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烈火想信,只要龍依也加入的話,那龍組絕對能得到一個比較大的助力,龍依聽到烈火的話,低頭想了想,過了一會,擡起頭道:“烈火大哥,這個龍依可能還不能給你答覆,我並不是一個人,我自己也很希望能和你們一起,但我在之前要問問我家裏面的意思。要是家裏同意的話,那我就加入,要是不同意的話,那小妹也沒有辦法。”

龍依家是以家族形式發展的,所以她也沒有辦法馬上下決定,對於龍組她還是很嚮往的。烈火一聽,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快,笑道:“這個大哥理解,既然這樣,那大哥也就先等候你的消息了。當然,就算是你家人,不同意,我還是認你這個妹妹的。”說完,笑了幾聲。

龍依也點點頭,道:“謝謝大哥,小妹會盡量說服我家人的。對了,這次探險,小妹也想一起去,不知道可不可以。” 龍依既然能來這裏,自然也是好奇心比較重的人,不然也不會來,龍依來也想要看看這裏面的寶藏究竟是什麼東西,還有,死神前輩所說的玉石又是什麼,他所要的玉石,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這不用說,龍依也明白。

如果這次和秦教授他們一起回去的話,也就錯過了這場事件。所以她也就希望能和烈火他們一起行動。這樣既對自己的安全有了保障,又能知道事情的經過。

龍依在說完之後,就靜靜的看着烈火的,希望他能答應。烈火聽到,也是一楞,想了想,又回頭看了看茅澤他們,茅澤他們也聽到了龍依的話,龍依本身也不是普通人,跟着也不會是什麼累贅。點點頭道:“火老大,這個就由你決定好了。我沒什麼意見。”而在茅澤之後,其餘人也都點了點頭。

烈火看到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也就回過頭,看了看龍依道:“那好吧,不過,等一會你自己小心點,這裏可不是鬧着玩的,不但有陵墓裏面的機關,還有不少想要奪寶的人。還有,鐵牛你也一起跟去吧,這次就算是你的第一次行動。”說完看了看鐵牛。

鐵牛大嘴咧了咧,鐵牛本身也不想走,都已經走到這裏來了,要是走了,那不是白來了嗎,所以聽到烈火的話,也沒有反對,只是笑道:“火大哥放心好了,俺鐵牛也不是吃乾飯的,別人想要傷我,可沒那麼容易。”

烈火點點頭,然後又把李凝冰他們介紹了一下,大家也算是認識了,而秦教授他們也被烈火他們派人送了出去,當然,剛剛的那段記憶也已經被封印,他們只記得自己剛剛從迷宮裏面出來,後面發生什麼事情,就不會知道了。

烈火在秦教授他們出去之後,突然在左手的手錶,也就是龍眼上面按了一下,接通了張正國的通道。一副畫面在一瞬間從龍眼上面浮現。那屏幕有電視機大小,而張正國方正的臉也出現在了上面。“烈火,你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是不是你那邊出什麼問題了。”剛剛接通,張正國那嚴厲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烈火馬上身體一正,神情也非常嚴肅,道:“報告局長,我這裏一切正常,考古團已經交給特種大隊負責。所處的範圍非常安全。我們龍組也在向陵墓深處進發,請局長放心。”烈火也知道張正國只要一涉及到公事,要求非常嚴格。不希望有太多的廢話。

張正國聽到,微微點點頭,道:“好,那你這次聯繫我有什麼事情?有什麼需要儘管說,但你一定要記住,陵墓裏面的東西,是我中國的國寶,絕對不允許他人染指。”這次陵墓裏面的國寶,國家非常的重視。上面也叮囑他一定要完整的把它們帶回去。

烈火點點頭,然後道:“局長,這個烈火明白,剛剛我在這裏發現了幾位特異人士,一個是精神能力者,一個是精通古武橫練功夫,非常厲害,我已經做主把其中的鐵牛收進龍組,還有龍依,她說要考慮一下。所以現在向局長彙報一下。”

張正國聽到,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後道:“這些就你自己做主吧。還有什麼事情沒有?”

烈火想了想,覺得死神的事情應該向張正國彙報一下,也就接着道:“還有一件事,我們剛剛碰到了那個神祕的死神了。”

“死神?他怎麼也在?”張正國聽到,眉頭已經是緊鎖。然後問道:“那他有沒有說什麼?”其實張正國心中已經肯定有什麼事情,而且應該和這死神有關,要不然,單單收下鐵牛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張旗鼓的找他。

“死神他來爲的也是這裏面的寶藏,不過他說他只要其中的玉石,而且看他的樣子,那玉石他是非得到不可。他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把玉石給他,那我們龍組應該可以與他合作。我因爲不敢做主,沒有答應,不知道局長的意思是。”烈火也把事情完全告訴了他。在他心中也不想和黃鵬敵對。現在也是看看能不能有辦法解決這件事。

張正國一聽,再次沉思了一會,突然道:“烈火,你讓其他人到一邊去,這件事我要和你單獨說。”之後烈火就把旁邊的人叫到了遠處,後來烈火和張正國說了什麼,就沒有誰知道,知道的也就只有兩個當事人了。

在十幾分鍾之後。烈火也走了過來,看看了周圍的人,道:“凝冰,現在這裏也沒有什麼事情了,考古團已經移交給了特種大隊,第一個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執行最後的任務,把國寶完整的取出來,並帶回基地。這命令不容有失,大家明白嗎?”

茅澤他們同聲道:“明白。”

“那好,這個大殿已經是陵墓的中心位置,但並不是主殿。寶藏就在主殿下面。我們是從正面進來的,一路上也沒有什麼危險。但下面就很難說了,所以大家都留個心眼。好,我們走。”說完就搶先走在前面。而後李凝冰和茅澤他們也都一個接一個的走了進去。

這大殿並不是藏寶的地方,那地方在大殿的下面,這是在村裏面的祠堂裏面找到的祖籍上面記載的,但裏面的路線,也沒人知道,現在只能是靠自己找了。

而這時的黃鵬也跟在烈火他們後面,並不是黃鵬不想自己去找,而是根本就不知道地點,怎麼找,現在只能跟着烈火他們,只等到到了下面的入口,就獨自進入,這樣也好避免和烈火他們見面。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事端。

黃鵬看着上面,心中想道:這玉石我非要不可,其餘的我可以不管,反正只要拿到玉石,我就離開這裏,他們也找不到我,再說,只要我一恢復肉身,誰能想到我就是死神。

而在他們走之後,大殿之內,憑空出現了一個白皮膚的中年男子,那人看着烈火他們離去的地方,得意的笑了笑道:“GOOD!中國龍組,現在先讓你們上前,等到得到寶貝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我們美國X戰警是最強的。”說完身體又瞬間消失在空氣中。

這人就是美國的X戰警成員,叫Jick。他的異能就是隱身,他只要隱身,身上的氣息一點也不會泄露出來,雖然沒有什麼其他的特殊本領,但只要他一隱身,誰也發現不了,所以他到現在還是活的好好的。他這次來,就是爲了打聽烈火他們的方位,爲X戰警指明方向。可以說,他就是X戰警的眼睛。

而在Jick消失之後,再過了一段時間,大殿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面,一滴水突然開始飛快的移動,那方向也是烈火過去的地方。

之後也有不少的事物跟着離開了這裏。從這裏已經可以知道,這次來的人,可真是不少。就不知道這寶貝最後*了。不過,不管是落到誰手裏,想來,最後的結果一定是非常精彩。

不說這裏,就說以前被黃鵬在宴會上面教訓過的劉天華,劉天華在被黃鵬一頓羞辱之後,又被許玉倩把自身的企業全部收購,可謂是一夜爆富,一夜短褲了。一下子把他打成了原形,要是以前的話,他還可以再次白手起家,可惜,現在的他,已經被舒適的生活磨去了菱角,再也沒有以前的銳氣了。

這時在劉天華最後的別墅裏面,他的聲音也傳了出來。“李兄弟,這次兄弟我被許玉倩和黃鵬那廢物搞的一無所有,你一定要幫幫我。不然我這口氣沒地方出。”說着語氣中,滿是惡毒。怨恨。

而這時也有一個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道:“劉兄弟放心,當年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被仇家給殺了,當年的救命之恩,我李躍是不會忘的,這次劉兄弟你有事,我怎麼可能不出力,你說,要我做什麼。就算是要我把那黃鵬家給全殺了,我李躍也做的到。”

劉天華以前曾機緣巧合救過李躍,後來也算是有點交情,所以這次碰到這種事情之後,劉天華怎麼也忍不下去,於是就找到了李躍。劉天華冷笑道:“哼,殺了他們,那不是便宜他們了嗎。許玉倩那賤人,這次我一定要你知道我的厲害,等我享受了之後,再讓人把她**到死。我要讓她身敗名裂。那黃鵬我要讓他點天燈。他竟然敢那樣羞辱我。我要當着他面**那賤人。”說完不停的冷笑。

眼中滿是陰冷,狠毒。那李躍也不是什麼好人,也跟着怪笑了幾聲,道:“嘿嘿,既然這樣,到時候你可要分我一杯齋啊,嘿嘿。”

劉天華笑道:“李兄弟,我們還用分什麼彼此嗎,只要把許玉倩那賤人抓來,那他的那個集團還不就是我們的,以後榮華富貴數都數不清。”說完又是一陣怪笑,然後他們也跟着商量了一下計劃。在半夜之後一團黑雲突然從裏面飛了出去。 這時的烈火他們已經來到了大殿底下,一個古怪的地下通道里面,這下面沒有火,也沒有一點光亮,兩眼一睜黑,周圍的景色也全部都看不見,烈火一下來後,也沒怎麼,就看到一團巨大的火焰在衆人頭頂出現,並照亮了四周的情形。

茅澤看到,也笑道:“火老大,還是有經驗豐富,知道下面沒有光,還專門點了團火。謝謝了。”其實現在茅澤的修爲,看周圍的景色還是沒有問題的,在他們這些高手的眼裏,黑夜和白天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只要把功力凝聚在眼睛上就可以了。

烈火搖搖頭道:“先不要說這麼多了,這裏不是那麼簡單,茅澤你學的是茅山道術,對這裏應該能看的出些什麼,你先來看看吧。我總覺得這裏面有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烈火一到這裏,就感覺到有點心緒不寧。

茅澤點點頭,也知道這不是說話的時候,雙眼一定,仔細的開始打量起前面的情況。臉上也慢慢的顯露出一種凝重的神色。道:“火老大,沒想到這裏竟然如此厲害,還好我們剛剛沒有貿然前行,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鐵牛大眼一瞪,問道:“茅兄弟,難道前面有什麼機關不成。”說完其餘人也把目光聚集在了茅澤的身上。茅澤神情依舊凝重,嘆了口氣道:“其實要是我妹妹在這裏的話,這個地方反而沒什麼危險,小雨對於這些雜學可是非常精通。好了,不說了,其實這裏是一個局,一個風水局,這風水局非常厲害,要說破的話,我恐怕沒有這個能力。”

李凝冰聽到,也不由皺了皺眉,她可是知道茅澤本事的,現在竟然連他也說沒有能力破這個風水局,看來這次真的有麻煩了。但還是問道:“那現在怎麼辦。這裏是進去的必經之路,沒有辦法避免。要是真這樣的話,那不是要把小雨給叫過來。”

茅澤笑了笑道:“這到沒有必要,我雖然破不了,但卻有辦法過去,過和破,是兩個不同的關係,這局叫做飛龍在天局。如果從地面上過去的話,那必死無疑,這局要走的,就是這頂上,而且就算是走,也不能隨便走,飛龍在天。隱於天邊。現於眼前。等一下,我會用法力,點燃天心燈,然後這頂上就會顯露出一條龍影。大家一定在順着龍的影子過去,不然,一步錯,全部都會死。”說着已經是非常的嚴肅。

烈火點點頭道:“你放心,大家也知道這次的事情,相信都有所準備,你就動手吧。我們過去,應該就要到寶藏的位置了,現在時間就是一切,這次來的可不止是我們,還有許多隱藏在暗處,見不得光的人。快點動手吧。”

茅澤點點頭,一轉手從自己身上帶着的袋子裏面拿出了一盞非常古樸的油燈,油燈上面有不少的符咒。茅澤不敢怠慢,手對着油燈一指,那油燈沒有絲毫意外的亮了起來,之後茅澤就向着通道的中間位置把天心燈甩了出去。

烈火他們的眼神也隨着天心燈的位置移動而慢慢的轉動,接着,他們也看到一條若隱若顯的神龍在頂部盤旋。茅澤看到後連忙道:“大家快上,天心燈只能支持三分鐘,三分鐘一過,天心燈滅,要是沒有走完的話,那就危險了。”說完自己已經是第一個騰身飛了出去。不停的在上面縱躍。速度非常的快,烈火他們那裏敢怠慢,一個個也飛速的跟着上去了。

而下面的黃鵬在看到,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再也不管他們,既然地下已經到了,那就沒有必要再和他們走在一起。要是碰到一起的話,說不定因爲目標的不同,打起來也有可能。想着,身體在地下飛速的前進,瞬間就把烈火他們給甩在了身後。

一個寬敞的大殿,全身籠罩在黑色斗篷裏面的黃鵬靜靜的站立在這裏,而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血池,那血池裏面全部都是紅色的血水。那血水加起來足以讓人恐怖。而在血池的中央是一個高臺,高臺之上,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

那身影沒有絲毫的作勢,只是隨便的站立在那,但他身上的強大壓力,卻讓黃鵬直接從地底飛了出來。遁術根本就沒有辦法在這裏施展。可見其人究竟有多麼恐怖。

黃鵬手中已經把自己的死神鐮刀拿了出來,靜靜的打量着面前的人,那人身上一身金色的盔甲。背對着他。旁邊插着一柄金色的巨劍。一種鐵血的氣息在他身邊蔓延。

“爾是何人,豈敢闖我陵墓。”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有無邊的壓力,一字一句都像是大山一樣撞擊在黃鵬身上,一時間黃鵬身上的斗篷竟是無風自動了起來。情況異常的詭祕。但黃鵬的身體依舊猶如泰山一般,巍然不動。

“你可以叫我死神。不知道閣下是誰?”黃鵬隨在說話,但精神卻緊緊的注視着那金色的身影,那人一聽,根本就沒有見他如何動作,身體已經在瞬間轉了過去,而他的面容也在這一刻進入了黃鵬的腦海之中。

又是被藺少套路的一天 這人的臉上有如大理石塑造而成一般,菱角分明,臉上卻充滿了滄桑。表明他以前肯定經歷過無數風雨。這面一對着黃鵬,就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讓黃鵬感覺自己彷彿在他面前低人一等的感覺,這感覺非常的怪異。

“死神?哈哈哈哈”那人說着竟是一震大笑。那笑聲中充滿了不屑。而黃鵬根本就沒有絲毫動怒,憑能只用自身的氣勢,就把自己壓的動也不敢動的人,有資格這樣笑,有能力這樣笑,這是強者的資格。

但黃鵬也不是一個任人笑話的人,冰冷的道:“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人的代號而已,一個稱呼而已,今天我可以叫死神,明天我就可以叫如來,以後我還可以叫玉帝。重要的是我就是我,我知道自己是誰就行,所以名字並沒有什麼好笑的。”

那人聽到,笑聲啞然而止,然後自己的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黃鵬,眼中猛的閃過一絲驚奇之色。微微點頭道:“沒想到,剛剛沒自己看,還沒看出來,你竟然也不是人,怪不的你要用袍子把自己包起來。真是有趣。既然你不是人,那我們還可以談談。”

說完那自然施加在黃鵬身上的壓力,在一瞬間消失不見,而黃鵬也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其實他剛剛就已經從氣勢上面感覺出來,要是自己真的和麪前的這人打的話,沒有絲毫的勝算。差距實在是太大的,而他也再一次的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在這世界上確實太低,相對於一下人來說,就像是一隻螞蟻一樣。隨時可以捏死,這也讓他得到玉石的心更是迫切。

“你到底是誰?難道你就是這裏的主人。”黃鵬看着他身上的盔甲,心中已經隱隱的察覺到了一些東西。

那人聽到,點點頭道:“沒錯,我就是這個陵墓的主人,古霸天。這裏是我一直以來的居所,你還是第一個來這裏的人。要不是今天我正好在這裏的話,恐怕你還沒有見到我,就已經被我的手下給殺了,別看你有點修爲,但在這裏,還不夠看。”說着,那話語中充滿了傲氣。可見他那沒有出現的手下,也肯定有不錯的修爲。

“好,現在該我問你了,你到這裏來究竟是爲了什麼,還有,我在這裏已經感覺到外面有很多的生氣。”古霸天說着已經是連連皺眉。他現在其實早就已經不是人了,在幾百年前,他就已經在自己的準備之下,用地底陰穢之氣,再加上本地內是少有的聚金之地。而變成了五行殭屍裏面的金甲屍,也就是俗稱的鐵屍。

而古霸天也不知道爲什麼,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出去。“你這裏在早一段時間,夜顯寶光,惹的無數人,向這裏而來,就是爲了你生前的寶藏。當然,這也是我來的目的。”黃鵬本身的修爲雖然不如古霸天,但也不屑於說謊,再說,來到這裏,不是爲了寶藏,難道還是能來玩的嗎。這種低級玩笑根本就沒有絲毫必要說。

“你很誠實,確實,在我生前有一批寶物隨我一起下葬,但那些寶物也不過是凡間的寶物,對我們這種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你不應該會不知道。我還真不明白你爲什麼來這裏。”古霸天說着身上再次出現一絲壓力。

黃鵬“嘎嘎”的怪笑了兩聲,然後道:“不錯,我對寶藏確實沒有什麼想法。但那些東西里面的一塊玉石對我卻非常重要,這次來,爲的也是它,不然,就算是再多的財寶,與我何干。”來到了這裏,已經沒有什麼不可說的了。想要就是想要,不要就是不要。既然人家主人現身了,也沒必要再隱瞞。

(我寫書確實有很多不足,但只要說出來,我會慢慢改進的,對於所說的性格問題,我也知道了,以後會注意的.謝謝提醒.) 古霸天是個軍人,軍人向來喜歡直爽之人,他也不例外,要是剛剛黃鵬有什麼說謊的話,可能現在他也不能站在這裏了。微微點點頭道:“好,你雖然修爲不怎麼樣,但有一點我很喜歡,你非常直爽,沒有在我面前耍什麼花招。不錯,男子漢大丈夫,有恩必報,有仇必揪。敢作敢當,這纔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很好,我在這幾百年之後還能見到一個你這樣的人,看來我們還是很有緣,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過來和我喝上一杯嗎?”

說完就那樣看着黃鵬,一動也不動。幾百年來,他也算是比較寂寞,雖然這裏有不少的同伴,但那些都是他以前的部下,他說什麼,他們都不會有什麼反對,這也失去了談話的意義,現在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即不是人類的外人,而且也比較和胃口。正好有機會談談。

黃鵬想了想:在這裏要想從這古霸天的手下逃出去,那比登天還難。現在既然能不打,那就是最好的了,說不定到時候還有轉機。“好,將軍有請,我怎敢推辭。今天能認識將軍,也算是我的榮幸。”說完手中的死神鐮刀也在一瞬間收了起來。兩隻手輕輕的垂在身旁,一副沒有任何防備的樣子。

古霸天看到,不由點點頭,也不見他如何作勢,那血池之中突然一陣翻滾,接着就看到一條紅色的大道從他的腳下一直延伸到了古霸天所在的血池中央。黃鵬看到,沒有絲毫的猶豫,就順着那大道不急不慢的走了過去。

古霸天看到他的行爲,眼中也流露出一絲淡淡的讚賞。在黃鵬過來之後,一揮手,兩人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座古樸的涼亭,涼亭之中有一石桌。石桌之上放着一壺茶,一個侍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兩人身邊。

古霸天手對着對面一引道:“坐吧。”黃鵬也沒有絲毫的矯情,也點點頭,坐了下來,而古霸天也在之後坐在了對面。“對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望了你也不是人,而且也吃不了東西,這茶看來是白費了。”雖然這樣說,但卻依舊讓侍女爲黃鵬倒了一杯茶。

黃鵬對古霸天能看出自己的身份,一點也不奇怪,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淡淡的搖搖頭道:“確實,當年我已經算是死了一次。但卻讓我得到了一樣非凡的本領,所以這杯茶,我還是非喝不可的。”說完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恢復了肉身,只是依舊是籠罩在斗篷裏面。面前真正的顯露出自己的樣子。

古霸天感覺到黃鵬身上的變化,微微一皺眉,但之後又舒展了開來,點點頭道:“好,沒想到你竟然能有如此特意的能力,確實很出人意料,不過,也沒關係,其實你的本質我已經非常清楚。來,喝茶吧,這可是極品的龍井,現在可能沒多少人能喝到了。” 情入膏肓 說完端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

“不過,這幾百年來,也算是寂寞,這一次,還真來了不少的玩具,我們今天就在這裏看場好戲吧。秋月,你去讓浩天他們陪這些進入陵墓的人,好好玩玩。”在說完之後,身後的那些侍女一恭身,點點頭道:“是,將軍。”然後就退了出去。

“古將軍,你在這裏一起有多少年,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現在應該是殭屍之體。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黃鵬看着古霸天淡淡的道。

古霸天也毫不以爲意,笑了笑,點點頭道:“不錯,我是一個殭屍,在這裏的大部分也都是殭屍,除了這裏,其餘的地方還有不少的妖族。我在這裏已經沉睡了四百一十七年。但卻從來沒有出去過。是不是很可笑。”說完認真的看着黃鵬。古霸天也不知道爲什麼,只是絕對黃鵬身上的氣息讓他很是親切,那是同類的感覺,所以才一直會和他待在這裏。要不然,在一見面的時候,他就可以殺了他。

黃鵬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古霸天不會傷害他。“那你爲什麼不出去看看,現在的世界和以前不同了,可能你會在這世界上找到不少的樂趣也說不定。你看我,雖然是一個骷髏,但我依舊生活在人類的社會。現在我有妻子,有女兒。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古霸天擺擺手,道:“算了,說了你也幫不了我,我現在雖然實力不錯,但我根本就不能出這陵墓。這陵墓已經被人下了陣,布了局,只要我一出去,那等待我的,就是魂飛魄散。要不然,早在幾百年前我就已經出去了。”說到這個,古霸天身上氣息一陣翻涌,顯示出他的內心也很不平靜。

困古霸天?黃鵬聽到,還真是有點不敢置信,古霸天的實力比自己不知道要強多少倍,竟然會被困在這裏,不過也難怪沒有聽說有一兒歌如此強悍的殭屍在人間走動。雖然他並不想知道太多,但有時候好奇心可以害死一隻貓。“那你爲什麼不能出去,以你的實力,我相信,就算是外面也沒有多少人能和你彼敵。就算是真的有陣法能困住你,那不知道這陣法叫什麼。”

古霸天看了看黃鵬,但卻好象並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一樣,眼睛看着血池外面,道:“我們還是不要說這個了,你看,遊戲要開始了,希望能有趣一點。讓我在血月當空之日,能看到一出好戲。”

黃鵬聽到,也輕輕的看向了外面,只見一羣人突然從各個地方跑了出來。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而他們相同的是,身後都跟隨着一羣身披盔甲的士兵,那些士兵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他們臉上有的都是堅毅。鐵血的殺氣在身邊流轉,而且一個個實力深不可側。

“在我建造這陵墓的時候,我的三千親衛一直在陪着我,他們全部都是我的好兄弟。”古霸天看着那些士兵,語氣中充滿了自豪的向黃鵬說道。

黃鵬卻沒有回話,而是直接看着那些突然出現的人,烈火他們幾個也沒有例外,也是被追趕的一員,但以前在明面看到的是烈火他們幾個,但現在看到的卻是非常有趣了,那些在鼻子下面留了一駝黑狗屎的小日本,白色皮膚的外國人,也全部都顯現了出來。一下子從暗處來到了明處。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這裏怎麼會突然之間出現如此多的殭屍。”“媽的,這些殭屍怎麼這個厲害,還讓不讓人活啊。”“打不過了,快跑”……等等話,不絕於耳。竟然全部被那些殭屍驅趕到了血池前面的那個大場地上面。

而且奇怪的是,那些殭屍在把他們驅敢到這裏來之後,竟只是分散了把這個場地給包圍起來。並沒有有什麼其他動作。而這時一個樣子只有二十上下的人突然單膝跪下,對古霸天道:“將軍,進入地下陵墓的所有人全部都在這,不知道將軍要如此處置他們。”

古霸天讚許的向那人點點頭道:“好,浩天,你做的不錯,現在你們只要守住這裏就行了。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其他的事有我。”說着就掃視了一下中央的那些人。

烈火他們在看到現在的情況之後,心中已經知道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沒想到這裏的殭屍如此厲害,如果以他的本事,對付一個也許可以,但現在可不是一個兩個。而且上面還有一個不知道深淺的將軍,可讓他比較奇怪的是,那將軍旁邊的竟是已經離去的死神,看到他,他心中已經開始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古霸天看着下面並沒有說什麼,而下面也在片刻之間,也各自整頓完畢,只是看到周圍的情況,臉上沒有一個是輕鬆的。烈火也看着古霸天問道:“你是誰,難道你就是這裏的主人。”

突然茅澤側身靠近烈火小聲的道:“火老大,這次我們可能要有大麻煩了,那將軍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應該就是殭屍中的極品——金甲屍。看看周圍的情況,恐怕我們麻煩大了。”

古霸天威嚴的掃視了一下下面的衆人,道:“哼,你們今天擅自闖進我的陵墓,簡直就是不知道死活。”而這一句話剛說完,只見圍在四周的殭屍身上瞬間殺氣暴長。全部向裏面的人席捲了過去。

霎時間烈火他們只感覺到自己彷彿身處在一個戰火橫行的古戰場,戰場上充滿了無盡的殺氣,腳下無邊的熱血已經把土地給染的鮮紅無比。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出一道道殺戮。這時的他們就好象是置身於修羅地獄一般。痛苦無比。這時三千鐵血戰士用他們身上經歷百戰所帶有的殺氣所帶出來的幻象。在這個時候和他們打的話,那自身的實力就算是有十分,那也只能發揮是七分。可見那殺氣的恐怖。

但就算是這樣,在裏面的人也都不是什麼普通人,烈火大喝一聲,身上冒出強烈的火焰慢慢的和周圍的無邊殺氣對抗,而茅澤已經運起了道門的清心之法。靜心訣。死死的保持心中那一方淨土。 其餘也各有自己的方法,就在大家都有點忍不住,想要動手的時候,古霸天突然一揮手,道:“全部都給我退下,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的貴客呢。”說完,那些士兵身上的殺氣也在毫無徵兆的時候收了回去。令行禁止,這隻有軍人才有的紀律。烈火他們看到,心中已經大變。殭屍雖然難對付,但軍人更是難對付,殭屍軍人那要對付,比登天還難。

古霸天在之後突然奇怪的看了看頭頂。在血池之中,上面竟沒有絲毫的阻擋,可以完整的看到外面的天空,只是現在的天空之上,有的就只有一輪明亮的圓月。

“本來今天你們闖進來,你們是必死無疑,但今天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所以我現在並不想殺人。希望你們不要有什麼不明智的做法。不然我會讓你們的血來祭奠今天的血月。在這裏,你們需要做的,只是見證一下血月的完美。”古霸天在說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他們,而是靜靜的看着頭頂的那輪潔白明亮的月亮。

在這世界上,每隔千年,天空之中就會出現與輪紅色的月亮,而那月亮也別人稱之爲血月,只要血月一出現,在血月之下修煉的邪道之人,自身的修爲將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血月裏面蘊涵了無比神祕的力量。這個傳說現在並沒有什麼流傳,就算是有,那也只是寫在古籍之中。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黃鵬也不知道這些辛密。但他聽到血月卻聯想起了在進來的時候所看到的石碑,那石碑上面所說的警言:血月當空,魔王將甦醒。世界末日。這一顆也終於知道了那究竟是什麼意思,沒想到那魔王就是古霸天。

“難道今天就是血月出現的時間?”黃鵬眼睛看着古霸天,他臉上的一絲動態都不能逃過他的眼睛。古霸天微微點點頭道:“不錯,今天晚上就是血月出現的日子,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足足四百年。只要我能在今天藉助血月的力量,那我就能破開這裏的封印。從此我也能接觸到外面的世界。”

說着轉頭對着黃鵬,用手搭着他的肩膀,道:“不知道爲什麼,今天見到你,就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彷彿我們是兄弟一樣,而你的性格我也非常喜歡,我古霸天從來就沒有過兄弟姐妹。如果今天我能破開封印,那我希望我們能夠成爲好兄弟。”

也不知道爲什麼,黃鵬竟有如此值得古霸天重視。也許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也許是別有目的,但這時的黃鵬也沒有多想什麼,就算是有目的,那自己現在也沒有什麼值得他利用的地方。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看來今天的月亮應該很圓。”說完就慢慢的坐了下來,靜靜的開始修煉起來,不停的吸收起鬼珠裏面的力量。慢慢的壯大的自身的能力。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不進則退。只有不停的修煉才行。

“是啊,應該很圓,也很美”古霸天在說完之後也坐了下來。只是擡頭靜靜的看着月亮,彷彿那月亮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東西一般。

“火老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本來是來找回國寶的,但現在你看看,我們竟然會被一羣殭屍圍困在這裏,這些事情,我看說出去,也沒什麼人會相信。”破天搖搖頭,嘆了口氣道。雖然以前也料到這次恐怕會很危險,但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李凝冰這個時候卻一直死死的看着血池中央的黃鵬和古霸天。眼中奇怪無比,但臉上依舊冰冷。烈火看到,不由問道:“凝冰,你怎麼了,難道發現了什麼事情?”黃鵬他一來就已經知道,但死神一直以來就非常神祕,這種事情他們也沒有精力去管。

李凝冰搖搖頭道:“也沒什麼,只是看到死神前輩好象和那將軍的關係很不錯,要是我們能找他幫幫忙的話,也許這次的任務能有機會完成。當然這些也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她也知道這種機率實在是少的可憐。

而茅澤在也旁邊道:“這恐怕是不可能,當時我們就已經拒絕過死神的要求,現在我們再去求他,可能不會有什麼結果。再說,現在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等一下看情況吧,只是不知道這血月究竟是怎麼回事。”

烈火也點點頭道:“不錯,我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等。這一切等到時間到了,自然也就能有個結果。”說完就坐在地上,開始盤膝修煉起異能心法中的火系能力。其餘人看到,也各自看了一眼,一起坐了下來。既然沒有辦法,那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而已。

這時在北京的郊區,許玉倩他們所住的莊園內,許玉倩和許玉舒婷婷正坐在一起看電視。邊聊着一些事情。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在這外面,危險正在慢慢的逼近。一個黑色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莊園的外面。

“好大的莊園,這黃家果然不愧是一個大集團,不過不要緊,這些東西馬上就要屬於我了,許玉倩一直有商業女神的稱呼,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長的有那麼漂亮,嘿嘿。”那黑影小聲的說了幾句。

這人就是李躍。他這次來就是爲了抓許玉倩她們的,相信只要許玉倩在手,那黃氏集團還不是唾手可得。想着身體直接隱入了黑暗之中,快速的向別墅逼近。他這樣走來,門口的那些守衛也是察覺不到任何事物。

特種並雖然厲害,但那種厲害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那李躍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是靈異界的高手。哪裏會讓他們知道。

李躍沒有什麼意外的快速的接近了別墅,眼睛已經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裏面的情況。而別墅的門口就是特種兵的隊長——李強,自從出現了劉天華的事情之後,李強已經安排了特種兵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保護許玉倩他們的安全。今天剛剛好輪到他。

李強兩眼精光四射,仔細的打量着四周。不放過一絲聲響。要是在黃鵬回來之前讓許玉倩她們出什麼事情的話,他們可沒辦法交代。

但他這些根本就察覺不到已經隱藏在黑暗中的李躍。李躍在看準許玉倩三人的位置之後,瞬間從窗戶之上飛了進去,來到三人的面前,這一系列的動作,也只在一眨眼之間。而許玉倩三人只看到一個人突然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嘴巴一張,一聲尖叫聲就要從她們的口中發了出來。

李躍經驗何其豐富,手一指,一道黑氣就把許玉倩三人治住。那聲音也沒能從她們口中發出來,李躍淡淡一笑。就要想辦法把三人帶出去的時候,只聽到在身後“啪嗒”一聲,一隻茶壺打碎的聲音傳了出來。

李躍轉身一看,原來那人就是吳媽。“救命啊,快來人啊。”在外面的李強神經瞬間繃緊,猛的推開了大門,也發現了大廳裏面的情況。身體一動就要向許玉倩三人衝過去。李躍詭祕的笑了笑,本來他是打算不知不覺的把三人帶走的,但看現在的情況是不可能了。對着李強做了一個阻止的手勢。

怪笑道:“慢着,你最好不要動。要不然我可不保證你老闆的性命。”說完左手不知道何時竟已出現在了許玉倩的脖子上。李強看到馬上就止住了自己的身形。憤怒的看着李躍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到這裏來究竟有什麼事情,要是是爲了錢的話,那一切都好商量,但一定不要傷害少奶奶。不然,我李強是不會放過你的。”

李躍“嘖嘖”的怪叫了幾聲。道:“李強是吧,你的力量在普通人裏面確實算是頂尖的,但你可傷害不了我。今天我還就真要把她們帶走,我看你能怎麼樣?”在說話之間,其餘的特種兵已經迅速的把這別墅給包圍了起來。而後又有幾個人走了進來道:“隊長,這裏已經完全在我們的控制之中。請隊長指示。”

李強擺擺手道:“大家先別動。”許玉倩他們在李躍的手上,他怎麼敢動手。而這時許玉倩也開口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傷害我們,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得罪過你。”說着臉色也慢慢的恢復了從容鎮定。

以李躍的能力,如果要殺她們,在一眨眼之間就可以,而現在他沒有這麼做,那就可以肯定現在暫時還沒有危險。以許玉倩的頭腦馬上就想出了這個可能。

“嘖嘖嘖嘖”李躍搖搖頭,怪笑道:“看來你這商業女神確實不同,在這個時候還能有如此清晰的頭腦。不過沒辦法,今天我非要帶走你不可。誰叫你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嘖嘖”頓了頓,看看李強,不屑的道:“好了,時間到,我要帶你們走了,等到了,你自然也就知道你得罪了誰。”

說完左手抓住許玉倩,右手則向許玉舒抓了過去。但就在這一刻,李強的身體有如電光火石一般,瞬間突破了速度的極限,手掌化爲掌刀,猛的向李躍脖子砍了下去。一種空氣被撕裂的聲音從手掌下面傳了出來。 李強在特種部隊裏面,接受的全部都是極限訓練,自身的力量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一個難以祈望的程度,而在這個危險時候,他也爆發出了自身所不能達到的力量,這一手刀下去,在普通人身上,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李躍感覺到,微微一皺眉,如果他現在不放開手的話,也許自己的左手就要在這一刀下來,受上不小的傷,雖然他有異能在身,但異能並不代表自身的防禦力。他的異能是黑暗性的。最明顯的就是腐濁,一些奇特的能力,但現在這裏有許玉倩他們在,要是施放出來,把她們給傷了,那就不值錢了。

他也沒想到,這李強一個普通人,竟然也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冷哼一聲,本來掐住許玉倩脖子的手,瞬間鬆了開來,然後一團黑色的霧氣迅速的把他給籠罩了起來。而李躍也完全隱身在黑舞裏面。

就這眨眼之間,李強的手已經向那黑霧砍了下去,這和黑霧一接觸,卻古怪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見李強的手接觸黑霧之後,那黑霧竟好象一團棉花一樣,毫不着力。那種力道彷彿搗在空處的感覺,難受的差點讓他吐血。

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關注自身的時候,手迅速的向許玉倩抓了過去。想要把許玉倩給送到一邊去,但李躍哪裏會讓他有這個機會,冷笑了一聲。“哼,就憑你,也想和我鬥,簡直就是不自量力。”說完那籠罩住他的黑霧迅速分出一屢。

那一屢黑霧在分出來之後,直接化成了一隻黑色的巨手向許玉倩三人抓了過去,竟是想要一次把她們全部抓走。而在這時李強只感覺到自己所接觸到的黑霧上面傳出一股強大的力道,瞬間把他的身體往後彈了出去。

“砰砰砰”在旁邊的特種兵看到,再不遲疑,直接向黑霧開槍,他們雖然再黃氏集團的影響下,能搞到槍,但也只是手槍之內的,就算沙漠之鷹也沒有一隻,黃鵬以前也利用關係想要找幾隻,但黃氏集團和黑道沒什麼交情,所以也沒能得到,現在手中用的只是普通的槍支。

但子彈卻沒有絲毫意外的被黑舞給擋住了,李躍怪笑道:“嘿嘿,你們這些普通人,也想傷我。”這時那黑色的巨手已經把許玉倩三人給抓了起來,就要向黑舞裏面帶過去,李強看到,知道如果讓那人把許玉倩她們帶走的話,那肯定是凶多吉少。哪裏肯這樣放棄,身體一個起跳,瞬間向三人撲了過去,想要把三人拉住。

但那巨手在立躍的控制之下,竟是突然之間加速向前離去。迅速脫離李強的控制範圍,急切間,李強腳尖在落地之後,第二次彈起。也沒有看清楚面前的是什麼人,只看到一雙腳在眼前,想也不想,就直接把那雙腳給抱住,身體敏捷的拉着那人在地上滾動了一圈。“啊”那個被李強拉出來的人,一聲尖叫,那人卻是許玉舒。

李躍冰冷的看着李強,皺了皺眉道:“哼,我讓你壞我好事。”說完一揮手,一道黑霧猛的擊打在李強的胸口。李強只覺得胸口一陣翻滾,一口鮮血再也忍不住從口中噴了出來。“這次沒時間了,要不然倒可以陪你們好好玩玩,哼!”說完身體迅速移動,在李強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李躍已經帶着許玉倩和婷婷消失不見,而許玉舒則在李強的死命保護之下給救了下來。

“姐姐,婷婷,姐姐,李隊長,現在怎麼辦啊,我姐姐會不會有事啊?”許玉舒在看到姐姐和婷婷被抓之後,心中已經是亂成了一團糟。其實她現在就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難以明瞭。更不會知道那人爲什麼要抓她們。

李強已經被兩個特種兵給扶了起來,看到許玉舒焦急的樣子,連忙道:“許小姐不要急,我們慢慢想辦法,依我看,那人本來要殺你們的話,只有舉手就行了,但他現在只是抓,肯定不會馬上傷害少奶奶的性命。現在關鍵的是,趕快把這件事通知少爺。由少爺來決定。”

昭華未央 李強在片刻就已經把事情想了一遍,也知道最少那人在短時間不會傷害許玉倩母女,他們這樣做,肯定是有什麼目的的。不然也不是隻抓而不傷。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