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人境所有的奧妙,都已盡爲獨孤滅天掌控,現在的獨孤滅天,就能以二十甲子的內力,發揮出相當於尋常武林中人二百甲子的恐怖力量。

人境的每一個細微的進境,都會讓獨孤滅天的實力得以可怕的數倍的提升,現在的獨孤滅天,就有和這氣場硬抗硬的能力。

氣場緩緩的,卻堅定地向着獨孤滅天漸漸地逼近,這些人,並不想殺死獨孤滅天,只是想要生擒而已。

他們也不用緊張的,數百人的功力,還剋制不住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笑話!

幾個武當山道士的臉上,已然泛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但,誰是狼,誰是鼠,可還沒定呢。。

獨孤滅天銳利的雙眸,緊緊地鎖住着一個大汗淋漓的豪客,在這數百人當中,他的真元最爲薄弱。

他那敏銳的靈覺,也已死死鎖定住了豪客真元那明顯跟不上大隊步伐的,吃力之極的晦澀流轉,看到了一個明顯的空門,獨孤滅天眼神一亮。

如龍吟般的劍鳴再度響起,魚腸劍上,近二十丈的劍芒吞吐不定,伴隨着獨孤滅天的一聲斷喝:“斬!”,二十丈的劍氣,重重地向着那由豪客的真元所凝結成的,分外薄弱的氣場劈去。

“轟”,氣浪翻滾,洶涌的氣勁四散,宛若一個大氣罩的氣場轟然作響,已經被獨孤滅天一劍劈開了一條數人寬的裂縫。

可是,氣場的特點就是一觸即發,無數高手的攻擊,也已經被獨孤滅天觸動,刀,劍,扇,三叉戟,厚背大砍刀,拂塵,佛珠。。。數百種各式各樣的兵器,從由數百個可怕的高手中使出,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兵器的帷幕,鋪天蓋地般,向着獨孤滅天狂轟而下。

數百名高手的全力一擊,就算是天界大羅金仙下凡,也得被他們擊爲肉醬碎成飛灰吧。。

獨孤滅天不是大羅金仙,可是,他也沒有變成肉醬。

就在剛纔,魚腸劍全力一擊之下,那個大汗淋漓的豪客的周圍,已經沒有了氣場的保護,而且那個方向首當其中,想必爲數不少的人,都被獨孤滅天的劍意給傷到了,這麼多人的攻擊中,就屬他們最弱。

獨孤滅天控制着魚腸劍,靈動地一牽一引,在他那二十甲子的可怕功力牽引下,“啊啊啊。。”,豪客還有他周圍的二十多個高手大聲哀嚎着,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地向獨孤滅天飛了過來,恰好擋在了其他人對獨孤滅天的攻擊面前。

其他正在痛下殺手的高手大驚失色,眼看自己的朋友就要死在自己的刀劍下,立刻本能地急促收回自己的功力,可是一時之間,除了少數武功登峯造極,對自己的力道已然掌控得完美無缺的人,其他碌碌之人,哪能收得住自己的全力一擊啊。。

諸天作弊界面 “啊,啊,啊!”那些被獨孤滅天吸過來的高手連聲慘嚎,,硬生生被自己的同伴達成了肉餅,慘死在了自己朋友的手下。

那由數百名高手聯手合成的恐怖攻擊,在這些高手本能的一收力,再加上這些倒黴鬼的身體一阻擋之後,已經只剩下原先三成的威力,三成的威力,也就是將近二百甲子威力的攻擊,無法對現在的獨孤滅天造成任何威脅了。

天絕劍法不愧是天下無雙的無上祕笈,升入人境後期後,獨孤滅天真元的性質更是提高到了一個可怕的境界,以二十甲子的真元對抗別人二百甲子的內力,這,就是天絕劍法的可怕!

獨孤滅天望着那些高手殘忍地笑了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既然都想讓我去死,那麼,你們統統都給我去死吧。

二十甲子的可怕真元通過魚腸劍迅速散發到空氣中,神劍魚腸獨有的威壓,再加上獨孤滅天人境後期的心境,可當二百甲子的氣場,讓所有高手的心中都感到一陣陣的窒息。

獨孤滅天仰天一聲狂嘶,二十甲子真元源源注入魚腸劍,隨着真元的注入,魚腸劍發出了陣陣興奮的劍鳴,在獨孤滅天的掌中微微地彈動着。

一聲狂笑,獨孤滅天雙手高舉長劍,狠狠劈下:“媽的,都給給我破!”

“啊!”,“啊!”,連綿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數百高手中,已有半數以上的人被獨孤滅天的全力一擊砍中,殘骸紛飛,一時間,就已經死傷無數了。

數百人的刀劍禪杖拂塵,更是在空中胡亂地飛舞着,那些身手敏捷躲過了獨孤滅天的一劍,或者剛纔及時收力的高手,已經是全身內力渙散了,他們不可置信地看着獨孤滅天,能有人,將這麼多人的全力攻擊全部攔下?

這,是人能達到的境界嗎?或許,只有神話中的如來佛祖才能做到吧。

可是,事實就擺在跟前,數百名高手聯手佈下的氣場和攻擊,被獨孤滅天一人,一劍,擊破。

數百名高手的性命,已全部掌控在獨孤滅天的手中。

生死存亡,予取予奪!

已成肉餅的那些人,殘骸方從空中落下,大堆大堆的殘肢鮮血,撒了獨孤滅天一頭一臉,但他並沒有閃躲。

頭頂上的鮮血,匯成了一道道小小的鮮血,從獨孤滅天的臉頰上淙淙留下,將獨孤滅天整個人都染成了血腥的鮮紅色。

仰首喝了一口空中的鮮血,已徹底入魔的獨孤滅天滿足地一聲狂嘯,體外氣場煙消雲散,全部化爲真元,涌入了魚腸劍,向這些倖存者兇猛地劈下。

僅存的近百名高手,內力渙散,意志力也近乎崩潰了,數百名高手的聯手,被他一個人擊敗,天啊,這。。

有幾個高手,表情那個難看,都差點要哭了起來,他們再怎麼反抗,也只是螳臂當車而已,死定了,一定死定了。。。

這些高手無力地望着那遮天蔽日的長劍,劃出了恐怖的音浪,向着自己的頭部狠狠落下,麻木地,近乎本能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去擋。

獨孤滅天的劍氣堪堪劈下,就在所有人都要被劈成碎片的時候,一個幽幽的人影,仿若天降神兵,突兀地出現在了獨孤滅天的身後。 在獨孤滅天反應過來之前,人影的雙手,沒有丁點菸火氣息的,幽幽地貼在了獨孤滅天的後背上。

“噗,”一道尖銳無匹的劍氣,從人影的雙手間彈射出來,這道劍氣,並不像獨孤滅天的劍氣一般,龐大到足以將近百人劈成兩半,只是一道小小的,近乎一把匕首般的劍氣。

但,就是這一道小小的,陰柔堅韌卻又鋒銳如劍鋒的劍氣,“噼裏啪啦”,清脆的爆鳴聲響起,這道劍氣,乾脆利落地將獨孤滅天的護體罡氣和脊椎骨轟散擊斷,迅捷無比地向着獨孤滅天的心臟部位攻去。

已入魔的獨孤滅天,不僅僅在反應上比平時快了幾倍,感覺上也是靈敏了很多,這道鋒銳的劍氣,倘若是在平時攻擊他的話,未必能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是,現在獨孤滅天體外的氣場渙散,全部的真元都已集中在魚腸上,這道平時對他而言並不致命的劍氣,現在,就是能將他送入地獄的死神!

已感到生命危險的獨孤滅天,無暇顧及將那近百名高手劈死,身軀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了近乎九十度,堪堪將心臟部位挪開,避開了那道劍氣的攻擊。

“撲哧,”那道小小的劍氣,把獨孤滅天的心臟旁邊部位刺穿了一個缺口,飛速射出,彈往天空,瞬間已然消失在天際。

“噗,”獨孤滅天的胸口及口中,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已經受了重傷。

但,受到了重傷的嚴重刺激的獨孤滅天,已經從那種入魔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身軀一扭三扭,參詳着從魚腸九曲劍身卸力規則中,得到的那一絲明悟,身子古怪地扭曲了幾個方向後,遠遠地離開了身後那個人影的攻擊範圍。

劍氣的性質古怪異常,柔韌卻又鋒銳無匹,兼且流動速度奇快無比,並且隱隱含着一股可以剋制住獨孤滅天現在真元的意境,根據獨孤滅天的初步斷定,這最低也是地滅劍法達到第三境界心境初期後,才能擁有的真元。

這突兀地出現在獨孤滅天的身後,還將他一舉重傷的人是誰?

落定之後,獨孤滅天捂着胸口的傷口,憤恨地望向了那個偷襲的無恥人影。

那是一個童言白髮,長鬚飄飄,看似仙風道骨的老人,看他那道貌岸然的樣子,任誰想不到,他竟會做這等下流卑鄙的偷襲手段。

這老人大概沒想到,獨孤滅天在這個情況下,還能閃過他的偷襲,一愣之後立刻回過神來,輕撫長鬚,開口了。

“奸徒賊子,膽敢在老夫的藏劍山莊肆意殺戮,造成無邊罪孽!今天,我就要衛武林正道,將你這個邪魔外道除去,正我武林清風!”老者大義凜然,好像剛剛那個偷襲獨孤滅天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樣。

獨孤滅天眼珠子一轉:“這人說,老夫的藏劍山莊?原來,這個人,就是天下第一高手易天星啊。。”

想不到,此人枉負盛名,原來也是一個背後襲擊人的典型小人啊,還他媽口口聲聲武林正義,替天行道,哈。。

匪夷所思,獨孤滅天大聲狂笑起來,這,是什麼他媽狗屁正義,狗屁天理啊!

突然間,獨孤滅天想到了蕭子涵,立刻對着易天星嘶吼到:“易天星,我操你老母,你這卑鄙小人,子涵在哪裏?快說!”

聽到了獨孤滅天那狂妄的話語,仙風道骨的老人,也就是易天星的眼角一陣抽搐,冷冷地說:“什麼子涵不子涵的,我怎麼知道,你還是下地獄去找他吧。”

“嗤啦啦,”易天星把腰帶解下來,迎風一揮,抖得筆直,原來,是一把百鍊精鋼可繞指柔的軟劍。

易天星右手一揮,他那把軟劍,就這麼歪歪斜斜的,沒有絲毫章理地伸了過來,好像是一塊飄帶,在隨風飄蕩起伏着,沒有絲毫的殺傷力。

但,獨孤滅天的雙眼瞳孔,突然急劇地收縮成近乎針眼大小。

這個易天星,必定已經達到了地滅劍法的最高境界心境,這是比獨孤滅天現在的人境巔峯還要更高一層的境界,這一歪歪斜斜的一劍,已經達到了無招勝有招的至高境界。

這看似簡單的一劍,實際上已經將獨孤滅天所有的退路,以及全部的擋隔方法都算在了其中,不管獨孤滅天怎麼躲閃,這妙至巔峯的一劍,都必定會刺進獨孤滅天身上的一個致命要害。

更可怕的是,看那百鍊成鋼的軟劍歪歪斜斜的扭曲模樣,劍意含糊不定,飄忽無蹤,獨孤滅天無論做什麼抵擋反擊,易天星都有合適的角度以及招式對他展開致命的一擊,重傷的獨孤滅天,根本已是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實打實的死路一條!

這無疑是獨孤滅天最接近死亡的一刻,這一劍給他的感覺,甚至比當初蕭子涵刺他的那一劍來得更加強烈,更加可怕。

易天星望着獨孤滅天那蒼白的臉色,嘴角閃過了一絲奸詐的笑意。

以他的眼力,當然已經看出了,獨孤滅天修習的,正是天絕劍法,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與他的地滅劍法相媲美的可怕劍法。

這個獨孤滅天,年紀輕輕,就已然追到了他的喉頭,這要是再過幾年,那還了得,易天星是鐵下心了,要趁這次難得的機會,把這個很有可能會危及自己霸主地位的高手給幹掉。

藏劍山莊的滅門慘案,已經嚴實地扣在了獨孤滅天的頭上,再加上剛纔獨孤滅天的攻擊,造成數百名江湖中的名宿高手死傷大半,這麼可怕的武功,這麼惡毒的心性,獨孤滅天現在,已經是臭名昭著了。

現在,就算易天星趁着獨孤滅天熟睡的時候,將獨孤滅天給幹掉了,武林中也肯定沒有人會說半句閒話的,他們只會認爲,易天星這個天下第一高手,仁義無雙的大俠,再一次爲武林的和平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何況,現在的獨孤滅天,僅僅是重傷而已。

獨孤滅天的腦子,正在以一個恐怖的速度高度運轉着,窮思極慮地想,想找到能對付這一劍的方法,可是這妙到極致的一招,縱使他沒有受傷,處在巔峯狀態,也沒有十成的把握能夠接住。

以易天星比他的巔峯狀態還更高一層的戰力,再加上獨孤滅天現在重傷的狀態,獨孤滅天彷彿已經可以看到,那地獄的死神正在向他招手。

突然間,獨孤滅天的腦海中,想到了上次,他在無上劍道的幻境中,得到的那一絲明悟,他從來沒有試過這絲明悟的力量,可是現在,其他的什麼方法都沒有用了,那麼,拼了吧!

穩下了有點焦急的內心,獨孤滅天抱神守一,將意識完全浸入了當初從無上劍道的幻境裏,冥冥中得到的那一絲明悟,不是用眼,不是用劍,而是用“心”,真真正正地去體會那種力量。

易天星見獨孤滅天閉上了眼睛,不由得更是一聲冷笑,想死了嗎?不過,你主動放棄防禦更好了,免得枝節橫生。

一絲“劍”氣,悠悠地在獨孤滅天的心神裏閃現,獨孤滅天的腦子裏,也突然地靈光一閃,他已經捕捉到了,那一絲明悟的一些影子。

獨孤滅天緩緩地伸出了雙手,按照那一絲明悟的“影子”的闡述的意境,雙手劃出了一道道玄奧的軌跡,隱隱然間,一股龐大宏偉,甚至不屬於人間的晦澀氣勁,在那一道道痕跡間閃現。

易天星那完美無缺,飄渺無蹤的劍勢,突然間,被這一股晦澀的氣勁給完全打破了,劍招意境全無,堪堪擦着獨孤滅天的腰際閃過,刺了一個空。

可是,已經達到了心境初期的易天星,內力雄渾無比,雖然沒有刺中獨孤滅天,但那凜冽的劍氣,也已將獨孤滅天的右側腰部整個撕開,殷紅的鮮血“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獨孤滅天一聲悶哼,強忍着可怕的痛楚,施展出煙雨樓最爲兇狠殘戾的“血遁大法”,矯健地一個騰空,一道血淋淋的光芒閃現,瞬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易天星怔怔地呆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掌,那殘存的晦澀意境,甚至讓他整個右臂都開始發麻起來,這,見鬼了不成,這個奄奄一息的獨孤滅天,哪來這麼可怕的力量,這種根本不屬於人間的力量啊。。

不知躲避在哪裏的易總管,鬼魅一樣突兀地出現在易天星的身後,恭謹地說:“主人,放虎歸山,虎必傷人,那。。。”

易天星的臉色,已經低沉得可以壓出水來:“這個我知道,以藏劍山莊和在座各位英雄的名義,宣佈此子罪狀,頒佈江湖追殺令,號召江湖全部門派,全力追殺此子!”

易總管的臉上,浮現了一絲嗜血的猙獰,答應了一聲,正要走開。

“慢着,”易天星突然叫住他,易天星的眼中,閃爍着一種很是陰險的光芒:“江湖追殺令中,註明一條,此子性格暴虐,殺戮無數,死不足惜,兼且武功極高,所有人見到他立刻就殺掉,以免武林同道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是。”易總管再次恭謹地鞠了一躬,緩緩地回身走開。

易天星眯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獨孤滅天消失的那一個方向,他那眯起來的眼睛裏,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動着,閃爍着一些很是可怕的東西,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獨孤滅天體內真元早已人去樓空,他已經沒有足夠的真元讓他逃得很遠,那瞬息千里的“血遁大法”,他是專門做給易天星看的,以便讓易天星以爲,他已經逃遠了。

獨孤滅天在四周兜了一圈後,僞造了一些自己向正東方向逃去的“證據”,靜悄悄地摸了回來,藏在了藏劍山莊西側的一個無人小山谷處。

他自己也明白,藏劍山莊的人,可不都是笨蛋草包,遲早都會有人發現獨孤滅天是詐逃的,他那倉促間造好的痕跡,也經不起高手的細緻推敲。一旦被人發現,自己就危險了。

但是,那些他僞造的“痕跡”,必定會給那些追蹤的人造成一定程度的拖延,但,能拖延這麼一小段時間的話,也就夠了。

一個時辰,只需要一個時辰,他就可以穩定住自己的傷勢,並偷偷地與秋小寂離開。

想到傷勢,獨孤滅天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部,臉上的肌肉止不住的一陣劇烈抽搐,他的腰部,被易天星的鋒銳劍氣給破開了一道深可見內腑的傷口,現在,他每一做個細微的動作,都是痛楚難當。

僅僅是擦身而過的劍氣,就差點將獨孤滅天給腰斬了,易天星的那道劍氣的鋒銳可見一斑,但,更要命的是。。

易天星的那道劍氣,有一種很是奇特的性質,殘留在獨孤滅天體內的劍氣,會自動源着獨孤滅天的經脈流轉,不斷地肆意破壞着獨孤滅天體內的一切,饒是獨孤滅天通曉自己體內的一切經脈的隱祕,也還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勉強強的,把易天星的這道可怕的劍氣給引出了體外。

剛纔,獨孤滅天雖然入魔,但是他的記憶力可沒有失去,全部的事情他都記得一清二楚,獨孤滅天回想起剛纔的情形,也不由得擦了一把冷汗,真是關係則亂啊,顯而易見的,那是易天星爲他設好的一個局,他本來必死無疑的局。

想來,自己和秋小寂剛下山的時候,就已經被易天星手下的探子給打聽到了,那客棧的中年猥瑣男子,藏劍山莊裏的那些粗豪漢子,都是特意佈置的,用來引誘獨孤滅天的棋子。

找到了蕭子涵的長劍,但又找不到蕭子涵的獨孤滅天,必定會大發脾氣,將藏劍山莊中一些臨時僱傭來的江湖豪俠以及沒用的婦孺殺掉之後,易天星和那些武林正派中的人,自然就會從安全的石門中走出來,降妖除魔,維護武林正義了。

獨孤滅天冷靜地回想着,從石門中走出來的那些人,他們所用的招式及兵器。。

那些和尚,都是少林寺以及五臺山的僧人;而那些道士用的是太極劍法,無疑都是武當山的;那些喇嘛用着的是“大手印”,是來自西藏密宗;至於頭陀,可能是來自西域的高手。

這個易天星,竟然有這麼大的號召力?這麼多各門各派的宗師級人物,都聽他的命令,藏在石門中?那道石門裏面,又有什麼玄機,子涵呢,是不是在裏面?

獨孤滅天苦苦思索着,良久,他搖了搖頭,苦笑着放開這個問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還是,趁着沒人發現自己的時候,把傷給治好吧。

從懷中掏出了金瘡藥,獨孤滅天咬着牙根,忍着疼痛,將它敷在了腰畔的傷口上,再撕破了自己的衣服,撕成了長條,綿綿密密地包紮好傷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