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而士孫湫等人,也直接像軒轅伯雄他們介紹了下自己。

雖然發生了這種突兀的事,作為軒轅家的家主,軒轅伯雄自然也不會失了禮數,自然是一番周到地招待。

只不過士孫湫等人心繫軒轅無命父子二人的安危,自然沒有心思到偏廳去喝茶,也都留在原地等待。

「家主爺爺,無命哥哥他們恐怕已經追到黑鵝鎮了吧?不會有什麼事吧?」軒轅幼菱有些擔心地看著軒轅無命等人消失的天空。

軒轅伯雄輕輕搖頭:「不會的,他們父子都是人傑,就算不能盡全功,也定能全身而退。」

士孫湫開口問道:「這黑鵝鎮可有很強大的敵人?」

「這強大要看對誰來說吧?」軒轅叔雄應道:「黑鵝鎮只有三大武神,剛才那個濁城就是最強的了。」

「那有何需擔心?」士孫湫笑道。

士孫瑞在旁點頭:「有軒轅伯父一人就足以將他們殺得屁滾尿流,何況還有軒轅無命在旁幫忙?」

軒轅俊瑞和濮陽溫等人也是連連應和,他們可是親眼見過這對神奇父子的強大。

軒轅伯雄等人從客觀上來說,的確不太擔心,但是作為至親,而且是在關係到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上,自然不可能不擔心的。

西真更擔心,他擔心的是他師父能不能擋住軒轅劍那強大的攻勢,能不能支持到家族中搬來救兵來救他。

在西真心裡,這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等師父和柚白供奉合力殺過來,我一定要把那個叫無命的小子挫骨揚灰,竟然敢砍斷我的手,我一定要讓他痛苦萬分的死去。」

也就在西真暗自發誓間,一個激動人心的聲音響起。

「他們回來了!」

是軒轅伬,他眼中射出精芒。

「是他們!」

這人的目力是不同的,不過在已經暗下來的天空,那道劍光是十分明顯的。

「啪……啪……」

當陽焯和燁石二人的身子摔落在西真身旁時,他整張猙獰的臉都耷拉了下來,神色死灰。

「爺爺……」

連爺爺陽焯都被抓來了,這個情況還需要細說么?

「啪……」

摔得七葷八素,狼狽爬起來的陽焯一巴掌抽在了西真的臉上,口中咆哮道:「你這個混賬東西!」

雖然修為被禁錮,但是正常行動並沒有禁錮。

陽焯能不氣么?就因為西真,他們赤羽家族兩大門柱就這麼死了,甚至可能他們赤羽家族就要完蛋,他的命都要賠上了。

早知道這西真這麼會惹禍,他就應該直接掐死他在襁褓中。

可是陽焯卻沒想過,西真之所以這麼能惹禍,就是他平時驕縱的,陽焯自己還經常說,這西真跟他年輕時一樣一樣的。

軒轅劍和軒轅無命父子二人這個時候也緩緩地飄落在原地。

在軒轅伯雄等人目光看過來時,軒轅劍輕輕點頭:「濁城和柚白都已經被我們斬殺,你們放心吧!」

「哇哦……」

「太好了!」

眾人都是十分解氣地高聲歡呼著。

同時,眾人也為軒轅劍和軒轅無命這對父子的強大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兩個武神啊,原本如同兩座高山一樣壓在他們心頭的強大存在,就這麼一個時辰的功夫,就被殺了?

在燁石的低聲提醒下,陽焯也忍住了抽死西真的衝動,狼狽地走到軒轅伯雄面前,躬身道:「伯雄老哥……我……」

「少跟老子稱兄道弟!」軒轅伯雄憤然甩手,一巴掌抽在陽焯的臉上。

可憐陽焯,修為被禁錮,沒有靈能防護,整個人被抽飛了出去,整張臉都被抽得塌陷了下去。

也算陽焯的抗擊打能力挺強,竟然沒有昏過去,還很驚醒地爬了起來,雙目瞬間不滿血絲的同時,卻也如同一條狗一樣,連忙爬回到軒轅伯雄面前:「伯雄大人,還請饒命啊,這事都是我孫兒西真不對,要殺要剮隨你,只求給我赤羽家族一條活路,以後一定以你們軒轅家族馬首是瞻,馬首是瞻……」

看到陽焯這種樣子,軒轅儲和軒轅伬相視間,都暢快了笑了下,這真是六月的債,還得快啊。

軒轅叔雄則是自豪地看著軒轅劍和軒轅無命,有子孫如此,夫復何求?

軒轅伯雄作為一家之主,自然明白軒轅劍和軒轅無命把陽焯抓回來是什麼意思,這是要給他們有足夠多的空間來決定如此處理赤羽家族。

軒轅家畢竟外來者,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大家還是懂得的。

並非說地頭蛇很強大,而是地頭蛇在地方的關係錯綜複雜。

赤羽家族的兩個武神都被殺了,基本上就是徹底衰敗了,但是跟赤羽家族利益休戚相關的人有很多。

比如安山城的元塵伯爵,就在行政意義上來說,就算是赤羽家族的後盾。

要滅赤羽家族不難,如今有軒轅劍和軒轅無命在,一通肆虐下去,就支離破碎了。

但是滅了赤羽家族,一定會驚動坐鎮安山城的伯爵府。

作為月澤州排名中檔的城市,安山城可是擁有不下十個武神,其中元塵伯爵所在的斯博家族,就有四個武神,而且其中有一個神隱境武神。

如果真的惹上思博家族,軒轅家將十分麻煩。

現在殺了濁城和柚白,其實已經面臨這個嚴峻問題。

但是陽焯、西真和燁石在手,卻有可能把這個問題暫時壓制,多少有了一點點籌碼在手,至少可以起到緩衝的作用。

接下來自然就是談判的過程。

陽焯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必須答應許多的條件。比如之前軒轅劍說的,這段時間但凡有欺凌軒轅家的人,尤其是殺死軒轅家族人的那些兇手,必須第一時間送過來。

少一個,多殺十人!這就軒轅無命提出來的補充規則!

當然,除了這個,還有各種賠償。

陽焯不是白痴,他也知道軒轅家的一些顧慮,因此越談判他慢慢的還恢復了作為一大家族家主的氣勢。

可是就在陽焯討價還價的時候,軒轅伯雄突然收到一道傳音。

然後就見他臉色微變間,稍微琢磨下后卻是雙目精芒大漲大笑了起來,笑聲蒼勁有力,揚眉吐氣。

「大伯,怎麼了?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軒轅劍好奇地看過去。

軒轅無命等人也都十分好奇,這種時候還有什麼好消息么?

陽焯則是擔憂地看著軒轅伯雄,他有種不好的直覺,尤其是軒轅伯雄那望過來的眼中,除了笑意外還有許多幸災樂禍的憐憫。

「就在剛才,在霜落的帶領下,嵐光家族向赤羽家族發動了戰爭!」

軒轅伯雄用的字眼,是戰爭,不是突襲,不是攻擊。

「什麼?」陽焯整個人都跳了起來:「這怎麼可能?」

軒轅伯雄眼中的笑意更盛:「除了部分在外的族人,赤羽家族在黑鵝鎮的兩千多人,全部被殺,一個不剩!」 「啊……」陽焯大叫一聲,吐了一口鮮血,直接昏死了過去。

原本還找回了一點點信念,在剛才討價還價過程中,還開始出謀劃策的燁石聞言,也是臉色瞬間慘白,癱坐了下來。

西真更是不堪,駭然色變,渾身劇烈哆嗦著,大小便都失禁了。

軒轅家眾人聽到這個消息,解氣之餘都十分驚愕。

軒轅劍的劍眉輕揚:「大伯,是誰給你發的傳音?」

「是嵐光家的家主嵐心子爵。」軒轅伯雄笑道,在此刻,他的頭上依然青光閃爍,顯然這嵐心有些話還沒說完。

「嵐光家是黑鵝鎮另外一個實力比赤羽家稍弱的家族。」軒轅叔雄解釋道。

軒轅劍嗤笑:「這個嵐光家倒是會撿便宜啊!」

軒轅無命眸光微沉:「敢情是我們跟赤羽家鷸蚌相爭,這嵐光家坐收漁翁之利啊。」

「這樣說來,那陽焯剛才答應的那些條件,豈不是都白瞎了?」軒轅儲花白的眉頭皺著,有種鍋里的肥肉都被狗叼走了的感覺。

剛才陽焯可答應賠償上億的靈晶,還有其他的一些承諾,現在去哪折騰去?

軒轅伯雄搖頭道:「嵐心等下會上門來,他說他只是借勢把一些賬跟赤羽家族清算一下罷了,至於我們該得的利益,他一分不會少地會送過來。」

軒轅伬笑道:「看來這嵐心的確是個聰明人,也很知趣。」

嵐心的確很聰明,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嵐心家族出手,把赤羽家族連根拔起,絕對是千載難逢的時機。

這樣一來,黑鵝鎮基本上就落到他們嵐光家手中,反正都是銀月帝國承認的貴族,加上兩大家族一直以來爭端不斷,嵐心隨便找個借口,就足以搪塞安山城的元塵伯爵。

至於軒轅家,嵐心還真不是很擔心,畢竟之前他就探出來了,軒轅家這就是來休養生息的。這樣的家族,三十年之內基本上不會主動去招惹別人。

這從軒轅家這段時間的態勢也看得出來,家族的人在荊棘谷基本上自給自足,實在要採買一些什麼東西才會派一個隊伍到黑鵝鎮來。

「加之……這軒轅家又是外族,他們肯定不會再跟我們爭黑鵝鎮的主導權,我們之間不會有什麼直接的矛盾。」

在被霜落帶著飛在夜空中的嵐心臉上帶著智珠在握的笑容。

「而這次我們幫他們解決掉赤羽家族,無疑是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人情。如果這事我們不出手,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以元塵伯爵的強勢的性格來看,他一定會插手的。」

聽到嵐心的解釋,霜落恍然:「我們一出手,注意力那就都在我們兩個家族的恩怨上了。他們軒轅家充其量就變成了我們的幫手的?」

嵐心重重點頭:「他們會很樂意這個說法的。」

「那我們把這些戰利品給他們送過去,就是徹底交好軒轅家了。」霜落釋然,心頭因為對軒轅劍的忌憚產生的擔憂稍微放下了一些。

嵐心沒有分析錯。

當他和霜落來到軒轅世家時,軒轅伯雄給了二人最高大的禮遇。跟陽焯這種階下囚相比,自然是有天壤之別。

嵐心很有誠意,他把赤羽家族的戰利品直接分出了六成給軒轅世家,總價值估摸能超過兩個億,這讓軒轅家族底蘊又厚重了不少。

用嵐心的話來說,這次是兩大家族聯合行動,軒轅家負責狙殺赤羽家的巔峰強者,勞苦功高,自然應該多拿點。

事實上,除去兩大武神的私人財富外,嵐光家的收穫絕對是比軒轅家更多,單單赤羽家族的黑鵝鎮主導權,就價值不菲。

稅收就不說了,地方上的資源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不過軒轅伯雄不會計較這些許得失,反正軒轅家又沒有在銀月帝國稱霸的妄念,他們只想要休養生息,回頭實力足夠了,殺回去滅了北堂家,報仇雪恨。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別亂來 而且有嵐心家族的神來之筆,軒轅家就無需太過擔憂這後續事態發展會有多麻煩。大不了安排人,再送點禮給伯爵府,應該就不會有什麼事了。

赤羽家族被滅,陽焯、西真和燁石就沒有必要留著了。

軒轅幼菱親自操刀殺了西真,然後軒轅伯雄出手,斬了陽焯和燁石。

坐鎮一方的赤羽家族,就這樣覆滅了。

這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

如果不是軒轅劍和軒轅無命父子二人實力足夠強,如果不是他們正好回來的及時,恐怕這事情的結局就不一樣了。

在回黑鵝城的路上,嵐心極其慎重地說道:「回去之後,一定要給家族的人下死命令,絕對不要隨意招惹軒轅家的人,就算有些小摩擦,都要及時上報,和平解決為上。」

霜落點頭道:「是啊,那個叫軒轅無命的小子,算年齡,恐怕連二十歲都沒有吧?」

「絕對不到二十歲!」嵐心眼中滿是驚嘆:「卻已經是武魂,應該是魂融境武魂,畢竟他的戰鬥力極其接近武神。」

霜落重重點頭:「他都能跟濁城和柚白過招,我甚至懷疑一些剛突破的武神,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此子絕非池中之物!」嵐心再次重重點頭:「除非我們能置他於死地,否則就不要去招惹軒轅家。」

霜落深以為然地點頭。

像伯爵府那樣的實力,要滅現在的軒轅家很容易,來一個神隱境武神就可以直接滅門了。但是只要軒轅劍和軒轅無命活著,那麼他們將面臨的就會是寢食難安的報復。

之要軒轅無命不死,他就一定能成為武神、武聖甚至天君。

聰明人,就是在看到對方的前途時,能提前燒燒冷灶,而不是想著去欺負別人,更別指望去搶奪別人的氣運,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事,每天都在發生。

用陽焯和西真的腦袋祭奠了軒轅幼菱她父親和其他一些枉死的族人後,軒轅伯雄代表軒轅家設宴招待士孫湫等客人。

軒轅伯雄、軒轅叔雄、軒轅儲、軒轅蒼和軒轅承名五人,作為軒轅家當家的核心成員,在席間作陪。

軒轅劍和軒轅無命父子自然則是作為紐帶的存在,給互相介紹過的雙方再次引薦。

在共同舉杯慶祝相識一場,並慶祝軒轅家解決了一個麻煩后,軒轅無命笑看向士孫湫等人:「你們可要隨意點,到這就跟到自己家裡一樣。說起來,這次跟大家相識的確有種冥冥中註定的緣分。」

「是啊,有很多事我們婆孫都完全沒有想到。」士孫湫連連點頭感慨道:「我怎麼都沒有想到,發布這樣一個任務,竟然能引出這麼多事,真的彷彿命運在牽引一樣。」

「大家有沒發現,今天的這幾位客人,說起來跟我們軒轅家其實都是有著隱約的聯繫。」軒轅劍笑道。

「怎麼說?」軒轅伬笑問道,之前她們都在關心軒轅劍和軒轅無命追擊濁城的結果,所以對士孫湫等人的自我介紹也沒有太在意。

軒轅劍笑道:「先說俊瑞,就應了一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他跟我們可是同姓!」

軒轅無命笑著介面道:「是啊,俊瑞,回頭你可要把你的長輩們帶來這邊,大家推敲一下,或許真的可能是一家子。」

軒轅俊瑞點頭道:「恩,此次事了,我定然讓爺爺他們帶著族譜都過來一趟。」

「小林是俊瑞的愛人就不消說的,那就是我們軒轅家的媳婦。」軒轅劍繼續說著,目光看向濮陽溫。

在軒轅劍面前,濮陽溫有些拘謹:「我恐怕就高攀不上了……」

「什麼高攀不搞怕!」軒轅劍曬然一笑:「濮陽溫,你可能不知道,我軒轅家還在蒼山域定居的時候,有兩大合家之好的旁系氏族的其中之一,就是濮陽氏,另外一個是公羊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