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速度簡直沒誰了!

東瀛三大妖王各有長處,九尾狐的超級強悍的類似於復活的再生恢復能力,酒吞童子則是有着連仙都難以看穿的變化能力,而大天狗的能力就是速度!

他的速度遠超其他兩大妖王!

然而就算是這樣他也比不上這個華夏人?!

安蓓淺溪和九尾狐對視了一眼,都有些絕望了。

她們的虛弱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儘管用了很多靈藥很多方法,但是她們的傷根本就沒有恢復。

那個黑衣人給她們留下的傷非常古怪,怎麼也治不好,而且那個黑衣人明明有能力追殺她們,卻偏偏放過了她們。

就好像是故意讓她們殘血,然後等某個人來收她們的人頭一樣。

重傷的九尾狐向另外兩位妖王發出了求援信息,卻只有大天狗願意來幫助他,酒吞童子一點音信都沒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個黑衣人給殺了。

就在這時候,洞穴裏響起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

渡邊大雄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

張謙和大天狗對砍了一刀迅速分開,低頭看着渡邊大雄:“不是讓你去山下待着嗎?”

“張…張先生,山下來了一大羣妖怪!之前那些逃走的妖怪也都聚集到了那些妖怪裏,領頭的是…是酒吞童子!”

張謙一愣,皺起了眉毛。

九尾狐和安蓓淺溪則是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酒吞童子來了!

只要他來了就好,兩大妖王絕對能對付得了這個人類!

至於那個會放出石塊的妖精,九尾狐現在可以勉強再施展出一次幻術,完全可以讓他在這個人類被殺死之前一直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

張謙瞪着正在喘息的大天狗,緩緩的降落了下去,問渡邊大雄:“他們的數量有多少?”

“據我目測,得有不下幾百的妖怪!”

“走,帶我去看看!”張謙一拍渡邊大雄的肩膀,“黑山,你現原形留在這!”

“啊?”黑山老妖愣了,心說你這是打算幹嘛?

“是!”渡邊大雄說着就往外走,張謙瞅準他的後背,一刀劈了上去。

聽到了背後傳來的風聲,渡邊大雄臉色一變,趕緊往旁邊一閃,張謙也迅速變招,一個橫劈砍向他的腰間。

渡邊大雄嚇得跑出了好幾步:“張…張先生,你這是要做什麼?”

“呵呵,渡邊大雄可沒有你這樣的速度。”張謙笑着挑了挑眉毛。

渡邊大雄陰沉着臉,輕輕一揮手,一道紫光閃過,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長相非常女性化的削瘦少年。

“童子!”九尾狐和安蓓淺溪低低的驚呼了一聲,她們都沒有看穿這是酒吞童子的變身!

就連大天狗和黑山老妖也是一臉震驚,他們也都沒看穿!

“你是怎麼看穿我的?”酒吞童子冷冷的問。

“渡邊大雄身上可沒有尿騷味,你有。”張謙一臉的嘲諷,“也難怪,被閹的太監都有這種味兒。”

其實酒吞童子是公的,張謙這只是在嘲諷他的外表太娘炮而已。

酒吞童子先是一怒,隨後表情又變得陰冷:“哼,你也就現在能說這種話了,我們三妖王都在這裏,你死定了!”

說完他一招手,無數的妖怪從洞口飛了進來,一時間原本還算寬闊的山洞平臺立刻就有些擁擠了。

“你們仨聚在一起,正好讓我一網打盡!”

“殺!”酒吞童子一揮手,這幾百只妖怪嗷嗷叫的撲了上來。

黑山老妖已經顯出了原形,變成了一塊和山洞長在一起的黑色巨石,開始不停的噴發石塊,大天狗和酒吞童子立刻朝着他攻擊了過去。

“就憑這些小雜魚也想傷到我?”張謙冷笑一聲,隨後大叫道:“神光萬丈!”

人造小太陽當空出現,刺目的強光照射的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

就連剛要對黑山老妖釋放幻術的九尾狐也被強行中斷了。

“去死吧你們!”張謙降落在地上,雙腳一踢,兩個風火輪呼呼的飛了出去,以極快的速度在空中奔騰了起來!

凡是被風火輪擊中的妖怪要麼當場被秒殺,要麼被打的口吐鮮血,要麼被點燃渾身冒火!

三十秒,只用了三十秒,當神光慢慢消失,山洞中的光線恢復正常以後,原本飄在半空中的幾百只妖怪已經全部消失了! 三十秒,也就撒泡尿的時間!

這幾百只妖怪就被殺了個乾乾淨淨!

張謙原地一個起跳,兩隻風火輪帶着呼嘯的風聲飛到了他的腳底,烈焰依然飛騰!

三大妖王都傻了,知道風火輪厲害,卻不知道風火輪這麼厲害!

他們發傻張謙可不會,擡起右腳一踢:“去!”

右腳下的風火輪呼的一聲飛射向九尾狐,柿子要挑軟的捏,這次來的目的就是九尾狐!

安蓓淺溪大叫了一聲小心,揮手打出符咒,大天狗也展開雙翼急速飛向九尾狐!

風火輪撞碎了符咒,眼看就要擊中九尾狐了,就在這時候,突破了極限速度的大天狗橫空出現,手中雉刀揮舞,‘砰’的一聲,雉刀斷裂了,大天狗倒退了幾步,風火輪也被擋了回來。

“哼,一起來送死嗎?”張謙冷哼,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大吃了一驚!

諸界末日在線 大天狗舉起已經沒了刃尖的雉刀,狠狠的刺進了九尾狐的眼睛裏。

“你……”安蓓淺溪指着大天狗,腿腳都在發抖。

酒吞童子眉毛皺緊了,一個起跳躲開了黑山老妖的石塊,隨後駕着妖氣迅速的飛到了九尾狐身邊,狠狠的一掌劈在了九尾狐的腦袋上。

接連受到兩次重擊,九尾狐哀鳴了一聲,碩大的腦袋無力的砸在了地上,最後一條尾巴也化成了消散的光塵。

“臥槽?”張謙挑着眉毛。

然後這兩位妖王以非常迅速的動作搞起了九尾狐的屍體,酒吞童子把手掌摁在了九尾狐的腦袋上,九尾狐那白色的靈魂順着他的胳膊鑽進了他的身體,大天狗也用雉刀割開了九尾狐的肚皮,取出了一顆白潤晶瑩的妖丹吞了下去。

“你們…你們居然!”安蓓淺溪像崩潰了一樣憤怒的叫罵:“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們怎麼了?”酒吞童子問。

“我們冒着這麼大的風險來幫助她,現在她快死了,我們自然要拿一點好處的不是嗎?”大天狗的聲音非常冰冷。

“與其被這個華夏人搶走她的生命力和妖力,還不如讓我們吸收增強我們的能力給她報仇。”

“給她報仇?”張謙笑了,“搞清楚啊,是你們殺的她。”

“哼,要不是你,我們也不必殺她。”酒吞童子冷笑。

“你纔是兇手。”大天狗說。

“好吧好吧,扣屎盆子和死不認賬是你們東瀛的傳統,我尊重你們的傳統。”張謙笑容突然消失:“但是我要你們的命!”

說罷他再次落地,兩腳齊出,兩大風火輪帶着火光分別衝向了這兩個妖王。

同時,青龍刀上綠光暴起,巨大的關羽虛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吸收了九尾狐全部能量的兩大妖王實力暴漲,甚至可以硬抗風火輪的攻擊,他們釋放出的妖術和打出的攻擊每一次跟風火輪對撞都會發出爆響。

畢竟是東瀛的妖王,而且東瀛只有這幾個妖王,實力肯定不是蓋的。

尤其是當大天狗手裏的雉刀不僅硬扛住了風火輪,同時又硬扛住了張謙手裏的虛影青龍刀的時候。

張謙心裏微微一驚。

他的虛影大刀居然被格擋住了!

這在從前是從沒有過的事情!

虛影大刀的劈砍從來都只是被躲,卻從沒見過有哪個對手是硬抗的!

“難道他們吸收了九尾狐的力量之後會變得這麼強嗎?”張謙在心裏問系統。

“他們剛纔是保存實力了。”系統說。

“保存實力?也就是說他們本身的實力其實很強?現在吸收了九尾狐之後就更強了?”

“拜託,我以爲你早就知道呢。他們的實力要遠比黑山老妖強,在華夏,萬年道行的老妖精雖然不會爛大街,但是數量也絕對不少,而東瀛的妖王就只有三個!”

“臥槽?你在逗我?黑山老妖也比不上他們?”

“你難道沒發現黑山老妖一直拿他們沒辦法嗎?包括你在內,從他們出現到現在,你這邊有真正傷到他們嗎?”系統笑了,“要不是你有了風火輪,我肯定就讓你跑路了。”

“我感覺我現在似乎也得跑路了。”張謙說。

“不必,風火輪是仙家至寶,在仙這個等級的法寶裏面算是一流的了,你等着看吧,兩個風火輪遲早會要了他們的命。”

果不其然,風火輪的攻勢越來越猛,很快兩妖王就支撐不住了。

大天狗終於憋不住了,握緊雉刀對準了山洞的洞頂用力的扔出,雉刀捅破了洞頂,大天狗二話不說揮動翅膀飛走了,和他纏鬥的風火輪追了出去。

“別讓風火輪去追他了,不一定能追的上。”系統說,“把它叫回來二打一滅掉酒吞童子!”

“算他跑得快!”張謙氣恨的一揮手,那隻風火輪就刷的一下飛了回來,直奔酒吞童子打了過去。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酒吞童子臉都綠了,在心裏把大天狗從頭到腳罵了個遍,他也想跑但是根本沒有大天狗那樣的速度,只要一跑肯定就會被風火輪給爆了菊。

他只能硬着頭皮想辦法,但是在絕對的劣勢之下,他什麼辦法也想不出來。

他最出色的技巧就是變化術,但是變化術只能迷惑人,他現在能迷惑的了誰?風火輪已經鎖定了他,不管他變成什麼都沒用。

再加上還有張謙的虛影大刀和黑山老妖的石塊一直在旁邊打突襲,酒吞童子有預感今天要掛在這了。

很不幸的是,他的預感變成真的了。

黑山老妖突然發力,和他連在一起的整個洞窟都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無數的石塊突然急速的飛向酒吞童子,這突然的變故讓童子沒來得及反應,襠部重重的捱了一下。

然後張謙的大刀就砍中了他的腿,兩隻風火輪也一前一後的狠狠的砸中了他的前胸和後背。

他被砸的狂吐一口鮮血,張謙瞅準了機會,一道砍掉了他半個腦袋。

吸收了酒吞童子的魂魄,喜滋滋的張謙剛想指揮風火輪順帶殺掉安蓓淺溪,風火輪就突然自動的回到了他的腳下,然後不管他怎麼踢風火輪都老老實實的待在他的腳底下,不再飛出去攻擊了。

“這是怎麼回事?”張謙疑惑的看了看腳底,又看了看安蓓淺溪。 “哦,忘了跟你說了。”系統這才說,“因爲我現在等級太低,所以風火輪的戰鬥時間很短,每天只能半個小時。”

“啥玩意?半個小時?”

“是用來戰鬥的時間,其餘的時間它都只是交通工具。”

“這…”

“不過別擔心,隨着我等級提高,它的戰鬥時間也會跟着增加。”

“我靠,還好在這個時間內把酒吞童子做掉了。你早點說啊!”

既然風火輪暫時不能用來打架了,那就親自動手。張謙提着青龍刀緩緩地飛到了安蓓淺溪面前,仔細的觀瞧着這個陰陽師家族的家主。

安蓓淺溪長得太漂亮了,小鵝蛋臉白淨圓潤光滑,大眼睛水靈靈的,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的瓊鼻和櫻桃小嘴,太精緻了!

“說實話,她比許雯長得還漂亮。”張謙砸吧着嘴說。

“嗯,要了吧。畢竟長得這麼漂亮。”

“不要。”張謙說。

“就算不要最起碼也搞一搞啊,在人間這種貨色可不多見。”

黑山老妖也化成人形走過來看着安蓓淺溪,低聲對張謙說:“張先生,這可是個頂級美人啊!比聶小倩都好看!要不您收了吧?”

張謙舉起刀,刀尖抵住了安蓓淺溪那白皙嫩滑的下巴。

安蓓淺溪皺着眉毛看着他,臉上的表情混合着憤怒和恐懼。

“喂喂喂!有沒有聽見我說話?”系統急忙說,“這可真的是極品啊!你看那臉蛋那身材,要找出第二個可不簡單!我知道你不可能再接受一個當你老婆,但是你可以玩完了再殺啊!就算你不憐香惜玉,最起碼也要爲自己考慮一下吧?許雯懷孕,你和小玉又一直沒什麼進展,現在不正好……”

張謙的胳膊突然往前一劃,一刀捅爛了安蓓淺溪的脖子,鮮血狂噴。

“啊!你!你!…….”系統差點噎死,“爲什麼這麼痛快的給殺了?”

“你廢話太多了!”張謙翻了個白眼,“我總不可能一直這麼舉着刀聽完你的囉嗦吧?你以爲舉着刀不累啊?”

“那你可以先放下啊!”系統無語了,“我真是服了,你跟以前那個宿主就是沒法比!”

“因爲我志不在女人身上。********縱然很爽,但是爽完也就沒意思了,只有踏上九天統治萬物纔是最爽的!”

“……隨你吧。”系統氣的不行了,“把酒吞童子的妖丹扒出來,搜刮一下就滾回去吧!老子要去升級了別煩我!順便說一句,九十九重天才是至高天。”

九十九重天……張謙一愣,隨後握緊了拳頭,深呼吸了一口氣。

收好酒吞童子的妖丹,張謙提着他的屍體一路飛到了山腳下,一看這裏的情況,微微鬆了口氣。

渡邊大雄還沒死,只是被七八隻妖怪抓起來了而已,張謙飛過去把酒吞童子的屍體扔了下去,那些妖怪一看頓時發出了驚叫。

“張先生!”渡邊大雄驚喜的叫道。

張謙揮出青龍刀,虛影大刀呼嘯而過,幾隻沒來得及躲閃的妖怪頓時被砍成了兩截,另外幾隻也嚇得轉身逃走了。

“張先生,您可算回來了!我還擔心您…”

“別廢話,知不知道大天狗住在哪?”

“大天狗?”

“告訴我他住在哪!”

“這個……”渡邊大雄臉上犯了難色,“請恕我無能爲力,因爲我們只在安蓓家族中安插了線人,所以我只知道九尾狐的住處。另外兩個妖王的住處我並不知道。”

“不過傳說中,大天狗居住在神隱大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