臉立馬緊皺成一團。

雖說手中的帕子跟坊里姑娘用的帕子看上去一模一樣,但是仔細摸起來就會發現,這兩條帕子還是有所不一樣的。

其中一條帕子摸起來柔滑舒適,顏色鮮艷,另一條在質感上少微略遜了一點,不僅材質不夠精細,就連錦帕的顏色都沒有先前那一條看上去艷麗。

「怎麼樣?看出來了嗎?」蝶煙走到離夜的跟前,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桃花釀,剛剛執於唇瓣,突然想到什麼,為之一笑,放於桌面。

離夜把兩條帕子分別放入平方與桌面,抬手指著那條顏色鮮艷,質感柔滑的帕子含唇輕笑:「這是正品,反之,旁邊的這一塊是贗品!」

纖細的小手移到那條贗品之上,伸手挑起:「我猜這是琳琅姑娘的!」眼裡露出的全是精明之色。

蝶煙伸手接過帕子看了一眼,本就狐媚的目中,突然劃過一絲的邪魅的笑意。

「這不是琳琅姑娘的,這是琳琅姑娘身旁的丫鬟,希兒的!」

「希兒?」

「對,希兒!琳琅的使喚丫頭!」

蝶煙語畢,看到離夜嘴角的笑意略顯的尷尬,不在像剛才那樣充滿了自信。

此時已經是傍晚十分,蝶煙抬眼看著外面燈火闌珊的煙柳之巷,起身向著屋門走去。

「要不要看看這個希兒有多美?」

離夜跟在蝶煙的身旁,就像一個忠實嫖客一樣,勾著蝶煙的腰肢,向著如意坊的樓下走去。

「蝶煙媽媽……」

樓里的姑娘看到蝶煙,紛紛行禮打招呼,蝶煙笑眼劃過每一位打招呼的姑娘,最後在一位相貌相當漂亮的姑娘身旁停下!

「琳琅見過蝶煙媽媽!」

叫做琳琅的姑娘,看到蝶煙在自己的面前收起步子,趕緊行禮示好。

狐媚的目子,眼帘輕翻,看了琳琅一眼,勾起朱唇:「起來吧,今兒個琳琅姑娘可真是漂亮!」

塗滿丹蔻的五指,輕撫琳琅的下巴,蝶煙微微含笑。

蝶煙跟著離夜走後,叫做琳琅的姑娘低頭側目,向著身後偷偷看了一眼。

跟著蝶煙身旁的離夜回頭暗笑:這蝶姨娘的辦事效率還真是高。

剛才只不過從那琳琅的身邊路過問候一聲,便嚇的琳琅顯出了原型。

「今兒個晚上大家好生的招待客人,一會兒蝶煙媽媽有賞!」

代罪新娘:總裁,放過我 蝶煙這一聲喝令,使得如意坊里的姑娘個個歡呼稱好,雀躍不己,唯獨琳琅跟著希兒,看上去沒有像其她姑娘那般熱情高漲。

蝶煙跟著離夜再次走進自己的卧室,隨手在屋裡布下了結界。

「怎樣?發現了什麼?」蝶煙轉身問離夜。

「那希兒果然不一般!」離夜回到。

「何止不一般,長相那也是一等一的好,不信今兒個晚上後半夜,我帶你去瞧瞧去!」

……(????)離夜分割線……

如意坊做的是夜間生意,關門的時候已經是午夜。

蝶煙此時跟著離夜二人輕輕打開房門,沿著樓里走到了琳琅的房間門口。

「小姐,今天那蝶煙媽媽笑的有點反常!」

「嗯,我也發現了,怕是她知道了什麼。」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是繼續帶下去,還是回去稟告魅姬主上!」

「不忙,我們再觀察幾天!」

「好吧,就聽小姐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