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或許是思想上的變化,讓山椒魚半藏的氣質也發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給人感覺彷彿年輕了幾歲一樣。

—————— 易骨秘法這等聳人聽聞的邪門術法,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玩意。

這東西在以前是有記載的,最早是魔修造出了這種秘法害人,後來被心術不正的修士得到之後,改成了現在的易骨秘法。

這術法由於太過歹毒陰邪,很多年前就被列為禁術了。

結果陰差陽錯被曲風拿到手,造就了後來包括原主在內的一系列悲劇。

蘇宜貞看著被捆仙鎖綁得結結實實的丁青雲,心裡微微舒了口氣。

這人之所以如此包庇曲風,是因為他自己也是易骨秘法的受益者。

若是沒有這幅不知道主人的地級仙骨,他根本不會有今天的修為地位。

然而假的東西,永遠都真不了。

術法造就出來的東西,自然也能用術法檢測出來。

冷少專寵:落跑新娘 鴻蒙道宗的正法殿猶善此道。

檢查的結果毫無疑問,丁青雲的仙骨是後天移植,並非是自己的。

再加上有同門師姐做證,水月仙居的長老堂大怒之下,直接聯合罷免了他的宗主之位。

這個結果一傳出去,整個瀛洲都震驚了。

此番,易骨秘法的存在算是徹底暴露在修界眼皮底下了。

許多宗門開始就易骨之事進行嚴查。

一旦發現門下有弟子是易骨得來的仙骨,立刻廢其靈根仙骨,逐出宗門,永不得再踏進瀛洲半步。

這件事後來被稱為『易骨之劫』。

作為這件事背後最大的推手,蘇宜貞也算是徹底為原主以及那些被毀屍剔骨的孩子們報了仇。

也算是了解了一樁心事。

【叮咚!系統提示:逆襲系列任務已提前完成,額外獎勵神秘珍獸蛋x1,相關積分獎勵將會在脫離當前世界後進行結算,請宿主再接再厲。】

蘇宜貞正在打坐,接到系統提示之後有些意外的睜開了眼。

「居然還有額外獎勵?」這麼大方,不像狗東西的作風。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你對本系統的成見太深了,本系統一直都很大方!】

「這個珍獸蛋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就是一枚蛋啊。】

「你看我這隻美麗的右手。」

【哈?】

「你覺得它能不能把你的實體從系統空間拽出來,然後錘爆你的狗頭?」這個沙雕的廢話為什麼總是這麼多?

【……】辣雞宿主真是越來越兇殘了!

「現在可以解釋了嗎?」

【……好吧,其實就是一枚待孵化的蛋。具體能夠孵出來什麼東西一方面看宿主的運氣,另一方面也跟它孵化的方式和環境有關。】

蘇宜貞眼皮一跳,「孵化?誰給它孵化?」

【當然是宿主你啊。】

「……告辭,這蛋我明天油煎了當早飯。」這麼麻煩的獎勵哪個瓜娃子想出來的?

【別啊!!有幾率孵化出史詩級神獸!當寵物賊拉風!不想要了還可以賣商城!穩賺不賠!】

她不耐煩的皺眉,「太麻煩了,我可不會孵蛋。」

【宿主只需要定時投喂或者抱著它睡覺就好,至於喂什麼宿主可以自己選擇,不過這會影響到孵化出的珍獸品種。】

最後看在積分的份上,她還是勉強應了下來。 人結束的時候並不是要死的時候,而是信念喪失殆盡的時候。

這是山椒魚半藏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之後心灰意冷,躲在雨忍村中自我麻痹,醉心於權謀之術的他活著也結束了,而現在,哪怕明知道會死亡即將來臨,他的心中卻重新恢復了昔日的強壯跳動。

曾經失去信念,現在又找回信念的山椒魚半藏在精神上發生了宛若脫胎換骨的變化,雖然無法在物質層面給山椒魚半藏提供什麼樣的幫助,但是精神的蛻變依舊能夠讓山椒魚半藏在之後的戰鬥中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實力。

默默等待山椒魚半藏露出破綻的耶夢加得的本體敏銳的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山椒魚半藏身上那種玄之又玄的變化。

精神的蛻變嗎?可惜···

耶夢加得大概能夠猜得到山椒魚半藏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山椒魚半藏保持這樣的精神狀態活下去的話,實力一定會更進一步,超越巔峰。

有一剎那耶夢加得動了替曉組織招攬山椒魚半藏的心思,但也只是一剎那,轉頭便將這個想法拋之腦後,雨之國雨忍村的其他人都可以招攬,唯獨山椒魚半藏不可以,姑且不說山椒魚半藏在雨忍村的地位影響,單是山椒魚半藏和彌彥理念不合就是大問題。

山椒魚半藏想要的是將雨忍村帶上忍界第六大忍村,甚至稱霸忍界的程度,相對於雨之國和雨忍村而言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本質上和五大忍村一樣。

而彌彥想要的卻是忍界和平,所有國家和忍村共同繁榮昌盛。

因此兩人是註定難以在一起共事。

片刻之後,曉組織的人全部撤離,山椒魚也在山椒魚的命令下回到了他的身邊,替他進行看護,避免接下來的恢復過程被打擾。

耶夢加得也沒有再分出影分身做多餘的事情,因為已經恢復了一些查克拉的彌彥和小南也回到了戰場。

山椒魚半藏睜開眼睛,看著正在被山椒魚攔在身前對峙的少年少女,提起了手中的鐮刀,腳下發力,如同箭矢一般沖了上去,呼吸過濾器下發出沉悶的哼笑聲:

「來吧小鬼,想要實現你的理想,就在這裡殺死老夫。」

「是,半藏前輩!」

彌彥神色肅然的應了一聲,手中握著苦無同樣沖了上去,小南和耶夢加得在兩側後方策應。

忍者之間的戰鬥取決於戰鬥雙方的實力水平,山椒魚半藏無疑是忍界最頂尖的那幾個人之一,而彌彥和小南則要遜色許多,名師教導也不是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的,彌彥和小南並不缺乏戰鬥經驗,他們缺的是和真正的強者進行生死搏殺的經驗。

雖說彌彥和小南的第一次和強者既分高下也分生死的戰鬥就是和山椒魚半藏這種忍界屈指可數頂級強者,但是兩人本身實力並不差,配合默契,還有耶夢加得這個白露的身外化身在一旁做策應,倒是能夠和看看恢復了些許傷勢的山椒魚半藏和山椒魚在一時間之內鬥個旗鼓相當。

就這樣,戰鬥持續了長達三個小時之久,戰場也早已變換過數次,之前的戰場都被山椒魚的毒霧所覆蓋,其中的草木都被腐蝕,就連連綿不絕的雨水也只能緩慢的化解這些毒霧帶來的後續影響。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不過山椒魚半藏畢竟年紀大了,又是帶傷戰鬥,在半個小時前通靈獸山椒魚重傷解除通靈之後,他的處境愈發艱難起來,漸漸的被彌彥和小南、耶夢加得三人壓入了下風,先前休息是恢復的些許身體狀況也隨著長時間戰鬥迅速下滑,唯獨不變的就是那雙眼睛以及那雙眼睛中所蘊含的精神了。

同樣的,彌彥和小南、耶夢加得三人的狀態也不怎麼好,即便彌彥和小南年輕力壯,長達三個小時的高強度戰鬥也難以吃得消,而耶夢加得也一樣,他現在的身體是用白絕做的,比一般忍者的強許多卻也不是仙人體,他現在的狀態也就比彌彥和小南強一點而已。

可以說,現在戰鬥的四人幾乎都是在靠意志力咬著牙戰鬥了。

難得的,雨之國的晚上居然看到了月亮,不知何時,雨居然停了,皎潔的月光照亮了雨之國的大地。

山椒魚半藏全身鎧甲碎裂,左手有嚴重的炸傷,身上傷痕纍纍,致命傷卻是胸口的苦無和後背心臟位置的手裡劍,手裡劍其實也不算致命,雖然離心臟很近,但沒有真正傷到心臟,不劇烈運動沒什麼威脅,糟糕的是沒入胸口的苦無恰好刺破了他的毒囊。

其實也未必是巧合,因為那一支苦無是耶夢加得丟出來的,不過山椒魚半藏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想太多了。

山椒魚半藏看著對面同樣傷痕纍纍、狼狽不堪,站在原地互相扶持著大喘氣的三人,聲音沙啞的道:

「老夫只有一句話想對你們說,人結束的時候不是死亡,而是他拋棄信念的時候,雨之國,是你們的了···」

說完山椒魚半藏身體一晃,沒有站穩,仰頭摔倒在泥濘的地面上,彌留之際看到了天空中散發著瑩白光澤的明亮圓月。

雨之國的月亮真是美麗啊···

山椒魚半藏帶著淡淡的笑容,眼中漸漸失去了神采。

啪嗒!

彌彥和小南鬆了一口氣,腳下一軟就癱坐在了地上,精疲力竭的彌彥也沒有掙扎,乾脆躺下恢復體力,仰頭看著身邊的小南和盤腿坐下的耶夢加得,開心的笑道:

「我們贏了!」

小南摸著彌彥的頭髮,疲倦卻同樣開心的道:

「是,我們贏了。」

耶夢加得翹起嘴角,微微頷首。

「啊,贏了。」

「首領!」

「軍師!」

「南姐!」

···

喜悅中帶著焦急的嘈雜喊聲和雜亂腳步聲迅速接近,在戰鬥開始之前就返回到戰場附近,親眼見證了勝利時刻的曉組織成員們一窩蜂的衝到了彌彥、小南、耶夢加得三人身邊,喜悅之前溢於言表。

—————— 轉眼間,蘇宜貞已經在玄真劍宗待了八年了。

八年的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也許算久,但對於修士來說也只是眨眼一瞬間。

但對於現在的蘇宜貞而言,八年足夠她從垂髫幼兒長成花季少女了。

凌空一劍將對面的弟子挑飛,她淡然的收劍還鞘,「承讓了。」

那個飛出去的倒霉蛋苦哈哈的從地上爬起來,揉著腰對她行禮,「師姐現在越發強了。」

周圍都是新入門的弟子,看著她的眼神崇拜而又羨慕。

束髮的帶子略微鬆散,她乾脆解了重新束。

少女修長的身姿包裹在白色的衣袍里,腰肢細的像是春日裡河岸邊隨風輕擺的柳條一般。

抬手束髮的姿勢讓寬大的衣袖滑落,露出兩條雪白纖細的手臂,在日光下白的晃眼。

她哼笑一聲,狹長的眼尾輕挑,高傲又睥睨,「不是我太強,而是你們太弱。」

一幫新弟子看直了眼,隨即紛紛慚愧的低下頭去。

這位師姐是天隱峰那位臨淵劍尊的高徒,入門八年,如今已經是元嬰大圓滿,只差一步便能邁進出竅期。

這是什麼概念?

大部分資質平平的人,終其一生也只能徘徊在金丹以下。

許多資質好的,一般到達元嬰大圓滿這個階段最少也要七八十年時間。

什麼叫天資絕頂、仙骨卓絕,看這位師姐就知道了。

人跟人真是不能比。

婚後和誰說再見? 束好頭髮之後,蘇宜貞站直身體,隨手理了理衣袖,「好了,今日的指導就到這裡了,你們繼續練吧,我明日再來檢查進度。」

眾位新弟子拱手作揖,「謝師姐指教,師姐慢走。」

她點點頭,不緊不慢的走出持劍台。

如今她已經習慣了在劍宗每日打坐練劍的日子,雖然清苦得很,但很能讓人靜下心來想一些事情。

唯一比較讓人煩心的,就是修真者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

多到隨便閉關一下就需要好多年,短的五六年,多的可能十幾年上百年的都有。

陸邵淵已經閉關了七年了。

對的,她入玄真劍宗八年,這個狗東西閉關了七年。

幾乎是把修鍊的基本方法教會她之後,這人把她交給天府峰那位南詞峰主之後,就直接閉關了。

這種長年閉關見不到人的,她攻略個鎚子啊。

而且陸邵淵現在已經是渡劫期了,只差一步就能飛升,萬一閉關途中他直接踏碎虛空、渡劫成仙了,她上哪哭去?

這個問題她擔心了七年,好在這兩天他就要出關了,她擔心的這個問題應該不會發生了。

一路晃悠到廚房,蘇宜貞跟幫廚的弟子打了招呼,自顧自的挽起袖子,洗手作羹湯。

一般宗門裡是沒人吃飯的,這廚房是給一些剛入門還沒有辟穀的新弟子準備的。

即便她現在已經不需要吃飯維持身體機能,但吃東西的這個習慣她還是保留了下來。

這點陸邵淵倒是跟她一樣。

竹筍老鴨湯、松鼠桂魚外加鮮美的蒓菜羹,色香味俱全。

拎著裝了飯菜的食盒,她直接回了天隱峰。

來到陸邵淵閉關的洞府門口盤腿坐下,她打開食盒,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距離彌彥、小南、耶夢加得三人最近的長澤關切的道:

「首領,南姐,軍師,你們怎麼樣?有什麼需要的嗎?」

「沒事,查克拉透支了,讓我們休息一下就好。」

彌彥在其他人的攙扶下坐了起來,喘了幾口氣平復氣息,微微擺手表示沒有大礙,頓了頓又將目光看向不遠處氣息全無的山椒魚半藏,接著對長澤道:

「另外等會兒將山椒魚半藏的屍體收拾了,畢竟是雨忍村的老前輩了,一直以來也為雨之國和雨忍村做出了許多的貢獻。」

長澤立刻應道:

「是,我們馬上去做。」

不論山椒魚半藏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之後的高壓政策對雨之國和雨忍村造成了怎樣的傷害,都無法磨滅山椒魚半藏曾經對雨之國和雨忍村做出的貢獻,哪怕是高壓政策期間也只是管理程度的嚴格,並未對普通人施以苛捐雜稅,使得雨之國和雨忍村能夠穩定的恢復元氣。

總而言之,山椒魚半藏是無愧於雨之國和雨忍村,值得這個國家所有人尊敬的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