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七夜所作所為,也算對得起六玄武府的栽培!

冷酷總裁鬥萌娃 從六玄池深處出來,能量波動逐漸平穩的六玄池,讓眾人的內心也平穩了許多。

段澤言這傢伙被六玄武府和六玄宗的人聯合攻擊,直接轟出了六玄池的結界之外。

「七夜兄,怎樣?」

呂炎和秦烈幾人,知道七夜去做了什麼,所以立刻問道。

「問題已經解決了,現在可以放心在六玄池中修鍊!」

「十天時間,大家抓緊吧!」

七夜淡淡一笑,沒有多說,而是再一次潛入了六玄池中!

七夜潛入六玄池中,眾人也放下心頭的擔憂,一同潛入了其中! 第兩百八十六章四海為家

半月之後,從六玄池出來已經是第五天了。

七夜在自己的院落里靜修!

十天時間,雖然六玄池有充足的能量供給,然而七夜的實力依舊沒有突破到大武師!

異界之步步生蓮 武師九階巔峰,這是七夜實力提升的極限。

或許是還有什麼殘留的心念,這導致自己沒有完全達到應有的境界。

有時候實力的突破,並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有時候還要講究機緣!

「咚咚咚……」

一陣輕輕的敲門。

「進來!」

七夜回應了門外的敲門,他以為是唐雪,然而卻是六玄武府的傳信下人。

「七夜先生,六玄城外有人送來了一件東西!說是讓我交給你!」

傳信下人交給七夜一個小小的包裹!

打開包裹,其中有著一封信件,還有一個小巧的玉瓶。

玉瓶中有著一滴猩紅的血液!

「多謝了……」

七夜從儲物袋中取出一袋兒黃金,遞給了傳信下人。

那人連連道謝,無比激動的退去。

七夜看著這個玉瓶,立刻就想起了是誰!

血影殿的兩個有趣的傢伙。

老賀,和厲血!

七夜將玉瓶握在手中,靈魂之力略微感應了一番,似乎能夠感應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在感應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之後,七夜打開了手頭的信件!

「信得過我,午夜出北城,密林來見!」

短短十三個字,給人一種冷傲的感覺,七夜不用多想,就知道這信件是誰所寫!

只是七夜沒有想到,血影殿的厲血竟然會主動聯繫自己!

這傢伙不是一直想將自己抓回血影殿請功么……

這麼一個冷傲的傢伙,竟然會親自寫信找自己!

「七夜,在嗎?」

就在七夜沉思的時候,屋外,又傳來了一個聲音。

不過卻是一個悅耳溫柔的女聲。

「唐雪學姐,請進!」

七夜手頭升騰起一縷火焰,手中的信件也隨之化為飛灰。

「你在燒什麼東西么?」

一身冰藍色宮裝的唐雪,湊到七夜胸前,輕輕的嗅了嗅。

臉上帶著絲絲疑問。

「剛才修鍊靈技,不小心燒著了一些東西……」

七夜故意正色盯著唐雪,唐雪不敢正視七夜,俏臉微紅的撇開了眼。

「倒是唐雪學姐,有事么?」

七夜轉而問道。

「你,你不是答應過我嗎?」

七夜這樣一句話,倒是讓唐雪有些著急。

「?」

「答應?我答應過唐雪學姐什麼事情么?」

七夜略有些疑惑,倒是忘記了什麼……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你不是說過,六玄池洗禮過後,要,要…陪我回家族,見見我父親,母親么……」

唐雪的話音越來越小,臉色的紅暈也越來越深。

倒是多了一份女子欲遮還羞的美。

「哦,這事兒我還忘了!那,唐雪學姐打算多久回去?」

七夜立刻想了起來。

不過腦袋裡卻有些發暈,去唐雪的家族拜見唐雪的父母,這事兒,不就是意味著姻緣之事嗎?

自己這一生,不知還有多少蹉跎,磨難。

越是細想,七夜的心裡就越是幾分沉重。

七夜不想辜負美人恩情,蹉跎磨難,沉重之事,就自己一人去承擔吧。

既然自己招惹來的情緣,自己總要去面對。

「我打算明日就回家,你,和我一起回去嗎?」

唐雪試探的問道。

她的內心,還是有些擔心猶豫。

因為和七夜相處的久了,她越發看不穿七夜。

而且七夜所表現出的所作所為,也已經引起了越來越多的人的震驚。

靈武雙修,天賦絕頂。身份也是極不一般。

這樣的男子,將來必定是人中龍鳳!

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家族的小姐,真要說來,只能算是地方豪門。

唐雪並不覺得,自己配得上七夜。

越是看著七夜,唐雪的心裡就越是緊張。

她似乎越發覺得,自己無法把握住七夜。

害怕自己喜歡的人,會悄悄的溜走……

「我不陪你回去,誰陪你回去?難道唐雪學姐有其他心儀的人?」

七夜玩味一笑。

看向一臉純凈的唐雪,內心不覺得放鬆了許多。

「你,你欺負我……」

被七夜打趣,唐雪故意嬌嗔的一聲,輕輕拍打了一下七夜的胸口!

唐雪這般動作,讓七夜心頭一跳。

一手抓住唐雪柔嫩的縴手,七夜的內心一番顫動。

兩人深深對視,心中情迷旖旎之間,七夜的手則是探入了唐雪的宮裙之中。

細膩滑嫩的觸感在七夜的手指尖滑過。

而唐雪,就如同觸電了一般,緊緊的貼著七夜!

軟香入懷,七夜的手掌滑弄不停,懷中女子的嬌軀也跟著微微顫抖。

「看著我的眼睛!」

七夜攬著唐雪的腰肢,輕聲說道。

四目相對,唐雪的眼中,帶著難以掩飾的羞意,躲閃的目光,被七夜的目光給侵襲著。

「七夜,不要……」

「你,你若是想要我,回到家裡,要我怎麼做…都可以……」

唐雪的嬌喘吁吁的說道。

「家裡?七夜無家,四海為家,你既然跟著我,就註定了要和我流浪漂泊……」

「咱們大地為床,青天為被……」

七夜親親的吻了一下唐雪,惹得唐雪低低的低著腦袋。

「不行,真的不行,待會兒杜承志會回來看到的!」

唐雪用力的推開了七夜,臉上紅的燦爛。

被唐雪推開,七夜才覺得,自己的舉止也有些奇怪。

從前的自己,是個苦修士,禁慾,絕情。

如今自己雖然在改變,不願意孤苦絕情。

然而如今的自己,對於男女之事,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因為有種莫名的慾望,在驅動著自己。

譬如男女之事的自制力,七夜發現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邪氣……」

「冥夜之瞳的邪氣侵蝕嗎?」

七夜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他似乎能夠感應到冥夜之瞳在或多或少的影響自己。

「七夜,你,你怎麼了?」

七夜心緒突然變得冷漠了幾分,這樣的轉變,讓唐雪有些擔心。

「你,你若是真的想要,可,可以去我的住處……」

唐雪在七夜的耳邊呢喃輕語,灼熱的呼吸,倒是讓七夜的心立刻受到了影響。

「我,沒事……只是剛才有點衝動了。」

七夜盯著唐雪的臉,微微笑了笑,他儘力在剋制。

越是盯著唐雪的美麗容顏,七夜的心裡總是會立刻生氣一份莫名的衝動。

那種感覺,會伴隨著空氣中的旖旎氣氛加劇。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半街吃點東西怎麼樣?」

七夜為了打消唐雪的擔憂,還有抑止邪氣,主動邀請唐雪去吃點東西。

「嗯,好!」

唐雪的縴手被七夜的大手緊緊握住,心裡帶著溫暖的喜意。 第兩百八十七章麻煩到來!

半街,是六玄城的一條商業街道。

雖然六玄城是六玄武府掌控,不過卻很人性化的滿足了武府學員的一應要求。

這六玄池也是一個人類城池的縮影。

六玄城中,有著應該擁有的一切。

商鋪,酒樓,甚至賭場,青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